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歡迎來到「目的經濟」時代:透過三種目的層次,創造更美好的世界

2014.12.21
瀏覽次數:

編譯:黃喬邦、吳映瑾、金靖恩

編按:原文作者為Aaron Hurst,為知名創業家及社會創新權威,著有《目的經濟》(The Purpose Economy)一書。原文為作者第一人稱,本文以第三人稱加以精簡和改寫。


創業家需不斷留意機會,找出下一個產品或服務的明日之星。而在過去十年內,這樣的思考模式讓作者發掘專業志願服務(Pro Bono)的巨大潛力,並了解到過去十年間的公益趨勢,背後都是為了追求社會目標所趨動,也就是所謂的「目的經濟」(The Purpose Economy)。

有別於傳統衡量國家發展的GDP指標,著名的哈佛大學教授麥可波特也發起了《社會進步指數》 (Social Progress Imperative),提出一個以各國人民對於社會及環境需求滿意度作為依據的新指標;無獨有偶,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在定期的審查制度(Universal Periodic Review) 中也強調,評估一國的發展程度,人權和社會影響的權重應優於其他的經濟因素。

「目的經濟」成為一股企業趨勢

目的經濟的先驅們,例如創辦Whole Foods Market的John Mackey和創辦Virgin的Richard Branson,他們不只挑戰過去傳統的思維,也提出新的經濟概念藍圖,強調「不只賺錢,也要做公益」的新思維。這樣的想法不僅提高商業活動的水平並成功的將理論化為實際行動。

其他的大型企業也逐漸發展出類似的「目的導向」模式。例如百事(Pepsi)執行長Indra Nooyi 將「健康飲食」及「環境的永續發展」定為組織最高指導原則;勤業眾信(Deloitte)也將社會目的融入公司文化中,意識到成功的企業必須要能洞察客戶、員工、社區及其他團體的需求,並進一步把這些目標整合進公司的核心活動。

就連摩根史坦利(Morgan Stanley)最近也宣布投入數十億美元在永續投資機構中(Institute of Sustainable Investing)。可見金融界已開始轉向,以適應這種新經濟模式的崛起。有些州的金融機構更著手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social impact bonds),其他州則進行新組織規範的嘗試,以符合那些介於一般企業與非營利組織機構的財務需求。如今,「目的」就如同幾十年前的「科技」一樣,成為企業不可抵擋的趨勢。

三個層次帶你了解目的經濟

在了解什麼是目的經濟之前,需先釐清「目的」的本質與人們的關係,特別當這個詞彙常被誤解的情況之下。下列是作者歸納出三種常見的目標層次:個人目的、社交目的、社會目的。

原文作者著作:目的經濟

一:個人目的

Warren Brown曾是美國數以百萬計律師中的一員,但他真正所熱愛的是烘培。因此他辭掉了律師的工作,全職投入烘培事業,卻仍然不快樂。後來他才了解到,自己的熱情在於烘培蛋糕而非經營蛋糕店。

在意識到熱情與現實的落差後,Warren找了專業經理人替他處理這些商業事務,自己則專心投入烘培,後來更開發出一款能讓人輕鬆、優雅食用的迷你蛋糕,深受消費者歡迎。在Warren的例子中,追尋目的的動機來自於個人層面,這是一個從發現問題、建立改變的自我意識、到具體實踐的過程。

二:社交目的

與上個案例中的Warren不同的是,比起釀酒本身,Kristine Ashe對於把家族連結在一起,和建立一個緊密的社群更感興趣。釀酒業是個進入門檻相對低但又需要左鄰右舍相互幫忙的產業,而酒莊所建立起的家族連結讓Kristine充滿熱情並帶來踏實的滿足感,完成了能和她所在意的人共同工作、一起生活的夢想。

根據科羅拉多州立大學教授Michael Steger針對生活品質與意義所做的研究指出,Kristine的感受可歸因於更廣的層次,因為在談到人生意義時,人際關係比任何事都來得重要。

三:社會目的

在NASCAR工作的 Kate Atwood,她的人生軌跡從與數百名曾失去父母的孩子,分享她十二歲時媽媽因癌症離開的故事而開始轉變。

兩年後Kate離開NASCAR,創立非營利組織「Kate’s Club」,專門幫助有過失去父母陰影的孩子們。十年後,Kate’s Club快速成為亞特蘭大地區的孩子和青少年在經歷生命重大轉折後,重新尋找生命方向的支柱。

「目的」的真實力量,往往來自我們盡力追尋自己認為重要的事:無論是對人們、社會、還是我們自己。社會性目的不僅僅是擔任志工或在慈善機構工作,它其實存在我們生活的大小事中;透過直接購買農夫市集的產品以減少碳足跡,或利用工作所長助人一臂之力,都可以在生活中實踐社會目的。

雖然這聽起來有點理想化,但現今的社會氛圍與產業趨勢,都顯示我們正逐步邁向目的經濟的新世代。


資料來源:

延伸閱讀:

誰來為社企創新研發買單?

