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紅點大賞,用視覺設計表達社會關懷

2015.06.0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GRi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林旻柔

用簡單的視覺設計,也能準確的傳達社會關懷?有設計界奧斯卡獎之稱的紅點設計獎,不僅是全球設計師競相角逐的目標,也是孕育新稅設計師的最佳舞台。

台北紅點設計博物館現正展出「全球傳達設計大賞」,蒐集2014年獲獎作品共150件;來自全球各地的設計菁英,利用海報、包裝設計、出版品、甚至遊戲設計等,傳遞別具意義的理念。其中,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是,本次獲獎作品有不少社會關懷的議題,食物分配不均、環境汙染、拯救樹林、資訊過度氾濫等,都一一使用不同的視覺設計手法呈現;設計師巧妙的利用美學概念,在簡單的設計作品中,傳達令人震撼的社會關懷精神。

溝通的最高境界,是用最簡單的符號或辭彙,甚至不需說話就能讓人馬上明瞭;在資訊的洪流中,這也可說是最佳的「傳達設計」。優秀的設計師,能夠使用看似簡單的元素,精準的傳遞訊息。在「全球傳達設計大賞」紅點設計獎獲獎作品中,設計師精湛的功力令人大開眼界。筆者特別介紹幾項傳達社會關懷的作品,讓讀者先睹為快。

現今的世代,可說是糧食生產最多的時期;不過,同時間地球上卻仍有10%的人處於飢餓狀態;另一方面,卻有10億人體重過重,全球性的飢餓與肥胖同時存在,因食物分配不均造成的結果,令人感到諷刺與憂心。糧食,在過去只單純的被認為是「食物」,不曾想過它對於世界的戰略性與重要性。殊不知,糧食已成為變相的戰爭武器。

這個作品名為「為食而戰」(Fight For Food),以糧食戰爭為主題,傳達出糧食的分配不均,最終將導致糧食危機與戰爭。設計師巧妙的運用未吃完的黃芥末醬與食物,在白色的餐盤上,呈現出坦克車發射砲彈的畫面;右邊的作品,則是廣受歡迎的食物-薯條與番茄醬,呈現在戰爭中飛機放射飛彈的畫面。這是一場食物戰爭,藉由海陸空三軍形象表達出,只有減少浪費,糧食才能更有效的利用與分佈,以達到食物公平分配的原則。值得一提的是,本項作品的設計師,是來自台灣亞洲大學的學生劉捷妤,再次見證台灣新稅設計師的軟實力。

咦,奧運的LOGO怎麼走位了?利用代表奧運LOGO與盤子做結合,將有奧運五環顏色、大小不等的盤子隨意排列,代表各州的食物分配不均的問題。右上角放著台灣世界展望會的LOGO,象徵追求人人都有食物可吃、沒有人會再挨餓了;目的就為是為了提醒大家五大洲本是一家,怎麼忍心讓家人挨餓呢?

全球的環境汙染問題日益嚴重,其中,海洋汙染更直接危害到魚類。海洋汙染導致部份魚類不僅具有致命毒素,甚至瀕連絕種。未來人類若持續忽略此問題,將會失去寶貴的海洋資源。這個作品遠看好像魚拓,但近看才發現組成魚拓的元素竟是遍佈的垃圾、廢棄物及油汙。設計師利用純粹的黑白顏色,創造出與死亡關連的意象;意謂著因為人類的自私,導致海洋魚類的死亡。

 

(Photo Credit : 台北紅點設計博物館)

螞蟻也來抗議了?2013年,瀕危物種保護組織世界自然基金會在組織成立50週年之際,發起了一項特別的活動,希望提高社會大眾對於保育的關注。因此,在德國科隆動物園舉辦一場名為「螞蟻集會」的抗議遊行;特別的是,此活動主角是一大群螞蟻,設計師將這些螞蟻放進一個培養皿中,「示威遊行」了4天,牠們口中咬著刻有標語的樹葉,主張應拯救以及保護牠們的棲息地與物種。而該組織也透過這場活動來募款,當時吸引了大批媒體的關注,因此在活動結束後就已達到了募款的目標數目。

