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什麼農田不種稻,卻改種房子?」宜蘭小學生拍紀錄片,盼「田滿」家鄉未來

宜蘭的農田,在近幾年長出了無數座精緻的「農舍」。「農地非農用」問題,促使5位宜蘭的小學生,以2個月的時間拍攝紀錄片《田.滿》表達心中的疑問。

新聞整理/林孟正、劉易軒

2015年,宜蘭縣北成國小的蔡辰緯、黃峻傑、林宥蓉、曾詰淩和黃書凡5位同學,為了探討宜蘭的農舍議題,在升小六的暑假利用2個月的時間,拍攝紀錄片《田.滿》,不僅獲得2015年神腦基金會原鄉踏查紀錄片競賽國小組全國金牌獎,而且受邀成為2016年3月綠色影展的閉幕片。

根據親子天下的報導,喜好攝影的北成國小老師李易倫,課堂上常拿10多年前的宜蘭空拍照給同學看,讓大家比較差異點——像是「土地變破碎」、「農舍越來越多」,這些現象引發了孩子對家鄉土地的興趣,因此5位同學自願完成這項拍片的專題作業,主題還是連許多大人都不了解的「農地農用」政策。(同場加映:用孩子的眼光重新設計城市:看這些城市如何藉「大數據」,打造更安全的生活環境

根據中國時報的報導,片名取為《田.滿》音同「填滿」,是希望田地被稻米填滿。而校長簡信斌也指出,教育除了在課本上,生活周遭也是學習,家鄉的議題應該要讓孩子了解。在拍攝過程中引導孩子關注社會、回饋家鄉,讓孩子對這塊土地有感,而非只埋首於3C產品。(同場加映:「那些年,我們一起種的田」北市「小田園計畫」扎根建中,師生共耕學田

根據台灣光華雜誌的報導,負責攝影的曾詰淩看著鏡頭前老農講到情緒激動,自己也很有感觸,她說紀錄片的拍攝不是為了要下結論,而是要告訴大家真實狀況。而《田.滿》完成之後,北成國小掀起了拍片風潮,目前有2個班級的同學,分成9組,希望在畢業前各自拍出完整的影像創作。

根據上下游的報導,從《田.滿》所討論的「農地農用」、「耕地保護」開始,易倫老師與學生們持續延伸討論「難道種田的土地非得要變成建地、蓋房子才有價值嗎?」的問題,更在2016年底推出二部曲《田滿2:重生(前導預告)》,呈現雪山隧道通車10週年來對宜蘭土地造成的影響。

核稿編輯:黃思敏、林冠吟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推廣「一所學校、一畝校田」:苗栗「神農計畫」串聯各方資源,助食農教育扎根校園
>> 這家新創打造「都市農場組合包」,讓造農場跟組IKEA家具一樣簡單
>>「農業版矽谷」在丹麥:「Agro食物公園」以農業創新滋養全世界

讓流浪貓「賺錢養活自己」:貓便當菜將貓糞製成肥料,為中途之家招財

2017.04.2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張展嫣、王亦信(2017年4月10日)

在新北市永和區中興街,有一間由廢棄幼稚園改造的貓中途,名為「拼圖喵中途之家」。由於要照顧60多隻流浪貓,每月租金、人事、水電加醫藥費就要40萬,創辦人陳人祥賣了房又賣車,正當捉襟見肘時,忽然靈機一動:「何不讓這些貓咪自己賺錢養活自己?」


(一間養了60多隻流浪貓的中途之家,每月要花掉40萬。來源:生命力

貓便當菜 貓糞變成營養土種植物

養過貓的都知道,貓每天除了吃喝拉撒睡,還會搞破壞,怎麼自己養活自己?陳人祥苦思很久,有一次他在網上看到在美國的公園,遛狗人會把狗大便投入發酵裝置,產生沼氣可以用來發電。於是在2016年6月,「貓便當菜」計劃誕生了。

民眾還可以把貓便當菜買回家,裡面除了有貓糞發酵肥料,還有陳人祥自己設計的貓便盆花盆。

便當菜的流程很簡單,先搜集貓的大便,適度清潔後,以特製的酵母、木屑砂、加上高溫滅菌低速運轉的機器,就可以產出貓糞肥。這些營養豐富的肥料再賣給小農,種出蔬菜稻米等作物,還可以做成芳香精油、面膜……貓糞培育出來的產品,轉換成經濟效益,可以養活貓咪自己!

