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創愛的業/台灣尤努斯 期許無貧社會

2014.06.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2014-06-03.經濟日報.B7.經營管理.朱永光

4月中旬,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有窮人銀行家之稱的尤努斯博士(Muhammad Yunus)旋風訪台,與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進行大師青年論壇,精彩的對話內容及言談中所透露出的人生智慧,與會者無不深受感動。

一連串的活動行程也正式宣告「台灣尤努斯基金會」即將成立,後續行動例如引進格萊珉鄉村銀行的理念、在台倡導建立社會型企業等計畫亦成型。

堅信「貧窮是制度設計上的缺陷所造成的」,尤努斯所創的微型貸款機制,被視為革命性的創舉,原來不被傳統銀行與資金市場信任的窮人與弱勢婦女,皆可無抵押或信用紀錄貸款創業,進而改善生活、擺脫貧窮,此舉為無數社會底層的人帶來生命的轉機與希望。

2006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後,進一步成立尤努斯中心(Yunus Center),做為全球學術研究、整合資源、推動社會型企業的集散樞紐。

如今,除了銀行業務,尤努斯已將扶貧觸角延伸至醫療照護、電信服務、太陽能源等多方領域,從借給村民27美元開始的格萊珉事業,如今儼然成為大型社會企業集團。

「其實尤努斯並不是單靠本身組織支撐起如此龐大的集團體系,而是透過和其他企業合作,擴大其影響力。」「台灣尤努斯基金會」發起人之一黃玲憶分享她前往孟加拉參訪的觀察。

早年,為了解決孟加拉兒童營養不良、生長遲緩的問題,格萊珉與法國乳品公司Danone (達能)合作,在孟加拉開設優格工廠,販售營養可口、價廉物美的優格食品。

近年來更與日本最大成衣服飾品牌Uniqlo異業結盟,在孟加拉推出Grameen Uniqlo品牌服飾,售價相當平價的小孩T恤,衣服上還刻意印有圖案與字彙,有助於孩童學習識字。

除了當地產業鏈的形成,產生就業機會、創造收入,尤努斯的成功之處是讓企業獲利,同時也為窮人創造福祉。

「我在孟加拉看到一位母親,用自己努力賺的錢為小孩選購衣服,才真正體會到社會型企業是讓人有尊嚴地脫貧,而不是卑微地接受施捨。」黃玲憶表示。

「台灣尤努斯基金會籌備處」秉持尤努斯小額行善的精神,籌辦經費是由108位先鋒天使,以個人或法人名義、30萬元為單位參與創會,目前已獲得許多企業家及台新銀行公益慈善基金會等機構的認同與支持。

「我們希望透過在地化的推動、凝結更多人的參與,在台灣發揚社會企業的運作模式與理念。大家一起協力消滅貧窮,實現尤努斯要把『貧窮送進博物館』的理想!」

對於基金會籌備處的首要工作目標,黃玲憶和團隊也謹守尤努斯務實的原則「不必急於改變世界,而是從幫助身邊的5個人開始做起,再慢慢擴大」。

未來基金會將先從人才培育計畫著手,遴選有潛力的青年到孟加拉尤努斯中心及全球各地格萊?機構受訓實習,循序漸進了解社會型企業的特質及運作模式,也會透過所舉辦的國際年會與研討會,交流汲取各國經驗,有效移植尤努斯中心多年來累積的技術、知識、經驗來台。

「台灣有非常多熱血、有理想的『好人』,但企業經營還需要有『好手』,才能達到永續的結果,從『好人』到『好手』,是我們扶植台灣社會型企業成長與發展的標竿計畫」。

另外,尤努斯中心總部也與中央大學合作成立研究中心(Yunus Social Business Centre at NCU),進行在地化的學術研究、研擬符合台灣民情的解決方案,期盼社會型企業在台灣生根發展。

國際上具有極高聲望的尤努斯及其基金會落腳台灣,鼓吹實踐社會型企業的理念,為資本主義導向的台灣社會注入一種新的思維與世界觀,私人企業也可以透過創新的營運,在打擊貧窮的議題上發揮重大影響力。

(作者是美商中經合集團總經理,本文由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委託撰寫,本專欄隔周二刊登)

活動報導:社企力講座—社會企業,下一個十年最重要的變革力量!