慈善機構Key4Life專為幫助降低青少年犯罪和幫派衝突開發創新的解決方案,利用各種方式,例如音樂、社交康復訓練和顧問指導,鼓勵他們在生活中找到新目標,對於監獄內外的青少年罪犯都相當具有成效。值得一提的是,機構藉著與青少年的會面,利用「假如」的策略概念,幫助青少年以假設的思維,重新思索自己的人生歷程。假如我當初沒有殺人、沒有吸毒,現在的生活會有何不同?

這一清晰簡單的概念,已成為機構傳遞訊息的一部分,以獨特大寫字母創意表達方式貫穿整體設計。主要目標是創造出一個鼓勵潛在捐贈者認同其程序與理念,此外,也能讓年輕年輕罪犯時常接觸此品牌意象,傳達正面的訊息;而在新形象推出後的幾個月裡,Key4Life也看到了令人感動的捐款成長。

(Photo Credit : 台北紅點設計博物館)

網際網路的發達與普及,造就了資訊爆炸的時代。現代人每日都面對眾多的媒體、載具,提供不計其數的過多資訊。這些垃圾訊息,往往又很快速、直接的充斥在我們四周;人們在面對多元化的新型態媒體時,可能無形中已經被汙染了而不自知。值得注意的是,本作品為台灣亞洲大學團隊所設計,指導教授侯純純接受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訪問時表示,該作品在探討資訊過度氾濫對於人類的危害,該作品包含11張海報、和一個跨領域互動多媒體裝置,人體的外圍用報紙包覆著,裂縫中露出電纜線,用震撼的意象傳達資訊過度氾濫所造成的結果。

人類文明過度發展的結果,雖然帶來許多的便利,但另一方面卻也可能造成更多的社會破壞。因此,社會關懷的氛圍在全球興起,設計師也能透過專業,用簡單的設計概念,傳達別具意義的理念,除了作品令人驚豔之外,也同時提醒我們,必須要好好珍惜地球的資源;因為,我們只有一個地球!

延伸閱讀

活動報導:捐錢回饋社會就是好公司?看B型企業如何掀起B the Change新風潮

文:李英嘉

企業為何要做社會企業?為何不賺錢捐給非營利組織就好?

社會企業家想的是:破壞的環境無法等人賺到錢後才來彌補,在從事商業活動的同時,最好能兼顧社會與環境。

───社企流共同創辦人、營運長陳玟成(Michael)

商業周刊在今年四月翻譯出版《 B型企業,現在最需要的好公司》,將B型企業的概念更完整地介紹給台灣的讀者。社企流於5月13日晚上在日楞咖啡舉辦小沙龍新書導讀,邀請Michael擔任說書人,現場也聚集超過三十位來自各行各業對B型企業有興趣的朋友一起聆聽討論。

Michael在進入B型企業的正題前,首先邀請現場的讀者談論心目中的好公司形象:如果一間公司固定捐助部分利潤以回饋社會,算是一間好公司嗎?好公司需要有哪些檢驗標準?

區隔好公司和只會做形象的公司

Michael首先以獲得B型企業認證的巴塔哥尼亞(Patagonia)為例,這間全美最大的戶外用品公司,固定自課1%銷售額或10%利潤地球稅捐獻給環保組織,至今已捐兩千五百多萬美金給一千多個非營利組織,但Patagonia不僅是捐款,更進一步將友善環境的理念融入公司的使命中。

在死掉的星球上,沒有生意可做───有別於一般企業追求利益最大化,有盈餘後再捐款回饋社會,Patagonia除了材料與製程都盡量追求環保外,甚至鼓勵消費者降低消費,商品還能補能修就別再購買,在充斥著促銷活動與鼓勵消費的社會中反其道而行,寧願少做生意也要主張減少浪費,這樣的企業之所以被認定為好公司,不只是因為捐款,而是在過程中實踐了更多的使命。

