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運業碳排量相當於世界第六污染國!碳排大戶如何實踐零碳?Photo Credit: IWSA

社企流/編譯:黃維萱
當日本的新型貨船「風獵人」(Wind Hunter)開發完成,開始航行時,超過 12 個大型風帆將會協助她靠風力航行。在水面底下,大型渦輪則製造電能,協助船隻產生氫氣。每當風停止吹撫時,船隻便能依賴零碳排的氫氣行駛。
(「風獵人」開發完成。來源:IWSA
這艘船是許多目標要降低碳排的新交通工具之一。貨船能運送球鞋、汽車和香蕉橫跨海洋,有時也會進行荒謬地運送行程——像是在蘇格蘭捕獲魚隻,接著運送到中國加工處理,最後再運回蘇格蘭以標榜「本地」之稱出售。這類運送佔全球碳排的 3%。如果航運業是一個國家,它會是世界第六污染的國家,更勝德國。
「我們若不解決這個問題,便不能緩解氣候變遷。」海洋保護協會(Ocean Conservancy)的船隻排放經理 Dan Hubbell 如此聲明。相較於解決如何為一台汽車充電,要如何為面積約 3 個足球場且需要航行上千里的船隻充電更加困難。
國際海事組織(The 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並沒有規劃在 2050 年時達成碳排放減半。但是海洋保護協會和非營利的太平洋環境組織(Pacific Environment)近期發表了一個報告,認為產業可以更快速達到零碳排。2035 年時,只要有正確的政策推動,每艘經過美國港口的船隻能減少碳排放,甚至包含在港口工作的火車、貨車和吊具作業車都能減少碳排。
根據報告指出,在過往船運行業經過不少快速的變化:在 1900 年代早期,船隻在 10-20 年內從燃煤轉成使用柴油。現在則較為可能的是運用 2 -3 種科技——例如一些船隻依賴使用可再生的電力分解水而製成的綠色氫氣航行,一些則使用氫燃料電池。
部分小型的船隻開始測試由空氣水和再生能源製成的綠色氨,而綠色氨比氫氣更容易製造以及保存。電池不足以供應大型船隻電力,但可以提供輔助。在一些有風的航道上,較小型的船隻則開始使用傳統的航行方式。
新型燃料當然會面臨挑戰——它們沒辦法跟現行化石燃料擁有一般高的能量,另外,目前他們的價格也較高。但是其他的改變能從旁協助。例如,一些船隻已經增加風帆以增加動力,使用替代燃料也是一個解方。
「這不是未來才會發生的事情。」以英國為基地的國際風船協會(International Windship Association)秘書長 Gavin Allwright 表示:「這是現在進行式。」目前約有十幾個海上交通工具有風力輔助科技,而且至今這數字還在攀升。
農業與糧食巨頭「Cargill」,正在測試將風帆運用在他們旗下的貨船上,該公司有上百艘貨船。
(法國品牌 AYRO 耗時 6 年研發的風力推動系統於 3 月獲獎。來源:IWSA
如果公司願意稍微降低運送速度,那麼將會讓運用風力以及省燃料更加容易。目前就現實來看,船隻提早抵達然後等待是常見的事情。Allwright 指出,船隻可以等上 3 週而還未卸貨,「船隻用盡全力,一天燃燒上百頓的燃料駛過海洋,然後在港口等上一週才能卸貨。」越來越多客戶了解氣候變遷議題,且嘗試減少碳排,接受不同的遞送時間。其他像是透過塗料層和氣泡來幫助船隻更容易使過水面也是方法之一。
風力在各樣不同以運用的動力中,有它的獨特之處。Allwrights 表示:「它能直接地傳送動力給船隻,不需要任何其他的設備。如果使用替代性燃料,則需要製造設備、儲存設備、傳送設備等。」另外,風力也是免費的,不過這也造成一定的挑戰。投資者希望在投資後能看到持續性地回報。所以有些公司正在針對投資者的需求開發租賃模式。
倡議者希望所有進入美國港口的船隻,在 2025 年碳排減少 50%、2030 年減少 80%、而 2035 年達成零碳排。這項改變的好處不僅在氣候議題上,也能反映在港口臨近社區因空氣污染所引發的健康問題。Hubbell 表示:「這也是一個環境正義的議題。船用燃料會產生大量的空氣微粒、硫和氮氧化物污染,而這些污染在美國已經大幅地影響鄰近社區。」
核稿編輯:李沂霖
參考資料

文章標籤

  • 社企案例地球村

    社企案例地球村

    由社企流編輯群介紹世界各國社會創新案例,讓你不出門也知天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