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地消費真的是更好的替代方案嗎?聽聽另一種說法

2015.04.14
瀏覽次數:

編譯:張欣舫

不少人針砭全球化的食物供應體系,但在地生產真的是更好的替代方案嗎?英國衛報訪談食品大廠嘉吉(Cargill)的執行長Greg Page,以下摘錄Page對此議題的一些看法。

Page在擔任嘉吉執行長前,曾被公司派去泰國曼谷北邊的偏鄉設立養雞場,時至今日,嘉吉泰國肉品廠已從巴西和阿根廷進口大量豆粕飼養雞隻,並將雞隻經過各種處理後,出口到世界各地的超市或餐廳;而不受西方國家喜愛的雞肉部位-雞腳跟雞頭-則直接在當地銷售或出口到鄰近亞洲國家。

對於在地食物主義者(Locavore,註一)與捍衛糧食主權(Food sovereignty,註二)的人來說,嘉吉的食物生產方式就像惡夢般地存在;但對待在嘉吉41年也是現任CEO的Page來說,食物的國際貿易不僅對生產與消費兩端有利,也是讓食物系統得以永續的關鍵。

Page認為貿易能促進食物體系的永續發展,並非每個地方都有合適的土地和足夠的降雨量來耕種,應該把種植移到最適合的環境下進行,就像在加州種咖啡的意義何在?

不過作物仍是地域性強的產業,80%的作物在收成後會在本國銷售,但當它需要跨越國境時,嘉吉就扮演了重要的角色。2014年,嘉吉有145,000名員工遍佈67個國家,創造了1350億美元的營收,大部份所得來自小麥、玉米、大豆等作物的貿易。

嘉吉在泰國的養雞事業就是個全球化的例子。1989年泰國對大豆課徵高額關稅,而嘉吉看準這個機會,在泰國設立初級加工場,這個投資為當地創造了一萬三千多個工作機會,同時也擴大了南美洲的黃豆種植市場,再以合理價格提供即食雞肉給各地消費者。Page說這是古典經濟學家亞當史密斯等人所提倡之自由貿易精神的彰顯。

紡織、電子及玩具這些產業都以全球化,但食物及農作物貿易還是處處受到限制—美國利用關稅及配額來保護本地的製糖業者俄羅斯禁止進口美國的雞肉日本則增加米與燕麥的進口關稅,而歐盟則是禁止進口注射賀爾蒙的動物及基因改良作物。這些貿易障礙設置的原因大多出於政治因素、保護本國業者或是對食品安全的疑慮,而從這些原因可以看出,食物也是個感性的議題。

歷史也告訴我們與自然對抗需付出相當大的代價。例如1970年代沙烏地阿拉伯投資龐大的資金支撐當地小麥業,透過農民低利貸款及灌溉用水的補助,使他們成為當時數一數二的小麥輸出國;但這對一個年降雨量只有四英寸的國家來說,需要消耗太多水資源,最終迫使該國決定於2016年全面暫停生產小麥

此外,對於環境保護來說,在地消費的優點也很模糊,一份2008年的研究發現,運輸僅佔食物溫室氣體排放的11%,而把產品從生產者運送到消費者手上的最後一段運輸環節更只佔4%。

Page表示,農業目前仍是相當在地化的產業,但若將水及氣體排放的成本完全反映在價格上,農業會隨著時間越來越全球化。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不可能成為一個「完全在地化」的產業。套一句經濟學家Russ Robert的話:「我們曾曾嘗試在地,但那是在中古世紀的時候。」


註一:Locavore,在地食物主義者,為 Local 及 Devour 組成的新詞,意思為只食用在地生產或製造的食物,因為這樣比較健康、新鮮,且能活絡當地經濟。
註二:Food sovereignty,糧食主權,意指食物的生產者和消費者有權主導糧食的生產與配銷機制,而非由大企業支配整個體系。


資料來源:

'Trade facilitates sustainability': The trouble with the local food movement

延伸閱讀:

每洗一件衣服就會掉落近2000條衣物纖維!生態學家:恐污染全球海洋

編譯:繆葶

在沿著海岸線數月的採樣研究後,生態學家Mark Brown發現了一種人們從未注意、卻為海洋生態帶來重大危機的小東西:衣料纖維。這種人造的細小物質到處都是,更精確的說,在海邊被發現的人造材質有85%是細小的衣物纖維,像是尼龍、丙烯酸樹酯等材質。

圖:生態學家Mark Browne從海岸線上採樣,他對於細小衣物纖維(microfiber waste)的海洋汙染研究僅獲得部分衣物品牌的支持(圖片來源:Mark Browne)

