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巴黎協定 5 週年:盤點 5 項成就與 5 大未竟之功

2020.12.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編譯:姜唯

巴黎協定宣示在本世紀末前升溫不超過 2°C,於 2020 年 12 月 12 日迎來 5 週年紀念日,多邊主義再度興起,承諾與行動之間距離似乎再次可望拉近。對此,氣候媒體《氣候之家》盤點了巴黎協定 5 年來所實現的 5 項成就,以及 5 項未竟之功。

金融市場轉向乾淨能源 巴黎協定 5 項成就

一、政治韌性

毫無疑問,美國的退出對巴黎協定是重大的打擊。在川普 4 年任期中,全球第二大排放國美國不曾認真減排,也給了其他國家不努力的藉口。

幸好此事這並沒有像部分人士所擔心的,導致其他氣味相投的民族主義者也脫離巴黎協定。伐林代表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也還是留下了。美國雖獨自退出,但總統當選人拜登(Joe Biden) 12 日在推特上重申,將於他宣誓就任總統的第一天,重新加入巴黎協定。

國家自主減排計畫的結構和問責機制每 5 年就會更新一次,正或多或少地發揮作用。同時,擔任締約方會議 COP21 主席的法國,與商業界和國家以下領導人大量互動,在某些情況下彌補了缺乏國家行動的不足。

二、1.5℃ 常態化

巴黎協定最大的驚喜之一就是讓1.5℃成為全球暖化極限的理想值。

長期以來,最脆弱的島國不斷疾呼 1.5℃ 攸關他們的生存,過去大國認為這並不可行,2℃ 才是合理的目標。

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應邀針對 1.5℃ 的科學問題撰寫了一份特別報告,並於 2018 年發表,強調這 0.5℃ 的差異會如何影響數百萬人的生命。

官方對 1.5℃ 的認證並沒有使它變得比較容易達成,但卻把風向從 1.5℃ 支持者設法捍衛其可行性,轉移到 2℃ 支持者必須說服其他人犧牲弱勢社群。

三、淨零常態化

隨著中國、日本和韓國加入歐盟和英國腳步設定碳中和目標,淨零排放正迅速成為 2020 年的流行語。

這種趨勢起源於巴黎協定。但當時受關注的程度不及升溫目標,但簽署者確實同意最終實現碳中和。

淨零排放的目的是,「在本世紀下半葉……使人為排放與清除量之間達成平衡」。它將控制全球暖化變成更實際的里程碑,影響了今日的投資活動。

如果目標是 30 年內實現淨零排放,那麼建造一個典型壽命為 40 年或更長時間的污染性燃煤電廠、輸油管線或天然氣接收站就變得沒有意義。

四、轉型乾淨能源

如今金融格局已產生了決定性的變化,就是轉向乾淨能源。巴黎協定傳遞的訊息是,乾淨能源技術是值得且安全的投資,而化石燃料的風險卻越來越大。今年的武漢肺炎(COVID-19)危機更強化了這個訊號。

2015 年春天,聯合國前氣候主管德布爾(Yvo de Boer)表示,燃煤電廠仍然是發展中國家的「合理選擇」。 到了 2020 年,就連保守出名的國際能源機構都說風電和太陽能比化石燃料更具彈性,更能因應武漢肺炎引起的需求下滑。

亞洲金融機構開始跟隨西方腳步將煤炭列入黑名單,中國環境部最近的立場正是如此。

乾淨能源巨頭的市值已超過石油公司。分析師對石油需求高點的預測越來越早,業內部分人士則認為需求可能永遠不會回到大流行前的水準。

五、制度上的改變

巴黎協定沒有中央執行機構。這並不代表它無法被執行。從金融監管機關到地方政府,各種機構都將巴黎協定目標和原則納入其政策,為問責制開闢了新途徑。

超過 400 家公共開發銀行努力將其業務與巴黎協定保持一致,少數尚未跟上的亞洲銀行承受的壓力也越來越大。

2015 年起,歐盟將遵守巴黎協定作為所有自由貿易協定的條件。巴西的濫砍濫伐成為與南方共同市場簽署貿易協定的潛在障礙。

世界各地的律師開始在打官司時引用巴黎協定內容。在英國,律師們正在嘗試用巴黎協定阻止希斯洛機場(Heathrow Airport)的擴張。

碳排、溫度持續上升 巴黎協定 5 項未改變之處

不過,對巴黎協定進展保持樂觀的同時,仍必須面對殘酷的現實。

一、碳排持續上升

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持續成長,2015 年至 2018 年之間年排放增加了 10 億噸。這個趨勢是亞洲新興經濟體主導,因為現有的能源產業正以各種方式盡可能滿足發展的企圖心。

2014 年至 2016 年中國排放量進入高原期,人們以為有望將其經濟成長與污染脫鉤,但隨後這個數字又開始上升。先進經濟體也沒能迅速或持續地減少排放以抵消其他地方的成長。

