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複雜社會問題的新解方:漸進式領導

2013.12.26
瀏覽次數:

編譯:孟圓婷

編按:作者Kathia C. Laszlo為Syntony Quest共同創辦者,為體現社會與生態平衡,提供顧問服務、指導訓練項目並執行行動研究計劃設計,專注於創新工作、學習與生活等面向。Laszlo亦同時為Saybrook University永續生態領導碩士課程主任。


許多社會問題之所以難解,除了議題本身的複雜度外,其中一項原因在於多數人總等待領導者出現為我們做些什麼。我們的社會越來越受限於狹隘的階層領導概念:一位領導,多位跟隨者。這樣的模式使多數人受害,我們不相信自己能改變現狀,更不認為這是我們的職責,因此只等待別人有所行動。 

圖片來源

如此的領導模式實在錯得離譜。在我作為教育者、研究者與顧問的職責內,我專注於發展「漸進式學習社群」(Evolutionary Learning Communities),其中所重視的是一套完全不同的領導模式,我稱之為「漸進式領導」(Evolutionary leadership)。這套模式的特點在於其以分享與合作領導的方式,因應各項全球議題的複雜與關聯性;亦體認透過共同創造,發展有利於啓發創新方案協力系統(synergic system)的必要。漸進式領導能夠讓每個人體認到自己能夠為改善世界出一份心力,不論是改善教育系統、拯救雨林,或是生產再生能源等議題。雖然我們常認為這些議題彼此間毫無關係,但實際上它們都左右著一個社會是否能健全且永續地發展。透過正向運用我們的才能,我們正在串聯起解決社會議題的網絡,而這項複雜任務需要每個人的貢獻。

漸進式領導者來自社會中的各個階層,在各種層級的組織內呼應這個時代最重要的任務:透過與地球上所有生態系統的夥伴關係,創造和平且富足的未來。這項任務並非專屬那些所謂天生聰穎或享有特殊待遇的族群,而是全體人類的責任。我們每天生活中所遭遇的事物,我們的回應與反思皆在一步步拼貼出明日世界的樣貌。但我們從未意識到自身的力量;我們捨棄與社會共同創造生命基調的權利與義務。Parker Palmer在其著作Let Your Life Speak中提到:「『領導』是常為人們所抗拒的概念。我們將它與驕傲、自大做聯想。但如果我們真能為我們的社群做些什麼,領導則是每個人的職志,堅持反向則將被視為推脫之詞。身處於緊密聯結的社群,跟隨與領導同時是你我應做的事。」這樣的概念有助理解我們都是建構社會演變的一份子。

當前的演變大多都發生在在地社會與文化階層。源自於文化的概念與科技正引領社會變革到另一個階段,而這項變革就由你我開始。我們或許能進一步思考:身為當今社會一份子,該怎麼樣做才算積極的世界公民?又我們是否已準備好擁抱領導的角色?


資料來源:

Complex Social Problems Call for Evolutionary Leadership

搖滾貝多芬-用科技跟媒體顛覆傳統的新世代創業家

編譯:李茂誠

編按:本文為Man on A Mission Consulting的校長Paul Lamb所撰寫的文章。Man on A Mission Consulting 是一個提供社會企業策略規劃、招募資金、專案管理等各種諮詢服務的組織,Paul Lamb也熱衷於觀察新世代的社會企業。本文以作者第一人稱撰寫。


讓我們來檢視社會企業發展的現況,以客觀的眼光來看,老實說,我們提供給下一代的傳統社會企業訓練課程,內容沒有隨著科技的進步更新,對新一代的年輕人也不具吸引力。

當然現在越來越多的社會企業發展課程,在大學及研究所裡面開設,然而我思考到那些社會經濟地位弱勢,沒有機會上大學的年輕人們,也能有接受社會企業訓練課程的機會嗎?

  (圖片來源

幸運的是,有許多具備前瞻性的社團法人、投資者及各種機構,提供創業所需的資源,給那些無能力就學的新一代創業者。而這些從旁幫助的組織也很期待自己提供的養分,能夠滋養這批新創業家,在各自不同的領域,成長出多采多姿的社會影響力花朵。

不難預料,當下年輕人最嚮往的創業領域,是媒體跟科技業,年輕的社會企業家,運用他們在媒體跟科技的專業,經由提供各式服務或內容,為組織創造正向的現金流量,進而支撐整個組織的運作。下面是幾個優秀的社會企業範例:

Change Agent Productions

為負責提供企業視覺傳達服務的公司,他們會招募當地弱勢的青少年實習及培訓,培訓結束之後,也提供這些弱勢青年公司內部的職缺,如平面設計師、影片剪輯師等,讓這些弱勢的青年能有脫離社會底層的機會。

O-Zone

O-zone是由一個年輕的饒舌歌手Olondis Walker創立的,在經歷過一場生死關頭的槍擊戰後,他開始發表許多有關反暴力的歌曲,也在當地的藝文中心教授許多弱勢青少年編詞編曲的技巧,他的願景是希望能藉由音樂,讓每個青少年相信自己能掌握命運,也能改變社會,創造人生正面的價值。

Youth Outlook

Youth Outlook是一個屬於弱勢族群的網路媒體,在這裡,你可以聽到巴基斯坦裔少年的搖滾樂,也可以看到無家可歸遊民寫的詩詞,或是在矽谷裡面當臨時工的攝影作品,Youth Outlook希望提供一個青少年發聲的管道。

有些個人創業家雖然沒有企業的各種資源,但他們仍然可以利用無遠弗界的媒體跟科技,展現出可觀的影響力。最近一個青少年饒舌歌手Baby camp在Youtube上傳自己錄製的的反暴力歌曲,短短幾周內,就累積了三百多萬的點閱次數,也吸引許多社會企業創投跟輔導機構的注意及支援。像是全球最大的社會創業家育成組織Ashoka Youth Venture(阿育王)、國際性青年社會企業推廣組織SAGE、提供顧問及種子資金給學生的培育機構Spark Seed、和專注在改善人民健康及公民權利問題的顧問機構ZeroDivide等,都相當注意這些新一代社會企業家,並願意提供各種資源上的支援。

在Twitter等網路社群盛行的世代,選擇媒體跟科技來成為社會企業的創業題材,是在自然也不過的事。希望這些背負著改善社會使命的新世代,能運用媒體跟科技鼓舞其他年輕人,踏上改善社會之路,也能夠教導其他的資深社會創業家,運用這些日新月異的新興科技,擴大社會企業的正面影響力。

就像Chuck Berry在1955年寫下「Roll Over Beethoven 搖滾貝多芬」,宣示流行音樂將取代古典音樂的趨勢,由媒體和科技所領航的社會創業時代,即將展開!


資料來源:

Next Gen Social Entrepreneurs: Leveraging Media & Tech for Social Change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