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就是不想丟掉食物!」德國青年在台灣推動食物共享,呼籲全台店家設置公共冰箱

2019.03.07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多餘的食物怎麼辦?丟掉多可惜,但要如何捐出去?在中研院做環境變遷研究的德國人施特凡,在台灣推動食物分享,不僅減少食物浪費,還能對環境永續有所貢獻。

文:顏和正

走進台大附近溫州街小巷、位在一棟老公寓一樓的半路咖啡,庭院角落放著一台老舊的小冰箱。店長楊子瑄打開來說,「今天還沒有東西進來。」

年輕店長口中的「東西」,不是咖啡廳賣的糕點,而是不知由誰捐出、也不知由誰拿走的食物,因為這個上面貼著「享食站」的公共冰箱,目的就是要讓人們捐出多餘或即將過期的食品,由需要的人拿去利用。

「就是不要浪費食物,」酷酷的楊子瑄說。

有趣的是,這個公共冰箱背後的推手,竟然是一位住在台灣的德國七年級生。今年 30 歲、目前在中研院環境變遷研究中心擔任研究助理的施特凡(Stefan Simon),是「享食台灣」(Foodsharing Taiwan)這個運動的創辦人,希望透過食物分享,減少無謂的食物浪費。

「每個人都會浪費一些食物,但是即便只是一片麵包,丟掉都很可惜。透過食物分享的概念,可以救回一些食物,份量很少也沒關係,就是不要丟掉浪費,」2016 年開始在台灣推動食物分享的施特凡說。

公共冰箱,分享多餘食物

公共冰箱就是方法之一。目前「享食台灣」網站上列舉出的公共冰箱,除了半路咖啡是由施特凡推動之外,其他則是由有同樣理念的企業或非營利組織所推出。想要分享食物的人,可以在各個冰箱專屬的臉書粉絲團上留言,告知有什麼食物、份量、賞味期、何時會放過去,需要的人則自行取用。有時是住附近的人,把家裡剩餘的食物分享出來,但有時也會有人專程送食物來,例如辦活動剩下的便當。

另一種做法是跟麵包店合作。他們跟位在台大附近的歐嬤德式烘焙坊合作,由志工負責聯絡店家,如果當天有多餘麵包,社群成員就可以在約定時間去拿。

「為何要這麼做?就是很單純認同他們的理念,不要浪費食物,」烘焙坊的員工說。

民主、權力下放的志工草根運動

食物分享運動源自於德國的垃圾桶挖寶(dumpster diving)。當地超市、有機商店等會將過期品、包裝受損、或是賣相不好的食物,放在店面外頭的垃圾桶,「挖寶人」就去「淘寶」。不過,嚴格說來這並不合法,因為被丟棄的食品仍屬於店家,店家也會擔心有人吃了生病後,他們得負起責任。

為了解決食物浪費現象,2012 年在柏林,一群挖寶人成立了食物分享網站,跟願意的店家簽約,保障店家沒有責任,加入社群的成員也必須簽約承諾遵守規定,才能去店家拿食物,而且責任自負,僅能自用,不能轉賣。食物分享的概念逐漸成形,並在德、奧、瑞與其他歐洲國家逐漸擴展開來,目前已經有超過 20 萬人加入「惜食者」(foodsavers)行列。

這與其說是組織,不如說是運動,並沒有正式的組織架構,參與者都是志工。每家店都有相對應的志工窗口,負責協調附近的惜食者去拿食物。「這是一個全志工、很民主、權力下放的草根運動,」施特凡說,「我在德國唸大學時就加入,很多食物都是這樣而來。」

施特凡 2013 年碩士論文研究首次來台,2015 年在德國拿到環境科學碩士學位後,申請到獎學金到台大進修中文,之後又拿到中研院工作留在台灣。因為關切環境永續問題,加上看到台灣食物浪費嚴重,在沒有任何奧援的狀況下,靠著朋友的幫助,仿照德國做法,架設網站並主動去拜訪店家,開始推廣這個概念。

