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百分百來自風力發電的火車

2015.10.1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陳亮宇

2014年 5 月,荷蘭國家鐵路公司(Nederlandse Spoorwegen, NS)和一家永續能源企業:Eneco 簽訂了合約,合約主軸是到 2018 年時,所有荷蘭鐵路營運所需的電力,都將來自綠色能源供給。這項舉動,也成為荷蘭史上最大宗的綠色電力採購案(註1)。

目前荷蘭鐵路運輸使用的電力,約佔全荷蘭用電的 1%。如果 NS 與 Eneco 如期在 2018 年達成目標,將可透過再生能源提供約 14 億千瓦小時的電力。平均每天能供應多達 120 萬名乘客搭乘的火車,將不再依賴產生二氧化碳的燃煤發電。

荷蘭鐵路發展綠色電力的階段性目標為:至 2015 年時,50%的鐵路營運電力來自再生能源,2016 年時到達70%,2017 年時逼近95%,並在 2018 年時達成百分之百使用綠色電力的目標。(圖片來源:En in één klap staat het Energieakkoord op de rails

風力發電將是主力

NS 如此豪邁的目標,又該怎麼達成呢?根據他們的永續電力計畫,荷蘭全部的鐵路營運用電中,一半的綠色電力由荷蘭自行生產,另一半則來自比利時與北歐斯堪地那維亞地區,且風力發電將是最主要的電力來源。目前,來自 100 多座的風電機組,已經提供約 500 百萬瓦的電力。根據 NS 與 Eneco 的合約,未來預計達到 4000百萬瓦的發電量。鐵路部門的投資貢獻,也將佔荷蘭全部風力發電中的 6%。

計畫初期,NS 與 Eneco 曾設想多種可能的發電方式。他們很快發現,核能發電不能列為綠色電力的選項,因其為環境帶來的傷害極大;生質能發電過程仍產生許多溫室氣體;而太陽能發電則由於無法在短期內大規模擴張,加上荷蘭天候不適合發展,因此也不列入考慮。

然而,如果荷蘭鐵路把大多數再生能源發電(特別是風力發電)產生的能源都拿光了,其他產業或部門不就喪失購買綠色電力的可能?為此,NS 與 Eneco 的電力計畫指出,他們首先會確保既有風力發電廠繼續運作,例如荷蘭東北部的風電廠。如果某些電廠不再運行,則使用備用發電管道補足。其次,是持續設置新的風力發電廠,增加額外的綠色電力,直到再生能源發電佔總體發電比率顯著提高為止。

位於荷蘭東北部的風力發電機。(©陳亮宇攝影)

挑戰與應對

當然,NS 的野心得面對許多挑戰,失敗的風險也很大。最實際的問題就是,鐵路營運成本可能隨之增加。為此,NS 執行長 Tim Hughs 指出,透過節約能源節省成本將是關鍵。NS 預計在 2020 年,將每位乘客每公里的能源消耗,減少到 2005 年的一半。

而且光是節流還不夠!NS 的能源與環境部門經理 Ralph Luijt 表示,系統性的改變(開源)是更重要的一環。就長期來看,從原先在市場購買商品(綠色電力),轉而成為再生能源發展的夥伴,才是最佳策略。基於這樣的思維,NS 與 Eneco 計畫將資產投入再生能源發展,在提高綠色電力生產的同時,也從市場增加自身利潤。

根據 NS 估計,他們每年減少約 600 萬千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但這樣的成果還不夠。「唯有更多旅客離開汽車,選擇火車作為交通工具時,才能將槓桿效應發揮到最大。」負責 NS 永續規劃的 Carola Wijdoogen 如此說。

從荷蘭鐵路朝向再生能源發電的努力,反映出荷蘭人極富野心且務實的一面。無論是建設與環境部於 2013 年公布的《氣候議程》,或者社會與經濟委員會定調的能源目標,著眼的都是到 2020、2030,甚至 2050 年的中長程目標。荷蘭人的邏輯為,先標示野心目標,再探索各種創新和實踐的可能。

