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紙風車319巡演 用藝術回饋社會

2013.01.16
瀏覽次數:

本報記者何定照

(圖:紙風車三一九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建立新的企業募款模式,讓活動推展更順利,帶給眾多孩子笑容。 圖/紙風車提供)

前年底,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發起的「三一九鄉村兒童藝術工程」在巡演五年後圓滿落幕,被視為表演藝術團體結合社會公益的極佳典範,還曾因此獲總統文化獎創意獎。在「募集卅五萬,我們就下鄉演出」的過程中,紙風車也驚喜發現和企業結合的創新模式。

「我們喚起的,是台灣人對這塊土地、對家鄉的情感。」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副執行長汪虹指出,表演藝術團體過去向企業尋求製作經費,可能是用在文宣等露出企業商標交換;但許多企業不需要露出,或認為贊助其他領域效果更佳,使藝文贊助成果有限。

但在三一九經驗中,「回饋家鄉,為孩子創造藝術的第一哩路」的理念,很快就打中眾多企業老闆的心。

汪虹表示,台灣企業向來以中小企業為主,很多老闆又都離鄉在北部打拚,有機會都想「回饋鄉里」;當戲演出時,紙風車還會貼感謝紅紙條,鄉里父老也向捐款人致意,使得老闆感動之餘,還會介紹企業界朋友捐助。

「紙風車是跳過獲利的可能性,用藝術專長來實踐社會責任。」紙風車劇團團長任建誠指出,由於募款全用在巡演成本,辦公室、劇團都得養活,紙風車只得另辦更多售票場、接商業演出,才能維持營運。

看待「社會企業」,紙風車文教基金會執行長李永豐、任建誠都說,這是紙風車目標;社會責任固然要盡,但要自給自足,還須努力,「我們得在品質與效率間找平衡」。一來因為表演藝術非大量複製產品,人才培養成本高;二來台灣表演市場太小。目前劇團營運七成靠票房,其他仍得靠政府補助、基金會辦恐龍展等活動挹注,「單靠表演無法支撐」。

(圖:雲門舞蹈教室成立以來,一直自負盈虧,也盡社會責任,九二一震災時即成立「藍天教室」,帶災區孩子舒展身體。 圖╱雲門教室提供)

雲門舞集創立的雲門舞集舞蹈教室,同樣訴諸社會責任:落實身體教育。雲門舞蹈教室執行長溫慧玟說,雲門舞集藝術總監林懷民在一九九八年雲門廿五歲時,就許下「創立舞蹈教室」願望,希望人人都能經由舞蹈認識自己的身體,「每個人都是天生舞者」。
溫慧玟指出,雲門舞蹈教室並非培育舞者,而是培育專業的藝術參與者。最近教室做了調查,發現第一屆成員現在已經念大一了,幾十位成員只有一位念戲劇系,其他分布在牙醫、物理、建築、圖文傳播等,但大家都表示舞蹈的影響在身體發酵,「這是一生受用不盡的禮物」。

目前雲門教室在全台有廿間分館,僅勉強打平。溫慧玟表示,舞蹈教室本來就非以利潤優先,部分老師也是雲門退休舞者,讓雲門資源與民眾形成正向循環。

【2013/01/16 聯合報】 原文連結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