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有一種志業,讓你用「天職」改變世界

2014.03.11
瀏覽次數:

文:金靖恩

「天職(Calling)」是一個讓許多人趨之若鶩的字眼,尤其是懷抱夢想的年輕人,無不希望能早日實踐夢想,投入一個此生無憾的志業。不過年輕人要如何找到自己的天職?有的人從小就熟悉自己的興趣和特長,但也有一些人是在偶然的際遇中讓人生轉了彎,從此打造出兼顧興趣、獲利、與社會影響力的新形態「志業」。

(圖片來源:CC BY-SA 2.0 mrhayata

遇見黃麻,串聯起兩個世界

在日本,有個年輕女生從小就喜歡畫畫和寫日記,用文字和插圖在素描本上記錄自己的想法。當時只是隨手塗鴉的她,可能從來沒有想過多年以後,自己不只成為一位設計師,同時也是一間擁有上百名員工的國際品牌老闆。

這個女生是現年才30初頭的山口繪理子,她在孟加拉就讀研究所的兩年中,一直思索著要如何在這個貪腐不斷、政治動盪的國家找到突破的可能性。有一天,在達卡街頭一間不起眼的小店裡,一個黃麻製的手提袋吸引了山口繪理子的注意。

「就是這個!我想用黃麻做出最棒的包包,在日本販售!」

一個嶄新的商業模式突然從她腦中蹦出來—運用孟加拉的天然資源(黃麻與牛皮)、培訓當地的人才,藉由原創設計與高品質的商品,讓世界看見孟加拉的可能性。

於是,年僅24歲的山口開始在素描本畫下一個又一個手提包設計圖,並於2006年創辦了名為Motherhouse的時尚品牌,在孟加拉設立自營工廠,為員工打造安心的工作環境,不僅支付合理薪資(約為當地平均薪資的兩倍至三倍),更提供勞健保、健康檢查、與無息員工貸款等多項福利措施。

目前Motherhouse靠著山口繪理子的原創設計,以及孟加拉員工們手工製作的高品質包包,已成功打入日本與台灣各大百貨公司市場,在全球擁有十幾間分店。她旗下的每個商品,都代表著世界另一個角落人們的美好手藝;每售出一件,都可以讓「來自發展中國家的可能性」被世界另一端的消費者看見。

偶然的際遇,開啟黑暗中的對話體驗

在世界另一端的德國,也有人因為一場偶然的際遇找到自己的天職,並影響了全球無數視障人士的生命。

海勒奇博士(Dr. Andreas Heincke) 年輕時曾在一間德國電台工作,有一天他受命為一個因意外而導致失明的同事準備復康計畫。在與該名同事互動的過程中,他發現這位視障者雖然眼睛不能看見,但各種能力卻與一般人無異,特別是聆聽與統籌能力,甚至比一般人還要強。於是,他轉到法蘭克福盲人協會工作,希望能為促進社會對視障人士的理解出一分力。在這段時期,海勒奇深刻體會到一般社會大眾對於視障人士的偏見,其實是源於人們對此議題欠缺交流和了解。此時他想起哲學家 Martin Buber 的話:「相知隨相遇。」 如果能為視障者與一般大眾創造一個「相遇相知」的機會,會不會就能打破人們對視障者的刻板印象呢?

1988年,「黑暗中對話」 的第一個體驗館在德國漢堡誕生,讓參與者在館中體驗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在一片漆黑之中,只能用視覺以外的感官去體驗館內精心設計的各種場景,並由最熟悉黑暗的「視障導遊」帶領參加者走完這段奇異的旅程。海勒奇創辦的體驗館不僅帶給社會大眾全新的視野,也讓視障導遊在過程中感受到價值、自信與成就感。體驗館後期更走入美國、香港、台灣等國家,香港的體驗館甚至獨立開發出「暗中生日會」、「黑色聖誕節」、「暗中作樂聲演會」等融入生活的趣味活動,成為香港超熱門旅遊景點。

做自己喜歡的事,並用你的天職改變世界。山口繪理子與海勒奇博士讓我們看見了人生的另一種可能—結合興趣、永續性(能營利謀生)、與社會影響力的新型態志業。這種新型態的商業模式,現在被廣稱為「社會企業(Social Enterprise)」,在全球引起一陣社會創業的浪潮。本專欄的一系列文章,將為你探討這種兼顧營利與公益的社會企業,如何在亞洲發展、成熟,成為改變世界的新動能。


