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想像宏碁轉型成台灣社會企業的典範

2013.12.24
合作轉載

施董事長您好,

我是愛樂活社會企業的張佑輔(江湖稱號89),冒昧地想跟您報名參與宏碁改造變革工程,2002年12月我加入了IBM,曾任電信事業群、軟體資訊、軟體維護、金融事業群業務代表及行銷企劃。進IBM前,宏碁也曾給我一個錄取機會,不過進到IBM後轉眼就待了七年。當中經歷IBM筆電被聯想合併,理解為什麼IBM願意將自己創造的PC賣給聯想,一個每年虧損好幾百億的生意,何不斷尾求生!後來IBM再造高峰,每年EPS都跟西曆年份數字一樣,2009年 EPS9元,2010年 EPS10元,2011年EPS11元,2012 EPS 12元,最近緩了下來,但也有每股179美金之強。

我2010年離開IBM,利用過去的積蓄和當初的員工認股,自行創立社會企業,立意為運用科技工具協助NPO降低數位落差,這四年來見證了Nokia落敗、Apple進擊、google創新、facebook興起以及Dell下市,讓我想起在IBM新進員工訓練時我們看的一張圖表,1990世界科技15強和2002科技15強幾乎完全不同,一個百年科技公司如IBM還名列前茅確實不易。就在1992年IBM年虧損200億美金的情況下,美國為了救這個國寶,協調了麥肯錫顧問公司的專家擔任總經理,我在IBM那七年恰巧正經歷了麥肯錫顧問Gerstner把主導權成功交回到IBM業務體系出身的總經理Samuel Palmisano,這兩年又順利交接給在IBM待了30年的女性主管Virginia Rometty。從蘭奇事件到最近的宏碁改造工程,讓我想起這段IBM浴火重生的往事,因此自告奮勇希望來參與宏碁改造。  

宏碁不是IBM,卻是我們台灣的科技國寶!只是我們的政府不是美國,但是台灣是IT界的那個「T」,我相信宏碁一定會傾聽客戶的需求,但我認為如何把宏碁打造成科技界的社會企業,運用台灣的社會力,把硬實力轉為巧實力,是一個創新的契機。比如說,IBM每年安排全球100位照常支薪的員工到世界各地去做志工,身為全球人才培育的基地,IBM的員工訓練比西點軍校還嚴格,甚至將CSR當成員工培訓的最好機會,去年全球高階主管實地到新北市協助了解政府亟欲解決的問題,今年IBM的智慧城市計畫更選定屏東當農業智慧城市標的物,難道IBM是純粹的慈善嗎?不,過去挫敗讓IBM更加了解如何深度傾聽客戶,甚至做到協助客戶了解客戶本身潛在及未來的商機。

為什麼我敢大膽假設宏碁能夠打造成科技界的社會企業呢?因為大家買Apple不是因為蘋果的產品有多好,而是Steve Jobs的個人的形象,喜歡科技的消費者喜歡Jobs的生活態度而買,甚至,他們是因為想像自己是Steve Jobs而買了iPHONE。那宏碁有甚麼機會?從施董事長您自詡是社會企業家,今年台大四冠王女大生夢想創立社會企業,香港女狀元夢想是公平貿易社會企業,英國有72000家社會企業,美國有Social Innovation Center,中國大陸的社會企業也正蓬勃發展,一如我正在籌備的台灣社會企業商會的標語「每一個社會企業都應該是社會企業!」如果宏碁能夠透過員工參加以立國際志工活動,報名社企流社企小學堂,去Flying V群眾募資打造宏碁新運動,和愛樂活去部落協助農友建立網站和粉絲團、幫助NPO開發導入系統,宏碁就有機會透過外部的思想,從心去了解社會的需求。就一如您在亞太城市高峰會的「王道文化」演講 (愛樂活的台灣農業讚專案正好是當天台灣區總決賽單位),人在現場的我心有戚戚焉,因為我在IBM七年的業務服務的客戶群,都是和施董事長您一樣的嬰兒潮世代,所以我完全理解並認同您的想法,但其他年輕一輩的夥伴則需要一些轉化,將王道譯成這個世代的語言,如果有機會甚至帶著這些新創社企家體驗您二次創業的過程,一如IBM近年來把自己的經營knowhow賣給台積電和很多企業,您的創業精神是我想要投入參與宏碁改革的原因,夢想能與這群年輕的社企家,和您一起打造台灣的新宏碁社會企業。

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