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OECD 最新報告:企業加入「歐盟碳交易體系」後,營收最高增加 18%

2019.02.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姜唯(2019 年 1 月 28 日)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最新報告,歐盟實行的碳交易制度並沒有對公司的營收、利潤、固定資產和雇用狀況造成負面影響,事實上,參與 ETS 的公司往往表現更好。報告分析 2005 年到 2014 年間,參與歐盟碳交易體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ETS)的兩千家公司,得出這樣的結果。

該報告《歐盟碳交易體系(ETS)對碳排和經濟績效的共同影響》(Joint Impact of the EU Emissions Trading System (ETS) on Carbon Emissions and Economic Performance)甫於上月發表。

參與 ETS 的公司多達兩千家,報告將這些公司的財務資料與相同國家、產業、類似規模,但不受監管的公司進行比較,並輔以「歐洲污染物排放及轉移登記冊」(European Pollutant Release and Transfer Register)的資料。

歐盟碳交易體系(Emissions Trading System,ETS)是全世界第一個國際碳交易體系,也是現在全球 25 個碳交易體系中最大的。它為 31 個國家的 1 萬 4 千多個發電廠和工廠分配可交易的排放許可證,佔歐盟溫室氣體總排放量的 40% 以上。

報告指出,ETS 沒有對營收、利潤、固定資產和雇用狀況造成負面影響,事實上,參與 ETS 的公司往往表現更好。

研究期間結束時,參與 ETS 的企業營收比未參與者高 7% 到 18%,固定資產成長 6% 到 10%,雇用狀況和獲利則略高於非 ETS 企業。

過去的證據顯示,ETS 鼓勵受監管公司投資碳儲存技術,可以提高生產力。身為歐洲減碳排放的主要途徑,這對 ETS 來說非常有利。

ETS 有一套排放限額和交易原則,對工廠、發電廠和其他設施設定溫室氣體排放量上限。上限會隨著時間減少,因此總排放量會下降。

在上限內,企業可以接收或購買排放配額,彼此根據需求相互交易。也可以向世界各地的減排計畫購買限量的貸款額度。配額總數的限制確保它們具有價值。

企業必須每年繳交補貼來支付其排放量,否則會被處以高額罰款。如果排放量減少,企業可以保留備用配額以滿足其未來需求,或者出售給需要的公司。交易帶來的靈活性可確保用最低成本減少排放。

OECD 的報告指出,ETS 的確有助減少碳排放。在法國、荷蘭、挪威和英國,將 ETS 涵蓋的發電廠和工業設施的排放數據,與類似但不受監管的設施進行比較,可看出顯著差異。

在這 4 個國家,受管制的工廠在 2005 年至 2012 年間排放量減少了 10% 至 14%。2008 年至 2012 年,也就是在 ETS 的第二個交易階段,降幅最多,越大的設施降幅度越大。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OECD:歐盟碳交易體制 企業適應良好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擋下核電以後:這座德國小城短短 4 年內,讓 1/3 建築達到節能標準
>> COP 24 氣候峰會現場直擊:依《巴黎協定》訂定「規則手冊」,搶救氣候融資見曙光
>> 加州用碳交易收益改善弱勢生活:助低收入戶減少 44% 能源支出,化解「能源不平等」問題

COP 24 氣候峰會現場直擊:依《巴黎協定》訂定「規則手冊」,搶救氣候融資見曙光

2019.02.15
合作轉載

總的來說,COP24 在詭譎氣氛中只能小碎步、甚至趴在地上匍匐前進,最後總算初步產出《巴黎協定》「規則手冊」,把更敏感的碳交易、「損失與損害」等棘手章節,留待 2019 年 COP25 再議。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高宜凡

3 年前在法國舉辦的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 (UNFCCC)第 21 屆締約國大會(COP21),催生了歷史性的《巴黎協定》,各國不但繳交「國家自定預期貢獻」(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 INDC),也同意將溫控目標設定為「限制在攝氏 2°C 或 1.5°C 以下」。