然而,實施後問題接踵而來:機器運轉的聲音和味道擾民,而且機器很容易壞。在推廣上,小農對動物糞肥接受程度不高,怕貓糞含重金屬,運送貓糞的成本也很高。朋友知道陳人祥在賣貓糞,紛紛嗤之以鼻「大便能賣多少錢?不要鬧了吧!」

在困境和嘲諷中,這個清瘦的年輕人仍然堅持。在他看來,這不僅是一個循環永續的模式,還能夠改變流浪貓在社會被驅趕斥責的現狀。「透過貓便當菜,流浪貓不再是單方面被施捨,而是可以有尊嚴地養活自己。」陳人祥說,「我想要完成它,而且我確信它未來一定會成功!」

目前「貓便當菜」已在「拼圖喵中途之家」的粉絲團販售,搭配陳人祥設計的貓便盆花器,販售3個月營收就達到20多萬,每月大約可負擔30%總支出。陳人祥還和宜蘭小農談合作,要用貓糞種稻米,預計今年10月市面上就可以買到「貓便當米」。

數位化系統 幫助流浪貓認養

陳人祥原本是個月入10萬的工程師,在日復一日的工作中,他反思自己的人生應該做更有意義的事情,於是在2014年,他毅然辭職,創辦了拼圖喵中途之家。

每天早上8點,陳人祥就來到拼圖喵,先打掃清潔貓舍,中午要給貓做飯,要帶生病的貓看醫生,也要接待來參訪的團體,一直忙到晚上9點才回家。

除了是2個小孩的父親,陳人祥更是60隻貓咪的「爸爸」。他記得每隻貓咪的名字和性格,再難馴服的流浪貓都會聽他話,貓被領養走後他還會不捨地掉眼淚。然而,礙於空間有限,陳人祥還是希望這些流浪貓能被好心人認養走,找到屬於自己的家。

曾經在街頭餐風露宿的流浪貓,拼圖喵對牠們而言是溫暖的家。

工程師出身的他,建立了一個數位管理系統,每隻貓的認養和之後追蹤都可以數位化地查看管理。貓咪的飲食起居也有一套系統化的流程,甚至牠們還有自己專屬Qrcord,一掃就可以查看牠們的資料。

陳人祥不辜負每位領養者的熱情。曾經有一位熱心人想養貓,因為家裡陽台沒有防護欄,被許多中途拒絕,卻在拼圖喵認養了一隻十分可愛、走路不便的小貓咪,正好滿足他的需求。

「這也是我命名拼圖喵的原因,流浪貓和主人就像拼圖找到缺少的最後一塊,彼此結合才能完美。」

收養愛滋貓 照顧它們到終老

從每個月只有2、3隻被認養,到現在平均1天1隻,拼圖喵的努力逐漸被更多人看見。然而,有十幾隻流浪貓是這裡的「長期住客」,或許一生都等不到領養人。這些貓患免疫缺乏病毒感染症,俗稱「愛滋貓」。牠的病毒雖不傳染人,卻可在貓咪之間交互傳染,因此許多中途對牠們避而遠之。

拼圖喵中途之家員工邱惠嬌,原本是陳人祥的工程師同事,如今也辭職和他一起創業,成了拼圖喵全職員工,她的工作主要是照顧這些愛滋貓。邱惠嬌說,愛滋貓容易生病,餓了也因為疼痛無法進食,照顧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金錢「愛滋貓並不可怕,牠們缺少的是大家的關愛。」

邱惠嬌悉心照顧愛滋貓,為牠們擦拭身體。

不但如此,這些貓咪離世後,拼圖喵還會請殯葬業者把牠們火化,再把骨灰接回來,裝在橘色的小瓶子里,存放1年後,再種在院子花圃下,滋養果樹開化結果,完成一次生命的循環。

盡一己之力 改善流浪貓處境

「我們在做的事情,本該是由政府做的,政府收納稅人的錢卻不做,才變成民間在做。」陳人祥說,流浪貓的問題一直都沒有被解決,拼圖喵所做的努力,都是希望能盡一己之力,改善流浪貓處境。

在陳人祥看來,台灣社會仍未培養起善待流浪動物的觀念,而這要從教育做起,從下一代扎根。他致力於把拼圖喵打造成可參觀的模式,一有機會就邀請學校機關來參訪,讓孩子接觸這些流浪貓,從而知道牠們也是鮮活的生命,也是自然循環的一部分,從而學會尊重牠們。

拼圖喵歡迎學校機構來參訪,希望孩子在參訪中,學會尊重流浪動物的生命。

在未來,陳人祥希望拼圖喵成為一個模式,把成功經驗複製給其他機構。他心中還有一個遙遠的夢想:有一天,流浪貓在街上也可以生活得很好,被善待、被尊重,到那時候,世界就不再需要拼圖喵了……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貓便當菜 把貓糞變成黃金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貓奴大直擊:創業是浪漫的想像,現實才是挑戰的開始!
>> 告別12夜悲歌:公立收容所啟動「零撲殺」,用「多元認養」為流浪犬貓找新家
>> 社企流新聞快報—這間咖啡廳打烊後化身流浪狗之家、新竹浪子牛肉麵店給你滿滿溫暖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