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新聞] 公平貿易「圈地運動」

2012.06.06
瀏覽次數:

本篇新聞較完整地講述公平貿易的概念,並提出中國實行公平貿易的瓶頸:目前多為NGO在小範圍內,點對點式地進行個體扶植,其規模和影響力均受限。作者認為,相較於NGO,企業更能實行較大規模、更具影響力的公平貿易。透過與NGO和生產者間的「夥伴合作」而非「幫扶關係」,生產者能更主動、積極地參與在價值鏈中。

文末也列舉出歐美的企業如何實行公平貿易,以及中國境內相關的公平貿易組織與執行計劃等,提供讀者作參考。

以下全文轉載自金融界


公平貿易「圈地運動」

2012年05月28日 07:15 來源: 南方都市報 

生活在繁榮的城市商業圈和食品安全危機四伏的年代裏,你是否有類似的心理體驗:商場裏的「土雞蛋」、「綠色雞蛋」標簽已經無法打動你,你更想知道這些雞蛋從何而來,下蛋的雞生活在什麼樣的環境中!當一個叫做「公平貿易」的詞彙舶來中國,這些問題都可以得到解答。在「公平貿易」的體系中,你可以清楚地知道你購買的產品來自於哪家農戶,哪位手工藝人,它們是如何被生產出來的;同時,你為他們支付合理的價格,支援他們採用可持續發展的方式生產,改善生計並保護環境。

公平貿易緣起歐洲

今年5月初,2012公平貿易推廣活動「公平貿易嘉年華」、「公平貿易雙週激活典禮」、「公平貿易推廣組織簽署儀式」在香港成功舉辦。這已經是香港樂施會支援的第5屆「公平貿易雙週激活典禮」。2012年度雙週主題為「公平貿易,物有所值」及「一份公平一份愛」,活動展銷了來自世界各地的100多種公平貿易產品:維持小農生機的有機黍麥餅乾、走出海嘯陰霾的印尼G ayo咖啡、促進農民就業的有機泰國大米、柬埔寨的貢布胡椒粒齊聚一堂,此外,樂施會與公平貿易聯盟共同推出了自動售賣機零售公平貿易產品。

香港公平貿易聯盟調查發現,在620名受訪者中,82%曾聽過公平貿易,有購買行為的達288人(56 .4%),對曾參與推動公平貿易的朋友來說,這組數據恰恰見證了香港過去十年公平貿易運動的成長。

現今的公平貿易運動緣起于1960年代的歐洲,是反抗新帝國主義的社會運動。半個世紀後,「公平貿易」的理念從最初的非營利性組織的倡導發展成全球性、多方參與以及多元方式並存的貿易圈,同時也貫穿在許多跨國企業的社會責任項目之中,企業開始關注到原產地的環境、勞工和貿易關係中的公平性問題。

雖然過去十多年中全球公平貿易銷售量有大幅增長,但願意經營公平貿易產品的跨國公司仍然是少數,且集中在歐美市場。

跨國企業:咖啡豆的遊行

你認為星巴克(Starbucks)完全實現公平貿易了嗎?其實,星巴克購買公平貿易咖啡豆是消費者倒逼的結果。2009年以來,星巴克在英國和愛爾蘭的公平貿易咖啡,讓其成為全球最大的公平貿易咖啡採購者。但美國版的星巴克咖啡豆則是另一番圖景:在消費者遊行抗議,以及美國有機消費者協會多年抵制運動形成的壓力之下,美國星巴克才推出了每週二提供公平貿易咖啡的舉動。而更令人遺憾的是,星巴克在中國至今沒有推出公平貿易咖啡,卻將其在歐美市場的公平貿易咖啡舉措寫進了中文版的企業責任年報。

以偏概全固然是跨國公司宣傳公平貿易存在的問題,這一現象同時也體現出在中國大陸,公平貿易圈到的仍僅是一畝三分地。(來源:南方都市報 南都網)