食物分享不是慈善捐贈

其實台灣也有組織做類似的事,例如家樂福跟食物銀行聯合會合作,把剩餘的即期品分送給弱勢族群、獨居老人等等。然而,施特凡推動的食物分享,不以慈善捐贈為主要目的,而是單純希望減少食物浪費,畢竟未必所有店家都能跟食物銀行合作,例如街頭巷尾都看得到的早餐店,賣不完的食物當天就得處理掉,但是量不大、又不耐久放,往往無法捐給食物銀行。

「每天剩下的三明治、豆漿怎麼處理呢?丟掉不是很浪費嗎?」施特凡說,「這個運動的是希望人人皆能成為惜食者,此外,惜食者大部分都住在店家附近,這也是一個讓在地社區更加緊密的連結方式。」

免費給會讓人貪小便宜?

不過,台灣民情跟德國不同,食物分享的推動面臨不小挑戰。首先,要找到願意合作的店就不容易。一方面他們難免擔心客人貪小便宜不再買只來拿免費的,一方面也怕若有人因此生病,他們得負責,因此合作意願不高。

「我的經驗是,店員通常會說這要老闆決定,會再跟我聯絡,但是再也沒消息,」施特凡說,因此他們目前長期固定的合作對象只有歐嬤德式烘焙坊,當然也仿照德國模式,簽約確保責任歸屬等相關執行問題。

施特凡表示,其實這並不意味惜食者不會買東西,因為拿到的東西可能不是最想要的、或是當下還需要其他東西,反而會多買。「只要進到店家了,就多了消費機會,」這是他以前在德國的親身經驗。

歐嬤德式烘焙坊也有同樣的經驗。店員說一開始也曾擔心,但後來發現這種狀況並未出現。曾有附近居民看到有人來拿,以為隨便誰都可以拿,但是享食台灣的志工幫忙解釋,讓民眾更理解「免費的麵包」重點不在免費,而在減少浪費,要加入應該要遵守一定的規則。

合作店家不好找,但要讓大眾改變心態,卻是更為困難。一方面,台灣人將捐贈食物跟慈善連結,店家比較願意捐給弱勢團體。另一方面,拿的人也會覺得自己好像是「乞丐」,心裡反而有疙瘩,因此在台灣要找「惜食者」並不容易。跟德國人相比,他覺得台灣人比較害羞,不太敢主動去跟店家談合作或拿東西。

食物分享是環境永續問題,不是慈善問題

但是在施特凡眼中,食物浪費其實本質上是個嚴重的環境議題,不需要跟慈善劃上等號,惜食者也並非跟弱勢團體搶資源。

「食物分享跟慈善捐贈沒有競爭關係,而是延伸關係,」他解釋,「沒有很多人這樣去想過,但是其實食物浪費跟氣候變遷有類似的面向,也相互關聯,為了提供更多食物,人們砍伐森林來種穀物,造成溫室效應,但多餘食物被丟棄焚化,反而造成地球更大負擔。所以重點是在如何減少浪費,不是要解決貧窮弱勢問題。」

另一個挑戰是,這個運動全依賴志工,但有時店家通知有東西,負責的志工卻未公告或通知其他人,導致當天沒人去拿。或是有人把食物放在公共冰箱,卻未標明日期,都會造成困擾,有些店後來就不願再合作。

「有些人送東西過來,卻沒在粉絲團上公告,或是送來很明顯早就過期的東西,最後我們也只能丟掉,」半路咖啡店長楊子瑄說,「我們是支持這個運動,公共冰箱的電費我們付也沒關係,就是有時候會麻煩一點。」

這樣的困境,不免讓充滿理想性的施特凡感到沮喪。一開始多半是他親自帶領志工去拜訪店家,但是他現在想要退後一步當顧問,提供做法給志工,由他們自己去跟店家洽談與組織活動。

「偶爾會有學校邀請我去演講,推廣這個概念,也有一些店家會找我,但我希望是由本地志工來做,畢竟我不會一直待在台灣,」施特凡說。

從自身做起,草根運動力量更大

來台已經幾年的他,非常喜歡友善的台灣人。但是,重視環境永續的他,覺得台灣在這方面仍有許多進步空間,從綠能的發展、食物浪費、甚至到最基本的環境乾淨都是,因為去爬山都會在山林間看到很多垃圾。

「有時候我覺得台灣真是一個很棒的地方,但是要找到推動進步的靈感,比較不是那麼容易。在我的領域,如果要推動永續或是綠色運動,可能還是在歐洲比較能學到東西,」施特凡坦承。

他認為台灣應該更積極推動環境永續的做法,包括綠能在內,讓世界能更看到台灣。雖然兩岸關係、政治局勢、或經濟發展,都讓台灣社會普遍感到很悶,但既然這些難以突破,為何不先從能夠自我改善進步的地方開始做起?

