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是不是社會企業,有那麼重要嗎?

2014.08.01
瀏覽次數:

文:金靖恩

你聽過「社會企業」嗎?

經過這幾年的獨立媒體洗禮,社會企業這個名詞對許多人而言應該並不陌生,政府還將今年定調為「社企元年」,積極催生各樣社企行動計畫,甚至在前陣子提出一項新政策──想要在國家公園內開民宿、闢魚塭,並將之稱為社會企業。這項政策引發的爭議在此不多做討論,但它的確帶出許多人共同的疑問:究竟要符合什麼樣的標準,才算社會企業?

每當在分享社會企業的過程中,我經常被問及社企的定義,也常常聽見大家對於社會企業的各種疑問與質疑。

舉個例子,當我談到Motherhouse在孟加拉建立溫暖的微笑工廠,提供兩至三倍的薪資與健全福利制度,讓他們能愉快、有尊嚴地生產高品質皮件時,便有人追問Motherhouse身為社會企業,究竟有多少比例的盈餘用於回饋當地?或是應該回饋多少比例,才能稱作社會企業?

當我分享World Bicycle Relief(WBR)非營利組織如何在第三世界國家建立自行車品牌,同時結合捐助與銷售模式,幫助當地人民取得耐用的代步工具,使偏遠地區的醫療、教育與經濟能夠得到適切發展時,便有人不解若還需要接受捐款,怎麼能稱作社會企業?

類似這樣的疑問其實列舉不完,舉凡盈餘捐贈的比例、社會企業能否接受捐款、能否分紅、能否以非營利組織的形式存在…等,每個人都有一長串用來檢核社企定義的清單。

然而,社會企業的定義並沒有標準答案,找一百個人來問,可能還會得到一百種回答。因為社會企業並不是一個專有名詞,也不是什麼新的組織形態,而是一種精神與態度;社會企業最重要的核心精神,就是「不以追求私利為最終目標」,除了賺取利潤,更努力達到社會與環境三方面的平衡。

因此任何一個組織,若致力於追求三重基線—Triple Bottom Line,達到企業在財務、環境與社會使命三要素的永續發展,那麼管他是否符合任一媒體或學者的社會企業定義,都是一間具有「社企精神」的企業。

全美最大戶外運動服飾品牌之一的Patagonia,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這間年營業額高達兩億六千萬美元的企業,除了破天荒的自我課徵「地球稅」,捐出1%的營業額支持環保團體之外,更自發性地做起內部環評調查,在消費者尚未察覺工業棉花對環境造成重大污染的年代,便果斷地全面改用100%的有機棉,不僅促使Nike、Levi’s等產業大頭跟進綠化,更帶動整體有機棉產業的發展。

在社會議題層面,Patagonia也特別關注其生產線工人的權益,並將於今年秋天推出公平貿易認證的服飾,每售出一件便提撥一筆金額作為工人福利金,由製衣工人們共同決定要如何使用,可以作為獎學金、急難救助金與交通費補助,當然也可以分紅。

像Patagonia這種追求財務、社會及環境一同永續發展的公司,不論其是否接受捐款、有無分紅給股東、或提撥多少比例的盈餘作為環保與工人福利金,它都是一間不折不扣、符合社企精神的社會企業。

不過,如果不特別加以定義,要如何避免這些名詞被濫用,或是被人濫以社會企業的名義申請補助?的確,若要推動社會企業的相關法規,或是訂定申請補助之門檻,還是有建立審核標準的必要,才能避免有心人士魚目混珠。

然而對一般人而言,我們不需要拿著放大鏡和一長串的問題清單仔細檢查,因為這不僅無助於社企的發展,還有可能模糊焦點,讓人忘記社會企業的精神並不在於能否分紅、或是應回饋多少盈餘等企業的「運作形式」,而是其兼顧社會、環境、與財務永續發展的「三贏」思維。

因此,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是不是社會企業、如何定義社會企業,對於想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我們來說,真的一點都不重要。

photo credit:klara.kristina  (CC BY 2.0)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專欄

策略大師Michael Porter:企業應追求「共享價值」

2014.08.01

編譯:繆葶

編按:講者Michael Porter為哈佛大學商學院的教授,被CNN財富雜誌譽為「史上最具有影響力、最知名的企管學者」。他關注健保系統與偏遠地區開發等社會議題,其所提出的「共享價值」一詞更為當代社會帶來重大影響力,提倡企業在創造經濟成長之餘,同時也為社會帶來正面效益。本文以講者第一人稱撰寫。


 

影片來源

一直以來,水資源匱乏、氣候變遷、糧食不足、失業率攀升等各式社會問題持續的發生,對於這些與自身息息相關的議題,人們其實早有意識,卻始終無法找到最好的解決之道。

從一位企管學者角度而言,我試圖幫助企業利益最大化,也企圖在這中間找尋企業於這些社會問題中該扮演的角色。不過首先,我們必須先釐清並思考所謂的社會問題與解決之道。

其實有許多人將企業視為社會問題,就某些層面而言,它的確是,許多公司採取營利的手段直接或間接地造成社會問題更加惡化。

而我們傾向依賴非營利組織、慈善團體、政府來解決這些社會問題,現今有許多非營利組織和社會團體萌芽成長,透過創新、才能以及源源不絕的熱情投注於這些問題上,期待找到最好的解答;我也成立了4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此,身為一個商學院的學者,這也是我最初為解決社會問題所找到的方法。

然而過去幾十年間,問題依舊不斷發生,我們依賴的解決之道跟不上問題發生的速度。關鍵在於我們雖致力於讓事情變好,但卻沒有足夠的資源來產生全面的影響力,非營利組織缺少規模、缺少資金,政府也無力於此。

而資源與規模,正是企業所能產出的:企業經由運作產生營收、利潤,進而擁有更多資源,也足以解決資金不足的窘境;同時藉由利潤的產生,可使解決之道更為長遠、壯大,並且生生不息。

過去,往往將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視為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像是最常見的環保、改善勞工工作環境等,企業往往需要花更多金錢來處理這些議題。然而這些年來我漸漸體會到,企業之所以能夠創造營收,並不是來自它們製造了社會問題,而是來自於它們「解決」了社會問題。

像是減少浪費、減少汙染,能讓公司運作的更有效率,省去不必要的資源浪費;而提供良善的工作環境,能夠降低意外事故,提升整體運作效率。就長遠來說,我們可以看出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並不是天秤的兩端,而是相輔相成的互助提升。

於是,Jain Irrigation全新的灌溉技術,造福了數以萬計的農民,並讓當地水資源得以永續;Fibra減少砍伐樹木,利用尤加利樹更有效率的製造出紙張;受過CiscoIT技巧訓練的人超過4百萬,不僅讓整個IT產業更加發展,也讓更多人擁有一技之長。

已有越來越多企業發現自身的社會影響力,不過我們也不能遺忘非營利組織與政府在中間的穿針引線:非營利組織與企業合作、建立夥伴關係,政府透過政策影響企業,帶動更長久的發展。

所謂的共享價值,在於用商業模式解決社會問題,從資本主義中衍生而出,但同時創造經濟與社會價值,透過商業運作,擴大規模、產出利潤,讓多種層次的需求能夠被滿足。我們可以從一個全新的觀點出發,讓企業重新定義自己的角色,創造出我們尋求已久的社會問題解決方法。


資料來源:
TED : Michael Porter : Why business can be good at solving social problems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