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不讓你當低頭族!全球餐廳和學校用創新方法,讓人們甘願放下手機

2019.10.3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現在人手一機,手機已經成為生活必需品,但卻有越來越多的公眾埸所,例如學校、餐廳等不准使用手機,為什麼?研究機構對約會時對方頻頻看手機的反應進行調查,結果如何?本文帶你一起來探討。

文:Hayden

手機是資訊的來源,也是干擾的來源,因此現在有很多場所限制使用手機以避免造成干擾,學校是其中之一。根據美國華盛頓特區「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調查報告,有 95% 的青少年使用智慧型手機,其中 45% 幾乎一直掛在網路上。因此如何讓學生在上課時將注意力由手機移到黑板上,是當今教育工作者一項艱鉅的挑戰。

大多數學校都有規定學生上課時間不能使用手機,一般是要求學生們到校後先交出手機,下了課才領回。但這樣做缺點很多,教師們除了可能常會沒收學生手機造成作業負擔外,萬一手機掉了或受損,則應由誰負責?學生們也不放心將手機交出來,擔心萬一手機裡面的資料外洩了怎麼辦?

1. 學校用 Yondr 的袋子鎖學生手機,袋子卻由學生自己保管

於是,有一家稱為 Yondr 的業者發明了一種可以保管手機的袋子,只要把手機放在裡面,學生們就無法使用,而且最棒的是,袋子還是由學生自己保管,不用交出來。

但這樣做,難道學生們不會私下把手機從袋子裡拿出來用嗎?這點 Yondr 早就想到了,它的袋子採用的是一種專利的袋口,一旦手機放進袋子裡,袋口就會上鎖,非得有專利的解鎖磁頭才能將它打開。

每天早上,學生們到達學校時,會統一將手機鎖定在自己個人的綠色或灰色小袋子中,然後自己保管袋子,直到放學時,才能在學校的「解鎖磁頭站」上輕拍袋子打開。由於無法在上學期間使用手機,有些學生乾脆就不帶手機上學了。

自 2014 年 Yondr 在舊金山成立以來,這個產品一直使用在音樂家和表演者的場地上,以防止人們用手機拍攝他們的演出。但是近年來,有越來越多的學校開始使用 Yondr 將學生們的手機鎖在裡面,單僅舊金山灣區就有幾十個學校採用。

例如舊金山東部的聖洛倫索(San Lorenzo)高中,在 3 年前開始用 Yondr 實施鎖定學生手機的政策。校長 Allison Silvestri 表示成效非常卓著,學生們在課堂上的注意力增加了,和同學間的交流以及和師長間的互動也增加了,過去因不遵守校規,和因不服從師長而離校的人數也開始下降。

另一所聖馬特奧(San Mateo)高中,在本學年實施控管手機之前,先對 Yondr 進行了測試,16 歲的學生 Edward Huang 是接受測試的對象之一。他說他注意到同學們變得不一樣了,他們收起了手機,停止了在上課時發簡訊,停止用手機照鏡子,也不在學校查看 Instagram 了。

還有,過去即使學生只是用手機查詢時間或訊息,次數多了也會影響上課的專注度。但現在大家比較不會分心,同儕間的人際關係似乎也有所改善。就算是所有人都在說多麼討厭 Yondr,但「討厭 Yondr」似乎也成為同學們可以相互聊天的話題之一。

很快的,全美國將會有超過一千所學校使用 Yondr,該公司發言人 Kelly Taylor 表示,Yondr 今年的需求量已經增長了兩倍。但,使用 Yondr 也不是没有缺點,例如有學生曾想出破解 Yondr 的方法,在 Instagram 上錄了一段影片,教大家如何打開 Yondr 的鎖頭,讓 Yondr 不得不重新調整磁鎖的內部設計。

還有許多課後需要打工的學生因為無法事先接到老闆的電話,造成對工作的影響,因此舊金山的領導力(Leadership)中學讓學生們可以在午餐時間暫時解鎖 Yondr。校長 Beth Silbergeld 解釋說,保管手機的責任仍在學生身上,而培養責任感是教育的目的之一,因此她喜歡 Yondr 控管手機,讓學生自己保管的創意。

2. 有更多的餐廳鼓勵顧客交出手機或禁止使用手機

除了學校、音樂會或表演場所會限制使用手機外,越來越多的餐廳也傾向於在用餐時間鼓勵消費者少用手機或甚至不能用手機。

例如,英國的餐廳連鎖店 Frankie&Benny’s 針對 1,500 名父母和孩子進行了一項調查,發現超過 1/4 的父母在和家人用餐時會查看手機,而有 23% 的父母甚至在孩子想聊一下近況時還在看手機,讓他們的孩子覺得很挫折。