但當時為順利達成共識,大會採取彈性原則,只訂出未來概括目標,卻未談妥執行細節,而這次在波蘭召開的 COP24,即是《巴黎協定》能否如期上路的關鍵。

12 月初的頭兩週,來自全球近 200 國的官方代表、數千名非政府組織與學術研究專家、加上許多企業界和投資圈人士,齊聚在波蘭西南方的卡托維茲(Katowice),希望完成上述重大任務。然而,進行過程不僅一波三折,最後成果也只能說是差強人意。

「煤炭城」談氣候,高呼公正轉型與低碳交通

回顧歷史,這已是波蘭第三次承辦氣候會議了,前兩次為 2008 年的波茲南(COP14)和 2013 年的華沙(COP19),兩地分別是該國的歷史古城和政治首府。

有趣的是,這次波蘭主辦城市不挑鄰近的觀光大城克拉科夫(Krakow),反而選在「上西利西亞」(Upper Silesia)區域的煤炭重鎮卡托維茲,會場也位在由廢棄礦坑改建的 Spodek 會展中心(被許多人戲稱為飛碟) ,一旁還有紀念煤炭產業歷史的博物館(Silesian Museum)。

從減碳成績來看,波蘭其實排在歐盟後段班。Germanwatch(德國看守協會)剛發表的國際氣候變遷績效評比(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 CCPI)中,2015 年排碳 3.8 億噸的波蘭,排名位居第 40,主因來自該國對煤炭的依賴,至今仍有 8 成電力仰賴這種高汙染的化石燃料。

而被外界封為「煤炭城」的卡托維茲,自 18 世紀以來一直是該國煤炭重鎮,曾聚集 9 萬多名煤炭工人(當地人口約 30 萬)。本屆 COP24 第一週期間,當地空氣品質極差,氣象預報秀出的日間 PM2.5 濃度常超過 90(微克/每立方公尺),天空也老是灰濛濛,不久有報導指出該城為全歐空汙第二嚴重的城市,妙的是,之後幾天電視上看到的 PM2.5 數值,立馬降到兩位數以下,不過天色還是一樣灰。

這般歷史脈絡下,擔任本屆大會主席的波蘭環境部副部長 Michał Kurtyka,自然提出了有別以往的主張。首先呼籲各界支持波蘭煤炭工人及社區進行「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減少能源結構改革過程的社會動盪和失業問題,並在會議期間發表「西利西亞宣言」(Silesia Declaration)。

除了捍衛煤炭價值,這次波蘭國家館特別強調森林資源的價值,不但場館設計風格走「森林系」風格,更發表一份「森林氣候宣言」(Forest for Climate)。最後一招,則是轉向強調「低碳交通」(Low-Emission Transport)的重要性,先於會議期間重申 2025 年電動車保有量突破一百萬輛的目標,再和英國一起發表《卡托維茲電動交通夥伴關係》。

種種手法,都是想轉移外界排山倒海而來的戒除煤炭壓力,因為按現階段政策規劃,到了 2030 年,煤炭還是得貢獻波蘭多達 6 成的電力,削減幅度仍舊有限。

三大任務檢視,COP24 勉強達標

接下來讓我們進入正題,按各界公認的三大範疇一一盤點,看看 COP24 締造了哪些成果?

一、制訂「規則手冊」(Paris Rulebook):COP24 最重要任務就是訂出《巴黎協定》規則手冊。可說是在最後關頭成功壓線,勉強繳出一份可交代的「卡托維茲文件」(Katowice Package)。

原本預定 2018 年 12 月 14 日結束的會議,一再延長、徹夜鏖戰到隔日凌晨,最後總算通過大部分「巴黎協定工作計畫」(PAWP)內容,在透明度、財務支持、技術轉移、減緩、調適、全球盤點等部分達成共識。

至於草案第六條觸及碳交易市場的部份,因巴西主張減碳量列入「國家自主貢獻」(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NDC)」,之後仍可進入碳市場交易、變現,被其他國家認為有重覆計算的爭議,只能留待延 2019 年再做討論。

