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對抗全球暖化 這間公司直接把溫室氣體變塑膠,大規模減少碳排放

「我們認為氣候變遷不會因為津貼或課稅而被解決。由時間的急迫性與規模大小觀之,解決氣候變遷的唯一方式是透過市場機制催化的解決方案。」Herrema表示。

編譯:黃科諺

在眾多材料中,「塑膠」或許是最具革命性的發明。它遍布各處,是我們成為日常生活中的必需品。

儘管如此,塑膠在二十一世紀卻惡名昭彰:這個由石油製造出的產品是一個無法更新再利用的資源,在汙染環境數十年甚至數百年之後,多數塑膠才會被分解並釋放碳於大氣。

回收塑膠多少緩解了這個問題,但在大多數現代產品仍仰賴塑膠,且人類仍大量消耗塑膠的情況下,回收的成效仍不十分顯著。

那有沒有可能反過來利用塑膠,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呢?這正是Newlight Technologies利用「負碳(註一)塑膠」AirCarbon嘗試在做的事。

AirCarbon的生產來自於收集農場、垃圾堆填區及工業加工過程產生的過量甲烷。通常,這些甲烷會被排放進入大氣或被燃燒,釋放將二氧化碳及其他溫室氣體。相反地,AirCarbon將這些甲烷與空氣結合,並在生物催化劑的作用下將甲烷轉化為塑膠聚合物。

「將甲烷轉變為熱塑性聚合物的基礎科學已經存在數十年了。」Newlight Technologies的創辦人之一Mark Herrema,在某次與雜誌的訪談中說到。然而,Newlight Technologies的特別之處在於他們的生物催化劑。 過去,每公斤加入混合氣體中的生物催化劑在停止反應前,只能生產一公斤的塑膠聚合物,這種生產塑膠的方法因為過於昂貴而不適用於工業用途。

Newlight Technologies,花了十年的時間默默研究提高生產率的方法,並於2013年研發出一個效率提升九倍的生物催化劑,每公斤的生物催化劑在停止反應前能夠生產九公斤的塑膠聚合物。更重要的是,這個方法較傳統的塑膠生產更便宜。

Photo Credit: World Economic Forum (CC BY -NC-SA 2.0)

Newlight Technologies於是進入商業營運模式。至2015年,Newlight Technologies已生產75種塑膠產品,包含包裝薄膜、瓶蓋、車子及電子產品元件等。

「我們認為氣候變遷不會因為津貼或課稅而被解決。由時間的急迫性與規模大小觀之,解決氣候變遷的唯一方式是透過市場機制催化的解決方案。」Herrema表示。

在初期的成功之後,Newlight Technologies目前專注於擴大營運,將工廠設於那些因工業生產過程(如水力壓裂)而產生過量甲烷的區域,如北達科他州及德克薩斯州。

Newlight Technologies的下一個產量里程碑是年生產5千萬磅(2270萬公斤)的塑膠。不過,這只是個開始。Herrema 將他們的技術與Union Carbide的另一項突破性的塑膠生產技術UNIPOL作比較,並以對方的最大年生產量—,每年600億磅(272億公斤)—作為Newlight Technologies的目標。

在Newlight Technologies的雄心之下,或許不久的將來,塑膠會成為建築師眼中的永續建材,如木材一般,減少大氣裡的碳。

註一:負碳(Carbon-negative),指生物或商品在成長過程或製程中使大氣中的碳數量減少,整個過程的碳產生量為負值,稱之為負碳。


資料來源

How Newlight Technologies Creates a Plastic From Air and Greenhouse Gases

延伸閱讀
>>巴黎氣候協議正式通過 學者:對台灣深具意義
>>未來有一天,我們將不用付水電費? 科學家的「零碳屋」實驗
>>百分百來自風力發電的火車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用3大議題9位跨國講者,為你織出未來生活樣貌點滴。
探索食農心價值、城鄉共享微革命、銀髮創意新浪潮
一起來聽第一線社會創業者現身說法,看看他們眼中未來的模樣。
社企流四週年論壇:4/17 擁抱未來

黑暗中的人生 「摸」出一手好咖啡

2016.01.09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游善芸、吳宜靜(2016年1月1日)

