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大趨勢/仁人家園 開啟社企先河

2014.10.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4年10月09日)

家是什麼?一個擋風遮雨的棲身處?一個夜晚可避免露天就寢的場所?還是更多?

對全球超過16億居住在貧窮破落住所的人來說,恐怕沒人比他們更能體會「安身」而後「立命」的迫切性。不需奢華,不要贅飾,他們只想要比安「身」更多一點的安「心」:一個樸實且能負擔起的家。

對從事改善全球貧窮者住屋的非營利組織「「HABITAT FOR HUMANITY(仁人家園)」來說,他們深信家不只是一個關鍵硬體,更是一個幫助貧困家庭打破貧窮循環最重要道路之一。有了安心安全的家,孩子才能好好學習、有心裡的安定感、減少疾病威脅,也才有一個新希望的開始。

受益者是合作夥伴

從美國喬治亞洲一個小小的基督教社區住房計畫開始,將近40年來,「仁人家園」抱著「受益者是合作夥伴」的信念,不分種族宗教背景,已推展到全世界至少100個國家,建造了80萬戶以上的房屋,提供超過400萬人新的居住希望,可說是國際上致力解決貧窮住屋問題最成功的跨國純民間組織之一。

而讓他們能夠超越許多同類型的非營利組織、在國際間穩定擴大規模的關鍵之一,在於他們充分融入社企特質的創新性與永續性事業計畫與信念。從「仁人家園」創設的傳奇過程到它之後的紮實發展,「仁人家園」可以說是NPO中最早成功融合社企信念的組織之一。

「仁人家園」是由米勒‧富勒(Millard Fuller)和他的太太琳達‧富勒(Linda Fuller)在1976年設立。富勒原是極為成功的生意人和律師,白手起家,29歲就賺到他人生的第一個百萬美金。但成天忙於事業讓他無空顧及家庭,一度婚姻和家庭都面臨破滅危機。

因緣際會下他突然領悟到,擁有愈多物質上的東西讓他愈失去自己和忘記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事。他做了個大決定,毅然放棄財富,和家人從頭開始。

採用循環基金運作

後來他碰到了他的精神導師、基督教學者克拉倫斯‧約旦(Clarence Jordan),決定移居到克拉倫斯設立的克伊能尼亞農場(Koinonia Farm),與有需要建立家園者共同建屋,之後正式成立仁人家園,事業並從美國國內推展到國外。

面對貧窮者住房問題,全球各國的公部門和非營利部門都有不同的對策。由於低收入者常無法獲得一般的銀行貸款,傳統的非營利部門可能會走接受社會各界捐款、再用於救濟相關貧困受益者的「由施至受」路線。但對「仁人家園」來說,他們始終深信,「貧窮人士需要的是資金,不是施捨;不是社工,而是合作夥伴。」

從針對有需求者的無息貸款來新建或修繕房屋、貸款償還金額回歸到「循環基金」供未來有需求者持續使用,或是「共同存款共同建造」的集體存款能更快速建屋模式、及受益者自助助人的「出力奉獻」等各式運作方式,無不與他們的中心信念環環相扣。

以無息貸款來說,他們將受益者視為平等夥伴,而非施與受關係。他們提供非營利性的無息貸款給收入較低(約為當地平均值的25%到50%之間)、有住房需求但無法獲得銀行貸款的家庭。「夥伴」家庭則靠自己的能力少額但定期地償還貸款。

受惠家庭自助助人

這些受惠夥伴家庭償還的貸款、加上外界捐款、支持者提供的免息借款、和政府的相關住房計畫補助金等,購成了他們整體活動經費來源「循環基金」(Revolving Fund)中的主要項目。夥伴家庭的償款努力不只讓夥伴們增加自信,由於償還款項能用來幫助更多其他有需要的家庭,更讓這些家庭有自助助人的成就感。

仁人家園計畫的成功中有來自許多贊助者捐贈土地、建材、經費或參與建造過程的努力,但同時每個夥伴家庭需貢獻的勞力時間(Sweat Equity,在美國約為350小時)來幫助自己或是其他夥伴建造房屋也是成功關鍵。這不只讓計畫有效降低成本,減輕屋主負擔,更讓屋主有參與感和對社區的貢獻感,也從建造或修繕的過程中了解更多維護房子的專門知識。