所以這家餐廳便在 2018 年底,制定了一項鼓勵父母在店內用餐時交出手機的計劃。他們在餐廳裡設置了一個「非機專區(No Phone Zone)」,如果父母願意在區內不使用手機,餐廳便提供免費餐點給孩子享用。

還有曾在 2017 年名列全球 50 家最佳餐廳榜首的美國「十一號麥迪遜公園(Eleven Madison Park)」,為了鼓勵它的顧客們在餐桌上多和同伴交談,享受愉快的用餐時光,在 2018 年 10 月發起了鼓勵顧客放下手機的運動。

餐廳合夥人兼廚師 Daniel Humm 在他的 Instagram 中解釋了這項方案背後的原因:

多年來,我們可以從餐廳看到窗外麥迪遜廣場公園(Madison Square Park)很多鼓舞人心的藝術家與他們的裝置藝術,例如紐約本地藝術家 Arlene Shechet 令人驚嘆的當代藝術,它的標題是「全速前進(Full Steam Ahead)」,鼓勵人們放下手機和其他干擾,抬頭欣賞當前美景。

受到她的展覽啟發,我們將把這種感覺帶入了我們的餐廳。客人們會收到一個盒子,他們可以將手機放進盒子裡收起來,以便與親友們一起享受餐桌上的樂趣,並全心擁抱彼此相處的當下時光。

除了用鼓勵的方式請顧客們交出手機的餐廳外,還有餐廳是用禁止的方式,不准顧客在店內使用手機。例如,位於紐約皇后區的「Il Triangolo Ristorante」以義大利菜著稱,老闆 Mario Gigliotti 要求他的客人們不能在餐桌上使用手機。這項禁令雖然讓餐廳觸怒了一些消費者,但 Gigliotti 堅持說:「這是我的家,當顧客進入到我的家時,就要遵守我們餐廳的經營方式。」

另外位於紐澤西州,專營海鮮的 Harvey Cedar Clam Bar,則從 15 年前就開始禁止客人使用筆電及手機。該店經理 Nel Lally 表示,一開始是避免客人在講手機時太大聲而影響到其他顧客。但現在客人不講電話了,卻是用另一種方式忙著上網聊天,無法好好享受該店提供的美味菜餚,這對餐廳或是廚師而言,都是令人無法接受的現象,因此決定繼續禁止顧客在店裡使用通訊設備。

3. 用手機會影響約會結果,還可能會令人上癮

看了學校及餐廳禁止使用手機的政策,如果你認為只會影響到學生或餐廳的食客,那你就錯了。根據研究機構對 5 千名單身人士的調查發現,如果在第一次約會時,約會對象頻頻查看手機,則有 75% 的男性會認為無法接受,而有更多的女性將此列為拒絕下一次約會的首要因素。

因此,手機雖然為我們帶來了許多方便,但也造成了許多人的不便,如果没有適當的使用規則或禮儀,或許有一天也會被列入所謂的「嫌惡設施」(目前嫌惡設施主要用在房地產上,例如指加油站或廟宇等)。

而且還有研究發現,手機可能會令人上癮,有將近 50% 的父母和 70% 以上的青少年說,他們覺得需要立即回覆簡訊和其他通知。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現象,如果不好好處理,或許以後會動搖國本的不再只是政治經濟問題,還要加上如何正確使用手機的問題了。

全文轉載自創新拿鐵,原文標題:關機大吉!餐廳和學校用這些創新方法,讓大家甘願放下手機

延伸閱讀
>> 當「低頭」成了現代文明病,戴上「護眼墨鏡」助你屏蔽過量螢幕干擾
>>「陌生人只是還沒認識的好朋友」共享餐桌讓人們放下手機以「食」會友
>> 從「害怕錯過」,到「享受失蹤」:Google 和蘋果推出新功能,幫你戒掉手機成癮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讓池上米直送教宗餐桌!台東青農將生產過程導入區塊鏈,透明產銷履歷使全世界都買單

2019.10.28
合作轉載

他種的米,不僅上架亞馬遜進攻北美市場,還躍上教宗的餐桌,卻也曾經面臨銷售不佳的困境,如今因為區塊鏈背後的信任基礎,他的米挑戰的是全球市場。

數位時代/高敬原

火車一路往台東池上接近,沿途的綠色稻田像是覆蓋在大地上的地毯,這裡有許多農民投入有機稻米種植,水鴨、白鷺鷥、環頸雉都是田裡的常客,在泥土上留下路過的腳印。

從這些痕跡,可以看出一塊農田生態環境是否良好,然而當我們購入一包米時,要怎麼知道種植的條件,是否真正有機、對環境友善?

