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流兩週年論壇報導:發現新力軍—嚴心鏞X林念慈

文:張簡如閔

「選擇困難」是穗科手打烏龍麵總經理嚴心鏞在社企流兩周年年會上選擇的「夢想關鍵字」。當初他決定開一間現場手工製麵的麵店時,別人覺得他這麼做太困難、不會賺錢,但嚴心鏞卻認為「一旦做起來,別人也不會跟進來」。他懷抱著一股對於單親、弱勢青少年的愛,以及對於食材品質的堅持,在台北開創了穗科和稻禾店面,提供感動人心的服務。

對於沒念過大學、很年輕就直接投入職場的嚴心鏞來說,在外商公司工作的過程中,他不僅獲得老闆的賞識,更從中不斷學習,儲備自己的能力。嚴心鏞回憶過去,他每天只想證明自己的實力,與現在經營餐飲業、想成就這些年輕孩子的心境相比,有很大的不同。

  

(穗科手打烏龍麵總經理嚴心鏞雇用家境貧苦、單親的青年,致力於帶給顧客感動的服務)

「服務的最後目的,不只是讓客戶滿意,而是能讓客戶感動。」嚴心鏞曾在經營顧問公司、委辦觀光局案子時,提出了「感動服務」的理念。嚴心鏞秉持著這樣的理念,推廣到更多服務業,例如台灣高鐵、汽車業,房地產業…等,並笑稱自己「像個傳教士一樣在做這件事。」

他受到叔叔嚴長壽到花蓮經營公益平台的感召,進一步思考除了創造學校教育之外,也可以給予青年「社會教育」的機會。因此,原本不會燒飯、也沒開過餐廳的他,毅然決然地投入餐飲業這條原本不熟悉的創業路,希望能讓家境貧苦、單親或是部落的孩子,有個溫暖和自立的機會。

在奔走各處、尋找資源時,嚴心鏞經歷了摔斷腿、拜託手打麵名師傳授日本製麵技藝的過程。種種辛勞,只為了創造出一個以人為本、能感動人的企業。嚴心鏞說:「我們的目標是在餘生30年內,要幫助一萬個年輕人!」不過協助年輕人就業並不是他的唯一目標,他補充道:「我不僅是希望他們成功,也希望他們能夠孝順父母。」

因此,在稻禾的企業文化中,每逢員工父母親生日,便可以休假;若當天帶父母來用餐,則可全數免費。同時,他要求所有主管要做到孝順的榜樣,希望能成為「餐飲業的幸福企業、服務業的社會企業」。

他分享一位員工生日時在臉書上的po文,那位員工對已經過世的父親喊話:「爸爸,我好想你,我好高興我終於當上店長了。我在這裡的每一天都很高興,我們像一家人一樣,我會認真工作,照顧好媽媽,我希望你在天堂,可以過著一樣開心的日子。」說到此,嚴心鏞的聲音有著微顫的哽咽,這些孩子從工作中的成長與體悟,讓嚴心鏞十分感動。

同台登場的,是棉樂悅事工坊的創辦人林念慈,大學畢業即投入非營利組織工作的她,曾經到許多村落辦理婦女衛教的工作。在她到尼泊爾與當地婦女聊天的過程當中,她發現月經在一個女性的生命中,常被視為是不舒適、甚至是骯髒、禁忌的話題。

在一棵菩提樹下,她突然想通了要以開設製作布衛生棉工作坊的形式,來對在地婦女進行賦權。因此,她將想法寫進企業贊助的圓夢計畫中,帶著獲得的補助來到尼泊爾的樸門農場,在一個陌生的國度開啟她的創業旅程。

(七年級女生林念慈到尼泊爾設立「棉樂悅事」工坊,教導當地婦女縫紉布衛生棉)

她積極尋找有機棉植物染的相關產品,希望使用的布料能對環境友善,同時也對女性友善。除此之外,念慈更將布衛生棉帶回台灣,在咖啡廳擺設「布入尼國女兒心 布衛生棉創意展」衛生棉展覽,將布衛生棉大剌剌地垂掛在咖啡廳中,促成大家的好奇與公共討論,期許能扭轉當前大家慣用拋棄式衛生棉的習慣,思考這些拋棄物對環境所造成的負擔。

在過程中,她亦曾面臨許多挑戰和轉折,從未使用過紡織機的她,不僅自己需從頭開始學,還要教會她招募到的員工。回憶起大半夜時,為了隔天就要交給客戶的訂單而趕工,當時煎熬的感覺,讓她深感身處於第一線生產端的困難。除此之外,尼泊爾當地缺電、政治上偶有罷工的情況,也使她要不斷轉換心態,學習如何在這個陌生的國家工作。

念慈建議青年創業,應該從生活和自己的實踐開始,如此計畫才有真實發生的感覺,除此之外,在承諾給予的同時,也連帶地需照料到一個家庭的負擔。展望未來,她也希望讓陪伴女性相當長時間的月經,可以藉由布衛生棉的使用與討論,翻轉而成美麗的經驗。

(林念慈與嚴心鏞分享他們這幾年來的創業歷程)

