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組織要創新,先從「接受世界已經改變」開始

2014.09.25
瀏覽次數:

編譯:李英嘉

組織創新文化的第一步,是接受世界已經改變,並敞開雙臂迎接更多的改變來臨。

創新有許多塊拼圖,每個組織會拼湊出不同的圖像。每段打造創新的過程都是獨一無二的,但都始於一個正確的心態:必須料想到意外的發生。誰曾想過手機能拍照及播放音樂呢?誰曾想過沒有科技背景的一般人,也能透過個人裝置和世界各地的人互動?

這樣的態度必須由上至下滲透到組織的每個層面,更重要的是,它必須深植於組織中的信念、期望和使命感。創意思考和團隊合作可以被獎勵和鼓舞,也能在許多形式和微妙的情況下受挫,組織領導者必須做出對的決定。

                                                                   

 (圖片來源)


曾大刀闊斧地進行組織改造、帶領企業東山再起的前IBM執行長葛斯納,在他的著作《誰說大象不會跳舞》一書中寫道:

「我在IBM時,發現文化並不是創新的一部分,它就是創新本身。歸根究柢,一個組織僅是展現了人員創造價值的集體能力。願景、策略、行銷、財務管理,或是任何的管理系統,都能讓你維持一段時間的成功,但若這些沒有深植於企業的文化中,無論是企業、政府、教育、衛生保健或任何人為的領域,都沒有辦法長久成功。」 
 

文化不是辦完正事後再來處理的軟性事務,文化是用來輔助組織行事的成規。瞭解並投身於組織的使命,將有助於員工面對沒有規則可循的意外狀況。

組織太容易就陷入分析式思維的窠臼,著眼於左腦的技能如流程、檢驗和執行,持續創新的企業則擁抱右腦的技能,如創意、想像力、類比和同理心。不同於大多將員工分門別類的組織(例如區分行銷和工程部門),創新的企業會依據新的流程和點子的開發籌組團隊成員,如此無論在點子形成的過程,或是市場加速成長的階段,都能更加專注。

(圖片來源)

創新導向的組織通常能貫徹以下五件事:

1. 洗耳恭聽

組織內外的社群通常都有強大的洞見和想法,能幫助組織邁向創新。

2. 保持開放

想法不一定都來自專家,有時偉大的創新來自於新手或無名小卒,思想開明的組織經常能將古怪的點子轉變為可銷售的產品。

3. 群策群力

沒有一個組織能在創新的過程中掌握全局,與組織外的產官學研單位合作,經常能為創新的過程中帶來新的觀點和想法。

4. 組織扁平

扁平的管理結構沒有冗長的簽呈、互不交集的溝通管道等阻礙組織創新的限制。無法採扁平結構的組織也可嘗試授權員工獨當一面來達到相同的效果。

5. 擁抱失敗

許多偉大創新裡的躍進都是事先未曾料想的結果,甚至常常是因意外而起。像發現盤尼西林和微波功率這樣重大的突破,都是歪打正著的結果。

最後再重申一次,組織創新是從「接受世界已經改變」開始,並透過嶄新的眼光和的心態來看世界。


資料來源:HOW TO CREATE A CULTURE OF INNOVATION

延伸閱讀:

社企國際化…全球價值&在地深耕

2014.09.23
合作轉載

聯合報╱胡哲生教授(2014年9月15日)

一位關心社會企業的朋友,請我提供有出口業績的社會企業名單;因為在傳統的經濟觀念中,出口外銷是企業成功的指標。要回答這樣的問題,先得認識出口經濟對整體社會的真實影響,順帶也可闡釋社會企業的存在意義。

我們不妨先想想傳統出口經濟的經營模式,首先它必須標準化大量生產;為要克服國際市場價格競爭,對內要擴大生產追求規模經濟,對外則要設法取得廉價的土地廠房(當然最好政府徵地開發,再出售給廠商)、豐富低價的原料供應、低薪充足的勞動力,才能支撐出口競爭。

這樣的經濟準備,雖然創造了出口實績,其背後卻隱藏著農村破壞與社區生活品質下降、自然資源或農漁礦產的大量耗用、大量人力移動(通常是偏遠社區移出與外籍勞工移入)、同時大規模機具生產,又降低勞動力價值甚至勞動替代,所以通常就伴隨者農業蕭條、偏遠社區凋零、空氣與水土汙染、就業困難及低薪等現象。這些現代工業副產品,也就是社企應運而生的動力。

為彌補前述經濟發展負面現象,社會企業本質上就會:多使用傳統技藝、採用人力生產與社區製造、盡可能耗用既有物資機具與設施、遷就人力數量或物資供應而制定生產上限。適量生產不會出現大量生產的低成本,所以就以在地生產、國內消費居多。

作者曾經研究社區與經濟形態的關係,發覺大量出口的經濟體制,基本上是幫助企業方便利用生產地的土地、人力、環境與在地物產等公共資源,以換取工業出口利得。犧牲的是農業與從業人口、社區發展與生活物資排擠等現象。本文無意批評出口經濟的得與失,但是必須嚴肅的說明,社會企業就在彌補這些社會損失,請社會大眾認識他們的可愛與價值。

國際間唯一與進出口有關的社企,大概就屬「公平貿易商品」了;它的本意是用富有國家的消費,幫助貧窮國家生產者獲取合理生產所得,是對過去重商主義時代(強調從貧窮國進口大宗物資,如農林礦)剝削式貿易的反省,所以即使是貿易也是彌補傷口的貿易。

社會企業國際化的意義應該是:國際普世價值的交流,在地化的深耕實踐。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