事實上微小塑料危害生態早已不是新聞,這些小於5公厘的細微材質普遍存在於海洋中,被動物吃下肚,有毒物質就這麼輕易的進入了我們的食物金字塔。

然而Mark於2011年發表的研究更是為學界投下了震撼彈:藉由檢驗洗衣機排放的家庭廢水,Mark表示每件衣物在洗滌時約會掉下1,900條細小纖維,隨著廢水排放,這些數不盡的纖維就這麼進入了大海的循環中。

從廢水中取出的衣物纖維(圖片來源:Marine Environmental Research Institute)

有感於事態嚴重,Mark試著與品牌大廠聯絡,希望能藉此找到支持的夥伴,讓他對於衣物纖維洗滌、排放作進一步的研究,同時更希望能夠改善衣物的設計,減少這些細小纖維進入到水循環的可能。然而事與願違,包括Nike、Polartec以及Patagonia這些運用合成物質的戶外服飾大廠,沒有一家願意伸出援手。

2013年,Mark結合一群來自學界、環保界的工程師及科學家團隊,成立一個名為「良性設計(Benign by Design)」的專案,期待能夠藉此幫助業界解決衣料纖維經由清洗進入水循環的問題,研發出不會掉出細小纖維的材質,或是即便會排放出纖維,也能將這些纖維更換為環保材質。

僅有一家女性衣飾品牌Eileen Fisher對於這個專案提供支持,迄今已贊助超過10,000美元於研究之上。「像服飾這種數量龐大的民生消費品,對於環境的影響是應該被關注的」,Eileen Fisher永續發展團隊的負責人Shona Quinn這麼說。

對於其他衣飾品牌,Mark多次提出合作的想法與請願,然而獲得的回覆不是數據不足以證實衣料纖維的危害,就是自家品牌進行的實驗發現這些纖維對於環境傷害極小;即便像是Patagonia-一家以生態及永續發展為願景的公司,也不願意與Mark進行合作。「在找到確切的問題之前,我們不知道該投入多少資源來為這個問題找到解答」Patagonia負責環境責任的經理Todd Copeland表示。

缺乏業界的協助,Mark坦言不知道該如何繼續這個研究,「這些品牌公司有不少的環保預算,然而他們似乎沒有放入太多的經費在研究上」,像是Patagonia自家政策是不直接贊助研究,不過他們對於非營利組織進行環境倡議的支持卻不曾少;過去五年中,Patagonia資助了將近70,000美元在關於微小纖維汙染的議題之上。

微小塑料研究學者Abigail Barrows正在進行水中採樣(圖片來源: Veronica Young)

Mark之所以找不到業界夥伴,也許與業界已承受多重環境議題壓力有關,像是紡織廠排放的廢水中所含的全氟化物(PFCs)對於人體健康造成的疑慮已引起關注。要在服飾製程中排除這些人造塑料其實很簡單,然而人造塑料的通用性以及耐用性已經成為衣物的必須條件,且在製程上也比天然纖維來得節能、省水;如何在此情況下評估人造纖維的環境影響力,是一項艱鉅的挑戰。

不過業界也有話要說,Polartec的全球行銷總監Allon Cohne表示,不單單只有衣飾業排放微小纖維,室內裝潢、地毯製造商也是造成這個問題的來源。此外,Allon也提到,製造洗滌機器的廠商也可以從如何攔截細小纖維開始著手,避免纖維進入水循環。Mark也嘗試連繫這些製造洗滌器械的公司,像是LG、西門子等大廠,卻無功而返。

然而加拿大工程師Blair Jollimore找出了一套解決模式。他發現自家的化糞池經常堵塞,主要肇因於那些被洗衣機沖掉的線頭;從自身的機械背景出發,他創造了一套洗滌過濾系統,「我修正了一下過去的濾水系統,再加上不鏽鋼的版面,這套系統我已經用了14年。」

從幫鄰居做濾水系統開始,一傳十、十傳百,從英國到夏威夷,Blair已經販售超過1,000套自製濾水系統;也將與Mark合作,開始將這套技術運用到更多設備上。目前可攔截的細小纖維已經到了微米,不過Blair還是在持續的開發。

雖然已經找出將纖維從洗滌沸水中攔截的方法,Mark對於纖維汙染的狀況還是相當不樂觀。在與許多負責廢水處理的工程師溝通之後,沒有一位覺得從廢水中完全移除人造纖維是可行的;此外,這些纖維即便沒有隨著廢水排出,它們終將成為被掩埋的廢棄物,進入我們的生態循環中。

關於人造纖維對於生態環境所帶來的影響,Mark坦言還需要更多的研究,同時他也希望能夠獲得更多衣飾大廠的支持,「多數我曾經懇談過的公司代表,心思多在行銷而非生態保護之上,雖然這些公司表示需要更多相關的研究才能釐清,然而在此同時我也需要更多的支持。」


資料來源:

Inside the lonely fight against the biggest environmental problem you've never heard of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