平心而論,儘管許多環保團體並不滿意、甚至罵聲連連,但從第一週幾乎毫無進展的落後程度來看,能有這番成果已屬不易。

12 月 14 日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在現場錄製「氣候戰役在台灣」的 COP24 專輯時,原本悲觀地認為本屆會議將就此草草落幕,民間團體也在場外焦急不已、頻頻發動示威,想不到各國談判代表們不斷把議程逼入延長賽,終於沒讓 COP24 變成又一次令世人大失所望的哥本哈根氣候會議(COP15)。

二、《巴黎協定》執行初體檢:《巴黎協定》通過至今 3 年,COP24 原本有機會第一次檢視到目前為止的國家減碳計畫(NDC)執行進度,或要求各國加強減碳行動,替未來的國際檢核機制暖身。

但本屆各國多把多數精力都花費在辯論規則手冊內容,對於 NDC 的檢驗與強化顯得意興闌珊,除了歐盟執行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會前發表 2050 年「碳中和」目標之外,其他國家幾乎都繳了白卷。

三、搶救氣候基金:2010 年墨西哥坎昆會議(COP16)通過的「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從創建起就面臨資金短缺難題,2018 年 7 月執行董事 Howard Bamsey 突然辭職,不但後繼人選懸缺至今,使該基金治理狀況備受關注。

不過,針對氣候行動最需要的融資協助,COP24 倒是有了不錯進展。不僅有德國、挪威等國承諾加倍資注綠色氣候基金,聯合國另一檔「調適基金」(Adaptation Fund)也收到 1.29 億美元的捐助。

更重要的是,世界銀行承諾 2021 至 2025 年將提供兩千億美元的氣候融資,ING、BBVA、BNP Paribas、Standard Chartered 及 Société Générale 五大國際金融業者,也簽署承諾書、未來打算端出高達 2.4 兆歐元的融資規劃。

「搗蛋者聯盟」攪局,COP25 挑戰仍多

前面提過,COP24 第一週議程陷入僵局,最震撼消息便就是 2018 年 10 月初問世後迴響不斷的 IPCC《全球升溫1.5°C特別報告》(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5°C),原本被認為是督促各國加強減碳力道的科學文本,想不到在「附屬科技諮詢機構」(SBSTA)的閉幕大會時,美國、俄羅斯、沙烏地阿拉伯、科威特等四大產油國的齊聲堅持使用「收到」(note) 一詞,反對用「歡迎」(welcome)這更強烈的措辭,來提升這份報告在規則手冊裡的重要定位,此讓國際氣候社群為之氣結,經果一番折衝、角力,最後定調為「歡迎這份報告準時完成」(welcome the timely completion)。

同樣被批評的還有兩個剛經歷政權轉換的國家,一是參與美國主辦週邊會議「創新科技振興經濟的美國經驗」(US innovative technologies spur economic dynamism)的澳洲(外交部環境特使 Patrick Suckling),如同一起加入化石燃料推廣陣營。

另一為選出有「熱帶川普」封號領導人(總統 Jair Messias Bolsonaro)的巴西,先是拋出棄辦下屆 COP25 的風聲,造成舉世譁然,擁有大片熱帶雨林的該國,更在討論碳交易市場時提出對自身有利的文字修訂,但此舉可能導致碳權被重複計算,難以獲得其他國家附和而未通過。

此外,過去兩年幾乎在會場消失的美國,這次狂打「透明度」(Transparency)及外部檢核機制,要求往後所有締約國得每兩年繳交符合透明度原則的報告,公開自家 NDC 計畫的執行進程,對能量不足的開發中國家來說,可能造成極大的行政負擔。

有「基礎四國」(Brazil、South Africa、India、China, BASIC)之稱的中國、印度、巴西、南非等 4 大新興經濟體,態度強硬地不斷重申主張富國與窮國之間的差別責任,一方面希望能取得財政援助,另一方面也希望在揭露資訊上保留彈性,一度使會議陷入泥沼。但最妙的是,中國卻在會議倒數兩天,突然向美國、歐盟靠攏,釋出能夠遵照相同規則的意圖。

追蹤國際氣候談判 10 餘年的中央大學營建管理研究所教授李河清表示,聯合國氣候會議講求「共識決」,加上各國減碳成績和關注利益大不相同,因此很容易遭到特定國家的反對而舉步維艱、難有突破進展,「每年的 COP 都有幾個搗蛋鬼,可是每年都不一樣。」

