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VisionSpring

社企趨勢/視力之春 營利與公益的黃金交叉

2015.02.0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1月29日)

將人生從黑暗變成光明,有時需要大手術,有時卻只需要一副眼鏡。

「視力之春」(VisionSpring)的創辦人喬登.卡薩羅(Jordan Kassalow)最了解這件事。他親眼目睹了太多人們的一生,因為一副眼鏡而徹底改變。

目前在全球社企界聞名並獲獎無數的「視力之春」,原名「史考喬基金會」(Scojo Foundation—取創辦者兩人的部分名字命名),是喬登和另一名夥伴史考特.貝利(Scott Berrie)在2001年設立,以致力提供開發中國家貧窮階層付得起的眼鏡為宗旨。

一副眼鏡 改變貧童一生

兩人的結合在當時可說是商業與社企用「交互補助」(cross-subsidization)方式創造共同附加價值模式(synergy)的先驅者之一。即使史考特後來因想從事電影事業而將商業經營部分轉讓新股東,喬登仍持續以多種形式使用交互補助的概念,讓理想發光。

喬登具有專業的驗光師資格,從年輕時就參加許多非營利組織到開發中國家的志工活動。史考特則是企業家第二代,但一直都在找尋能結合公益和創業的點子。兩人年輕時就是舊識。

年輕時的喬登有次參加一個到墨西哥的醫療隊,幫一個帶著點字書的七歲男孩檢查眼睛,家人解釋說這個孩子失明。但喬登檢查後發現他不是失明,只是極重度近視。剛好找到相近度數的眼鏡給孩子戴上後,原本兩眼無神無法聚焦的男孩突然整個臉亮了起來,充滿喜悅。

喬登說,「我親眼目睹一個人『第一次看到世界』的那刻。」

根據估計,包含近遠視,全球有超過七億人口是可以藉用眼鏡看得清楚、但卻沒法負擔或根本沒有機會驗光,其中九成都在開發中國家。因為看不清楚造成的全球經濟損失達到2,000億美元以上。

後來喬登和史考特經過許多討論和實地調查,決定共同創業,成立兩個不同組織,並將交互補助模式納入其收入來源之一。

他們先在紐約成立了史考喬眼鏡公司(Scojo Vision LLC),主要針對美國、特別是紐約地區富裕層的老花眼鏡和相關配件市場。之後又成立了史考喬基金會,主要提供開發中國家貧窮階層能負擔得起的遠近視眼鏡。

喬登熟悉公衛和眼鏡、驗光等相關專業。史考特則是行銷、經營和銷售上的老手。因此前者負責非營利的基金會,後者則主要經營眼鏡公司。兩個組織雖是不同事業體,但彼此能互利的部分也儘量充分合作。

例如史考喬眼鏡公司的5%的稅前收入固定捐給史考喬基金會,對主要客源為貧窮大眾的基金會提供一定的穩定財務支援。一開始兩者合享辦公室節省成本和增加溝通機會。而眼鏡公司雖是商業運作,但在定期給客戶的信中也會提到他們對基金會的參與和基金會活動現況。基金會有必要時也會諮詢商業公司對營運、財務、產品設計等建議。兩者也會視情形共用供應商,享受經濟規模的好處。

持續創新 擴大經濟效益

另一方面,基金會在開發中國家的經營也充分活用交互補助模式。例如在印度,他們兩個主要市場的客層一是城市的中產或富裕階層,一是鄉村的貧窮階級(社會中金字塔底層最貧窮但人數最眾多的階層:BoP--Bottom of the Pyramid)。

城市富裕階層的利潤高,運作和定價等都如同一般營利組織;BoP階層收入極少,能負擔的價格也低,運作和定價都是公益方式進行。前者可補後者利潤不足處,但製造和品質都很一致,只是形式和設計會有不同。

史考特退出眼鏡公司經營、轉往其他業界發展後,喬登在2008年正式將基金會改名為「視力之春」,但持續創新、活用與其他業界的合作、組織內的交互補助等模式都繼續進行,組織也不斷擴大。