「人們能透過像是食物分享這樣的方式,為環境永續做出貢獻,因為這不光只是減少食物浪費,還可以幫助解決很多問題。每個人都可以做,而不是一味怪罪政府而已,」施特凡說,「應該要讓人們知道我們面臨了什麼問題,可以有怎樣的方法來因應,動員人們來參與,我喜歡這樣的草根力量。」

全文轉載自 CSR@天下,原文標題:惜食不浪費 德國八年級生在台灣推動「淘寶」分享運動

延伸閱讀
>> 荷蘭百年修道院啤酒 靠太空科技回收 8 成廢水
>> 一次解決貧窮與浪費 國際都來取經的台灣食物銀行
>> 用剩食交朋友:她開創「共享食物社群」,全球 40 萬人響應
>> ResQ Club 為你特搜附近剩食,用更便宜的價格品嚐不變的美味!
>> 創業家里長方荷生,用 18 年時間一一打破社會界線,搶救剩食照顧里民的胃


「社企流」和「信義房屋全民社造行動計畫」共同製作的《社區自造家》專題登場!一起來看看英雄們如何翻轉社區、打造理想中的生活。
>> 通報!英雄大量出沒!
>>《社區自造家》完整專題

不鏽鋼杯裝冰淇淋 、可回收盒裝咀嚼牙膏片——大型快銷品牌共組零廢棄電商平台,引領綠色消費新模式

2019.03.01

編譯:黃維萱

在 2019 年春天,如果你住在紐約或是巴黎,你將可購買到以可重複利用容器盛裝的冰淇淋或是洗髮乳。當你享用完 Haagen-Dazs 冰淇淋後,你不再是將紙盒扔進垃圾桶,而是將一個細緻的不鏽鋼容器放進你個人的資源回收箱。接著,快遞將會取走回收箱,將容器送去消毒乾淨,準備重新填裝冰淇淋給下一個消費者。


Loop」,這個由數個大型消費品品牌組成的新興零浪費平臺,將在 2019 年啟動它的第一個試驗計畫。以專門回收「難以回收的材質」著名的公司  「TerraCycle」亦是這個計畫的參與者。 TerraCycle 的執行長兼創辦人 Tom Szaky 表示:「即便資源回收有它的重要性,卻無法從根本解決資源浪費的問題。」

「我們是目前最大的海洋塑膠回收材料供應商,客戶包含聯合利華和寶僑等等。」 Szaky 說道:「但是,每一天有更多的垃圾流進海洋裡,不管我們費多大的心力清理,永遠無法解決問題。這便是 Loop 的切入點。對我們來說,海洋污染的根本原因不是塑膠,而是資源一次性使用,這就是 Loop 想改變的現狀。」

TerraCycle 與寶僑、雀巢、百事、聯合利華等超過 12 個品牌合作,利用一年多的時間發展這個新平台。在這個平台中,每個容器都被設計為可重複使用百次以上。舉例來說,當消費者於 Loop 電商平台訂購了多項清潔用品,需要支付一筆容器的押金,而訂購商品將會裝在一個可重複使用托特包中,取代傳統的一次性使用紙箱。該托特包是由世界知名的快遞包裝公司 UPS 工程師所設計。當消費者使用完所訂購的產品後,空的容器可裝回托特包中。當托特包裝滿了,消費者便可透過 Loop 的網站,通知快遞取回裝滿回收容器的托特包,亦可選擇親自送到 UPS 的收貨店家。


