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登山、露營裝備放在倉庫都沒用?他建置二手平台,讓戶外用品都能循環再利用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者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社企流/編譯:陳芝余

幾年前,熱愛攀岩的美國青年 Chap Grubb ,在壯闊的美景中,體悟到極簡生活的美好。當他 20 歲時,他用過去擔任油漆粉刷工存下的錢,踏上為期一年的流浪之旅——開著休旅車遊遍太平洋西北海岸線,想攀岩就攀岩,過著低調又愜意的生活,就算一天只花 5 塊錢吃花生草莓醬三明治果腹也很滿足。

Grubb 熱愛極簡生活的方式,但他也發現,自己無法完全切斷對物質的依賴,尤其是品質好的攀岩和戶外用具。為了從事戶外活動,他多年來不斷在商店尋找可負擔的折扣物品,他認為,應該要有更便捷的管道讓人們找到品質佳且價格合理的二手戶外用品。

而今,Grubb 搬到新墨西哥州居住,並和朋友一同創立了二手戶外用品交易平台「Rerouted」,雖然目前以有限公司(LLC)方式營運,但 Grubb 與夥伴正計畫將公司轉變為由員工共同經營的合作社。

Rerouted 的運作模式很簡單,當賣家想要販賣登山、露營、滑雪等戶外用品時,只要把物件送到 Rerouted,他們就會包辦所有瑣事,包含尋找買家、寄給買家、定價等。「賣家只要給我們想賣的裝備,其餘什麼都不用做,我們會幫忙弄到好,從銷售、拍照、撰寫商品介紹到發佈上網,一切搞定。」Grubb 說。

除了幫助循環販售流程順暢進行之外,Rerouted 也建立一套獨特金流運作方式:如果賣家選擇「販售」他的裝備,公司會將 5% 收入作為捐款,讓賣家也能分享幫助友善環境非營利組織的成就感;如果該賣家選擇「捐助」,Grubb 就會把 50% 販售所得直接捐給合作機構。

Grubb 同時也是「行動販售組織(Mobile Gear Unit,簡稱 MGU)」的成員,他會開著車走遍美國西岸市集與火車站前募捐並販售商品,同時媒合非營利環境組織和戶外團體。目前為止,他和 20 個非營利單位的夥伴保持良好合作,這份名單還在擴增中。

隨著 MGU 一起行動時,Grubb 開車前往任何需要這些裝備的地方,無論是在火車站前、攀岩熱點,還是都會市集。「我們只需要一個停車格、擺桌子的地方,就能立刻開始做生意。」他說。賣家都能當場決定要捐出所得還是單純販售,MGU 本身也靠這些捐款運作,讓更多熱愛戶外運動人士跟上這股分享與再利用的循環經濟熱潮。(延伸閱讀:「在死掉的星球上,沒有生意可做」這間愛地球的企業 越環保越賺錢

「我想讓二手戶外用品能更容易被買到、販售,或是捐出,我期許自己能提供可靠又有持續性的服務,使更多交易進行下去。」Grubb 說。Rerouted 最大目標是讓更多戶外用品得以從倉庫中重見天日,來到有需要的人手中。

除了提供賣家與買家便利的服務之外,Rerouted 對減廢也有極大幫助。「永續就是關鍵,沒錯吧?戶外產業工會(Outdoor Industry Association)表示,每年約有 887 億美金用於生產戶外器具。想想有多少戶外用品只是因為主人決定升級配備,或決心再也不從事戶外活動就被收起來?價值數百萬計的可用裝備就這樣被關在倉庫或衣櫃的角落。大公司只會推銷新產品,但其實還有許多資源都能再度被利用。」Grubb 說。(同場加映:向右滑交換看對眼的包?類似交友軟體的「不購物平台」,讓資源不再被浪費

Rerouted 近期正展開群募企劃,因為市場上的需求量開始大於庫存量,他們正準備慢慢擴大營運。「我真心希望能在戶外社群聚集地開實體店,並舉行全國規模的二手裝備交易活動。有朝一日若能實現理想,就再也沒有裝備會被收起來、造成浪費了。」Grubb 說。

核稿編輯:李沂霖

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百位創業團隊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iLab 將於每月精選創業領域相關文章,與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新知。
>>> 了解更多 iLab 育成計畫
>>> 追蹤 iLab Medium

參考資料
Outdoor gear, recycled: Rerouted Co-op is changing the cycle of outdoor equipment (Shareable)