成立至今,視力之春至少提供了200萬付眼鏡給他們最主要的低收入層顧客(這些客戶每人每天平均賺不到8塊美金),為超過500萬人以上做過驗光。每天銷售額呈倍數成長。每付眼鏡可增加配戴者三成五的生產力,幫助他們改善收入和工作機會。視力之春整體創造的經濟效果達2.7億美元以上,相關模式也透過不同合作方式推廣到世界20多個國家。

營利企業和社會企業可以有很多交叉點和相遇的方式。不論是一同創業或彼此互助,不管是不同組織或同一組織內的獲利來源組合,「視力之春」深刻且確實地留下它的足跡。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劉維公/讓創新成為社會運動

2015.02.05
合作轉載

聯合報/劉維公(2015年2月2日)

當聯合報找我重新寫專欄的時候,我馬上設定要以「社會創新」(social innovation)(簡稱社創)為主題,發展成一系列的文章。一談到「創新」,不少人會直覺認為,那是屬於特定的企業(例如高科技產業)、特定的人(例如研發人員)、或是特定的地方(例如育成中心),要去努力推動的工作,而不是一般人需要關心的事情。這樣的想法嚴重阻礙了台灣的進步。

社創的倡導,可以破除我們對創新的這種觀感。社創沒有自我設限的框框,只要能夠帶動社會的進步,就是社創可以表現的舞台。近年來,台灣各界一直在鼓吹改變社會,創造人們更大的生活福祉。社創是實現此一殷切期待的核心力量,將美麗詞藻的口號訴求,落實成為可以真正享受的行動成果。

想要了解社創對當今人類社會發展的重要性,英國可以說是最佳的參考國家範例。英國的社創蓬勃興盛,跟該國積極推動設計創新息息相關。面對同樣會發生在台灣的社會議題,英國往往採取的是創新的思維與做法去解決問題,而不是因循苟且的消極處理。

以急診室的暴力問題為例。在英國,每年發生在醫院的暴力攻擊事件高達五萬多件,尤其在急診室,此一問題更是層出不窮。這些暴力行為不僅對醫護人員造成傷害,更是增加醫院實際經營的成本,例如雇用額外的警衛、照顧受傷的醫護人員等費用。根據推估,英國的醫院因為暴力攻擊事件所特別增加的營運成本,總計每年不少於六千九百萬英鎊。

為了改善急診室暴力所帶來的巨大社會成本問題,英國衛生部與設計推動委員會(Design Council)共同合作,以公開徵件競賽的方式,選出一個創新的解決方案,並給予設計團隊十五萬英鎊獎金。該解決方案為英國醫療單位所帶來的成效相當顯著:包括實際發生在急診室的語言與肢體攻擊事件減少了百分之五十;百分之七十五的病人表示,其情緒得到照顧不再感到挫折無助;更值得提的是,該方案的投資報酬率保守估計是三比一,意謂著執行此一方案每花一英鎊,可以為醫院帶來三英鎊的收入。

不是只有解決急診室暴力的例子,英國設計推動委員會參與的社創領域還包括友善環境、老人失智症、健康步道等相當多元的議題,廣泛且密集的運用創新的能量,去解決社會的疑難雜症。

近十年來,國際間有愈來愈多單位,不論是來自公部門或是民間,積極投入推動社會創新的發展。美國歐巴馬政府在二○○九年成立一個二億美金的社會創新基金。香港特區政府在二○一二年成立的基金,其金額則是五億港幣。歐盟現今已經有許多基金手段去支持社會創新,但仍然積極研擬以三億歐元成立一個基金,用更豐沛的財政資源去支持改變社會的力量。

在國外,社創已經成為一種熱情的社會運動。相對的,在台灣,這股風潮尚未完整成形。尤其正當經濟部將社會企業列為國家發展重點,明定去年為社會企業元年,社創推動的急迫性更不應該被忽視。缺乏源源不斷的創新能量,社會企業在台灣是難以真正茁壯的!

(作者為東吳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在國外,社會創新已經成為一種熱情的社會運動;
在台灣的你,準備好了嗎?

現在就到社企流三週年論壇,
讓30位社會創革者為你經驗加值、戰力加倍!

社企流三週年論壇:堅持的力量,報名請點此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