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廣受歡迎卻也令人困惑

2013.02.22
瀏覽次數:

編譯:邱韻芹

調查顯示,雖有75%的民眾支持社會企業,其中只有21%了解何謂社會企業。英國社區發展金融機構Key Fund所進行的這項調查指出,社會企業已經取得廣大支持,但在增進一般大眾對社會企業的理解方面,仍有待努力。

這項調查要求一千位受訪者從數個選項中選出社會企業的定義,只有21%選出正確答案-「社會企業不僅是販售商品或提供服務的組織,也致力於助人」。約有18%的受訪者認為社會企業是「販售商品或提供服務的組織,致力於讓股東獲得報酬」。另有高達32%的受訪者選擇了一個更貼近慈善機構的定義-「社會企業是致力於助人的組織,需仰賴捐款維持營運」。

Key Fund的經理Matt Smith覺得這種以為社會企業需仰賴捐款的誤解很有意思,「我們在幾年前就已脫離了依賴捐款的文化。催進社會企業發展的主要動力(impetus)其實是重振社區經濟、創造就業、並在財務上獲利或至少自給自足。」

調查也指出,社會經濟地位較高者傾向於相信社會企業依賴捐款和獎助;有40%屬於較高社會經濟地位的受訪者選擇該選項。相對地,較低社會經濟地位中只有27%認為如此。但是後者的立場也較搖擺,表示自己不確定定義為何。

另外,年輕人似乎較容易誤解社會企業,16到24歲的受訪者中,只有9%選出正確定義。相較之下,女性似乎更了解社會企業。有24%的女性選擇了正確選項,但只有17%的男性答對。同時,80%的女性表示,比起單純逐利的企業,她們更支持具有社會目標的公司;只有70%的男性具有如此想法。

Smith對調查結果抱持樂觀態度,他認為對社會企業缺乏認識並不會阻礙其發展,且社會價值法案(Social Value Act)重新討論社會企業在公共服務中所扮演的角色,也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很多人在討論社會企業在公部門中所扮演的角色,或者可否由它們來代替政府提供服務。Key Fund本身就是個社會企業,我們以貸款和耐心資本(Patient finance)提供長期資金給其他社會企業。這不是前所未有的現象,過去北方的煤礦、鋼鐵和玻璃產業衰頹時,就曾經用此手段來振興當地經濟。」

Smith又補充道,「雖然在當前的經濟情況下,社會企業越來越重要,但這個部門仍然有許多令人困惑之處。而社會企業提供公共部門的服務以及現今仍沿用的捐贈文化,更讓它的定義模糊不清。」

圖片來源


資料來源

Guardian: Social enterprises: popular but confusing, says study

我見我思-窩心的銀行

2013.02.20
合作轉載

四年多前的金融海嘯,讓許多銀行和金融機構信用破產,人們不禁回頭反思:除了賺錢,還可以為社會做些什麼?總部位於新加坡的星展銀行(DBS)仿效窮人銀行家尤努斯,於2008年起,提供低利貸款、免手續費等優惠,並提撥專款補助有潛力的社會企業,為亞洲第一家有社會企業專屬服務的銀行。今年開始,星展的服務將擴及中國、東南亞等市場,協助亞洲更多萌芽中的社會企業,希望在擴大利潤與回饋社會中取得平衡,提供對社會企業更多窩心的服務。

以下全文轉載自中時電子報


我見我思-窩心的銀行

2013-01-31  謝錦芳 中國時報

(圖片來源:星展銀行

四年多前的金融海嘯沖垮百年銀行,讓呼風喚雨的銀行家,形象跌落谷底。當資本主義走到了盡頭,有銀行家開始反思,除了賺錢,還可以做什麼?繼窮人銀行家尤努斯開辦微型貸款之後,部分銀行開始透過貸款、補助、培育人才等多元方式,協助社會企業的發展,希望在擴大利潤與回饋社會中取得平衡,並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總部位於新加坡的星展銀行,自二○○八年起在新加坡開辦社會企業專屬服務,提供低利貸款與免手續費等優惠,為亞洲第一家提供這類服務的銀行。除貸款之外,星展也提供多元協助,包括提撥專款補助有潛力的社會企業,購置設備與人力培訓,舉辦創新獎鼓勵年輕人投入社會企業,並在總部設立專區做為各社會企業產品與服務展示區,鼓勵銀行員工參與社會企業等。

 四年多來,星展銀行與新加坡八成以上社會企業建立了良好關係。在印度,星展與塔塔社會科學研究院(TISS)簽署協議,共同推動印度的社會企業發展,除了提供創業資金、營運資本,還有營運輔導等。在中國,星展推出社會企業專屬帳戶,提供幾乎免手續費的銀行服務。

今年起,星展決定在台灣、中國、香港、印度等市場,擴大推動對社會企業的相關服務。據了解,星展已與台灣的社會企業創新創業學會合作,今年起將提撥專款協助台灣社會企業發展,這對萌芽中的社會企業是很好的鼓勵。

星展之外,匯豐銀行慈善基金與香港政府的社會福利署合作,為社會企業提供培訓計畫、建立產品推廣平台,並協助投資者挑選適合的社企。藝人曾志偉在灣仔開了香港第一家以素食為主的社企餐廳,就是透過這項服務平台輔導,專門僱用聽障者,在明星光環加持下,人潮不斷,為聽障者增加了不少就業機會。

社會企業通常從一、二人開始,既缺資金,也無經驗,年輕人憑著一股改變世界的理想往前衝。創業過程中,若有銀行提供協助,對嗷嗷待哺的社企有如及時雨。對銀行而言,協助社會企業發展,不同於慈善捐款,因為社會企業的成長,不僅創造新的工作機會,更是永續經營,也間接解決社會問題,無形中擴大了影響力。

台灣全體國銀去年獲利二千四百多億元,創下歷史新高,較上年成長二成以上,多家金控獲利更突破二百億元,業績強滾滾。國人在分享這項喜訊時,也希望看到更多本國銀行提供窩心的服務,加入協助社會企業的列車,讓台灣的社企蓬勃發展。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