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在艾瑪華森動人的演講之前,這些「捨我其誰」的女權先鋒

文:金靖恩

最近英國女星艾瑪.華森於聯合國總部發表的演說,在網路上引起一陣轟動,雖然影片中她的聲音因為緊張而微微顫抖,但每一字每一句都鏗鏘有力的擲入聽者心中。

艾瑪的演講的確都搔到癢處,這個世界上還沒有任何一個國家達到完全的性別平等,而要追求女性平權,也絕不能只靠單一性別的努力,因此她強調「He for She」的重要性。然而在男性真正站出來之前,這個世界上已經有一群女性創業家,從自己能做的事開始,在各地掀起寧靜的「She for She」平權革命。

(圖片截自《Emma Watson HeForShe Speech at the United Nations 》)

女生不適合從事這麼「髒」的工作?她靠堆肥闖出大事業

在瓜地馬拉土生土長的瑪利亞(Maria Rodriguez)出生於咖啡農家,從小就對創業有興趣,是一位美麗又充滿抱負的年輕女性。八年前正就讀商學院的她,在大四的環境管理課堂上聽到老師講解廢棄物和蚯蚓堆肥的處理方法,她立刻眼睛一亮,找到了心之所嚮。

然而當她向家人宣布自己要投入蚯蚓堆肥的事業時,父親卻擔心女兒不適合從事這麼「髒」的工作,直到她拿著參加創業競賽得到的獎金興奮地衝回家,這才成功獲得家人的支持,展開與蚯蚓為伍的人生。

2007年,瑪利亞創辦的Byoearth公司開始轉型為社會企業,她帶著村落婦女們學習如何「照顧」蚯蚓,把女性的特質和蚯蚓養殖做了完美的結合。為了在社區建立自給自足的商業模式,三年前,她和當初給她創業獎金的TechnoServe公司聯手建造了三套肥料生產設備,並把所有權轉交給村落婦女,指導她們製作有機肥,瑪利亞再以企業的名義收購,並轉賣給合作的非營利組織。

瑪利亞的堆肥事業,不僅讓慣用化肥的農民重新回到與土地連結的自然農法,也凝聚了社區女性的向心力。過去,這些參與計畫的婦女們被孤立於社區之中,現在她們卻成為共同工作的群體,一起學習並分享美好的願景。

對瑪利亞來說,投資村落婦女是再正確不過的決定:「首先,女性原本就占多數,」她篤定地說,「許多研究都顯示,如果想要改變世界,就應先從女性著手,因為投資女性,就等於投資整個社區。」

只用47塊美金創業  她開創巴基斯坦的女性自立之路

在許多國家,女性就業的比例都遠低於男性,這種情況在巴基斯坦更加惡化—根據官方統計,該國只有低於15%的女性投入勞動市場。然而「巴基斯坦女性發展基金會〈WDFP〉」創辦人薩賓哈(Sabiha Ghani)不僅走出自己的路,更帶領眾多婦女打破社經僵局,在丈夫的支持下勇敢創業。

薩賓哈原本是學校老師,為了提供制服給需要的學生們,她招聚一群善於縫紉的女性,並聘雇設計師和裁縫師,透過家庭代工的方式生產和銷售制服。透過口耳相傳,這個家庭代工事業很快地起飛,並逐漸發展為培育女性創業的育成機構,讓婦女們能夠經濟獨立,不再完全仰賴丈夫的供應。

然而薩賓哈也發現,經濟收入的提升並未真正賦予女性權力,家庭因素以及社會、文化的傳統價值觀才是讓婦女裹足不前,無法全心投入事業的最大阻礙。因此,她開始把「家庭計畫」納入訓練課程的一部份,幫助女性解決來自家庭的壓力,並邀請員工的丈夫們一同成為事業夥伴。薩賓哈深知,唯有讓男性直接參與營運,才能降低他們的疑慮、看見妻子在技術上的專業,進而尊重她們,賦予妻子更多決策自主權。

現在,薩賓哈的輔導模式總是直搗核心,每當她接觸新的女性,都會先花時間輔導這些婦女的家庭問題,再一步步引導她們挖掘市場的需求,慢慢找到適合自己的創業點子。目前薩賓哈每年都成功輔導30位以上的女性創業,並致力讓此模式繼續在巴基斯坦遍地開花。

捨我其誰  更待何時?

