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巨人彎下腰,就能看見金字塔底層商機

2014.12.04
瀏覽次數:

編譯:鄭全智

編按:充足且持續的水源供給,是發展農業不可或缺的基礎。但隨著氣候變遷和資源枯竭,天然的水資源對於世界上許多地區的農業經濟─尤其是較貧窮的發展中國家而言,越來越可遇不可求;另一方面,昂貴的水資源設備又非這些身處金字塔底層的小農們所能負擔。Xylem的出現,或許能幫助小農改善這個問題。


Xylem為了「生活本色(Essence of Life)」計畫,開始製造小農專用的幫浦時,目標是營利,而非慈善。Xylem希望自己的產品能以合理的價格出售;即便他們的客戶,可能是世界上最窮的一群。

事實上,Xylem是當今世界上最大的水資源技術供應商之一,於紐約證交所公開發行上市,在全世界150多個國家擁有約12,500員工,2012年總營業額達38億美元。

Xylem的副總裁暨創新網路及行銷總監 Keith Teichmann在專訪中提到:「Xylem以往的策略和其他的競爭對手一樣,都是在高價市場提供高品質的產品。」
但這不代表Xylem不重視企業社會責任,Xylem過去的水印計畫(Watermark)已經成功幫助了超過兩百三十萬亟需清潔用水和公共衛生的人們,也曾和國際知名非營利組織Mercy Corps一起投入水災急難救助專案。

但在一次的腦力激盪會議中,這位副總裁Teichmann發掘了Xylem過去一直錯過的好商機:金字塔底層市場。與其被動地提供援助,何不使用Xylem超過百年的技術和經驗,擴展產品線到這個龐大的未開發商機?

幫浦能提供穩定的水源,提高農作物產量及多樣性。(圖片來源

於是,Xylem催生了「生活本色」計畫,提供水資源管理設備給15億每天收入低於2.5美元的小農們。此計畫的招牌產品 ─ Saahji踩踏式幫浦,是一個利用簡單機械原理製造出如健身房踏步機的抽水幫浦,不僅大大提升了作物的產量及多樣性,也增加了農民的收入。為了生產出符合農民需求的幫浦,Xylem諮詢並訪問了好幾百位小農的意見及使用經驗。

為什麼Xylem堅持要以獲利作為商業模式的重要一環,而不是採取慈善式的免費贈與或象徵性收取微薄費用?Teichman說,其實這樣的商業模式,是受到一位世界銀行顧問的啟發。「他說:我看多了。在金字塔底層社區,人們帶著點子前來,卻沒有制定商業計畫,往往很快就失敗。對當地而言,這種幫倒忙的情況就和『不伸出援手』一樣糟。」

無法永續的商業計畫,不論再多的努力都沒辦法成功。Xylem明白這個計畫的主要目的並非賺取高額利潤,而是持續提供好產品給農民,又能維持財務自給自足。

Xylem考慮到了客群的低收入本質,採用以下策略來發展低成本負擔的幫浦,並平衡收益、成本和社會影響力:

  1. 去除不需要的功能,保留必要基本功能的產品。
  2. 和對當地十分瞭解的非營利組織及政府部門合作,進行產品的配送和服務,降低配銷成本。
  3. 及時的產品維修和零件更換服務。
  4. 具水準且可靠的品質。

Teichmann提到生活本色計畫的願景:「我們要生產的不是低成本、低品質的廉價幫浦。我們具有卓越的水資源技術來設計出符合需求的好產品。金字塔底層是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市場,15億的客群值得好好經營。」


資料來源:
Solving the world’s water issues: How focusing on profit can help the poor

延伸閱讀


社會使命碰上商業利益,也可以1+1>2利大於弊!

想親眼見證正在全球掀起的以愛創業嗎?
與你分享,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到底是社會企業還是社會創新?笨蛋,簡單就好

2014.12.03

編譯:黃菁媺

編按:本文以原文作者Nathaniel Smith第一人稱敘述。


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我們需要更多「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同時也需要了解這兩個詞在本質上的不同。—Nathaniel Smith

社會企業領域中,幾乎無法對任何概念的定義達成共識已不是新聞了。當我還在澳洲工作時,當地的一位朋友參加了全國規模數一數二的社會創新論壇,卻發現大部分的論壇被用於辯論定義,而非討論實事,因此感到很失望。

有人發現我把「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當成同義詞來交替使用嗎?這種情況屢見不鮮,而點出基本定義的議題也是這篇文章的首要焦點。

 

圖片來源

雖然「定義」乏味至極,不幸的是,定義很重要,重要到若無清楚的定義,將危及與混淆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圈內、圈外間的交流對話。

廢話不多說,讓我們開始區分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的不同吧:

  • 社會創新是用新的、實驗性的方法來解決社會問題。
  • 社會企業是用商業手法來解決社會問題。

本質上,社會企業算是社會創新的一支,是一種用商業創造社會利益的嘗試。 我認為社會企業在社會創新中之所以成為主流,是因為社會企業展現的影響力與成長,或許超越了其他的社會創新模式。但事實上,社會創新適用於任何試圖解決社會問題的手段上,例如行動(activism)、政策(policy)、研究(research)、活動(campaign)等等。

青年基金會的一篇「如何發展社會創新」 論文中(註一),列出了社會創新的「形式」包括:新的社會企業、創投;新的立法;新的行為;與新的服務。

不幸的是,社會企業的實踐者往往忘記還有這些形式存在。商業只不過是諸多工具中的一種,我們應避免在觀念上將社會企業視為社會創新的全部。即使只是認知到這個差異,都會大幅推進解決社會問題的效率,因為它能帶動我們融合社會企業與其他社會創新如研究、政策等方法。我認為這種結合有巨大的潛力,值得探索。

事實上,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都不是什麼新概念。社會創新自古就存在,只不過現在換了個詞來形容它。我們一直試著找新方法來解決社會中的問題,扶輪社與獅子會等服務性社團都是社會創新,第一所成立的大學也是社會創新的例子。

定義很重要,但愈簡單愈好。為了解決社會問題,我們需要更多社會企業與社會創新,不過我們理解這些事情的方法,已被目前過於複雜、混淆的定義拖累,導致錯誤地相信社會創新與社會企業是同一件事。讓我們掙開這種錯誤,繼續做好事吧。

註一:How to Grow Social Innovation. Davis, Anna; Simon, Julie; Young Foundation 2013


資料來源:Social enterprise or social innovation? Keep it simple, stupid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