2014.12.20
合作轉載

2006年一趟到中國及香港的NPO學界及組織之旅,同團的弘道老人基金會執行長林依瑩與我原本素昧平生,此行則一路從北京、上海、廣州、香港當了十一天室友,同住期間我曾和她分享到海外當志工的體會,她則提到回台灣後想要推動老人家環島壯遊的想法。

直到2014年10月,在勞動部主辦的社會企業分享會,我們終於再次重逢,聽依瑩親口說起,才知道如今頗負盛名的「不老騎士」,竟有受到中共"長征"的啟發。原來06年那趟到北京,她聽到有位老太太說自己徒步花了305天走完長征路線很有成就感,依瑩回到台灣後跟一位老爺爺聊起在台灣舉辦長征的可行性,老爺爺說,長征很好,但是腿無力了,可不可以騎機車就好,不要徒步?因此有了後來的"不老騎士",而這位如今87歲的老爺爺,就是2007年第一批成團的團長。

2007年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舉辦了首次「不老騎士」歐兜邁(auto-bike)環台活動,然而這個長者壯遊的圓夢行動卻一直要到2010年,由大眾銀行取材「不老騎士」原型改編為電視廣告,才真的引起廣大迴響,記得在短短數日內,便陸續收到幾封轉寄連結的信件,並且是來自海外友人,直到此時,總算可以感受到「不老騎士」的力道。

依瑩說,弘道最主要業務還是針對長者從事第一線直接服務,不知道這樣的延伸活動能否一直續辦下去,因此每一次成行都彌足珍貴,又沒有預算可以做紀錄,就和在學學生合作以克難的方式沿途拍攝記錄,誰知道拍片的學生竟跟拍出興趣來,就這樣持續記錄了兩年多,留下最真實的第一手資料,也才能夠在2012年以這些資料剪出了一支號稱最熱血的追夢電影,隨著參加國外影展,也把「不老騎士」的行程開拔到海外去。

「不老騎士」的精神在於強調人不管到了怎樣的歲數,都有圓夢的想法與權利,而只要是勇於圓夢的行動,就可能對他人產生觸動、激發他人,雖然是以壯遊的形式呈現,極容易和時下盛行已久的老人旅遊相混淆,但本質上並不相同。

台灣從事老人相關服務的ngo為數不少,「不老騎士」風潮讓弘道在同類型組織中變得顯眼,然而它畢竟是一個至今成立十九年的組織,有厚實的第一線服務經驗為基礎,尤其難能可貴的是,它同時也是一個敢於創新研發的基地。

在目前正夯的社會企業潮流之下,甚至政府部門也會主動上門力邀績效良好的機構進場,弘道並沒有隨波逐流,也沒有昏了頭,挾著「不老騎士」的聲勢力圖在社企領域插旗,反而確認現階段自己還是要堅守在NPO的身份,且不吝把之前研發的結果,與人分享。

依瑩執行長很開心地表示,雖然弘道本身不是社企,也沒有投資任何社企,但已經把自己研發的成果分享給兩家新成立的社企公司,一是把弘道研發出來讓大家可以體驗年長者生理狀態的「彭祖包」無條件授權給香港的幾位大學生使用,而他們創辦的公司是【歷耆者】,主要針對在學的中小學生、年輕人進行付費體驗學習,他們也和香港其他的社企進行跨界合作;另一家則是在台灣創立的【銀享全球】,公司的創辦人與弘道在美國巡迴時結緣,過去由不老騎士延伸出來的旅遊&體驗活動的創意,由【銀享全球】以公司的方式承接執行,後續預計也會研發出自己的產品。

而弘道本身仍沒有停止研發的腳步,今年最大的壯舉是把從國外取經回來的「走動式照顧」結合先前已經試辦的「機構聘僱外籍看護工」以及「開發本國籍照顧秘書」,做出本土的走動式照顧模式。依瑩表示,在此模式下,只要有十四位外籍看護工就可以照顧二十位長者,等於是減少外籍看護的使用比例,而外籍看護可以領足基本薪資不需被抽成,住在宿舍擁有行動自主權,走動式照顧可以視需要一日多次探訪長者,不必在短短停留期間趕著做完所有事情,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都可以更自在,接受服務的家庭也可支付比直接聘僱外籍勞工更少的費用;本國籍照顧秘書則有二萬九千元起薪的保障薪資,依瑩驚喜地發現,竟有比例不低三十歲以下的青年願投入,還不乏有資歷的社工師,當組織問她要採用哪個職銜時,她毫不遲疑地選擇了「照顧秘書」。

就在迎接這些可喜的突破時,弘道卻也必須面對到2014年底前,組織經費仍有一千萬元的缺口待補足,依瑩明白,是因為在這個無論如何都要依照趨近於理想作法推出的「走動式照顧」上頭砸了大錢;十一月中旬連同【銀享全球】社企合辦的一系列「銀浪新創力」國際週活動,則背負著兩百萬的成本壓力。

長久以來,NPO總得拿對外案子,才有辦法進行一點小小的創新或者實驗工作,而往往後續又因為缺乏運作的經費,一些新創的點子以活動的方式辦完後,就只能是過眼雲煙,要不就是規劃案做好後束之高閣,連實踐的機會都沒有。在弘道的案例上,我的感嘆是,類似這樣願意無條件把研發出來、確認可行的模式轉移給有意企業化經營的社企,而本身仍選擇堅守在NPO崗位上的組織,誰會來為這些研發費用買單呢?在社企與NPO之間的友善鏈結上,我們在弘道看見了一種可能,但一定還有些什麼方法,可以讓這樣的鏈結更順暢,讓自詡堅持NPO道路的組織,可以不用這麼艱苦卓絕吧?


嘿,夢想家,在社會創業的路上我們要懂的還有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
原來改變社會,除了三小時的靈光乍現,更需要一千天的日夜磨練

與你分享:「堅持的力量─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