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把米蘭經驗帶回台灣!從四個以「食」為初衷的團隊,看見台灣農食的新出路

把米蘭經驗帶回台灣!四個以「食」為初衷的團隊,看見台灣農食的新出路

文:廖偉如

近年來,食安事件層出不窮,消費者普遍信心下降,連帶造成國人對食物的不安,也擔憂自己的健康。不少社會企業有鑑於此,更加關注糧食的重要性,從而崛起一股嶄新的風潮。

第八屆社會企業世界論壇在義大利米蘭展開後,臺灣有不少社企前去米蘭交流觀摩,並將知識經驗帶回臺灣。8月21日社企聚落舉辦米蘭全球社企年會第三場分享會,由鄰鄉良食創辦人譚景文先生、幸福果食創辦人簡家旗先生率先分享米蘭經驗,而心路基金會公共事務部梁曉霞主任、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創辦人康東益先生,則分享城市養蜂與魚菜共生兩種新型態產業。

鄰鄉良食創辦人譚景文率先分享從米蘭歸來後,從國外社企中發現自身社會企業的不足,開始發想要如何讓農業社企規模更大、影響力更廣,並試圖提出整合的方案,讓原本包山包海的產業鏈,能妥善分配給其它社會企業,進行彼此的專業分工,採用資源與利潤共享的運作模式。

「無私的整合才有機會成長,」譚景文先生表示,他從米蘭世博看到開放合作的可能性,希望將此精神帶回台灣,化不可能為可能。

接著是幸福果實的創辦人簡家旗,其公司以「稻田裡的餐桌」計畫聞名,創新的背後是三大核心理念-好玩、幸福、有價值,希望讓參與者在享受農村時光與美食的過程中,同時認識台灣的農業、土地及現況。

此次前往米蘭,讓他更加專注在服務的創新。「創意是一種服務的展現,」簡家旗發現,歐洲人普遍認同服務的高價值,而幸福果實即是在賣創意、體驗與感受等軟性價值。

世博荷蘭館的餐車也提供他不同的啟發,讓他看見「移動」的概念。簡家旗認為,全世界正在進入一個移動的世代,只要有辦法移動,就可以創造更多價值。例如稻田裡的餐桌計畫之所以吸引人,就是在於其移動到全省各地辦餐會,沒有一處是重複的,對於消費者來說,每一次都是全新的體驗。簡家旗也提到,幸福果實的商業模式是開放複製的,藉由讓有意願投入農業服務者看到商機,才會有人想要跟隨學習,進而成立社會企業,並彼此互助合作。

他強調,如果一個好的社會企業概念能夠複製到位,其實可以解決更多的問題。「我們要競爭的永遠是一般企業,而不是社會企業。」

心路基金會亦分享城市養蜂的計畫。從蜜蜂授粉對植物的影響可知,生活中多樣化的食物,蜜蜂其實佔有不小的影響力,城市養蜂在許多國際城市已有先例,而心路基金會也從去年九月開始嘗試。

他們在臺北多處頂樓放置蜂箱,除了讓蜜蜂授粉推動植物成長之外,更帶來蜂蜜和周邊產品的產值,例如蜂蠟皂便提供心智障礙者工作機會。未來心路也希望能幫助更多家庭,推動更多人加入城市養蜂的行列。

最後由城田魚菜共生健康農場創辦人康東益先生分享魚菜共生的經驗。接連不斷的食安事件,讓他決定投入對社會有益的魚菜共生行業,打造「菜幫魚,魚幫菜」的栽培系統,水的循環讓魚的排泄物成為葉菜生長所需的營養,而蔬菜淨化水質後,又可以導回魚池再利用,形成良性循環。

康東益表示,由於魚菜共生的系統能夠快速建立,且不需要鋤草、施肥、翻土等勞力工作,人人都有機會變成現代農夫。城田亦提供原住民教育與資金,幫助他們建立魚菜共生系統,所有產出均由城田收購,包裝加工後賣出,利用多段回饋社會的機制,達成社會企業的理念。

「食得安心,活得安全」,在這場社企小聚中,讓人見識到農業價值鏈中不同環節的分享,也看見農創企業家們各自為食物的安全與價值努力。糧食與生活息息相關,這些社會企業以「食物」為出發點,不僅照顧我們的胃,也照顧著這片土地,在糧食議題日趨重大的未來,他們的影響力將持續發酵。

她出過唱片、演過電影,現在她不當名媛 改當潮牌老闆—設計師全是洛杉磯的街友!

2015.09.02
合作轉載

文:派特米果 /圖:The Giving Keys

在 2015年 Sustainatopia 研習講座中,有一名講者特別引人注目。她擁有一頭耀眼的金髮,說話神情酷似奧斯卡影后-珍妮佛 • 勞倫斯 (Jennifer Lawrence)。這名講者大方逗趣的創業分享,當天與會的媒體和創業家們,可能還一度以為在電視台看脫口秀。

她就是社會企業 The Giving Keys 執行長-凱特琳 • 克斯比。凱特琳擁有一個許多人夢想的成長背景。她從小在引領全球娛樂脈動的好萊塢長大,她的父親是許多知名音樂人的經紀人,媽媽則是亮麗的模特兒和演員。

父母也曾期許她和好萊塢的政商名流一樣,經營一個五光十色的精采人生。所以在家庭文化的薰陶下,她出過唱片,演過電影,後來還嫁了一個型男老公。凱特琳大可當個美美的名媛,天天在好萊塢趴趴走,讓八卦媒體捕捉她的倩影。但單純善良的她,對於那些紙醉金迷的嗜好和工作,總是興致缺缺。唯獨公益行善,讓她情有獨鍾。