(本專欄由星展銀行支持專案人事費用,但完全不干預文章選題與寫作方向,確保文章獨立性)

微型信貸3.0:普及化、 彈性化與規模化

2014.03.11

文:邱韻芹

微型信貸已成社會企業與國際發展界的熱門議題,其核心概念是透過團體共同借貸來降低還款風險。舊金山大學的研究顯示,具社會連帶關係的借貸圈(lending circles)能夠大幅降低呆帳金額。

除了總是與尤努斯博士連在一起的孟加拉鄉村銀行之外,世界上也有越來越多以類似概念為本的服務推陳出新。它們使得微型信貸服務更加普及化、彈性化、規模化,成為更令人信賴也更具影響力的社會經濟組織。

微型信貸的普及化

Kiva成立於2005年,是最早將資訊科技運用於提供微型信貸服務的組織之一。它利用網路無遠弗屆和即時公開的特性,連結世界各地的借貸供需者,以故事敘述的方式增進雙方的互動頻率與深度。微型信貸因此在供給和需求的層面變得更有滲透力。八年來,已經有超過一百萬名借貸者透過Kiva借出近五億美元。

在供給方面,Kiva動員了許多過去不曾聽聞「微型信貸」的中等收入者,投入支持這項事業。Kiva的創辦人Matt Flannery表示,這些獨立的小額捐款者代表微型貸款「龐大、永續且具成長動能」的支持力量。

在需求方面,Kiva讓中小型的微型信貸組織(MFIs)有機會展現能耐。這些過去不受大型融資集團青睞的在地團體現在可以在該平台上提出商業計劃吸引「投資人」,同時累積信用評價,逐步奠定未來擴張事業的基礎。

微型信貸的客製化

Puddle的概念來自於臺灣民間也曾經風靡一時的互助會(Rotating Savings and a Credit Associations;ROSCAS)概念(註一), 它讓幾個朋友們能一起擁有一個小型虛擬銀行,無需手續費和申請程序,由這群人自己集資並決定借貸利息、新會員審核以及放款許可,更棒的是,利息收益將分配回每一位成員中。

「Steve Jobs是出於對自己手機的不滿而創造了iphone。」若是同樣對現行的銀行及信用卡制度感到不滿,何不加入Puddle與朋友共同創設信貸組織呢?,。Puddle的創辦人指出,越趨頻密的金融危機暗示著現行金融組織有其結構性問題。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互助會團體已經證明,即使沒有正式銀行制度,窮人也有能力自己組織並維持儲蓄和信用貸款機制。

Puddle希望利用社群網絡方便透明的特性來打造新的社會金融互助團體。網站在去年底上線,今年其中一個社群已經擁有52名成員,累積超過一萬兩千美元的資金。

微型信貸的規模化

比爾與美琳達蓋茲基金會發現,貧困社區亟須資金投入建造各種供水、廢棄物處理和交通的公共設施,這可望提升女性就學率、避免傳染病並改善商業環境。舉例來說,打造通往社區中所有家庭的供水幫浦的建設案大約需要三萬美元。過去公共建設的資金通常來自政府債券,但其發行門檻是一百萬美元,且資金成本相當高昂。一般微型貸款的借貸範圍則是一百至一千美元,絕大多數微型信貸組織沒有能力或權力接受社區層次的公共建設融資提案。

蓋茲基金會的都市發展計劃(Urban Development special initiative)希望以家戶為單位來運行微型貸款服務,以彌補政府債券和傳統微型信貸之間的融資缺口。這種統合信貸是倚靠在地家戶的力量,匯集社區中各個中低收入家庭的資產來取得公共設施資金,以實惠的價格為當地建設,並與城市合作提攜,使得每一戶都能享有基本的公共服務。肯亞的K-Rep Bank 已經依統合貸款借貸給社區層級的自來水專案,資金源於具代表性的樣本家庭每月現金流,將靠未來自來水廠的利潤償還。

從共同借貸的概念出發,微型貸款衍生出不同層次、規章與操作界面的機構組織,為過去被排除在金融服務外的人群帶來自立新生活的可能性。

註一:例如成立五十周年的中華民國儲蓄互助協會


資料來源


嘿,夢想家,只有熱血還不夠!
在追夢的旅程中,你需要懂的還很多。

創意、耐力、眼界、同理心…,社企流邀請八位築夢踏實的有志之士,告訴你那些比熱血更重要的事。

按此進活動網頁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