10 年前回到池上接手家中農田,第三代的青農魏瑞廷,對於科技技術根本一竅不通,一年前憑著一股衝勁,跟區塊鏈新創奧丁丁合作生產履歷。

彷彿是一塊敲門磚,區塊鏈讓魏瑞廷的品牌「池上禾穀坊」打開銷售通路,不僅上架亞馬遜進攻北美市場,端上教宗的餐桌,展開一場他從沒想過的驚奇之旅。

對區塊鏈一竅不通,卻讓教宗、亞馬遜都買單

過去一年,魏瑞廷接受數十次的媒體採訪,《金融時報》甚至飛越太平洋來到台東,就是想一探這塊藏著區塊鏈祕密的稻田。

不僅受到媒體關注,銷售上也得到實質回報。今年年初,魏瑞廷自掏腰包花了 10 幾萬做清真認證(Halal Certification),也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核准,讓池上的米,攻進了杜拜、阿曼、香港民眾的餐桌;今年夏天,池上的有機米從台灣直送教宗居住的聖馬塔之家(Casa Santa Marta),成為教宗的午餐;9 月時,更進攻電商亞馬遜(Amazon),席捲加州華人的味蕾。

世界上產米的地方這麼多,為什麼名人、知名電商、中東大國都認可魏瑞廷的米?區塊鏈就是不需要翻譯的關鍵密碼。

不到 40 歲的魏瑞廷,從大學到博士班都是生態農業背景,10 年前返鄉接手三代耕耘的稻田,一開始為了推廣家中稻米,周末都到台北市集擺攤,銷量卻不如預期,賣沒幾包。

5 年前開始經營自家品牌「池上禾穀坊」,在 Facebook 上小量販售,為了強調有機種植,魏瑞廷把種植過程全部上傳粉專,不僅建立起口碑,在去年偶然被奧丁丁集團創辦人王俊凱注意到。

「本來都不認識,根本不曉得他是圓的還是扁的。」在奧丁丁找上魏瑞廷合作區塊鏈生產履歷前,魏瑞廷對區塊鏈根本毫無所悉,甚至以為奧丁丁是想發幣,「後來我自己去查了很多資料,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去年 8 月就開始合作將生產資料上鏈。」

上鏈的資料可能造假嗎?

大膽放手一試,卻也差點合作不下去,開始合作的第一個月,魏瑞廷不斷跟工程師吵架,「那時候真的很不想做了,非常不順,平常的工作也受到影響。」關鍵在於,科技人不了解農業知識、稻田實務面臨的狀況,而魏瑞廷對技術也不理解,雙方完全不在同一個溝通頻率上,問題一個接著一個冒出,奧丁丁的工程師最後決定親自走一趟台東農田,雙方合作終於上軌道。

生產履歷,是奧丁丁落地成功的區塊鏈應用之一,概念是將到種植的環境資訊,上傳到區塊鏈上,藉由不可竄改的特性,消費者掃描貼在產品上的 QR Code 貼紙,就能清楚稻米生產歷程,食安出現問題時,也能有查證依據。

過去農委會也有推行產銷履歷,第一線農民觀察,驗證基準並不嚴謹,產品若要外銷,背後並沒有強大信任機制供檢驗,中東市場、教宗之所以買單魏瑞廷的米,就是因為相信區塊鏈背後的信任機制,為產品品質做另類擔保。

奧丁丁的生產履歷貼紙,是根據鏈上記錄的產量狀況,發放相對數量的貼紙給農民,農民自己沒有辦法印製,且每個 Code 都有一組序號,可以避免重新包裝的狀況,Code 只要被掃瞄,馬上就會推播通知到農民手機上,如果 Code 被掃描的次數過多、被掃描地點異常,工程師也會發出示警,代表可能有被仿冒的疑慮。

針對區塊鏈技術的討論中,會被質疑上鏈的資料是否有造假的可能性。這可以分兩個層面觀察,透過感測器即時上傳的紀錄,幾乎沒有造假空間,會有灰色地帶的是農民手動上傳資料的部分。

農民認為,實務上來說,食品若真要造假,並沒有一種方法能夠 100% 防堵,就連國際上的清真、FDA 認證,也不會天天有人盯場。也因為區塊鏈的角色並不是驗證資料真偽,而是像一本筆記本,老老實實的把資料紀錄,供日後查驗,主動將種植數據上鏈,也成為另一種信用的型態存在。

而區塊鏈價值在於事後沒有竄改資料的空間。食品生產履歷上鏈,對相信區塊鏈的人來說,可以加強信任感,並增加商品價值,像是一種說服買主的信用狀。魏瑞廷認為,區塊鏈生產履歷也是一種使用者付費的概念,消費者想知道關於產品的更多細節、認同品牌理念,自然會願意付錢購買。

導入微型氣象站,紅冠水雞、白鷺鷥出沒都知道

一開始,奧丁丁在魏瑞廷地農田裡放置物連網(IoT)感測器,每兩分鐘會記錄一次日照、土壤濕度、土壤溫度等資訊,並將資訊上鏈儲存。

其實稻田環境的變化並不大,兩分鐘記錄一次的頻率不僅太高,更累積大量相似的數據。退一步來說,日照、土壤濕度、何時插秧這些資料,對於消費者在判斷是否要購買產品上,並沒有太大的價值。

