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效益債券:福利?無力?

2012.11.26
瀏覽次數:

編譯:繆葶

今年八月初,美國紐約市市長宣布,紐約市將發行美國第一份社會效益債券,期待透過由高盛集團提供的債券發行,降低青少年犯罪率;而在大力推動的背後,社會效益債券究竟能為社會帶來多少正面效益?

紐約市市長彭博大力提倡社會效益債券(圖片來源

社會效益債券被運用於降低犯罪率,實為2010年於英國的彼得堡監獄首創:提供囚犯社會工作的機會,以期降低再犯率。而後,在美國紐約、麻薩諸塞州及明尼蘇達州亦採用相似方式,透過供給社會機構資金,盼能達到改善治安的效果。

開發效益債券與社會效益債券為相同架構,但多被運用於國際開發事務上。自從全球發展中心(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與社會投資銀行(Social Fianance)共同創造開發效益債券後,投資者為了參與其中,已開始尋求新的策略。

縱然沒有任何確切證據指出社會效益債券的效果,其仍獲得眾多好評。社會效益債券起源於政府、社會機構以及私人投資者的契約結構:投資者的資金投注促使社會機構運轉,若機構達到投資者及政府的預期目標,政府將付予投資者本金及利息;若無達成,政府將不需要支付任何金額予投資者。也就是說它可以同時提高了社會福利、政府責任以及利用市場效益的定價效率。

有些媒體將紐約的社會效益債券政策定義為「三贏」,有些則以「預防勝治療」來形容它的預期效果。究竟,效益債券能夠產生甚麼樣的社會價值?

強化責任制與透明度

投資者可能獲得的潛在利益係效益債券被詬病的重點:若是機構達到預期的目標,投資者即可獲得一筆不小的利潤。例如紐約高盛集團投資社會效益債券,若投資的960萬發揮效用,即可替紐約市省下監禁囚犯的1200萬費用,高盛集團勢必可從剩餘的240萬中獲取利潤。

潛在的利潤也許會陷投資者於不義,但若政府與投資者能透過相互認可的獨立機構進行績效考核,由獨立機構審查以確保:

  1. 產出的利潤經過嚴格評估
  2. 公正立場可建立責任制

或許可以降低大眾對於投資者分食效益債卷利益的疑慮。

此外,將投資結果公開其實對發展援助並不會形成太大的阻礙,反而能促使更有效的資源分配及成果評估。簡單來說,效益債券可以加速以往進度緩慢的討論過程,進而產生更具體的成果。

提高效率

雖然發行這些債券的好處不少,但因為是全新的社會計畫(其中效益債券的發展還處於籌備階段),再加上牽涉環節眾多,只有部分經過證明可完善實施的計畫才能夠獲得投資。因此,若能透過獨立機關進行嚴謹審查,便可以剔除部分效率不彰的機構,提升整體效率。

全球發展中心的Owen Barder 和 Rita Perakis表示:「多數的經費被用在審核上,或者用做支付該如何計畫、監測甚至是報告經費該如何使用上。」因此發展效益債券可藉由其成果導向的特性,進而提升整體效率。現在,社會效益債券更能將不同類型的投資者結合在一起,獲得來自不同領域的支持。

增進創新

礙於官僚體系及有限預算,政府往往難以做出創新的策略,然而效益債券能夠將研發危機或是擴大有效社會計畫等問題,從政府轉移至私人投資者身上,讓即便是有限的投資,機構仍然能從中受益,同時,投資者也能在其中找到平衡。

在一篇美國進步中心的相關報告中指出,想要讓社會效益債券成功,必須要有五項條件,其中包含「高經濟效應」和「可信性評估」,然而這當中卻沒有將「找到正確投資者」列入條件考量。

在看過彭博的相關報導後,高盛集團負責人Alicia Glen指出:「市場若能更了解債券利益回收的狀況及潛在風險,這才能真正促使他們來進行投資。」

社會效益債券正以其具有潛力的結果為導向,快速地席捲美國及歐洲;在發展的同時,開發效益債券將對於投資結果做出更清晰的呈現,也承諾將針對發展中國家的投資打開新的通路。

然而,社會效益債券也不是沒有過爭議。但在英美輪番發行實施後,也證明了它的價值所在;全球發展中心致力於開發效益債券發展的同時,相信在不遠的將來,也能看見其在開發中國家實施的成果,預計將掀起另一波改變開發方式的風潮。


資料來源

Nextbillion:Impact Bonds: Boon or Boondoggle?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