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把企業的汙染數據攤在陽光下:「透明足跡」募資中,號召民眾一起找出環境汙染的兇手

2017.03.29
瀏覽次數:

文:林冠吟
 
如果你曾撥打過環保署的公害陳情申訴電話,檢舉空氣汙染,電話那頭的承辦人員往往會詢問你一些問題,例如:請描述一下那個臭味?判斷一下屬於哪類情況所產生的?是否知道汙染排放者是誰?等你努力描述並提供線索後,通常在幾天後你會收到一通回電表示:此處並無汙染超標現象。

「你明明看到、也聞到空污了,但是污染事主卻沒有被開罰,」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簡稱:綠盟)副祕書長洪申翰表示,類似這種污染檢舉者覺得自己徒勞無功的故事,團隊已聽過太多次。

「台灣人不是不關心環保,只是不知道要從何關心起,」他感嘆,以往民眾看到污染只能感到憤怒,卻無能為力。

因此綠盟團隊與「圖文不符」和其他資訊平台合作,於今年2月推出「透明足跡」計畫並在「嘖嘖」發起群眾募資,此計畫不僅為民眾整理台灣各地的汙染資訊,更進一步試著優化目前民眾檢舉汙染的方式。(你可能也會喜歡:挪威首都的無車計畫:補助市民25%的「電動自行車」費用,盼有效改善空污

讓汙染足跡透明:揭露逾2萬筆「被消失」的超標記錄

在綠盟辦公室裡,研究員曾虹文打開電腦螢幕,向我們解釋透明足跡的平台如何操作。

首先,透明足跡會撈取工廠汙染源的即時監測資料,並整理進資料庫內,呈現在網站上,接著使用者可以用「環境地圖」或是「企業單位列表」兩種方式搜尋,也可依據「工廠類型」、「排放類型」、「有無裁罰記錄」等條件做篩選。過程中使用者若看到企業有連續超標的情況,即可選擇分享到臉書,讓更多人一同關注。

洪申翰補充,藉由系統性地掌握企業的環境污染數據,並優化過往民眾的空污檢舉流程,現在民眾不再需要透過發公文取得排放數據,只要有網路,就可以隨時查看企業的污染排放狀況。

「不同於目前較常被提到的空氣品質監測,透明足跡聚焦在『汙染源』的監測。」洪申翰強調。而透明足跡的首見成效,便是今年1月,團隊發現六輕的即時監測資料有2萬5千筆的超標記錄,但是地方環保局並未開罰。當他們進一步調查時,發現問題出在管理辦法上(註一),「法規讓企業可以用註記的方式,把(空污)超標值修改成『無效』,但是過程中卻沒有一個把關的機制。」洪申翰說明。

今年2月,綠盟召開記者會公布這個發現,引起社會大眾一陣譁然,許多媒體競相報導,但洪申翰認為,

「我們的行動不只是指責六輕的汙染,而是希望這些數據足以證明目前的辦法不夠完善,進而去強化現有的體制。」

化被動為主動:一場環保運動的博弈

空污的管理和監測,不是政府在做的事嗎?為什麼透明足跡還要做資料平台來監測?

洪申翰回應道,過去無論數據或科技的資源,大都掌握在政府或財團手上,這次綠盟希望藉由跨領域的平台,拿回公眾的環境知情權。而對綠盟來說,透明足跡不只是一個網站、一個民眾參與的管道,更像是一場環保運動(簡稱:環運)的博弈。
 
「過去環運都比較被動,(我們)等到有開發才去阻擋,發現有汙染才去抗議,」但現在團隊希望藉著掌握原始資料,打造自己的資料庫,讓手上籌碼(證據資料)更多且明確,以突破過往環運的被動模式,轉為主動性更高地與政府合作監督企業。

以六輕的事件為例,雖然記者會後六輕表示行為並無違法,但在社會大眾的壓力下,環保署也表示將進行調查

借開放資料之力 打開企業潘朵拉的盒子

然而要把企業不願意公開的秘密攤在陽光下,可沒有那麼容易,透明足跡計畫所遇到的第一個挑戰就是——政府開放的資料不夠關鍵。

洪申翰舉例,「在政府資料開放平台上有公開(企業)裁罰記錄 ,但是除了環保署和台北市環保局有公布事由,解釋為什麼而罰,多數的環保局仍未做到。」他表示,對於一般民眾而言,知道這家企業違反哪些法條是沒有意義的,民眾更在意的是,住家附近的哪家工廠偷排廢氣,哪間工廠偷排廢水,而這些工廠有沒有改善?