一般民眾對社會企業責任和公益的想像,經常受限於捐款做好事的層次,卻忽略了企業的本質也包含了經營的理念和對環境社會的強烈使命感。
檢視一間企業若只停留在表淺的捐款層面,則可能忽略了企業在營運過程中剝削了生產者、消費者或環境,這也是為何有些獲獎肯定的企業,背地裡其實是對環境社會造成傷害的不良企業,這樣的表象若不加以深思明辨,將會落入企業的行銷手法中。

金融海嘯後 B型企業的崛起

越來越多人認為CSR不只是要捐錢,更需要多方納入更多的利害關係人,評估一家公司在各個層面的表現。B型企業指的是非營利組織「B型實驗室(B lab)」以一系列嚴格標準檢驗合格後所認證的企業,檢驗的層面包含企業的社會與環境表現、當責度和透明度。有別於單一層面的評估,B型實驗室檢驗的層面更全方位,也提供一套能具體檢驗的標準。

傳統的資本主義注重短期獲利,但美國在經過金融海嘯後,大眾開始檢視華爾街這些日進斗金的企業,發現他們對世界的貢獻有限,卻創造了一堆泡沫,而B型企業的核心理念則期望能將資本主義高度強調股東獲利的模式,進化為替全體利害關係人(包含員工、供應商、社區、環境和股東)創造共享且長久繁榮的模式。

根據統計,金融海嘯後B型企業能安然度過危機的比例比美國一般小型企業平均高出63%,顯示這些注重社會環境使命的企業,也能在市場走出一條穩健的路。

評估不等於認證,但具標竿學習作用

Michael強調,

B型實驗室最重要的核心精神,是更明確地界定怎樣是對環境好、對社區關懷好。讓企業在做指標的同時,能更清楚的讓內外部的人理解公司做到什麼程度,引進社會影響力評估,而不會淪為各說各話。

有一套具體的評估標準,企業即使不申請認證,也可以參考訂立的各項指標,協助自己的企業透過更多客觀條件來剖析不足之處。此外,雖然訂定的原則有別於一般企業,但側重環境與社會使命的B型企業路線,對一般大型企業仍具影響力和示範作用。

以清潔劑公司美則(Method)為例,強調無動物實驗、無毒等友善環境與人體的清潔劑,以往總被詬病成本太高,消費者又搞不清楚意義,只對價格才有感,後來美則成功後,反而讓美國沃爾瑪等大型企業意識到原來還有具社會環境意識的客群存在,進而受到影響而跟進。除獲利外,B型企業利用企業貢獻社會,成為一般企業的標竿與典範,讓大型企業認知到在利潤最大化之外,還有其他可行的商業模式。

B型企業給的反思與課題

B型企業能否吸引台灣的一般民眾呢?導讀最後,Michael也詢問現場的讀者對B型企業的看法。有人提到B型企業認證的對象絕大多數為美國的企業,不確定這套標準是否能整套搬來亞洲也一體適用,此外,對於仍在力求生存的小型企業而言,許多指標的門檻過於遙不可及。但也有讀者保持肯定的態度,認為這些客觀條件可以協助公司定期檢驗自己的使命,讓管理者與夥伴能有所依憑,一同確認公司的走向,避免複雜雜的爭論。

Michael表示,B型企業當然無法直接作為解決社會問題的途徑,特別是用以解決某些深至社會結構、文化僵化或是錯誤政策所產生的問題,而是在現有的體制中試圖找較創新的方法來改善。從各方面而言,B型企業比企業社會責任更加積極深入,涵蓋許多CSR所無法顧及的層面。

Michael最後強調,這些都是價值觀的選擇。

企業為何要做社會企業?為何不賺錢捐給非營利組織就好?社會企業家想的卻不一樣:

也許擴張與營利的速度比較慢,但公司的發展較能符合個人理想的取向。畢竟破壞的環境是無法等人賺到錢才來彌補的,在從事商業活動的同時,能兼顧社會與環境是最好的。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