不過,到 2018 年達成全面採用綠色電力的目標,無論對 NS 或荷蘭的再生能源發展來說,都是艱鉅的任務。即使 NS 表示,火車票絕不會因發展綠色電力的關係漲價,也不會影響服務品質。但事實上,自 2013 年以來,NS早已用通貨膨脹、維護鐵路基礎設施與修補損耗等理由,研擬調漲尖峰時段的火車票(當然,非尖峰時間的票價則有部分向下調整),雖然沒有遭到荷蘭建設與環境部的反對(註2),但首當其衝的民眾早已發出不滿之聲。

或許,我們仍可持續觀察,NS  開啟的槓桿效應,能否全面擴及消費者與其他產業部門的行為,以達到最終發展再生能源與節能減碳的效果。

由 NS 和 Eneco 製作的官方影片,宣傳在2018年時,所有鐵路營運所需電力通通來自風力發電的目標。
全文轉載自荷事生非

註一:2012 年,NS已與荷蘭其他鐵路公司設立一個合作集團:VIVENS(Verenigd Inkoop en Verbruik van Energie op het Nederlandse Spoorwegnet),負責這項棘手任務。而後,拓展綠能電力的工作,才進一步轉到Eneco 公司手上。

註二:Peak hour train fare becomes more expensive


作者簡介:

陳亮宇,荷事生非的環境科學負責編輯。大學在台灣讀政治系和公共行政研究所,現在是萊登大學(Leiden University)區域研究所博士生。 除了喜歡逛荷蘭博物館,還很喜歡荷蘭零食。希望天天都有炸魚、可樂餅(kroket)、小可樂餅(bitterballen)、糖漿煎餅(stroopwafel)和薯條(patat)可以吃。


延伸閱讀:

>>打造非核家園可以怎麼做?看看國際如何發展綠色能源科技,開創永續未來
>>這間荷蘭新創公司,讓你直接跟鄰居買電
>>【米蘭世博】不砸大錢蓋華麗麗的建築館,荷蘭人用餐車和小酒館擄獲你的胃

蔬菜渣變漢堡 聯合國請世界領袖吃剩菜

2015.10.09
合作轉載

中央社/外電報導(2015年9月28日)

吃慣山珍海味的世界各國領袖今天來到聯合國總部時,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為招待他們的餐點非但稱不上佳餚,說是垃圾也不為過。

法新社與「澳洲廣播公司」(ABC Online)報導,聯合國這場午宴的食材,原本都是會被丟到垃圾桶的東西。之所以用廚餘做餐點,是為了凸顯氣候變遷惡化,現代飲食過度浪費也要負一點責任。

午宴菜單包括用蔬菜打汁所剩的渣渣做成的蔬菜漢堡,以及用動物飼料的原料玉米粉做的薯條。玉米粉製成的動物飼料和生物燃料,都是美國900萬英畝玉米田的終端產品。

紐約藍丘(Blue Hill)餐廳老闆兼名廚巴勃(Dan Barber)表示:「這是典型美國食物,但骨子裡完全不同。我們吃的不是牛肉,我們吃的是餵牛的玉米。」

「要把原本會被丟掉的東西做成真正的佳餚,那才是挑戰所在。」

巴勃和前白宮廚師、曾和第一夫人蜜雪兒合推對抗肥胖運動的卡斯(Sam Kass)合力製作這份菜單。

卡斯得知聯合國年底將在法國巴黎召開氣候會議時,想出要讓垃圾變午餐的點子。巴黎大會目標達成包容廣泛的全球性協議,來解決地球越來越嚴重的氣候變遷問題。

卡斯表示,「大家一致認為這是我們有生之年最重要的協商」,但「除了環保圈內人」,廚餘「卻沒被討論到」。

法國總統歐蘭德(Francois Hollande)與祕魯總統烏馬拉(Ollanta Humala)等世界領袖今天前來紐約出席午宴,希望能在巴黎會議前凝聚共識。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午宴後告訴記者,這場午宴凸顯廚餘「常是氣候變遷被忽略的層面」,「在有這麼多人因飢餓而受苦的時候,那樣真的很丟臉」。

根據聯合國數據,全球各地大約2成8農地所生產的食物會丟掉或浪費,每年浪費的數量相當於33億公噸的二氧化碳。如果換算成國家排放量,則僅次於前兩大碳排放國中國大陸與美國。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