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上櫃股票 市值拚增30%

2014.02.17
瀏覽次數:

經濟日報/記者曹佳琪(2014年02月06日) 

上櫃股票金蛇年市值大幅成長超過三成,雖然金馬年第一日股市重挫,不過櫃買中心董事長吳壽山樂觀看待金馬年上櫃股票表現,他認為,量化寬鬆(QE)逐步退場代表經濟成長,將驅動中小型股有所表現,股市沒有不漲的理由,預期市值可望再成長三成,外資占上櫃市值比重可望向上挑戰20%歷史新高。

吳壽山表示,今年對櫃買市場來說是一個創新年,包括興櫃流程再造、資訊揭露平台由創意到創業、社會企業的推廣及創櫃板輔導創新等,都是今年櫃買中心的首要任務。

(圖:櫃買中心昨天舉行新春團拜,董事長吳壽山(中)與總經理李啟賢(左)向大家拜年。圖片來源

以交易面來看,金蛇年上櫃股票的市值已經來到2.3兆元,金馬年有機會向3兆元的市值挑戰;而外資占上櫃股票市值到去年底為止已經來到17.46%的歷史新高,一方面是櫃買家族逐漸受外資青睞,一方面則是F公司陸續上櫃掛牌,目前已經22家上櫃F公司掛牌,且還有不少正在申請上櫃中。

吳壽山指出,今年會推出三個小創新計畫,包括首先興櫃交易制度正在研擬推出活絡量能的新政策,且交易平台也將推出新產品,再來是創櫃板將推出輔導創新計劃。由於首批的創櫃板公司已經上路,會更瞭解交易機制上有什麼可以改善的,此外,人民幣離岸中心的推動也是要務之一,尤其以寶島債的推動更是重點規劃,將以台商子公司回台發行寶島債為主軸。

而目前櫃買所有的業務推動都相當順遂,唯獨社會企業的部分尚未有成果,國內首家社會企業的公司多扶,登錄創櫃板並不順利,首輪認購並未完成,顯示市場並不看好。

對此,吳壽山指出,要等社會企業法過後才有機會推廣給退休基金,透過行政機制來買社會企業的公司,此外,勞委會方面也有在努力推動讓勞退基金有機會可以投資社會企業公司,在多管道的推廣下,有機會讓社會企業正式進入資本市場。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來自俄羅斯社會企業的三堂課

2014.02.17

編譯:林冠廷、吳映瑾

編按:一場由俄羅斯舉辦的社會企業研討會,讓作者Craig Dearden-Phillips大開眼界,同時他也看到了當地社會企業所面臨的挑戰,與其他國家其實相差不遠。全文由作者以第一人稱敘述他在會議中的經歷。作者Craig Dearden-Phillips,同時也是Stepping Out的主管。


圖片來源

那天,莫斯科是個陰暗不明的午後,我與少數乘客抵達莫斯科。步出機場時,我還不知道這場首次在俄羅斯舉辦的社會企業會議有什麼特別之處。

這次在莫斯科貿易中心舉行的社會創新會議,是由超過90億英鎊身家的俄羅斯Lukoil總裁Vaguit Alekperov所贊助,Alekperov在開幕式簡單發表他對於社會企業的觀點,既有想法又低調,與我想像中有落差。

我參加一場探討俄羅斯以外的社會企業討論會,但整場討論的焦點卻是一位來自俄羅斯社會企業投資公司Impact Futures的女性。她有耐心的解釋在俄羅斯的影響力投資,並告訴聽眾由於俄羅斯政府以及慈善團體之間存在一個巨大的鴻溝,是社會企業可以著力之處。

這場會議在一位來自素食慈善組織的人士提問後引發熱烈討論。這位聽眾問Alekperov一個直接的問題:在一個貪汙腐敗且科層官僚承擔太少責任的國家體系中,社會企業是否有其生存空間?此時,討論已完全偏離社會企業在各部門所能產生的影響,轉而變為社會企業定義上的歧異,以及當為與不當為的激辯。

下午,我擔任一個類似英國Dragon’s Den創投活動的評審,由熱情的俄羅斯年輕人向我們簡報,簡報內容甚至比英國自己的活動還好。由於俄羅斯的社會企業很難獲得政府的補助,加上慈善捐款並不活躍,這些年輕企業家必須用商業方法解決每一個社會問題,而這個動機也讓這些提案比英國一些慈善機構所提的案子更像社會企業。(註:Drgaon’s Den是由BBC所製作的節目。節目安排有創意的創業家與資深投資者碰面,創業家在短短幾分鐘內將想法表達出來,並回答投資者所提出的問題)

這次參訪俄羅斯社會企業的收獲,主要有三點︰

首先,俄羅斯與英國的社會企業都是從現狀無法解決的問題開始。然而,相較於西方國家,俄羅斯政府為那些脆弱需救助的人所做的更少,且方法經常是過時的,因此,社會企業往往把自己視為公民社會以及商業部門的一份子。當然,仍然有一派的論點認為社會創新應由國家扶持,然而這些社會企業在沒有官方的支持下,仍然能發揮效用、補政府之不足。

其次,倘若俄羅斯政府能對社會企業提供更多長期計劃性的支持,將有許多社企受惠。然而,這個乍聽之下還不錯的想法現在還不太可行,因為目前社會企業的資源主要還是來自於國家富豪的資金挹注。

最後,許多俄羅斯高知識份子都熱衷且持開放態度地討論他們的社會問題。俄羅斯人多半對其國家感到驕傲,但許多人也極欲藉由向政府請願,或是透過社會企業來改善弱勢族群的生活。

這次能夠參與俄羅斯社會企業的討論,對我來說十分正面且具啟發性。過去一年,俄羅斯仍然是一個與西方世界很不同的國家,然而,許多社會企業所面臨的挑戰卻沒有分別。


資料來源:

The Guardian: My three lessons from an encounter with Russian social enterprise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