除此之外,他認為另一個挑戰來自於「政府本身所掌握的數據也不夠多,」舉例來說,台塑六輕廠區目前有近400根煙囪,但其中僅有34根煙囪裝設連續監測系統(CEMS)。因此綠盟認為政府必須要擴大監測項目,讓更多煙囪能裝設連續監測系統。

洪申翰認為透明足跡計畫的成效,深受政府開放資料的品質所影響,因此他希望,「政府不要把民間團體當作是洪水猛獸,而是一起來幫助他們監督企業的力量。」

從線上的資料蒐集 到線下的影響力

綠盟成立近20年,這次推出透明足跡平台,希望能讓數據發揮效用、即時監測汙染並保護環境,但募款剩不到1個月,離350萬的目標還有一段距離。

「我們很希望能成功募得這個計畫所需的運作經費,因為後續還有許多想要發揮的可能性,」洪申翰舉例說,中國環保組織「公眾環境研究中心(IPE)」從2006年起,利用汙染數據資料庫,揭露許多跨國企業供應鏈的製程汙染,成功讓蘋果、三星等公司承諾改善。(同場加映:厭惡排放黑煙的烏賊車?這間新創回收車底廢氣,打造100%自空汙提煉的墨水

IPE更進一步設計「蔚藍地圖」APP,使民眾可以輕易掌握中國近400個城市的空氣品質、河流質量等數據,並監控近9千多家企業的排污情況。

「我們不一定一下子就可以建立起這樣的模式,但是IPE對於資訊的應用方式給了我們許多啟發。」洪申翰說。

談到計畫的下一步,綠盟希望透明足跡能成為民眾檢視企業是否盡到社會責任的關鍵平台,「以往企業社會責任(CSR)報告,都是企業說了算,但是這個平台提供一些客觀的環境數據讓大眾檢驗。」洪申翰說。

除此之外,他認為若透明足跡的資訊能符合在地環保團體的使用需求,讓數據資料從線上平台轉為實際的應用與行動,「這將是計畫中最有價值的地方。」

註一: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物連續自動監測設施管理辦法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人人都是空污專家:這些隨身攜帶的「空氣盒子」,讓你即時掌握空氣品質
>> 想買一台環保又不傷荷包的車?麻省理工推出App 將所有車款數據全攤在你眼前
>> 整個城市都是他們的實驗室:荷蘭學者改造抗霧霾植物,使之「食慾大開」吸入更多二氧化碳
 

使用綠電不用投資幾百萬:「陽光伏特家」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萬元便可成為合夥人

2017.03.23
合作轉載

台灣第一個太陽能廠募資平台「陽光伏特家」說,不只機率遠比想像的低,最低投資門檻也只要1萬元出頭,目前內部報酬率維持6%以上,歡迎大家一起來成為太陽能電廠的合夥人。
 

數位時代/吳元熙 (2017年3月20日)

群眾募資並非新概念,舉凡家電、遊戲、交通工具、廚具、軟硬體商品,皆可集眾人之財換取新商品出現。如果今天募資是為了蓋「太陽能電廠」,這又會是什麼概念?

自己的太陽能電廠自己蓋

陽光伏特家是一個專門集資蓋太陽能電廠的專案平台,消費者能在網站上自由挑選喜歡的電廠標的,以每片太陽能板為單位購買,成為電廠合夥人。

由於太陽能板需要蓋在建築物屋頂上,以平台裡的「苗栗油桐二號」為例,總共可分割成40片,每片最低價格13,630元起。消費者購買太陽能板後,就會從募資贊助者變成真正的「投資」者,等待每2個月1期的電費回收,直接進到指定銀行帳戶內。

「鼓勵生產綠電不應該有資金門檻,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拿幾百萬、幾千萬出來。」

