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愛樂活

小農不到22K 工程師、獸醫協助

2014.05.22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聯合晚報╱記者盧沛樺、曾桂香(2014年5月11日)

主計總處首度的大規模調查發現,真要務農,一個月收入根本沒有22K,年輕人外流、農村凋敝,即使政府鼓勵年輕漂鳥返鄉種田,但反倒形成新窮小農;這現象讓許多民間社團與青年成立社會企業,希望創造多元營收增加小農收入。

農戶收入

圖片來源

長老一句「幫我們賣菜」 IBM工程師辭職下鄉相助

原是IBM工程師的張佑輔,和外商工作的朋友組成「洋幫辦」社團,有次接觸桃園縣復興鄉的比亞久部落,長老一句「幫我們賣菜」,讓他辭去正職,從假日上班族志工,變成協助小農的專業社企人。他與妻子黃海琳成立「愛樂活」,運用資訊專業能力,協助偏鄉農村轉型。

張佑輔

(張佑輔。圖片來源

「當初只是想幫個忙,希望建立關係後,賣給農民資訊產品,但後來發現他們根本買不起。」張佑輔說,兩人除了高估農友的存款,也忽略老農對數位科技的恐懼與不熟悉,後來只好親自經營官網,結合訂單系統、另外透過臉書,隨時更新產地動態,吸引支持群眾。

虛擬網路社群工具打響原民部落水果名氣,卻不易培養客戶,讓此事永續經營下去。愛樂活透過親自配送農產品、規劃產地參訪,建立固定客群。

愛樂活

(愛樂活還幫桃園原民部落採收及包裝枇杷,準備宅配。圖片來源

愛樂活成立至今第4年,收購農作物從第一年100斤,逐年增加至今年1000斤,不但以優於市價收購,農友不用赴傳統市集擺攤,還能上山砍竹子,一天工錢至少3000元,增加兼差收入。腦子動得快的夫妻兩人,目前還在想,如何運用資訊科技,蒐集城市的果皮殘渣,統一回收送到有需要的農村,做成有機資材。

成立「台灣農夫」品牌 首創水田栽種金針助農

「台灣農夫」是另一青年助小農的案例。創辦人王順瑜在南投縣魚池鄉長大,本來是收入不錯的獸醫,只是兼職賣一些當地價值作物到美國日本,後來為了保存「水社柳」這個快絕種的田裡樹種,一頭栽進農作,成立「台灣農夫」這個農業品牌。

王順瑜

(王順瑜。圖片來源

魚池鄉有特殊泥炭土層,但因每逢雨季田地便淹沒,地主任其荒廢,王順瑜首創水田栽種方式,種植金針,不但把金針筍賣進五星級飯店,每逢金針花開,會跳舞的金針花海,吸引數十萬人參觀,所得收入除了能付給地主較高的地租,也讓在地老農有新的工作機會。

「泥炭土酸度大約是3,種筊白筍不會結筍,但種金針就很好。」這就是王順瑜口中「適地適種」的哲學。學獸醫的王順瑜,返鄉創業是為了農村生態復育,種田賣菜只是賺錢的手段,但王順瑜卻以台灣農夫的品牌,連結全台100多位農民,打入傳統通路系統,外銷美國、日本、新加坡、汶萊。

「農產品夠好,具有競爭力,就能走現在市場上的遊戲規則。」王順瑜推廣農產品,不打悲情牌,運用農耕技術與品牌包裝,建立自己與通路的議價能力。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追求有機夢 守護傳四代的土地

2014.05.21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王若嵐、白芳羽(2014年5月15日)

代代務農的劉兩傳、薛蘭瑛夫婦,雖然繼承祖先從清朝留下的土地,但是為了能有更平穩的生活,決定選擇考取公職,後來薛蘭瑛在一次農會舉辦的有機課程中,認識截然不同的概念,便深深愛上這種與環境、土地共生息的農作生活,於是她開始從事有機農業,後來還讓農場變成有機教育的平台,讓各年齡層的人都有親近、認識大自然的機會。