延伸閱讀
>> 讓嬰幼兒服飾循環計畫落地台灣——「CHU'S」盼用剛剛好的資源,創造更清爽、永續的生活
>> 百萬美元的二手衣事業、大品牌搶著合作的可分解包裝——從 2020 最具創意公司榜單,看扭轉環境劣勢的好點子
>>「鞋子壞了寄回來,我們用它重做一雙!」Adidas 計劃發展訂閱制服務,實踐不斷再生的循環經濟

「不一定能改變世界,但能改變自己」時尚總編換跑道,用一件內褲發起永續革命

2020.11.23
合作轉載

倡議家/文:李硯墨

8 年前,全球掀起「快時尚」風潮,原先是出於一番美意,想讓人們能用平易近人的價格買到時尚的服裝,並讓落後國家的居民能擁有穩定的收入來源,殊不知這個企圖營造雙贏的想法,竟被徹底扭曲。產品快速推陳出新、令人咋舌的低廉價格,顛覆時尚業,卻也意外成為地球環境的加害者之一。

49 歲的張倞菱,在時尚產業工作將近 30 年。44 歲以前,她是時尚雜誌《Bella 儂儂》的總編輯,曾在《Elle》、《Madame Figaro》、《Harper' Bazaar》等多家國際時尚雜誌中文版工作。44 歲那一年,一路見證著「快時尚」對環境的傷害,決定中年轉換跑道。

「2015 年,那一年非常掙扎!」英國紀錄片《時尚代價(The True Cost)》的啟發,讓張倞菱正視「快時尚」對環境造成的衝擊,「當時我問自己,你真的打算假裝什麼都不知道繼續做下去嗎?總編輯的工作就是不斷叫人買買買,我真的還要繼續做這件事嗎?」同時間恰逢媒體數位轉型浪潮,她心想,「我要做些改變的事,不一定能改變世界,至少可以改變自己。」

那年張倞菱辭去總編輯的工作,並在隔年 7 月創立「picupi 挑品」;選擇從擅長的溝通平台開始,「挑品新聞」在 11 月正式上線,因為讓消費者接受「環保時尚」前,要先讓他們了解什麼是「永續時尚」。張倞菱透過開課、發布報導、開設零廢棄時尚快閃店,推廣永續時尚理念。她想告訴人們:「時尚不一定要買得多,但要買得好。」

從原料到物流串聯思考,如何做到讓環境零負擔?

話說回來,「永續時尚」(sustainable fashion)是什麼?「永續時尚」的概念有 3 個核心精神:對環境不造成傷害、對社會有貢獻、在商業模式上能夠長久發展;「其中,以環境永續最為重要。所有永續必須以保護環境為前提,不然沒有意義。」張倞菱這麼解釋。

「可是很多人講永續的時候,到底保護了環境嗎,沒有!」張倞菱在傳播「永續時尚」概念時,常被挑戰的是,使用庫存布、廢棄布,到底解決了什麼環境問題?美國做過統計,只有 10% 的捐贈衣服可以轉售,其餘的通通會掩埋;而 13 億件的衣服在垃圾掩埋場,10 年都不會分解,這些衣物所產生的有毒化學染料,便會汙染當地的土壤和地下水;產生的甲烷也會影響氣候變遷。

更平易近人地來說,張倞菱希望做的是影響一般消費者,「你在消費當中其實有更多選擇,我就是在消費當中提供一個比較友善的選擇。」因此,張倞菱今年更進一步和紡織大廠達紡企業合作推出「零庫存、零廢棄」內褲-「00 褲」。

​「00 褲」使用國際內衣褲品牌下單後、紡織廠打樣所產生的庫存布製作。在張倞菱和紡織廠的巧思下,用不上的庫存布變身成為內褲。最重要的是,穿上「00 褲」,等於為廢棄布料找到了出路,也減少被焚燒、汙染空氣的命運。

除了「00 褲」原料使用庫存布,「00 褲」的物流包裝也採用工廠「廢棄布」。將閒置的廢棄布料製作成可重複使用的物流包裝袋,取代一次性的塑膠包裝袋;雖在成本考量下,不回收包裝袋,但包裝袋以手工車織成手提購物袋,供消費者再使用。「我們不會特別提低碳、但實際上我們也在講低碳,我的廢棄布工廠離我的代工廠很近,減少碳足跡。」一個環節扣一個環節,串聯的核心精神就是在追求時尚的同時,也實踐環境友善的理念。

