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大趨勢/企業內的社會起業家

2015.05.1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5月7日)

《如同起業家一般地在企業裡工作》是日本著名商業書作家、同時本身也是起業家的小杉俊哉的著作。他在書中談到,即使在一般的企業工作,如果能擁有起業家的精神,例如自動自發的積極精神、率先行動的領導力、願景、一直挑戰新事物新領域的強烈意識、不論是對公司或對自己,都是將雙方能力發揮到極限的有效方式。

如果將這樣的起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應用在社會企業上,即使是在一般營利企業體制內的一介社員,是否也有同時在企業內做為社會起業家的可能?

近年來在日本,即使身在營利企業工作,但能獲得企業的支持和理解,在企業內追求自己從事社會企業夢想的例子漸漸增加。他們多半找到能貢獻企業和做社會貢獻的平衡點,提供企業成長必須的創意,而這些創意同時也是社會貢獻的原動力。

星川安之就是著名的例子。他現在是日本公益財團法人共用品推進機構專務理事兼事務局長,推動不論各種年齡或是身體障礙者,人人都可使用的設施、製品和服務。

在高齡化社會與無障礙空間需求日漸增加之時,他是日本在這個領域貢獻了30多年的先驅者。而他的起點和發展,都起源於他在著名玩具廠商工作之時。

為身障兒童做玩具設施

1980年,星川進入日本著名玩具商TOMY(現在的TAKARA TOMY)工作。他一開始的夢想,就是想為有身體障礙的兒童製造玩具和遊玩設施。

雖然當初TOMY還沒有這樣的部門,但公司方面表示,公司創辦人一直的願望就是希望給所有的孩子夢想,因此未來很有可能成立這樣的部門。

這個可能性讓他決定加入公司。

這個決定開啟了他之後人生的一扇大門,公司給了他最大的自由空間,一邊工作一邊堅持社會貢獻的夢想。讓他從企業的「點」,發展到整個業界的「線」,再進而延伸到跨業界、甚至創造國際潮流的「面」。

進入公司五個月,公司果然成立了相關部門,星川也如願被分派到那兒,開始到日本各地的相關學校和設施探訪,花了兩年時間,走訪日本全國兩百多個相關設施和家庭,了解孩子們的需求。

「有些家長在我面前就哭了起來,說他們已經等了好久,終於有人願意為他們的孩子製造適合他們的玩具。」星川在接受相關媒體採訪時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星川團隊的夢想是創造讓所有孩子都能一起快樂玩耍的「共遊玩具」。

星川和他的部門開發出許多產品,例如停住後仍可持續響30秒的球,讓視力障礙兒童也知道球的位置。

又如電動玩具的開關用凹凸來識別,除了光源之外,玩具也可用振動或移動的方式識別,或者下棋的棋子用觸摸的就可知其差別,20年內就開發了數百種產品。

每次推出新產品,公司內也會有很多回饋意見,提供他們改進和進一步推廣的點子。

不過,要創造新共遊玩具的標準或潮流,整體玩具業界的配合不可或缺。因此他們進一步和日本玩具協會討論,得到玩具協會的全力配合,陸續創造許多新的制度和標準,例如給視力障礙兒童的玩具會標上「導盲犬」標識,給聽力障礙兒童的玩具會有「兔子」標識,所有的開關識別和振動光源等的共通標準。

之後星川更將他的夢想進一步擴大。不只是玩具業界,包括著名業者「花王」、「索尼」等民生用品或電子產品企業等,都一起投入創造「共用品」的潮流,一開始是自主性的跨業界團體,目前已發展成財團法人共用品機構,在推動針對高齡者或身心障礙者的國際規格ISO認證上扮演積極的領導角色。

找尋公益和成本平衡點

值得矚目的是,星川和TOMY合作的模式不只是雙方的理想和目標,更是他們時時不忘找尋公益和成本平衡點的可行商業模式。例如一開始只針對身心障礙兒童的市場過於狹窄,不適合變動快速的玩具市場,因此盡量朝全部兒童都可共遊的玩具市場擴大,兼顧雙方需求。又如在發展的過程中,充分聆聽不同部門的智慧和意見。

雙方的開放心態和公益熱誠,不只讓TOMY長久以來在共遊品領域具有領導地位,也強化其公益形象。星川即使只是企業的一員,也能自由發揮他的領導力和創意,為整體社會謀福,同時為人人都可以是社會起業家的夢想,做了最實際的見證。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王文華/鞋有了,那路呢?