受資金局限,以及認證標準問題的阻礙,中國的公平貿易N G O組織更多是在小範圍、點對點式地進行個體扶持。大陸第一家民政註冊的上海樂創益公平貿易中心,已經連續4年舉辦公平貿易的紀念活動,但由於沒有公募權、基金會資助有限,受眾和影響力比樂施會要小很多。

國內N G O開展的公平貿易項目主要集中在經濟類作物和手工藝品等基礎領域。原因是這些領域可以較為直觀地反映出背後生產者的生存狀態,比較容易表達公平貿易的理念。而與此相比,歐美國家的公平貿易則越來越多地推廣到小企業和製造業中,今年2月,美國的公平貿易就已經推廣到了採礦業。

公平貿易的未來版圖

也許你認為公平貿易只是扶助貧困農民的一種方法,但事實上公平貿易體系中,N G O、企業與生產者之間的理想狀態應是夥伴關係而非幫扶關係,即受助者和幫扶者成為合作夥伴,分享收益,分擔風險,共同成長。它是邁向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力量。

公平貿易既然是貿易,同樣需要主動尋找市場和改進產品。Div-ine巧克力便是這麼做的,在這家公司,51%以上的股權屬於非洲的可可豆種植者,種植者也參與利潤所得的分紅,被幫扶的群體是最大的股東,可以更自由地發揮生產者的主動性和積極性。

「我比較認同企業採取公平貿易,因為公平貿易牽涉到資本鏈,企業的資本和能力比N G O強。」樂創益總幹事陳樂叢說,「現在其實是一個很好的契機,因為食品安全的問題太大,不管是農業還是慈善業,都存在信任危機。購買公平貿易產品背後是一種人與人之間的信任關係,推廣公平貿易也在推動信任重建。」

而透過這一點,公平貿易NGO與企業之間,仿佛也打通了合作的通道與空間。

  • 企業的公平貿易

吉百利於2008年出臺「吉百利可可種植合作計劃」,致力於促進迦納、印度、印度尼西亞和加勒比地區可可種植業的可持續發展。

英國瑪莎百貨自2007年初起所有咖啡與茶葉都採用公平貿易商品,最近還引進採用公平貿易糖所製成的果醬、巧克力與餅乾,棉質成衣中棉的成分都來自於「公平貿易棉花」。

星巴克是目前規模最大的「公平貿易認證」咖啡採購商之一,把「公平貿易認證」咖啡的驗證過程與星巴克的「咖啡與種植農公平」慣例準則相結合,增進小規模咖啡種植農、其所在社區和對環境的正面影響。

英國Clipper英國第一個擁有公平貿易標簽的茶類品牌。

Sansbury’s連鎖超市英國第二大超市連鎖,從聖路西亞進口香蕉,佔聖路西亞香蕉生產量的75%,此外還從多米尼克進口八成的公平貿易穀物。

  • 中國大陸公平貿易NGO

愛農會是廣西柳州一家民間機構,通過與周邊山區近400名農戶合作,為城市人尋找和提供無農藥無添加劑的農作物和家禽。

上海樂創益公平貿易發展中心結合「公平貿易」和「創意市集」,為N G O機構、傳統手工藝者、弱勢群體提供合作與幫扶機會,孵化創意類的公平貿易機構。

上海生耕農社推動社區支援農業模式,保護上海水源地淀山湖。

沃土工坊通過幫助一些小型的、嘗試性的社會發展項目,支援社會發展領域裏的創新和研究行動。

綠耕城鄉互助社針對城鄉二元化問題,搭建城鄉互助的公平貿易平臺。

國仁綠色聯盟通過城鄉公益社相結合,傳播新鄉村合作文化。

上海彩虹橋公益社倡導社區互助、公益社會的地區性互助模式。

彩禾家與貴州、河北及北京貧困婦女合作,幫助手工藝人擺脫貧困。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