張倞菱指出,「永續時尚」即是在產品設計中納入環境概念的生態設計,就是評估產品具有從搖籃到搖籃的生命週期,確保在整個流程中零廢物產生,從開發、設計、生產、營銷、採購和物流管理,可不可以思考到對環境更友善的方式,「這才是 00 褲計畫,不只是賣內褲而已。」

我的永續時尚目標是,從原料到銷售成為一個 0

扮演溝通理念的先鋒者是辛苦。張倞菱創立挑品後,到處尋找推廣理念的平台,先以「快閃店」方式讓市場注意到「永續時尚」這一議題,與環保文創業者一起合作,挑品負責策展、行銷等方式,因沒有自己的產品,缺乏獲利標的;又因體諒永續品牌經營者的辛苦,初期快閃店成本,張倞菱是一肩扛起。即使後來與品牌業者採抽成合作,但永續商品在市場接受度本就不高,獲利自然有限。

再者,一家不賺錢的社會企業,誰願意投資?挑品沒有募資,也因缺乏自營商品而無法申請補助。「想得太美好,想說可以接廣告專案,但真正做了,發現這個錢現階段賺不了。」如果不是真正推廣「永續」、也非對環境友善的產品,張倞菱不願意為其行銷包裝,朋友們這麼形容:「太有潔癖了!」因此推掉一個又一個廣告商後,生意自然難上門了。

「但我覺得不潔癖,為何要做這件事(推廣永續時尚)?何必找進入門檻這麼高的事去做?希望對環境有幫助,這永遠是我們的前提。」張倞菱如此堅持。

挑品草創初期也有企業願意出資合作,但張倞菱拒絕了。因認為錢進來後,所有投資者都希望快速獲利,與其賣個天價產品給消費者、或者使用迷惑人心的行銷話術,彼此靠理想一次性消費,「我覺得這不是一個長久的方法!」

​張倞菱認為,「如果先獲利,下一次我會乖嗎?股東會認同嗎?股東一定會說,第一次就獲利了,第二次要更高,而且你要騙得更大······我沒辦法騙自己!」張倞菱希望挑品先確認「永續時尚」的定義,再與理念相同的夥伴合作,確保自我腳步不亂。

而這樣的堅持,換來的結果就是兩個創業夥伴相繼離開。「他們直接跟我說:『Jean,這家公司有太多你的個人理想和熱情,但我們沒辦法跟著這麼做。』他們認為我是一個失敗的 CEO,一個 CEO 不是只在完成個人理念,而是應該讓公司賺錢,因為你的員工需要養家活口,我沒有做到我應做到的事情。」談起這一打擊,張倞菱在採訪過程中紅了眼眶。

張倞菱創業的衝擊不僅如此。今年因疫情,原有的專案瞬間全部停掉,公司頓時沒有收入,但辦公室每日都有固定成本支出,因此評估著今年 7 月關掉挑品。孰料,念頭一起,一家銀行主動致電表示願意無擔保提供信貸,挑品得以撐過上半年沒有收入的艱困期間。

「上天的安排,每次走不下去就會神來一筆,讓你可以維持下來;雖然沒有讓你賺大錢,但讓你可以再往前一步。」正因這麼神奇的「吸引力法則」,張倞菱的創業計畫得以繼續推行。

錢滾進門、生意上門,張倞菱卻以放大鏡檢視。問及一直過不去的「坎」從何而來?張倞菱說:「因為我就是想翻轉舊模式才轉換跑道,不然我就留在原來的工作就好,幹嘛選擇進場門檻這麼高的產業?」「但你說我有沒有想過放棄?一定有;但當我想要放棄,就會想到當初的堅持是為了什麼,就因為我找不到相同的工作內容,所以才想做這件事情。很辛苦,但我也堅持了 4 年,以後也會堅持下去。」

全文轉載自倡議家,原文標題:時尚總編換跑道——她從「一件內褲」開始改變世界

邀請你成為電力小兵,讓社企流網站發電量更高、續航力更久!
了解更多

​延伸閱讀
>> 時尚慢下來!地球重開機 「永續生產線」接力上陣
>> 穿衣服=戴保險套?快時尚背後的恐怖毒害
>> 你的美麗永續嗎?艾瑪華森的「永續時尚」是什麼?
>> 每周更新衣櫥不是夢!潮流品牌新推「服飾訂閱」服務,讓人兼顧永續與時尚
>> 超前部署永續大計!時尚新創品牌 Allbirds 與競爭對手 Adidas 合作,盼翻轉產業邁向低碳製造
>> H&M 攜手新創以舊衣和木材製成新服飾 ,目標 2030 年前 100% 使用永續原料製衣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