更糟的是,今年大會還有明顯的「權力真空」現象,往年帶領會議往前邁進的幾個指標國家,近來不約而同地都在內部遭遇跳戰、甚至面臨危機,如領導人即將交棒、也苦於戒除燃煤的德國,還忙著如何順利脫歐的英國,更別提因「黃背心之亂」而舉國震動的法國了,

推展氣候施政,小心社會轉型的後座力

總的來說,COP24 在詭譎氣氛中只能小碎步、甚至趴在地上匍匐前進,最後總算初步產出《巴黎協定》「規則手冊」(Paris Rulebook),把更敏感的碳交易、「損失與損害」(Loss and  Damage)等棘手章節,留待 2019 年 COP25 再議。

只是,時間已不站在人類這邊,最新的聯合國環境署(UNEP)《排放差距報告》(Emissions Gap Report 2018)指出,全球排碳量在 2017 年再度升高到破記錄的 492 億噸(包含土地利用為 535 億噸),比前年增加了 1.1%。

即便各國都(按理想狀況)履行目前提出的 NDCs 減碳計畫,地球均溫仍會在世紀末上升超過 3°C。以 2030 年為時間點,要將地球升溫幅度控制在 2°C 內,全世界必須多減 130 至 150 億噸二氧化碳,想挑戰更積極的溫控目標1.5°C,則得多減 290 至 320 億噸,兩組排放差距數字皆創下歷年新高。

「假使之前 IPCC《全球升溫1.5°C特別報告》代表火警通知,那這份報告就是一起真實的縱火案!」UNEP 副執行主任 Joyce Msuya 形容。

如何減緩氣候變遷?從廣設再生能源、使用節能電器和低碳運具、鼓勵造林與禁止濫伐、實施碳定價等綠色稅賦、擴大氣候債券等金融商品,這些方法很多人早就知道。

只是,看到這  3 年來的局勢反轉和化石燃料產業的絕地大反攻,往後在推動氣候施政時在必須更加小心、謹慎,這陣子不斷延燒的法國「黃背心運動」,就是最佳例證。

2018 年 11 月中旬以來連續好幾個週末,巴黎最熱鬧的香榭大道和艾菲爾鐵塔周圍、甚至遍及全法國,都出現高強度示威,抗議「燃油稅」一再調漲,情勢一度走向失控,法國總統馬克宏一開始態度強硬,力陳對的政策不會改、對暴力零容忍等,最後還是在 12 月初宣布緩徵燃油稅、調整基本薪資,但仍無法平息民怨,被許多人認為是對綠色稅賦的一大打擊。

事實上,黃背心運動不代表民眾全然反對氣候政策,抗議面孔除了反對燃料稅的人,後來更融入許多反對團體,有人要求調漲基本薪資、有人反對漲學費和高房租、也有人反對鐵路私有化、或抗議養老金改革,訴求和組成愈來愈複雜。而是提醒政府應以公平、兼顧社會正義的原則推動,並小心應對受害族群(如經濟弱勢、老車擁有者、被整頓的公用事業、遭課稅的中小企業等)的反應。

在 COP24 會場上聊到黃背心運動,一位法國能源政策顧問的話下了很好註解,「為什麼這麼多人受不了要上街抗議?因為他們實在不清楚,為何政府協助能源轉型和抵禦氣候變遷的政策,結果只是讓他們受苦、卻無法從中受益?」不管推動哪種氣候政策,政府都該先向民眾解釋這個大哉問!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COP24 回顧與展望:在詭譎氣氛中匍匐前進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卡托維茲會議為何重要?
>> 波蘭我來了!30秒搞懂COP24
>> 不意外? 聯合國氣候大會敲定巴黎協定細則 部分條文保留再議
>> 當氣候變遷預言成真,「碳棄世代」如何邁向不需嘆氣的未來?
>> 聯合國的暖化解方:3 個你可能沒聽過的氣候變遷對策
>> 當 ±2°C 成為過去式:只要人類「前所未有地努力」,便能守住新活命線 1.5°C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