為了阻止新冠病毒傳播,2020 年幾個月內,世界大部分地區的旅遊和經濟活動大幅減少,這預計只會將全球能源相關碳排放量較去年減少 7%。

在沒有發生足以達到 1.5℃ 目標的致命疫情的情況下,這個步調必須維持住。

二、氣溫持續上升

溫度隨著排放量的增加而升高。儘管聖嬰現象有降溫作用,但 2020 年將比工業化前時期高 1.2℃,並且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前 3 年之一。

「史無前例」一詞不斷出現在氣象報告中。北極野火,颶風無預警襲擊非洲部分地區,乾旱和洪水重創全世界自給農民。

科學家越來越肯定,這些極端現象跟全球暖化脫不了關係。2019 年日本發生一次致命的熱浪,研究者發現,如果沒有人類對氣候的影響,根本不會發生這種熱浪。

大氣溫度將繼續破紀錄幾個世代。由於二氧化碳會在空氣中累積,排放量達到淨零,溫度才會穩定下來。

三、化石燃料產量繼續上升

巴黎協定中沒有出現「化石燃料」這個詞,「煤炭」、「石油」或「甲烷」也沒有。

要實現巴黎協定目標,絕大多數碳氫化合物都不應開採,但這對經濟上依賴化石燃料的國家來說太難以讓步了。

儘管武漢肺炎對煤炭、石油和天然氣市場的未來帶來很大的不確定性,但許多政府仍在支持著這些污染產業。

化石燃料生產者抱著清倉大拍賣的心態在做生意,趁著還可以賣的時候盡可能地開採。這為依賴石油維生的工人、社群、公民以及氣候都帶來了風險。

而巴黎協定沒有足夠的能力來因應這個動態,有人呼籲採用 OPEC 減產協議來使化石燃料產量穩定下降。

四、弱勢群體吃足苦頭

在國內和國際上,最容易受氣候危機影響的是貧窮和邊緣人口。

巴黎協定並不僅涉及減少排放,也涵蓋適應氣候變遷的影響,並承認某些族群將遭受無法減輕或適應的損害。它呼籲發達國家透過金融、科技和培訓來支持較貧窮的國家。

富國政府的氣候資金流量從表面上看有所增加。但是,大多數是貸款而非贈款,這增加了發展中國家的債務負擔。對中等收入國家來說,綠色成長永遠優先於保護貧困人口,讓他們承擔別人種下的苦果。

氣候災難的受害者沒有任何賠償,但他們必須支付保費。要使巴黎協定對脆弱社群更友善,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五、國際運輸沒能做出更多改變

巴黎協定的早期草案明確呼籲,負責國際航空和運輸的聯合國機構制定產業減排目標和政策,以實現協定目標。不過最後沒有定案。

國際民用航空組織(ICAO)和國際海事組織(IMO)持續針對氣候協議進行談判,但皆尚未與 1.5℃ 或 2℃ 的全球目標對齊,還不斷的弱化,ICAO 甚至在社群媒體抨擊氣候批評者。

論壇上產業都占主導地位,而民間社會觀察員和媒體則受到嚴格的限制。決策者與飛行常客屬於同一個精英階層,而運輸業則是盡可能避重就輕。

目前這兩個產業的碳足跡(目前約佔全球排放量的 5-6%)將會成長,在沒有更強力行動的情況下將越來越高。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巴黎協定五週年 外媒提五項成就與五大未竟之功

延伸閱讀
>> 展望 2021 全新局面,我們的城市該如何展開氣候行動?
>> 迎接「1.5℃ 新生活風格」——多走路、少吃肉、用綠能,從日常行動減碳救地球
>>「我們就是氣候銀行!」全球最大開發銀行 EIB 挺能源轉型,擬 2020 年撤資化石燃料

現在加入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即可免費參與「2021 電力小兵感恩小聚」,一起回顧今年的社會創新大小事,並開箱社企流明年新計畫!
>>>點此了解活動詳情

無痛放棄塑膠吸管!台灣青年在蒲草田中找到最佳替代方案

2020.12.15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吳宜靜

台北市松山區的一家桌遊店裡,傳出陣陣熱鬧歡樂的人聲,與此同時,一場安靜的社會實驗也在這裡進行著。在這家店喝飲料,消費者會拿到一支不太一樣的吸管——綠色、有著淡淡草香,每支吸管粗細還不太一樣。

「我們提供的是天然無毒的蒲草吸管。」玩艸植造創辦人陳柏燊說。2019 年 7 月限用塑膠政策上路,他收到公文,才知道在自己的店內,內用不得提供一次用塑膠吸管。

限用塑膠吸管政策上路,哪種材質能當上接班人?

與此同時,各大連鎖餐飲品牌紛紛端出替代方案——星巴克改用紙吸管、麥當勞改用就口杯、摩斯漢堡改用 PLA(聚乳酸,一種生物可分解塑膠)吸管⋯⋯。

這張公文也使陳柏燊意識到,台灣將有許多和他一樣的餐飲業者,急需一次性吸管的替代品。

「先前我們曾經採用紙吸管,但紙質泡進液體後容易軟爛,體驗感不是很好,也嘗試了甘蔗渣吸管,但發現除了 PLA 之外,通常還會添加其他塑膠材質,難以回收與分解。」

植物或許是解方。透過學者和耆老的訪談,他發現植株中空、質地硬實的蒲草很適合當成吸管使用,也具有商業發展的潛力。「當時看到越南蒲草吸管的報導,便聯繫朋友帶了一些回來台灣。」試用之後,陳柏燊和消費者都稱讚,蒲草擁有不容易軟爛,且可耐 60 度以上高溫等優點,而純植物的材質,比其他替代材質的吸管友善環境。於是展開了委託越南廠商代工的商業模式。

植株中空植物這麼多,蒲草好在哪?

