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 擬納公司法規範

2017.01.1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吳馥馨(2017年1月4日)

2007年,當時還沒擔任立委的余宛如與當時男友,偶然看到在第三世界國家種植咖啡豆的農民,因為被盤商剝削,辛苦種植,收入卻不到售價的1%,因而創辦了「生態綠」社會企業。

生態綠推出「沒有價格的咖啡」,這咖啡是選用公平貿易咖啡豆,直接向第三世界農民購買,避免層層盤剝,讓農民可以獲得合理收入,再由消費者自己決定「該花多少錢買這杯咖啡」。

這種理念,創業初期並未被大眾接受,一開始慘賠了4、5年。堅持下去的動力,只因看見農民因能獲得合理收入,生活得到改善。生態綠一直撐到公平貿易理念開始在消費者心中萌芽,營運才逐漸上軌道。

如今,台灣社會充滿各種型態的「社會企業」,引來各方意見認為,社會企業是否應該被監理規範。

公司法全盤修正修法委員會建議,允許公司不以獲利最大化為唯一設立目的,放寬公司法第1條,於第1條增訂第2項,「公司得追求營利以外之目的。」此外,第23條修改為公司負責人執行業務「得適當兼顧」其他利害關係人利益。此外,並增訂「兼益公司」專章(節),以鼓勵社會使命型公司發展。

委員認為,「兼益公司」乃一種鎖定社會使命並允許分配利潤之營利公司,並無礙現存其他社會使命型企業運作,其得作為對內整合有社會意識之創業者、消費者、投資者等利害關係人之平台,及對外接軌國際的橋梁,以吸引更多的資源及影響力挹注。

立委蔣萬安表示,台灣社會企業對是否應立「兼益公司」專章一直是兩方立場。中小型社會企業,尤其草創型的企業,一開始經營非常辛苦,若被法律位階高密度監管,如定期揭露財報,發布社會影響力評估報告等纏上,恐怕人力、物力有限下,很難走到下一階段稍具規模的社會企業。

這也是為什麼2015年,當時行政院只訂了「社會企業行動方案」,避免法律位階進行強度的規範,而抑制了社會企業的成長茁壯。

反之,有規模的社會企業,他們認為應有法律的明確規範,定義清楚什麼是社會企業,到底盈餘應提撥多少做公益之用,應以法律位階明確定義。

但余宛如以自身創業經驗為例,創業初期,社會使命是有很多挑戰。假若還沒準備好,就埋首撰寫社會影響力評估報告、揭露資訊,是很大負擔。

余宛如也擔心,社會企業發展較成熟的是歐陸國家,例如透過社會企業將社會邊緣人拉回社會,或將現代疏離關係重新聯繫起來。但台灣各界對社企討論還不夠充分,現在就立法,恐怕有錨定效果。她建議若真要修法,只修公司法第1條、第23條即可。

蔣萬安建議,若真要立法,或許可比照公司法「大小分流」的概念,小型、草創型的企業低密度監管,大型社會企業再予高密度監管。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延伸閱讀
>> 推動社會企業,為什麼要修公司法?6個關鍵問題,帶你了解修法重點與爭議
>> 社會企業立法認證前,我們應該要思考的三件事
>> 2016年度調查:最適合發展社會企業的十個國家

友善餐廳App 菜單報給你聽

2017.01.09
合作轉載

聯合報/記者魏莨伊(2017年1月5日)

「众社會企業」設計團隊發現,逾5成長輩和視障者獨自用餐時,看不清菜單上的小字,向北市文化局爭取設計補助案,在「友善台北好餐廳」App中新增「聽我說好菜」智慧語音菜單報讀功能,元旦起北部25家示範餐廳上線,讀菜單給你聽。

众社會企業創新服務組長黃薇齊說,25家示範店家率先建置有聲菜單,靠近餐廳時App會主動推播,民眾能直接聆聽菜單內容。

「到餐廳最想知道賣什麼?」中華民國視障者家長協會秘書長藍介洲說,視障者單獨外出用餐很困難,點菜很少換口味,「不知道限定套餐或優惠,甚至怕錢不夠!」

藍介洲試用App後覺得還不錯,期待更多業者加入。黃薇齊說,25家示範餐廳有生態綠公平貿易咖啡聯盟店家、金色三麥、台糖台北會館、誠品行旅The Chapter等。

示範店家之一「Yup Cafe & Bistro」執行總監侯友竣表示,有聲菜單可以拉近和顧客的距離;金色三麥餐飲經理葉俊宏表示,透過這系統,可以做後台管理、即時更新,還可用語音服務更廣的客群。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延伸閱讀
>>「經過100年,盲人卻還是只有那隻導盲手杖!」微光計畫:致力用科技為盲人導航「視」界
>>「打造身障者的第二人生」:澳洲創業家推廣「機器手臂」,釋放人類受限制的肢體
>> 友善社會如何實現?「通用設計」不只考量弱勢需求,更要讓全民皆可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