馬術治療中心 造福罕病病患

2014.05.08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柯芳辰、陳彥文(2014年5月2日)

學員一拐一拐地走向馬匹,上馬之後,在馬背上彷彿擺脫身體上的束縛與殘缺,自由地馳騁在風中。這裡是全台灣唯一為身心障礙者設立的馬術治療中心「台灣馬術治療中心」,利用在台灣仍不常見的馬術治療,替腦傷、過動兒、自閉症等病患,找到不同於在 醫院復健的另一種方式。

圖片來源

全台唯一身心障礙者馬場

私立啟智訓練中心在一九九八年成立了專屬於身心障礙者的馬場,原本只是要透過馬場勤務、馬廄清理來增加身心障礙者的體能與運動量,而到了二oo四年,馬場開始融合了馬術治療的觀念,成立「台灣馬術治療中心」,透過募款營運,提供身心障礙者運動、復健及工作。

台灣馬術治療中心也透過各種不同領域專家的參與,如馬術教練、物理治療師、體適能老師等,不同於一般物理治療師,馬術教練張兆遠說,「這裡的物理治療師都是了解馬的、領有馬術治療師證的」,透過對馬的知識及專業,使馬術治療更加完備。


什麼是馬術治療?

馬術治療的定義以一句話來說,就是「馬背上的物理治療」,分為馬術治療、治療性騎乘及馬背體操、身心障礙者馬術。馬術治療是透過馬在漫步時,背部肌肉的起伏及移動使騎乘者學習正確的運動模式,也能讓騎乘者的軀幹控制進步,馬術教練林嫵恬說,腦性麻痺患者透過跨在馬背上把腳打開的動作,能使背部挺直,接著就能開始控制手部,「馬術治療目的不是要讓騎馬技術變好,而是對身心障礙者的生活有幫助。」

治療性騎乘則是透過馬匹具有規律性的步伐來安定自閉症及過動兒的神經系統,也因為馬是社會性動物,具有身體語言,自閉症的孩子面對人臉時會有壓力,可以透過觀看馬匹的身體語言來學習與人的對話,也透過和馬匹的相處,來教導他們如何尊重生命。

張兆遠說,自閉症的孩子因為人際和表達有問題,透過馬背體操的訓練,例如「手抓好」這樣的指令使情境與動作配合,來達到正增強,「這是一般馬術教練不會想到的。」

林嫵恬說,有的自閉症孩子因為害怕學校環境與壓力,平常在學校不說話,但在馬場獲得了自信,慢慢地開口了,也有的小孩本來不會騎腳踏車,透過騎馬之後,也逐漸地學會了。

來自德國的馬術治療奇兵

來自德國的林嫵恬,1981年來台灣學中文,結識了先生,完成在德國的學業後便來台成為台灣媳婦,生下一對兒女,但女兒因為缺氧造成腦性麻痺,在求醫的過程中聽說馬術治療對腦性麻痺患者的復健有良好的效果,便積極投入其中。

「當初來台灣的時候沒想過和馬有關」,林嫵恬從小就喜愛騎馬,為了女兒,更是付出許多心血,閱讀大量的文獻、了解馬術治療的模式,考取國外的證照等,一步步成為馬術治療的教練。

林嫵恬說,當馬術治療師最重要的就是「耐心、愛人、愛馬」,教導學員要有耐心,並付出愛來對待每個學員與馬匹,雖然常常要忍受馬場的風沙,但她說,「一點都不會辛苦」,因為除了可以活動身體,看到小孩子來這裡都很快樂,並且復健更進步一點,讓她覺得十分有成就感。

身心障礙者也有一片天

馬術治療中心的另一個特色,照顧馬匹、負責馬廄勤務的也是身心障礙者,林嫵恬說,雖然他們一開始比較難把裝備分清楚,後來會貼上牌子,讓他們分辨,現在他們都做的很好,也觀察很多,會報告馬匹的狀況,張兆遠說,「這裡了解身障者,也接納身障者」,也讓身心障礙者擔任領馬員的工作,帶領著馬匹走在一定的路線上,協助馬術治療。
在馬術治療中心擔任助教的孫育仁,是一名腦性麻痺患者,同時也是台灣馬術代表選手,他說,國中二年級那年來到馬術中心接受治療,後來逐漸產生興趣,當成運動,經過訓練之後,成為代表國家的選手。孫育仁說,在馬背上身體的平衡和四肢的控制能力等,需要花很多時間來練習和習慣,剛開始學的時候,也因為不習慣,膝蓋容易磨擦受傷。

林嫵恬說,「孫育仁是國內最好的帕拉馬術選手」,今年他希望能拿到「世界盃馬術錦標賽」的參加資格,他說,面對這樣的比賽,當然會緊張,但「不是因為緊張而緊張,是因為奮戰的心情而緊張」,他希望能不辜負眾人的期望,拿出好成績,替國家爭光。孫育仁也說,期望未來能夠傳承,當上教練,讓小朋友成為帕拉馬術的選手,帶領他們參加各種比賽。

身心障礙者透過馬背上的運動,忘記在地面上的不便與身體的枷鎖,在徐徐的微風中,奔向自由。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