蒲草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自然生長在水田、河灘地。原生於亞洲、大洋洲和太平洋島嶼,在台灣則屬於歸化種。

由於蒲草在栽種階段不需使用農藥、化肥及除草劑等物質,在清洗、裁切、通管、消毒、烘乾等加工過程也相對單純。陳柏燊強調,蒲草吸管是純植物,丟棄時可以直接放進堆肥,是很理想替代材質。

在創業評估階段,玩艸植造團隊曾經徵詢各界專家,想要利用台灣的原生植物製作吸管,「一開始在植物社群中被提出來的是荸薺。但我們發現,荸薺雖然莖部中空,但因為管壁太軟,加工(通管)會遇到困難。管壁比較厚的蘆葦,則因為管壁比較厚,含醣量也比較高,所以容易發霉,無法久放;而木瓜葉柄因採收量有限,無法達到一定的經濟效益⋯⋯。」

討論多次之後,團隊成員認為,蒲草除了管壁中空、不易軟爛的特性之外,因為管壁不厚、含醣量低、含水率低,因此也不容易發霉,在眾多植物中,儼然是取代塑膠吸管的最佳方案。

在不改變消費者使用習慣的狀況下,取代塑膠吸管

爬梳國內外限塑政策,除了台灣將在 2030 年全面禁用塑膠吸管,陳柏燊發現歐盟、澳洲,乃至馬來西亞等多個國家,在 2020-2023 年間就會禁限用塑膠吸管。「不管塑膠吸管有多便宜,未來一定得找替代材質。」

至於推廣蒲草吸管的終極目標,他認為應該用實惠的價格,把蒲草吸管提供給餐廳、飲料店、酒吧、早餐店等業者,在不改變消費者使用習慣的狀況下取代塑膠吸管,「當越多人加入我們的行列,這個目標就能更快實現!」

「最終還是取決於可否量產、價格上可否取代塑膠吸管的可行性。」陳柏燊推估,一支售價 0.5 元的植物吸管,或許會是店家願意採購的價格,然而,相較於(含封套)塑膠吸管大約一支 0.1 元,若按照目前的代工模式,成本最低只能壓到一支一元。

因此,團隊把目光轉移到台灣製造。「台灣有比較先進的農業技術,加上政府的政策以及大眾的環保素養也比較支持環境友善的新創產業。」比起仰賴代工,他們認為台灣這片土地更適合發展種植和製造蒲草吸管。

​很快地,玩艸植造團隊找到台灣在日治時期就曾有蒲草的相關記載,於是開啟了在地測試的序幕。

負責生產規劃的林泳易坦言,因為台灣討論蒲草的文獻其實非常少,儘管現有資料顯示蒲草是歸化種,「在還不確定它對台灣環境會產生什麼影響之前,我們決定採取相對嚴謹的種植方式(註一)。」

2020 年 1 月,在夥伴家中的田裡,他們以無毒農法種下第一批蒲草。

「台灣製造」的蒲草吸管指日可待

透過田區裡架設的自動相機,鼬貛、食蟹獴、麝香貓、彩鷸、夜鷺等野生動物都在蒲草田出沒,也觀察到許多兩棲類、蛇類、蜻蜓在田區活動。

林泳易解釋,「這些動物在田區出現,代表有足夠和安全的食物讓牠們覓食。經濟作物和動物共存,其實蠻符合里山倡議的精神。」

​2020 年 7 月,第一批本土栽種的蒲草已採收完成。陳柏燊說,「雖然成果差強人意,但起碼種出來了。」

接下來,他們將在台灣擴大種植面積,預計 2021 年底至 2022 年初,就可以生產出台灣製造的蒲草吸管,團隊更設下自動化生產、一個月出貨一千萬支的長期目標。

「這樣講有點厚顏無恥,我們終於好像有機會可以改變世界,雖然只是改變吸管的材質,但好像真的做了什麼好事情。」陳柏燊這麼說道。

註一:種植的範圍距離田埂 1.5 公尺,出入水口也設置網目比種子小的網子,避免植株或種子流出。而目前觀察到的是蒲草的地下莖生長緩慢,也不會亂竄,暫時不需要擔心外溢的問題。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這根吸管草做的 新創團隊為限用吸管政策提供新選擇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用稻桿結合回收塑膠製生活用品!他創業推「草塑」商品,盼將大自然帶入文化裡
>> 紙杯中的塑膠淋膜成回收阻礙!中華紙漿打造「全紙回收食品容器」,有望讓飲料杯 100% 無塑
>> 麥當勞廢料成福特製車材料!咖啡渣變身車燈外殼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