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編輯隨筆:為手作質感與人性溫暖打造的精實思惟

2012.12.01
瀏覽次數:

文:蔡業中

將去人性化的工廠管理工具導入社會企業,是不是對社會企業的背叛?

代工製造業點點滴滴努力淬取利潤的過程中,光是想擺脫人權面與環境面的負面形象似乎就已焦頭爛額。但在態度上若僅把不為惡當作最大的善,實在太消極了。即便不談社會企業,代工製造業的企業社會責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CSR)也可享有大膽的想像空間。

什麼樣的CSR層次可以超越捐輸資源作公益的範疇?結合核心能力的作為是個衝撞你我思路的答案。代工製造業最擅長的就是生產管理,為了QCD(quality, cost,delivery/品質、成本、交期),使命必達。再加上往發展中國家移動的逐水草而居模式,本身就享有地利之便。只要不與本業相衝突,何不分享生產管理知識給處於萌芽期的在地產業呢?基於管理工具的共通性,分享它其實是與本業產品無涉的。但它又是如此地關鍵,一間願意分享壓箱寶的公司,還可能是間惡質公司嗎?

回到社會企業的角度,將卓別林的電影《摩登時代》(Modern Times)搬入社會企業似乎背叛了以關懷為本的社會企業靈魂。但看不出是社會企業的社會企業才算高竿,明明以改善環境或社會做為企業核心價值,服務或產品卻精緻到讓顧客將淑世面視為額外的驚喜,這才是社會企業的極致境界。

銷售端可以精良到讓人不去想這是間社會企業,製造端當然也可以有績效到讓人想像不出這是間社會企業。畢竟再怎麼講究手作質感與人性溫暖,也不代表生產現場可以零亂,或是生產流程容許浪費。

以我在越南參訪為Mekong Quilts / Creations經營生產基地的Thiện  Chí  Centre  for Community Support and Development為例,不論是手工被子還是藤製手工藝品的手作坊,都已深入鄉村且歩上軌道,不過值得持續改善的討論空間總是有的。

(圖:Thiện  Chí  Centre所支持的鄉村婦女手工被子手作坊)

借用豐田生產系統(Toyota Production System/TPS)的概念,我與Thiện  Chí  Centre討論如何識別與分類生產場所真正用得到的物件、工具歸定位、維護整潔,以及如何標準化並保持上述程序的5S準則:整理(Seiri)、整頓(Seiton)、清掃(Seisou)、清潔(Seiketsu)、躾(Shitsuke,日文裡教養的意思)。

另一個討論焦點是無駄(Muda,日文裡浪費的意思),也就是豐田生產系統極力避免的7大浪費:等待的浪費、搬運的浪費、不良品的浪費、動作的浪費、加工的浪費、庫存的浪費、製造過多(早)的浪費。Thiện  Chí  Centre的藤製品手作坊位於南越,原物料供應商卻在北越,訂購商品的客戶甚至遠在法國,因此不論是供應商管理、交通運輸、淡旺季調配、還是良率掌控都須環環細緻相扣,才能避免浪費。

人人對於社會企業的想像各有不同,一間與員工交心的社會企業可讓人人把公司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在豐田生產系統的理想中,員工有權為了品質管理議題停下整條生產線,這是因為員工真心看待這份工作,而非委屈地當一名生產異化下的犧牲者。在社會企業的成功故事裡,這是不可或缺的一篇章節。


作者簡介:名字是菜市場名,因為姓戴就成了「待業中」,姓施就成了「失業中」,還有「就業中」、「營業中」、「作業中」等不勝枚舉。大學四年週週去育幼院教一位小朋友功課,沒想到小朋友的生日竟與自己同月同日。身為烏克麗麗(ukulele)的愛好者,可以為了彈Jake Shimabukuro的「While My Guitar Gently Weeps」練習到茶不思飯不想。截至目前已特地去過9個國家擔任海外志工,其中最特別的國家包括在馬紹爾群島共和國待了兩年。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目前於名列富比世2011年全球2000大的企業任職,在永續發展部從事企業社會責任(CSR)的工作。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