陽光伏特家執行長馮嘯儒說,過去參與太陽能廠建置方式,都是直接買「一整座」,如果連土地、設備一起買的話,花費經常破千萬,甚至上億元都有可能。因此,他心想若要讓更多人參與,或許可以將太陽能板逐片募集資金,用最小單位的方式加入,才會誕生陽光伏特家這樣的平台。

2016年10月起,陽光伏特家正式上線,截至目前有6件專案正在走,1件等待開案。其中4件已經開始分配電費,內部報酬率預估都在6%以上,平均在10年左右回收完成本,之後就能開始獲利。

「雖然投資太陽能不像股票市場這麼容易大賺,但是比起定存和儲蓄險,我們的投資報酬率還是很高的。」馮嘯儒認為,當消費者有賺錢,發現綠電跟自身的相關性之後,就會有更高的意願,推廣給身邊朋友,但他也坦言,「政府必須要有貫徹能源政策的決心。」

因為這也跟陽光伏特家的商業模式有關。他解釋,由於台灣正在大力推廣綠色能源,因此台電會跟太陽能電廠簽訂20年合約,依照能源局公布的電能躉購費率買回生產出來的綠電,「假設今年用一度電7塊錢收購,即使明年調整費率,也必須20年都用原價格收購。」

換句話說,除非政府不願意鼓勵民間生產綠電,否則投資太陽能會是相當穩定的理財方式。參與太陽能廠募資的民眾可以隨時透過網站追蹤發電情況,陽光伏特家則會從各專案中收取服務費。

找贊助者相對容易,空屋頂才難

不過截至目前,這樣的太陽能募資平台仍然尚未損益兩平。「我們是希望在6個月內達成這個目標。」馮嘯儒強調,雖然目前只有150多位募資客戶,但大多反應良好,目前都是免費口碑行銷的人選。相較之下,比起人的問題,「屋頂難尋」才是他真正擔心的事。

「尤其是北部屋頂非常難找。因為很多大樓屋頂產權分散,一個屋頂要說服40幾個人同意蓋太陽能板,光是時間成本就划不來。」馮嘯儒表示,要建置太陽能板有幾個條件:屋頂至少要有25坪、旁邊不能有更高的大樓遮住太陽、頂樓不能是違建。光是要同時滿足這3項,「有時候真的只能靠緣分。」

因此儘管北部地方政府的太陽能板建置補助比較高,會讓回收後的電價有較多利潤,目前仍然一屋難尋。

他強調,陽光伏特家以前都是自己提案找屋頂,雖然毛利高,可是推廣速度太慢了;現在他們找太陽能系統廠商配合,等於多了十隻手幫忙。「一般募資平台不會自己提案,但正這是我們最大的不同之處。」

太陽能變趨勢,只是時間早晚

馮嘯儒表示,等待空屋頂蓋好太陽能板,需要約半年時間,募資者卻只需要動動手指,不需擔心維修、設備損壞等風險,就可以變成太陽能電廠合夥人,雖然推廣很辛苦,但看到越來越多人加入,「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在他心中,太陽能發電的趨勢還會不斷向上。「石化燃料是會減少的東西,會少就一定會貴,太陽能一定會越來越便宜,黃金交叉點一定會很快來到,就是沒有賣電,未來自己省電也可以阿。」

儘管現在陽光伏特家只有為數不多的天使投資,但他們並不著急擴大現金流,反而希望能寫下里程碑。「我們的目標是在台北市擁有第一座小型太陽能電廠,名字就要叫天龍一號。」馮嘯儒笑著說。

全文轉載自數位時代,原文標題:「定存不如買太陽能板」,台灣首創公民電廠募資平台——陽光伏特家

延伸閱讀
>> 人人都能參與的能源大計:台灣首家「綠電合作社」啟動,萬元即可入社
>> 印度將蓋全球最大太陽能電廠:從第三大碳排放國,變身第三大太陽能市場
>> 翻新屋頂對抗全球暖化:特斯拉推出「太陽能瓦片」,立志讓所有家戶擁有乾淨能源


陽光伏特家共同創辦人馮嘯儒將於 5/5 來到「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分享如何讓人人都能成為太陽能電廠合夥人,趕快按此進報名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