2014.06.05

文:顏湘霖

5月28日晚上,果力文化與信義學堂聯手促成由台灣大學國際企業學系李吉仁教授、台灣大學社會學系陳東升教授、及社企流創辦人林以涵組成的跨域對談,三人各自分享他們在台灣所觀察到的社會企業樣貌與看法。究竟商學與社會學能否融彼此於無形之間,並創造社會利益極大化的加乘綜效?兩位學界大師各展身手就其專業與聽眾們分享其獨到觀點。

(圖:講座海報)

源於一篇未完成的畢業論文

李吉仁教授長年深耕企業策略規劃以及替大型企業規劃員工培育的相關訓練,與業界有緊密而深刻的鏈結,主要是近一兩年才開始接觸社會企業的領域,而之所以認識社會企業源於一個有趣的因緣。

有位EMBA學生向他表示他打算自行創立社會企業,並記錄此趟旅程的心得,作為畢業論文的撰寫主題;沒想到幾年過去了,這位學生一去不返,一股腦兒地投入社會企業的工作,連論文也不寫了,李教授口中的這位學生就是目前在台灣積極推動偏鄉遠距教育、翻轉教室概念的誠致教育基金會董事長方新舟先生。李教授在方新舟先生推廣偏鄉遠距教育的過程中了解到,許多的社會議題其實可以用商業的模式來操作,透過市場機制解決問題。

(圖:李吉仁教授)

「創新」才是社會企業的王道

李教授表示,根據這幾年對社會企業的了解,發現關鍵不在社會企業,而在於社會創新,具體來說,如果沒有創新的想法,社會企業這個概念也僅是白搭。李教授認為尤努斯博士所說的「將現行模式徹頭徹尾轉向」實是一種創新且有效的方式,李教授便以厚生市集為例,闡述此概念。

台灣農業長期以來所存在的問題,即是因物流集散需求而形成的大盤、中盤商等中間角色,使得農民無法得到合理的報償,且透過中間商多源頭集散的過程中,常常造成食材來源無法追溯,產生食品安全問題。厚生市集打破舊有遊戲規則,先界定供需範圍,把供給方找到,再跟消費者配對,藉此去除中間商的角色,除了可以幫助小農獲得合理報償外,也因為食材來源的可追溯性,使得農夫更謹慎於其所提供食材之安全性,此外,其分散式物流,也大大顛覆傳統的供應鏈模式,由此可見,若欲解決既存的社會問題,逆向而行是絕對必須的!

陳教授的社會學課堂—台灣社會創新實驗室

社會企業概念的推廣在歐美地區主要來自於商管學院,鮮少由社會學院所倡議,而陳東升教授另闢蹊徑,從社會學角度切入,啟發許多年輕學子著手進行社會創新的相關計畫,「好伴共同工作空間」、「傢傢久」團隊皆是陳教授的得意門生,教授的課堂儼然成為台灣社會創新的小型實驗室。

(圖:陳東升教授)

「共享經濟」的時代已然降臨

陳教授從社會學的角度探討社會企業的概念,他引用亞當斯密的道德情感論及一位印度裔諾貝爾獎得主所言,認為:「人通常會關心其他人,也希望其他人能和自己過得一樣好,因此經濟體系的運作不在於己利的最大化,而在於讓人人生存地有尊嚴」,此乃「共享經濟」的真諦。

社會企業的本質即大大呼應了這個觀點,社會企業將生產者、消費者的關係轉化,把兩者放在同個基準點,對產品及服務擁有共同的理念、共同分擔風險,讓生產者能獲得合理的收入,消費方也可以在合理範圍內獲得所需,而所謂的合理範圍,也包含善待環境與自然資源。

陳東升教授認為「共享經濟」的時代已然降臨,期待透過「共享經濟」的概念,在解決社會議題同時,把公眾納入其中成為問題解決的參與者,讓體系中的所有角色緊密結合,藉此達成共享資源、共好的社會,並且讓人人活得有尊嚴。
 

你可能也喜歡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