從學生時代,就熱心公益,也成立過 NPO 慈善網站。凱特琳希望可以盡她所能,讓這個世界更美好。原本就想當個愛做善事的歌手,卻因緣際會踏入社會企業的領域。故事源於有一天,她請鎖匠在她的舊鑰匙上頭,刻上一些比如愛、勇氣等激勵人心的正面詞彙,並將這些鑰匙重新設計成項鍊飾品。一開始,她就在網路上隨性兜售。但沒想到這些鑰匙項鍊,竟然賣得比她的唱片還要好。

當時本業還是歌手的她,雖然有些哭笑不得。但她也意識到,她似乎可以運用這個新舊結合的創意,為我們的社會做些事情。她說:「我想要你拿到一把鑰匙,可以提醒你真的很特別。你我就是那一把獨一無二的鑰匙。」

她也希望透過這些鑰匙項鍊提醒人們。很多時候,我們往往會不滿意自己的缺點、過去、外貌等等。而這些老舊的二手鑰匙,某種程度就好像我們所厭惡自己的陰影。當你願意接受自己和改變自己,就如同凱特琳重新設計這些老舊不堪的鑰匙,打造成精美的項鍊。那些看似我們不願接受自己的斑痕,反而成為這些項鍊的賣點特色。讓自己的陰影不僅擁有一個全新的面貌,還轉變成一個鼓舞社會的正面力量。

(圖片來源:The Giving Keys

就是這個 Pay It Forward 讓愛傳出去的初衷,她開始收到顧客的來信。客人告訴她,他們將這些飾品,送給他們認為有需要的親友們,人生竟然起了很大的變化。曾想輕生的朋友,因此決定要更勇敢地面對人生。也有癌症的朋友,因為這把鑰匙而感到希望無限。所有因為這些上頭刻有正面話語的鑰匙,所延伸出來的故事開始蜂擁而來。

基於顧客的熱烈反應,她大可將這個鑰匙項鍊,當成她人生的搖錢樹。請人設計美美的網站,大舉販售這些正面可愛的小玩意兒。但她仍然想好好做公益,當時的她不知該如何運用這些可觀的收入,來實質地回饋社會。就在苦無頭緒,半年後的某一天,她無助地在教堂大哭:「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到底這一切是為了什麼?我只是想好好幫忙我們的社會,卻想不出一個好辦法。」

就在同一天走出教堂時,她發現一對情侶正在傘下躲雨,手上拿著一個標語寫著:「Ugly, Broke and Hungry」。她走向前詢問他們,這個標語是什麼意思?他們發生什麼事情。才發現原來男方的父母親也是街友,所以在這樣的成長環境下,他沒有完成學業,一直都處於流離失所的狀態。

她當時也不知哪來的勇氣,立刻邀請這對流落街頭的情侶與她共度晚餐。就在餐桌上,她注意到那個女生有一條很好看的項鍊。對方表示,那個項鍊是她自己做的,因為她很喜歡做工藝。

凱特琳忽然靈機一動,大膽詢問這對才剛剛認識的新朋友,要不要協助她做生意。從那天起,這對情侶成為了她的員工,開始幫忙設計鑰匙項鍊。在這對情侶設計師的加持下,她的飾品生意又更蒸蒸日上,正當她想聘請更多設計師的時候,她發現當地慈善機構 United WayPath (People Assisting The Homeless) 的合作機會,開始聘請更多街友朋友,成為她的設計師。

從那一刻起,一個個原本在洛杉磯流浪的街友們,因為一份設計鑰匙項鍊的工作,有街友因此完成學業,有些開始有能力租公寓或存錢買房,甚至還有員工在The Giving Keys 遇見也曾流落街頭的另一半,共組有「家」可歸的新生活。

這些因為一把鑰匙所帶來的正面改變,都是凱特琳始料未及。台上演說的她,仍然保有那份傻大姐的純真。還自爆因為員工比她聰明又優秀,常常開會聽不懂下屬的專業術語。她謙虛地表示:「我只想要解決問題。」她也提到,你我周圍有許多代表著不同社會議題的「鎖」,而我們都擁有解決某個特定社會議題的鑰匙。這些鎖就在你我的身旁,等著我們去將它打開,並將這些身困在這個議題的人事物給解救出來。

就在凱特琳的演講過後,我望著自己的雙手,隱隱約約看到了一把鑰匙,而你呢?

相關參考資料:


作者簡介:目前在國外擔任 UI & UX 設計師。派特一直以為,他會就此乖乖在好萊塢當個設計師。然後某年某月某一天,回歸他小時候的人生志向,在家當煮夫帶小孩。但後來在台灣社企流的薰陶下,派特決定在當煮夫前,和大家分享他在美國社企圈的所見所聞,並同時尋找志同道合的夥伴們,一同籌備夢想中的社會企業。派特除了採訪全美各地社企家,也同時活躍於 TED Talks 翻譯社群、Net Impact 以及 Acumen 等社企團體。若您有任何疑問或分享,歡迎與派特聯繫!


延伸閱讀:
>> 英國街友變身最在地導遊
>> 一位專業髮型師 走入街頭為流浪漢剪髮
>> 他46歲才創業,卻用社區照護模式翻轉荷蘭居家護理產業!「我們什麼都沒做,只是讓專業的人自己來」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