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以商業模式讓公益永續,同時也不能忘記當初的使命

2015.12.05
瀏覽次數:

文:范熒恬

11月26日社企你我他系列活動由社企流共同創辦人陳玟成擔任講師,針對社會企業商業模式進行剖析,讓欲創立或想加入社會企業的參與者,解開對社會企業的疑問,對商業模式有更進一步的了解。

社會企業是一個多元光譜

以改變社會問題為創業初衷,社會企業從綠能、友善環境、改善資源的不平等、幫助身心障礙者等等,都是現在社會企業擁有的發展型態。

陳玟成表示:「社會企業的確很廣泛,很難明確解釋什麼是社會企業、什麼不是,而社會企業的多種型態,大致被分為『採購邊緣族群的產品服務』、『創造弱勢族群的工作機會』、『提供滿足社會或環境需要的產品服務』、『研發以更有效能運用資源』。」

社會大眾常存在著一種迷思-社會企業一定要是「公司」嗎?事實上,很多社會企業是以基金會、協會的形式營運著。

「社會企業就像是一個多元光譜,其中一端著重社會影響力,創造社會改變,另一端則是著重創造財務價值。舉例來說:過去NPO和單純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他們的組織目標是壁壘分明的;傳統的慈善組織倚賴捐款及補助,沒有販賣行為,傳統公司則以創造財務價值為優先,販賣產品及服務。社會企業則在這兩端游移,形成跨領域的結合。」

社會企業在賣什麼?

陳玟成表示,的確有很多消費者會被「公益」所吸引,進而支持社會企業的產品。然而支持的永續性是值得被探討的—偶發性的支持要如何支撐組織的運作?

他也強調,社會企業的產品若是失去背後公益的價值和社會企業的願景,那跟一般產品之間就失去了差異性。

以公益行銷為出發點,反觀社會企業的經營-在結合社會影響力與創造財務價值的模式之下,社會企業的賣點在於什麼?應該如何同時讓消費者買單,並傳達到企業背後的價值?

陳玟成認為:「社會企業在堅持產品的品質或價格的同時,也不能忽略了企業的初衷,而須時時緊扣著欲傳遞給消費者的社會價值。」

社會企業的兩難

「然而,有著友善環境、幫助弱勢族群的訴求,創造社會價值可能對於社會企業有加分效果,但相對的,這也成了社會企業的包袱,消費者更容易以放大鏡檢視組織的運作。」陳玟成一語道出了社會企業面臨的難處。

陳玟成更以德國黑暗對話及Rubies in the Rubble的案例說明,社會企業在規模化的同時,得以擴及更多族群,創造更深遠地社會影響力。然而他也指出,過度發展的同時,也有可能會背離企業的初衷。他表示,目前大部分的社會企業容易陷於兩難-「以增加社會影響力為重,卻無法有效營利。」

陳玟成認為,「創業沒有什麼對錯,就只是一種選擇。」能夠同時兼顧員工、顧客、環境、社區、公司治理與核心價值,進而創造利潤共享,是成為一個好的社會企業必須努力的方向。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姚彥慈:「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 改變社會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線,看社會企業生態圈如何成為最強後盾!
>>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大哥」棄槍拿帚 助更生人就業

「大哥」棄槍拿帚 助更生人就業

2015.12.0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王妤安、曾佳萱(2015年11月27日)

「你們上網搜尋我的名字應該都查得到我的經歷。」前黑幫堂主陳興餘面對過去毫不避諱。他說,因為從前混幫派的那些故事,讓他更懂得珍惜現在的每一刻。陳興餘出獄後洗心革面,不拿槍,改拿掃帚,成立清潔公司提供更生人就業機會,更進一步成立基隆市更生互助協會,協助他們不再走回頭路。

浪子回頭為家人 創業初期盡碰壁

年輕時的陳興餘血氣方剛,經常進出監獄。過去為了討債,曾了結兩條人命,人生前半段都在獄中度過,然而太太和女兒沒有間斷的探視,成了他改變的力量。假釋的前兩年,女兒曾向他說:「從小只認得看守所和監獄的路。」,這一句話讓他頓悟,待在監獄裡的這些日子,錯過很多陪伴女兒的時間,因此他決心改變自己,出獄後好好彌補家人。

