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現代社會需要社會起業家

2012.10.26
瀏覽次數:

編譯:賴菘偉

根據2012 Edelman goodpurpose® Study,越來越多的美國消費者認為個人比政府更應該去解決社會問題。這份研究進行五年以來,首次發現受訪者對社會創新者的期待,比對政府更殷切。

美國消費者對社會使命的態度似乎暗示「每個人都可以改變社會」,但公司和企業組織還是在解決社會問題中占了很重要的角色。

8000個受訪者中,有超過一半認為企業在製造產品的過程中,必須負起企業責任,而執行長必須對此負責,並要承諾持續消弭社會問題。52%的受訪者同時也認為企業執行長需要促使員工一起參與解決社會問題的過程,企業不再只是去爭取消費者的購買意願,同時也要加強消費者對品牌的信賴。

例如,一份UCLA的研究指出讓地球更美好的公司,員工的生產力也更高,這也是走向綠色環保的好理由。

雖然全世界有87%的受訪者(75%以上的美國受訪者)認為公司應該同樣重視企業發展與解決社會問題,但只有1/3的人覺得現有的企業體有做到這一點。

不過企業也不必為了追求社會使命而放棄經過時間考驗的商業策略。超過四分之三的全球受訪者表示只要品牌願意做對社會有幫助的事,多賺點錢也無妨。

對企業來講有個好消息是消費者願意打開荷包付諸行動。將近一半的受訪者會從有社會意識的品牌購買商品或服務-從2010年以來,這個比例上升了47%。而且消費者對公益品牌的支持持續上升,越來越多人購買、推薦、促銷、投資關注社會問題的企業或服務,甚至願意為這些產品與服務付上更多的費用。

Eledleman Brand Properties的全球副主席Jackie Cooper說:「重點不再是猜想這樣做會產生什麼結果,而是『怎麼做』。社會使命必須成為領導品牌和企業的核心競爭力。企業必須將社會資產深植品牌文化之中,包括產品創新、員工參與到行銷傳播。」

對執行長來說,一個好方法是結合企業策略與社會使命,從內部找尋靈感。如同Ashoka的員工Alexa Clay在Fast Company的社會創新部落格中所說,有一群人是在美國企業的內部創新,他稱之為「失落的部落」。

圖片來源

這個失落的部落是由企業內的社會起業家(Social Intrapreneur)所組成,試著讓企業由裡而外變得更好。他們不只是企業社會責任的支持者,也是試著縮短「消費者想要企業負擔更多社會責任」和「企業能力範圍內所能實現的社會責任」這兩者間的推手。

Nike的前任倉儲員工Sam,建立了一個支持美國原住民社區的公民社會組織,而Vodafone的Nick則獲得電信巨人的資助,建立了現在很有名的行動轉帳服務M-Pesa。

最讓Alexa驚訝的是儘管他們所處的公司,未必把永續發展列入優先考慮,遑論拯救世界,Sam與Nick仍熱衷於改變社會。

與其畫地自限,他們意志堅定、全心投入、推動他們的公司。企業內的社會起業家就是像Sam和Nick這樣的人,致力於連結企業與社會。當公司還不知道如何將三重底線(編按:三重底線原文為 triple bottom line,指獲利責任、環保責任及社會責任三面向)納入企業經營,或者打算利用社會責任部門或公關部門來迴避責任時,企業內的社會起業家提供的解決方法,就是從核心事業出發,推動社會創新。

有越來越多像Sam和Nick這樣的人,例如在Exxon公司開拓使用能源計畫、在Morgan Stanley公司開發微型貸款計劃、在像Unilever這樣的公司開發以永續經營為基礎的客戶參與策略…等等,這些企業可以讓世界變得更美好,但更重要的是確保這些企業內的社會起業家欣欣向榮。


資料來源

Ashoka:The People Want Business with a Purpose (Will Social Intrapreneurs Deliver?)

延伸閱讀

東瀛視野-營利事業中的社會起業家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