受益者也是參與者和貢獻者。每一個夥伴家庭從建房修房中獲得的自信和感動,讓他們不只成就了一個新的住房,更成為改變他們人生想法的一個新起點。仁人家園,提供了這個起點最美的入口。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在盛夏也得「抽籤」才能買到的手織毛衣

文:邱韻芹

Kesennuma Knitting是一家位於日本東北大地震重災區的手織毛衣工坊,今年八月,她們展開新一輪的販售活動。即便日本正值酷暑,商品仍然供不應求,販售者總是必須以抽籤的方式來決定哪位幸運兒能購買一件訂價超過日幣七萬五千元(約台幣兩萬兩千元)的手織毛衣。

(圖片來源:気仙沼ニッティング

東京、不丹、氣仙沼

到氣仙沼創業是在東京都出生長大的創辦人御手洗小姐未曾預料到的生涯轉折。自東京大學經濟學部畢業後,她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麥肯錫(McKinsey)東京辦公室。由於被指派參與一個於日本東北地區駐點的零售管理顧問專案,她才接觸到這個僅有六萬人口的漁港城市。

當時她並沒有為氣仙沼駐足,反而接下遠在不丹的工作,協助當時新成立的民主內閣推廣觀光產業。幾個月後,日本發生了三一一大地震,當御手洗看著不丹人民驕傲地為了自己的國家努力時,她自然想著:國難當頭,我為甚麼不回日本貢獻自己的能力呢?

於是在一年的契約履行完畢後,她便辭職來到東北,為地方政府籌劃重建方案。「重建的意義,並不只在於硬體設施的復原,而是要讓當地居民都可以安居樂業、重返日常生活。」御手洗這麼解釋道。她發現,政府官僚雖然有較強的執行力,但若要在既有體制中展開新計畫,卻是困難重重。此外,她相信產業再生是東北地區重建的重要基礎,可是站政府政府的角度,卻只能提供間接協助。所以她便決定與日本知名文化人糸井重里合作,開啟氣仙沼編織(Kesennuma Knitting)計畫。

從手作中贏回自信與尊嚴

被問到為什麼選擇編織作為創業主軸時,御手洗笑說,其實「文化傳統」、「同心協力」或「織進溫暖」的意象,都是後來才發想並建立的品牌形象。震災後,漁港設施被摧毀,社區百廢待舉,其實她們所能想到的唯一營生活動,大概就是女性的手工編織技能了。

御手洗對商業、特別是零售事業的洞察力也在決定生產品項時派上用場。為了增加就業,讓居民從工作中重獲自信與尊嚴,她設想,主軸活動必須有一定的勞力密集程度。而手織衣著在消費端方面又擁有市場潛力,能夠設定相對高昂的訂價,是個合適的創業起點。

然而尋找編織者並不容易。御手洗一開始完全是社區裡的「陌生人」,打著新創事業的旗號,難以被當地人接受。前來洽談的編織者也往往是迫於介紹者的人情壓力敷衍了事,並非真的喜歡編織,更遑論加入計畫成為工作者。

後來,她靈機一動,在社區四處張貼編織教室(workshop)的海報,以「學習流行花樣的織法」為號召,吸引編織愛好者。在編織者的練習過程中,御手洗也仔細留意技巧出眾的編織者,並請她們留下來,與她們分享自己的創業理念。終於,她透過編織教室找到最初的四名夥伴。

(圖片來源:気仙沼ニッティング

發掘企業存在的意義

現在,氣仙沼編織的契約工作者已經達到三十六位,也在計畫開始後的一年之內達成損益兩平,脫離震災復興的專案階段,正式獨立成為股份公司。當她向編織工作者宣布公司要開始繳稅給地方政府的時候,大家都感到相當振奮,「那是一種終於能夠抬頭挺胸,覺得自己對這座城市有所貢獻的感覺。」

日本婦女一直習於與左鄰右舍一起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但御手洗認為,這些活動往往因為沒有和社區意識連結,而變得保守。通向嶄新未來的企業活動充滿挑戰,但以法國經典品牌愛馬仕(Hermès)為榜樣的御手洗相信,只要堅持產品品質,總會有識貨人欣賞。在消費與生產的過程中,不僅只是工作者獲取報酬,消費者得到滿足;同時,也是對在地社區作出貢獻。御手洗笑咪咪地說,於此,她終於體會到企業存續的真正意義。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