圖片來源

與有機結緣 勇敢嘗試

劉兩傳從祖先繼承面積大約一甲的土地,世代務農的劉家明白從事農業就是要看天吃飯,每次遇到天災總是會自行承擔損失,收入其實很不穩定。為了追求更穩定的生活,劉兩傳考取公職當上公務員,薛蘭瑛則是到銀行工作。 薛蘭瑛在一次的說明會中接觸到有機農業,於是便辭去工作決定拿起農具,但是不用任何化學肥料、農藥,要與自然一起共生息。

元極有機蔬菓耕學農場成立於二〇〇〇年,園主薛蘭瑛說當時有在練的元極功,是屬於外在的養身保健,在因緣際會下參加有機農業說明會之後覺得,養身應該要內外兼具,吃進身體的東西也要健康,因此決定投入有機農業並將農場取名「元極」,希望能從內到外用健康的方式生活。一剛開始轉型的時候,在不使用化學肥料的情況下,雜草吸收養分的速度比農作物快,會蓋過作物所以必須常常除草,而除草都是用半人力的機器,在台北光是雇用人力成本就很高,投入有機農業的初期也要有經費,一開始種出來的菜不僅不好看也不好吃,隨著長期的努力一邊做一邊研究,作物開始越長越漂亮。原本只是要種給家人吃,後來在鼓勵之下薛蘭瑛想分享給更多人,於是取得慈心有機認證後開始販賣她的蔬菜。

用推廣與教育分享有機農樂趣

「你對土地付出多少,它就會慢慢回饋」在經過三四年後,土地也慢慢的改變,種出來的菜品質也漸漸提高。薛蘭瑛表示,當一頭栽進有機農業的領域裡後,根本不可能會再回頭,因為作為第一線的農民不會再接觸、吸入農藥或者化學肥料,本身也會變更健康。剛開始並不是以能夠販賣多少為目標,她回憶第一次賣菜時什麼都不懂,看著其他農民依樣畫葫蘆,抱著忐忑的心情向消費者推銷自己的菜,雖然只賺一千多元,但是那種滿足與成就感,以及受到肯定的感覺,給她一直持續下去的力量。

在農場漸漸步上軌道時,台北市政府建設局(現產業發展局)與農會合作,規劃讓台北市國小學童體驗有機農業課程,薛蘭瑛參與這個活動,到北投文化國小教一年的有機課程。但當時很少人從事有機農業,而且她從來沒有嘗試過有機教學,只能依據教學環境、對象自行設計規劃課程,因為北投文化國小沒有土地只能用盆栽進行觀摩與操作,會受到很多限制。即使如此,最後不僅讓小朋友實際體驗種菜、學習有機知識,也讓他們體會到有所付出後得到成果的喜悅,這次的經驗讓薛蘭瑛對於有機教育開始有了信心跟勇氣一直做下去。

食農教育讓學童直接面對土地

薛蘭瑛了解到教育的影響力,認為有機教育要從小扎根,於是又接下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規劃的食農教育計畫,這是則是讓小朋友每個星期都到農場,連續七週的課程,不會在受到場地的限制,從鬆土、種苗、採收、包裝、烹飪都讓小朋友親自動手,也增加自製艾草粿、仙草凍的活動,而像是烤蕃薯之前也會教導怎麼撿柴、生火等野外求生常識。這些小朋友也會影響父母、家庭,進而讓更多人願意支持有機蔬果產品,一點一滴的推廣,讓更多農民願意投入。

薛蘭瑛的女兒劉怡雯也在這種環境的薰陶下,在高中時就決定要從事農業,從嘉義大學農藝系畢業之後,積極參加農業推廣的交流、活動,也到日本見習,增進自己知識經驗,然後回到家裡將所學應用,跟著媽媽一起幫忙經營農場;而劉兩傳則是在退休之後也一起幫忙農務。

為了保持每次課程的品質,目前元極有機蔬菓耕學農場只接受二十人以上的團體,除了小朋友也有許多公司、親子團體預約。他們認為這個農場是一個教育平台,讓來到這邊的人對愛護環境有更直接的認識,並且希望零到一百歲的人都可以一同體驗。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