「我們的目標不是希望消費者做大幅地改變,而是盡可能保留原有的生活習慣,打造一個可以解決污染問題的新流程。」 Szaky 認為:「要改變消費者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所以,我們在研發時所問第一個問題是:『為什麼一次性使用這麼普遍?』我認為關鍵原因是便宜方便。」

有些組織嘗試透過其他方法解決問題,像是設計可重新填裝的容器,或是開設零浪費雜貨店。但常因便利度或成本考量等因素而無法普及應用。 Loop 的目標則是希望設計一套消費機制,就如丟垃圾一樣方便,不需要清洗容器,甚至比丟一般垃圾還方便。除了多支付容器押金,商品本身價格不變。消費者只需支付運費,而重量較輕的商品甚至可以免運。

UPS 也是此計畫的合作夥伴,負責送貨及取回容器的工作。 UPS 表示,目前這個系統與現行的遞送流程結合。 UPS 的全球永續執行長 Patrick Browne 說道:「想像一個快遞員典型的一天——早上離開集貨站時車裡滿是貨品。當他沿著精密規劃後的路線交貨時也同時取貨,最終是可以一早滿載地離開集貨站,收工時再滿載地回到集貨站。」

當可重複使用的容器回到 Loop 手中時,消費者可取回容器的押金,或者繼續購買新的商品。回收的空容器會進行清潔以及消毒,接著送至工廠填裝內容物。所有的運送免不了造成碳足跡,但在  TerraCycle 的統計下發現,相較於傳統模式,此模式減少了 50% 至 75% 的碳排放。

「不論是永久性商品或一次性商品,皆在製造階段時造成最多的環境污染,特別是首次製造時,需要從地球取得資源。」 Szaky 表示:「重複利用並不會有這個問題。事實上,此模式只有運送和清潔時會消耗環境資源,而相對於重新製造環保許多。」

將容器的所有權由消費者轉移回品牌端,也創造新的契機。「包裝容器從消耗品變成資產。」「包裝不再是越便宜越好,包裝的陳列設計可受到重視。效能也可能更好,像是 Haagen-Dazs 冰淇淋使用金屬容器後便擁有更佳的保冰效果。」

當品牌商致力改變包裝的同時,商品本身也產生了正向改變。由於條狀的牙膏包裝難以回收,聯合麗華便開發用咀嚼來清潔的牙膏片,且使用零浪費並可減少水資源利用的容器。某些商品本身甚至可以重複利用。舉例來說, Loop 會販售由重複利用的桶子盛裝的尿布,而尿布商品本身有部分是可回收的。

此模式與 20 世紀早期的牛奶運送模式類似,雖然尚未證實可完全在現代世界複製。在 2019 年的初始計畫中, Loop 將會由容器的耐用度、對製造廠商的影響程度、遞送系統的運作流暢度,以及最重要的——消費者的回購率等不同面向,來評估此計畫的落實度。這項計畫的下一步是落實在實體商店中,目前各項執行細節尚在規劃中。 Szaky 認為,成功與否取決時消費者的接受程度。「我們不需證明我們的洗髮精品質,它已經是最好的了。我們也不需要證明消費者會在實體商店購買我們的產品,這已是既定事實。我們只是需要提供一個新的消費管道。倘若初始計畫順利,這平台可望成為主要的購買管道。」

汰漬和吉列等大型品牌商正鎖定崇尚綠色生活的消費者,已是一個眾人皆知的事實。這些大型品牌明白需要改變產品包裝的重要性。在綠色和平組織列出的 10 大全球塑膠污染來源企業中,有 8 個參與的 Loop 的計畫,而另外兩個目前也正在洽談中。Szaky 表示:「客觀來說,我們正處於一場垃圾危機中,而品牌商們正在尋找解決方法」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好日子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歡迎光臨無塑班機!全球第一班禁用一次性塑膠的航空,飛一趟可減少 350 公斤塑膠垃圾
>> 一場「沒有垃圾的婚禮」——簡單,就是幸福的秘密
>> 從「有塑」到「無塑」只要 10 週!英國超市拋棄塑膠包裝,推出上千種無塑品項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想以具體行動支持我們,歡迎按下標題下方或文末的「媒體小農捐款灌溉」按鈕,鼓勵社企流創造出更棒的內容!灌溉指南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