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紙袋真的比塑膠袋環保嗎?這位永續設計師將翻轉你的環保思維!

編譯:繆葶

編按:講者LeylaAcaroglu是生態永續發展的設計思考先驅,同時作為Eco Innovators的創辦人,期許透過具備社會性、環保意識以及永續發展三者合一的設計,進而影響、創造永續性的改變。本文以講者第一人稱撰寫。


影片來源

想像一下你現在正在超市裡購物結帳,當店員詢問:「要紙袋還是塑膠袋?」基於環保考量下,你會選擇哪一種?

多數人會選擇紙袋—褐色外觀「看起來」對環境比較友善、可以重複使用,還能夠回收;反觀塑膠袋,大眾印象中造成生態浩劫的兇手就是它。然而人們通常沒有注意到的是,在某種層次上而言,所有的材料都是取之於大自然,且必然會對環境造成影響—其實是人們使用材料的方式在支配與影響著環境。

我們總是習慣找出最簡單的方法來解決事情,作為一個永續設計者,我經常聽到其他設計師這麼說:「喔,我只是想找到一種環保的材質來進行設計」,但何謂「環保」的材質?人們在做決策時,往往會依賴一種「直覺」,我喜歡稱它為「環境的信仰」(Environmental Folklore)—例如我們傾向選擇紙袋或是油耗較少的車輛,來符合心中的環保定義。但我們怎麼知道這些行為是真正對環境友善呢?

就長遠來看,每一個體所做的選擇,對於社會、經濟、環境都會造成影響;我們真正該思考的是,在這些互相影響的系統之下,甚麼樣的行為能夠為環境帶來正向的結果?

這時需要使用「生命周期思考」(life cycle thinking)—評估每一種物質都會經歷的生命周期,從原料、製造、包裝、運輸、使用,直至耗盡,以了解這些物質對於自然環境帶來的衝擊,並觀察它們對地球上所有生物的影響。從中,我們可以破除過去的許多迷思。

像是經常被談論的生物可分解性(Biodegradability)(編按:是指物質在自然狀態下可被細菌、真菌所分解的程度,在被分解後,分子將回到自然環境中)。然而,生物可分解性僅是一種材料屬性,並不等同於環保;事實上,絕大多數製造出來的消耗品都是在垃圾掩埋場進行分解的,與自然環境的條件大不相同:缺氧、沒有足夠空間、悶熱等,而從中分解出的甲烷,對於溫室效應的影響是二氧化碳的25倍。因此即便產品都是以具有生物可分解性的原料所製造,只要它們終結於掩埋場,就會對氣候變遷產生影響。

我相信冰箱現在幾乎是家家戶戶必備的消費品之一。自發展以來,冰箱的內容量被設計得越來越大;問題在於,當它越大,我們越容易購買過量的食物。根據聯合國統計,每年有13億噸的食物被浪費,這不單單只是食物浪費,還有用以生產這些食物的資源:土壤、灌溉、日光,那些原先應在自然環境中生生不息的資源。

另外,商品要環保,除了材質之外,更應考慮使用的方式。在英國97%的家庭都擁有一個熱水壺,但你有沒有注意到煮出一杯熱茶需要多少水?65%的英國人承認他們會加熱超過一杯熱茶的水量,而煮沸這些多餘的水所耗費的能量,足以維持全英國的街燈一整晚。

現今全球約有70億人口,而2012年的手機訂購量就有60億支,相較於此,去年有1億5千萬支手機被丟棄,其中僅有11%被回收;而廢手機中含有許多有價物質,包含金這種貴金屬。我們可以從設計的角度出發,如何讓手機容易被拆解回收、減輕重量,進而維持整個系統的永續平衡,同時不違背消費市場。因為我不得不說,消費是最大的問題,而有效的設計正是最佳的解答之一。

回到一開始提出的紙袋跟塑膠袋的環保議題,若單純比較一張紙和一片塑膠,紙張當然較為環保,然而若將購物用的塑膠袋與厚紙袋拿來相比,則紙袋較不耐用、且使用多過於塑膠好幾倍重量的製造原料,並不是更好的選項—產品的功能和使用率決定了其對環境所產生的影響。唯有回到問題的根本,將相互影響的層面以及商品的生命週期帶入思考,我們才能獲得創新的解決方案。


資料來源:
Paper beats plastic? How to rethink environmentalfolkore

延伸閱讀:

學習型旅遊 「玩」出正向改變

2014.09.04

聯合報╱記者陳怡臻(2014年9月1日)

為推動國人更加重視環保議題,恩吉歐社企以協助企業或民間團體舉辦「學習型旅遊」為主要業務,提供公民創新學習管道,用旅行「玩」出社會影響力;目前已辦理過「土地復活採茶小旅行」、「飛牛牧場低碳遊蹤」等專案。

恩吉歐社會企業創辦人高茹萍說,恩吉歐短期仍將以保護環境為核心價值,透過經營創新的旅遊專案,促進社會的正向改變。

她說:「這是一種『多贏』的新旅遊型態」,不僅提供更創新的關心社會模式,更重要的是,恩吉歐希望透過「有意義的旅遊」挑戰目前低價卻品質不高的旅遊市場。學習型旅遊是集學習、休閒及宣傳等功能於一身的專案,而不同專業也將搭配論壇、工作坊及講座等活動。

事實上,高茹萍長期為環保運動奔走,曾於社區大學與非營利組織工作,也以實際行動參與過許多社會議題,如環境保護、非核家園、食品安全及社區營造等,與民間團體建立深厚革命情感,也較懂得運用各方資源。

她說,保護台灣美麗的環境、人物和故事,是恩吉歐從關心環境、街頭倡議,實際轉型成社會企業,並創造成人學習新模式的關鍵,希望有朝一日能實際改變台灣的旅遊市場及環境政策。

在推動政策改革方面,恩吉歐正籌劃中的再生能源資訊平台,高茹萍與團隊也積極與國際組織接軌,借鏡國際經驗,也間接創造更多綠領的就業機會。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