2015.05.14
合作轉載

聯合報/作者王文華(2015年5月8日)

「買一雙鞋捐一雙鞋」的TOMS創辦人布雷克.麥考斯基即將來台演講,他的故事凸顯了商業和公益結合的機會和限制。

二○○六年創辦以來,TOMS用「買一捐一」的模式,吸引了公民意識強烈的年輕世代,短時間內迅速成功。去年私募基金投資TOMS,公司估值已達一八八億台幣。八年來TOMS也捐了二千五百萬雙新鞋,給五十幾個貧窮國家的小孩。

除了數字上的成就,算不出的影響力更大。許多大企業和新創公司,紛紛效法TOMS「買一捐一」的模式,賣餅乾、牙刷、肥皂、運動鞋、嬰兒服等。

TOMS完美地結合了商業和公益,兼顧了利益和意義。

但就連這樣成功的社會企業,也面臨瓶頸。它為了突破瓶頸所做的努力,其實比現在已經普遍的「買一捐一」,更值得我們學習。

學習一是「擴大規模」。TOMS已經捐了令人讚嘆的二千五百萬雙的新鞋,但麥考斯基覺得還是不夠,畢竟全球有十億窮人(世界銀行的定義是每天收入低於三十八塊台幣),而且他們缺的不只是鞋而已。

於是TOMS擴張到其他產品。它開始賣眼鏡,然後用營收資助貧窮國家的眼科醫療。賣包包,然後提供護士安全接生的工具和訓練。賣咖啡,然後供水給全球沒有乾淨水的廿億人。

去年,麥考斯基冒著被罵的風險,把一半的股份賣給私募基金,就是希望引入資本和人才,幫他擴大規模。他沒有意識形態的包袱,靈活運用資本主義,把公益做大,這一點特別值得思考。

學習二是「從治標到治本」。治療血友病,不能只給OK繃。任何捐贈的限制,是沒有解決造成匱乏的根本原因,比如說缺乏教育和工作。所以TOMS把工廠從中國大陸、阿根廷,分散到更多它捐贈的國家,在當地創造就業機會。

一路追殺到問題根源,是公益行動有效和永續的關鍵。治本(創造工作機會),不會像治標(送好看的鞋子),那樣快,那樣簡單,那麼容易被媒體報導。但這些默默的功夫,才能真正解決問題。

TOMS面臨的另一個問題是,貧窮國家的孩子有鞋穿了,但沒有路可以走!

這就牽涉到負責公共建設的政府了。造成貧窮的另一個根本原因,是政府。政策失靈,或貪汙腐敗,都可以抹煞商業和公益結合的成果。所以大規模、永續的公益行動,需要政府的參與。

尼泊爾地震發生後,英國政府耗費約七億台幣,派運輸機將醫療團隊、工程師、發電機、怪手等重裝備送到加德滿都,展現了政府從事公益的效率。這些資源如果靠民間動員,恐怕要很長時間。

在台灣,我們不缺「鞋」,但還在找「路」。這幾年,年輕人的公民意識覺醒,企業社會責任的觀念成形,「社會企業」也引起很多討論,這些似乎都指出一條通往公義社會的新路。

TOMS已經走在前面,但甚至連它都還在披荊斬棘。台灣的政府、企業家、非營利組織、創業者,我們是否能把自己放在彼此的「鞋」裡,一起合作開「路」呢?

(作者為作家、「夢想學校」創辦人)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