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夢想的取捨

2012.08.12
瀏覽次數:

經濟學裡講取捨(trade-off),也就是說每件事情有好一定會有負面的犧牲,選了一樣就不可能得到另一個,現實生活中也是如此。

今天接到一封很長的站上信,大意是一個年輕的大三、大四生看到我分享的留學資訊與部落格,生起了想要念公共政策探索貧窮與發展的夢,接下來問了生涯規劃相關的問題,這個情節和當時的我很類似,不同的是我當年更懵懵懂懂,也沒那麼早就找到自己的生涯目標,也找不到可以問的人,因為台灣似乎沒有人在念類似的東西,我只能靠著自己亂闖亂撞,走到現在這一條路。

過了這麼多年,我仍然堅持在做我想做的事情,只是方式變了。當年的我想要在國際非營利機構工作,回當年啟發我的印度做實習,或到其他第三世界國家做研究,貢獻一己之力。這六年來,我做到了:碩士第一年的暑假,在柬埔寨做研究,挨家挨戶用翻譯的方式訪問100多戶微額貸款的貧窮戶;之後的一年,長期和微額貸款的非營利機構合作,整理貸款戶資料,分析研究,也第一次從創辦人手中接過學生研究第一名的獎狀,給了人生最大的一次英文演講,與會人員有各界非營利機構的經理人與捐贈人、學生與各種對扶貧服務充滿熱誠的有志之士,而我的名牌寫的是Keynote speaker,還要站在Podium(演講桌,上面還黏著可自由彎曲式麥克風的那種)前面(請讀者容忍我回味炫耀一下這難得的第一次!);博士生第一年的暑假,在印度展開自己初步的質化訪問,住在鄉下的村落和農夫們生活互動幾個禮拜,訪問了很多當地的婦女團體。

圖:Kids from villages in Cambodia(來源:Yating's World

而現在,這些經驗,都慢慢轉化成我研究的動力,可是熱情已不再如此強烈,取代的是對許多學者與非營利機構的批評,也對自己當年自以為是的想法與研究感到汗顏。當時選擇做研究,就是因為和非營利機構的合作經驗發現,他們做的只是自己一廂情願的服務,認為這是機構的使命,也不願見我研究報告中指出他們服務根本最大的疑問,是貸款的對象越來越趨向非貧窮戶,微額貸款也沒有明顯促進家戶更好的生活,而他們的反應,是樂見我的研究能力,給了我獎金,但是希望我修改所有過度直白的批評。原來,做事的人,不在乎真理或知識是什麼,他們堅持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於是我選擇了博士班,因為我想知道,事情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要怎麼做會更好。但唸了博士之後,發現世界上也許沒有真理,許多研究的結果都有其問題所在,而某些學者一心想求的是發表學術論文,也不論這些紙到底是否對真實世界有用。

於是我更困惑了,會做事的人不求事情的來由,甚至不用嚴謹的方法評估到底提供的服務有沒有效;做研究的人只求研究嚴謹、問題有趣,可以與其他學術文獻與理論對話,但是不關心這些觀點能不能被應用。當然,厲害的人是兩者能兼顧,但是世界上又有幾項兩全其美的事情。非營利機構不願意正視他們流失貧窮戶的問題,也不願意花錢評估服務是否有效,因為他們還需要顧及財務的困難,教授不問理論能被真實世界應用,不關心非自己研究領域以外貧窮國家的發展,因為他們要升等,所以要務是專心衝發表期刊的數目。而能力小如我,又有多少力量能夠兼顧,要畢業,要取得可信的資料,要在有趣的問題中和文獻對話,也滿足指導委員們對計量方法的期待,現今還得考量夫妻兩個人的生涯規劃,三不五時思鄉的情緒也會發作,最後只能選比較不愧對自己與他人的一邊站著,保持彈性,虛心學習,秉著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於心,還要在艱困中時時提醒自己莫忘初衷罷了。

而像今天這樣美好的種子,也是我課業之餘所樂見的貢獻之一吧。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