瑪利亞與薩賓哈從未宣稱自己為女性主義者,但她們都從自己能做的事開始,透過商業手法讓身邊的女性重拾獨立自主的權利。其實社會企業只是促進女性平權的其中一種管道,這場平權運動勢必要從生活中每個小細節做起。

如同艾瑪.華森在演講中不斷強調的,我們每個人都可以、也應該隨時挺身而出,在日常生活中對兩性的差異表達尊重,畢竟「捨我其誰,更待何時?」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專欄

創愛的業/Teach for Taiwan 培育青年投身偏鄉教育

2014.10.11
合作轉載

2014-10-07.經濟日報.A18.經營管理.朱永光

隨著M型化社會經濟的發展,學童的教育學習及資源運用也呈現出城鄉兩極化的差異。根據兒福聯盟報告指出,偏鄉弱勢兒童普遍輸在學習的起跑點上,加上基本學力的落差與學習機會的缺乏,讓孩子們愈來愈難靠教育得到「翻身」的機會。

由劉安婷發起的「Teach For Taiwan」集結自政府、學術、企業及年輕朋友的力量,要讓台灣的教育更平等。

1989年普林斯頓大學畢業生Wendy Kopp鑒於當時美國教育資源不均的情況,發起「Teach for America」計畫,成功號召500名大學生前往貧窮地區,展開為期兩年的教學工作。

25年後的今天,「Teach for All」已經是一個有26個國家參與的全球運動,願景是要幫助全世界的孩子,不論出身背景,都能得到最優質的教育。

同為普林斯頓大學畢業校友劉安婷,受到父母投身台灣偏鄉教育的影響,求學期間也多次前往迦納、海地、柬埔寨等地擔任教學志工,她說,「從這些經驗,我更體會到孩子成長過程是需要老師的長期陪伴,台灣偏鄉學校招募不到優秀老師,但奇怪又同時存在著青年就業不易與流浪教師失業的矛盾情況,我就一直在思考如何do something for Taiwan?」

2013年,取得合作授權,劉安婷返台成立「Teach for Taiwan」,透過全球組織累積多年的教材經驗與網絡資源,進一步在地化後,以「一個方案解決兩個社會問題」為出發點,推動青年朋友投入偏鄉教育工作。

劉安婷認為美國的「Teach for America」最大特色就是他們培訓師資的精神與遠見:「不只是訓練老師,更是培育未來領袖」,相信一個人能了解管理好一間教室的道理,就已經具備管理好一家公司或機構的能力。培訓課程中會邀請知名企業家及頂尖學者共同培育人才,儘管錄取率只有10%,卻是許多長春藤等名校優秀學生出社會工作的第一選擇。

根據統計,完成兩年弱勢教職工作的年輕朋友,因為透過社會參與而有不同的人生體驗與感悟,讓他們更具備宏觀的視野與同理心,之後不論是繼續留在教育界或轉任到企業、政府單位工作,都更受到學校及雇主的青睞。

20年來「Teach for America」已經培育出無數校長、政商領袖,形成一個極大的人才網絡,為社會不斷注入改革的動能及正向影響力。Teach for Taiwan也會秉持相同的理念,在台灣社會進行一場溫柔的改造。」

今年2月初展開的第一屆教師招募,雖然只有8個名額,卻吸引了近200人報名,經過嚴格甄選與培訓,9月第一批老師就正式進駐台東與台南偏遠地區。看似迅速打響知名度且相當成功的「Teach for Taiwan」,其實劉安婷已經事前花了一年多時間進行評估及籌備工作。

「我們深入了解其中人才供需落差的主因在於,沒有適合的師資培訓也沒有完善的教師支持系統,老師們不願意隻身前往偏鄉,擔任福利、薪資微薄的代課老師,同時可能還要兼任許多校務行政工作。」劉安婷說,「Teach for Taiwan」系統化的培訓課程加上持續地追蹤輔導,扮演第一線老師強大的後盾;此外,也利用政府教育資源及企業贊助資金,提供TFT教師更合理的薪資補助。

「非營利組織為了永續經營,也要有一個互利的營運模式,而執行上也需要如同一般企業,要整合資源、吸引大眾前來『投資』,『投資』我們的理想、支持我們現在在做的事。」

劉安婷個人獨特的領袖特質、充滿人文關懷的思維,「Teach for Taiwan」不只是解決偏鄉教育及青年就業問題,精實的培訓計畫與弱勢教職工作的磨練,更是培育台灣未來人才的搖籃。

(作者是社企流顧問、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