二O一三年八月,陳興餘假釋出獄,在家人的鼓勵之下,決定開創清潔公司,他告訴自己絕對不用從前混黑幫所得來的錢財,要靠自己的力量重新開始。創業初期,他到處拜訪親戚朋友籌資金,但是「更生人」的身分讓他處處碰壁,現在的他回想起那段日子所受到的屈辱,他說:「好痛苦!真的難以言語的痛苦。」

新北市殯葬管理處的清潔標案,讓陳興餘的清潔公司有穩定的工作。剛起步的他,除了做自家公司的工程之外,也在其他的清潔公司上班學經驗,利用時間到就業輔導中心上課,積極考取證照,「更生人在學習時,起步的時間晚了一般人很多,所以更要努力並駕齊驅」他說。

以更生人為品牌 幫助弱勢族群

陳興餘所成立的清潔公司,有一半的員工是更生人,「我想把更生人作為自家的品牌」,陳興餘表示,因為更生人出獄後的表現常讓社會失望,所以很多公司會不敢雇用他們,他想要改善更生人難找工作的問題,因此成立了清潔公司,讓更多的更生人能夠有機會改過自新,立志顛覆社會對更生人的刻板印象。

陳興餘的清潔公司除了更生人,也雇用精神障礙者及單親父母,他認為他們對於工作的熱忱及表現,不會輸一般人,因此他喜歡雇用來自這些族群的員工。陳興餘表示,一位中度精障的員工溫春生對於清潔的想法讓他印象深刻,一般人說到清潔就想到掃地和拖地,但員工溫春生曾說:「清潔就是整理房間的角落,因為角落的灰塵會集中到中間,這樣房間每個地方都會乾淨。」對於清潔有了自己的一套學問。

「社會給我很多機會,所以我也願意給別人機會」,陳興餘因為自己走過的路,所以更能理解更生人和弱勢家庭的艱辛,他時常告訴自己的員工,不要因為事情少而不做,過去經驗讓他深刻的體認到,只要肯做就不會找不到工作。

因共同語言 更理解員工需求

陳興餘說,因為自己是更生人,與員工之間會有共同語言,因此更能理解他們的需求。「他們下班後的生活我很難管得到」,所以陳興餘每天都會跟員工聊天瞭解他們的近況,避免員工又出外逞兇鬥狠,但是在處理員工鬧事問題時,他表示自己絕不會容忍員工一再犯錯,因為容忍只會讓他們又回到從前。

陳興餘在要求員工之前,都會先從自己做起,因為曾是黑幫老大,他認為自己的蛻變對員工而言會很具指標性。他秉持著「我能改變,其他人也能改變」的想法帶領公司,面對員工在工作或是生活上所遇到的問題,也時常會用自己的故事提醒他們,並用自身的經驗幫助員工解決困難。

擔起社會責任 回饋社會及家人

陳興餘表示,因為出獄後到現在一年多的投入,才終於了解什麼是社會責任,「過去讓家人有太多的失望,也對社會做了太多的壞事」他語重心長的說。因此出獄後他除了成立清潔公司及更生人互助協會,也積極到各監獄或學校分享自身經驗告訴更多的人不要誤入歧途,讓自己的故事成為他們的借鏡。

在公司裡,陳興餘時常提醒員工要懂得回饋家人,因為自己得到家人的支持才能改過自新,所以他更能體會家人的不離不棄對於一位更生人來說有多重要。他表示,更生人從前所做錯的事,對於社會與家人的虧欠,在出獄後更應該努力回饋。

陳興餘說:「公司裡的更生人會認同這裡,然後介紹給同是更生人的兄弟」,他表示樂見如此,因為出獄後的更生人很容易又被幫派找回去,然後重蹈覆轍,他們在出獄後相互介紹工作,一個帶著一個,陳興餘認為這樣正面的影響對於社會來說是個好的現象,「這也是我算是我回饋社會的一部分」他說。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