將咖啡準確倒入杯中、俐落地將打果汁用的水果切塊,「甜裡開始」的老闆娘林佳箴左眼近全盲、右眼視力零點零三,但她熟練的動作絲毫不因視力不好而停頓。「眼睛不好,就得找熟能生巧的工作。」這個念頭成為林佳箴踏入餐飲業的契機,她不願將自己束縛在黑暗之中。

面臨失明 踏入餐飲業

十八歲那年的視神經病變,醫生告訴林佳箴,她的雙眼在四十歲前可能全盲。「走出醫院才回過神來,我眼前的一切難道會突然變成一片黑暗嗎?」沮喪之後,林佳箴立刻重新思索自己未來該怎麼辦。她選擇離開五專,找一份可以熟能生巧的工作。林佳箴認為餐飲業只要做上手就不需要一直依賴雙眼,所以在朋友的介紹下進入大賣場的餐飲部,之後和哥哥姊姊合開涼麵店、泡沫紅茶店。她眼睛不好,但是拼命以其他方法趕上明眼人。她說:「遇到一些眼睛無法克服的狀態時,會想辦法解決。」例如:用手當抹布確認餐桌的整潔、用指節測量切好的食材、用心算替客人結帳等等。

頂下咖啡店 準備過程辛苦

泡沫紅茶店歇業後,她隻身投入直銷業務,常常因為眼睛遇到很多狀況。她苦笑:「看不清楚路牌、不知道客人在哪裡,怎麼談生意?」這樣辛苦的生活使她心中充滿不安定感,回想起泡沫紅茶的工作,擁有一家自己的店、調飲料給客人喝,她發覺那是最快樂的時光。既能減少在外的不安和衝擊,也能認識許多不同的客人,於是她毅然決然頂下一家位在信義區巷弄的小咖啡店。

使用咖啡機對林佳箴來說又是一項全新的挑戰。眼前模糊又抓不到距離,她只能用摸索的方式不斷練習煮咖啡、打奶泡持續半年,自己找方法和原理、調整咖啡的口感,咖啡才端得上檯面。「幾乎沒什麼籌備期,就是邊學邊賣。」為了讓餐廳的餐點更完整,她推出適合視障人士不需要煎、炸也能夠製作的小火鍋。林佳箴特地以中藥食材熬煮做湯頭,選用有機蔬菜做為火鍋料,她說因為自己眼睛不好,所以很重視養生,想提供客人美味又健康的食物。

來店裡消費的熟客表示,林佳箴泡的咖啡很好喝,服務也很周到。林佳箴說,光顧的客人不會刻意刁難,知道店裡的員工都有視力問題,反而多了一絲包容。去年年底開了二店,目前店裡有三位視障工讀生,分別負責掃除、火鍋備料的工作。「找錯錢、餐點飲料上太慢時,客人也會體諒。」

考取國際證照 提供視障者機會

有人找林佳箴去演講後,她萌生一股使命感,想要擴大營業招募更多視障朋友來工作,她說,傳統印象中視障人士只能從事按摩業,她想給那些聽過她的經歷、想要試試不一樣人生的他們一個發展機會。店裡的一名員工徐雅婷因為紅斑性狼瘡失去正常視力,她說因為聽過林佳箴的演講,才決定到「甜裡開始」工作。

要教導他人必須有相關資格,為了這個目標也為了讓自己更上一層樓,林佳箴特地去考咖啡師國際資格認證。視障的她必須在十六分鐘內做出七杯飲品,術科方面完全沒有特權。第一次因為些微超出時間而失敗的林佳箴哭過之後不氣餒,再接再厲終於考取,全憑她說到做到的決心。

經營過程中難免有大大小小的挫折和困難,林佳箴笑說常常想幹嘛把自己弄得那麼累?秤食材用得用語音磅秤、用手機照相放大核對訂貨單、聽聲音辨認客人,還得教導來這裡應徵工作的視障朋友用刀用火、打果汁,雖然辛苦,但林佳箴表示:「不能把眼睛的障礙當作理由,想要克服的事情,絕對能想到方法克服!」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