奧丁丁今年初做了一次改良,跟擅長農業科學化生產管理解決方案的新創「阿龜微氣候」合作,在田裡架設微型氣象站,靠著太陽能板發電供給運作,能夠加碼紀錄雨量、紫外線、風速、風量等數據,並將資料上鏈的時間從每兩分鐘延長到每兩小時,機台內裝有 SIM 卡會即時自動上鏈。

也在田裡裝設紅外線攝影機,拍攝出現在農田中的動物,「這個也是判斷產品好壞的依據。」田裡穩定出現紅冠水雞、白鷺鷥、鼬獾代表環境狀況良好,如果動物種類減少,就可能是環境受汙染的警訊。

並非所有農田內的風吹草動都會自動上鏈,像是使用的肥料種類、紅外線攝影機拍到的動物種類、播種時間、整地、除草,感測器都無法判斷,必須仰賴農民手動輸入上鏈。例如,為了符合清真認證以及教宗飲食規範,就必須使用植物性肥料;因為沒有影像辨識功能,魏瑞廷必須查閱動物圖鑑,判斷究竟是拍到哪一種動物,再將資料輸入上鏈。

這些資料也能帶給農民許多好處,用更科學的方式種稻。以施肥來說,老一輩的農民大多憑經驗下肥料,透過感測器對農田環境的變化紀錄,農民可以以此為依據,判對該下多少肥料,可以對肥料的用量成本精準控制,且不會造成浪費。

另外,也能從風速判斷稻穀是否會有稻熱病的風險、透過氣溫提醒農田是否需要斷水,甚至判斷這塊田,在每一期適合種植哪種品種的稻米、預期產量有多少,管理農田更有系統,農民不再看天吃飯。

區塊鏈也並非沒有缺點,剛開始手動上鏈資料時,魏瑞廷時常記錄錯誤,但因為上鏈的資料無法修改,只能再補記一筆資料,解釋先前的錯誤。對年長的農民來說,操作手機更是一大挑戰,他建議,未來應該結合聲控功能,讓農民直接用說的方式紀錄資料,此外,紅外線攝影機也應該增加影像辨識功能,讓資料紀錄流程更加自動化。

因為區塊鏈,台東青農也能接觸國際市場

經過一次次調整後,現在消費者掃描生產履歷的 QR Code,可以看到生產者的姓名、產地座標、產品簡介、當期產量等資訊,如果想了解更細一點,也能看到稻米種植時的光照變化、環境溫度,以及整地、施肥、收成、碾製、裝袋的時間,資料上鏈時,都會同步翻譯成英文,產品銷往海外也沒問題。

魏瑞廷認為,區塊鏈的優點,是可以讓每個農民更容易凸現出產品特色,「每個人想要強調的重點不同、想解決的問題也不同,可以透過資料紀錄,操作不同議題。」像是魏瑞廷的稻米強調有機生態,所以加裝紅外線攝影機記錄動物足跡。

如果專攻清真認證食品、瞄準海外市場外銷的 FDA 認證,就能在上鏈時,特別強調這些資訊,同樣是稻米,卻能透過生產履歷做出產品區隔,打入不同市場。

食品生產者究竟要不要導入區塊鏈技術,核心的關鍵,是必須想清楚用區塊鏈的目的,「為了區塊鏈而區塊鏈,就是本末倒置。」

跟著魏瑞廷穿梭田中採訪,他說,因為區塊鏈議題,以及網路的傳播力,這一年來多了許多科技業背景的顧客,甚至有人會照著 QR Code 上記錄的稻田座標,直接到現場驗證,「他們來了跟我說:『你真的在這裡工作喔?』我不在這裡工作要在哪裡工作。」這時的魏瑞廷忍不住笑了出來。

因為區塊鏈,讓在池上種稻的魏瑞廷被世界看見,他說,最大的收穫就是接觸到許多海外通路、不同背景的顧客,讓更多人認識台東有機米。回顧這一年的驚奇旅程,魏瑞廷望向看不到盡頭的翠綠稻田,大聲的說:「這一年超屌的,屌到炸。」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他種的米直送教宗餐桌,區塊鏈如何翻轉台東青農命運?

延伸閱讀
>> 從「微氣候天眼通」到「阿龜誌」:台灣新創用科技助小農掌握農務紀錄,解決農業問題
>> 會堆肥不稀奇,不一樣的是科技:元沛農坊用科學研究精神,「算」出不會發臭的堆肥比例
>> 全台第一隻民間育成的純種土雞:「岩生築見」建立偏鄉產銷鏈,把小農雞隻端進米其林餐廳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