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創業系列專欄之一

2013.10.11
瀏覽次數:

北京新浪網(2013年9月28日)博明

2006年,一位名叫Blake My-coskie的美國創業家游遍了拉丁美洲的阿根廷。旅行中,他注意到當地很多兒童腳上都沒有鞋子,因為他們的家庭買不起。同樣的情況在很多貧窮的國家都存在。比如在衣索比亞,因為沒鞋穿,很多婦女和兒童容易患上「象皮病」,這種病由在被寄生蟲感染了的土壤上行走而引起。它非常嚴重,但治療方法也非常簡單:穿鞋。

那麼,如何讓這些需要鞋的人穿上鞋呢?大多數人通常會訴諸于以下兩種方式中的一種:支持或建立一家非營利性組織(慈善機構、基金會、非政府機構)來免費送出鞋子;敦促政府出面解決問題。

Blake採取了一種完全不同的方法:他創建了一家公司。

他這家名為「TOM」s Shoes(給明天的鞋)」的公司,建立在一條非常簡單的經營原則之上:買一雙,送一雙。你每購買一雙鞋,在地球上某個角落裡的某個沒錢買鞋的家庭,就會免費得到完全相同的一雙。

這個方法的效果是驚人的:從2006年創建至今,TOM』s已經送出了超過200萬雙鞋,全世界的消費者都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為那些需要幫助的人盡一份綿薄之力。另一方面,「買一雙,送一雙」這樣的營銷方式也為這家公司帶來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而不用像一家普通鞋企那樣,疲於在激烈的競爭中尋求差異化。

這就是「社會企業」的典型例子,利用營利性企業來解決社會和環境問題。通過創建一家公司,Blake得以在速度和規模上以傳統方式永遠不可能達到的效果來行動。

社會企業為什麼重要?

最重要的一個原因和規模有關。我們,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人類,正面臨著越來越大而嚴重的問題。解決這些問題需要大量的金錢、才智和其他資源。

以全球變暖為例,今年上半年,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已經達到了400PPM,是三百萬年來的最高記錄。與之同時發生的(當前的科學認為兩者之間有直接因果關係),是越來越熱的地球。實際上,有記載以來,人類歷史上最熱的12個年頭,全都發生在過去的15年裡。

全球變暖的結果是災難性的:空前的乾旱、洪水(更加溫暖的空氣可以容納更多的水汽,降雨的頻率因此降低,但單次降雨量會增大)、山火以及冰川融化。若不採取行動,全球變暖的速度將會加快,並危及到地球上的生命。這是氣候變暖的殘酷真相:我們不是在拯救地球(它自己可以過得好好的)——我們是在保護地球讓人類生命得以維繫的能力。

阻止氣候變化、保護好我們的環境給下一代,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根據國際能源協會,答案是37萬億美元——要在2030年以前將大氣的二氧化碳濃度穩定在450ppm(災難仍會頻繁,但還不至於毀滅人類),新的投資就要這個數。

37萬億美元是個驚人的數字。我們大可以停下來想像一下它的龐大程度。比如說,37萬億美元可以讓2008北京奧運會開上787次(按照每四年一次,那就是從現在到公元5161年)。或者,用這些錢你還可以買178,916架最新的波音787「夢想客機」。

現在,讓我們看看人們想要幫助社會時第一時間會想到的方式——慈善募捐——所能達到的規模。

世界上最大的慈善基金會是比爾和梅林達·蓋茨基金會(微軟)。它當前的基金總額已達362億美元,大約是我們所需要的37萬億的0.1%。加上其他最大的基金會,我們大約會有5000億美元——這個數字已經不小,但仍然離我們需要的差很遠,尤其是考慮到每年真正被花掉用於救助的只佔5%,剩下的則用於傳統的投資。

那麼那些個人捐贈呢?這部分很難計算,但是有人估計也就每年不超過7000億美元的樣子,但是這其中僅有很小一部分會用於解決環境問題。指望用募捐的方式來解決這個問題顯然不現實——錢就這麼多,怎麼加都不夠。

政府方面呢?

把全世界所有國家的主權財富加在一起,金額大約是5萬億美元。再加上外匯儲備,你可以得到16萬億。這個數字夠大了吧?但遺憾的是,仍然不夠。(關鍵是政府是不可能把這些錢都用來解決一個問題的)。

接下來,商業途徑怎麼樣?全球GDP目前大約是70萬億每年,當然,這隻是粗略估算,而且並不等於銀行里的錢,但是它指向的是一個根本性的事實:商業是股巨大的能量,在數量級上遠遠超過慈善和政府,使兩者相形見絀。

這是否意味著政府和慈善就毫無價值?絕對不是。它的真正意義在於,對於諸如全球變暖之類的問題,解決途徑無一例外需要藉助商業的力量——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的方法來調動必要的資源。這就像牛耕地,你可以指揮牛,但真正耕地的還是它。

除了全球變暖之外的其他問題,無不處於相同困境。無論你想解決的問題是農村貧困、愛滋、河流污染還是老年人口的照顧問題,所需要的資源往往巨大到遠遠超出政府和慈善所能提供的——同樣地,我們必須把目光轉向私營部門。

社會企業的核心是一個非常簡單的理念:商業和投資只是工具。而如何利用這個工具,則取決於個人和社會,即我們自己。

但我們說「好」投資和「壞」投資時,通常的標準僅僅有一個:風險調整之後的回報。我投入一些錢,然後得到回報,風險越小、能越快拿回錢,就越好。

但現實要複雜得多:是的,投資主要是關於賺錢和花錢的,但它也是我們改變世界的一種非常有力的手段。所有的投資都是如此,無論是買住宅開發商的股票,還是投資煤礦——雖然首要目標是賺錢,但同時我們也是在改變這個世界,可好可壞,但途徑是投資和購買行為。

當前,我們談論投資時只考慮錢來錢往。但要解決最大的挑戰,就需要在我們做決策時開始考慮投資對與這個世界所產生的其他效應。

(張瑩/譯)

以上全文轉載自北京新浪網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