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博威鳥控用生態知識和管理工具,讓人類與野鴿和平共處
「博威鳥控」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博威鳥控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林冠吟
隨著杜昆盈的腳步,我們走進台中一間民宅,在裝潢新穎而氣氛明亮的大樓公寓中,卻有一個角落被野鴿糞便覆蓋著。公寓的主人向我們說明,以往他都是請清潔公司來,用水沖洗打掃此角落,但是這回他想嘗試不同的解決辦法。
「其實要做防治,最好是從預防開始。因為等到鴿子築巢後,要處理的就會更加複雜了。」來自「博威鳥控」的杜昆盈說,在環視周遭一圈後,他便從箱子裡拿出清潔工具,擦拭陽台,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野鴿防治。
(博威鳥控認為野鴿防治從預防做起較好。來源:社企流)

從看蝸牛的小孩到創業者

這位有著黝黑皮膚,出場時總是穿著大地色系的衣服,腳踩運動鞋,一副隨時可以入山去進行生態調查的大男孩,是自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的杜昆盈。他因為在校時期參與過孫元勳教授帶領的「鳥類生態研究室」,而開始接觸動物管理和野鴿防治,畢業後在教授的建議下創立博威鳥控,目前是團隊的執行長。而杜昆盈每次出任務時,在一旁與客戶溝通的是工業設計背景出身的林靖淇,目前負責博威鳥控的產品設計。   從沒想過要創業的杜昆盈,在接受採訪,談起組織營運面和未來展望時,語氣仍略顯生澀,時不時發出「唉,我不太知道如何表達,」然而一旦提到生態和鳥類知識,他就彷彿立刻變了一個人,侃侃而談各類猛禽和其生活習性的知識。   「我從小就很喜歡動物,我媽說我幼稚園時,其他同學都已經去排隊了,我還在看蝸牛,」杜昆盈說,從小就著迷於動物世界的他,自高中到研究所,皆以學習野生動物的知識為目標。從前想做的都是動物保育工作,接觸到動物管理後,他才發覺解決人與動物之間的衝突,其實更為重要,同時這項工作可以運用他以前所學的各種專長,因此決定踏入野生動物防治的領域。(同場加映:日本Bird Research設計「鳥類友好墊」:保護鳥寶寶又能讓便便不落地

用生態知識,為都市的鳥類尋找一條生路

博威鳥控原本的英文名稱是Bird Away Bird Yield,「Bird Away意思就是鳥走開。」杜昆盈言簡意賅地說。他進一步說明,以廣場上常見的野鴿為例,「全世界許多城市都有野鴿管理的問題。」   回頭看台灣的野鴿來源,其實與早年的賽鴿歷史相關。賽鴿在競賽時,必須飛行遙遠路程才能返回鴿舍,一場比賽下來總會有約1/3沒有順利返回的鴿子流落在外,成為城市或鄉村裡的野鴿。再者,「鴿子的原始生活環境是懸崖峭壁,因此都市大樓就是牠們很好的棲息空間。」杜昆盈補充。   雖然鴿子素有和平的美好象徵,但另一方面也為人類的生活帶來一些困擾。比如說,鴿群糞便中含有的新型隱球菌,會有造成相關傳染疾病的疑慮。「比起其他鳥類,鴿子的排泄量很大。」他曾接過一個板橋區大樓的案子,住戶家裡的冷氣機長年遭受野鴿糞便的襲擊,當住戶開窗通風時,空氣中總帶著排遺異味和鴿子的羽絨,嚴重影響到住戶的居住品質。   「除此之外,鳥禽身上帶來的禽蟎可能會造成人類的過敏現象,」杜昆盈回憶道,團隊曾接過一個小家庭的案子,因為有八哥在臥室裡冷氣機和建築物的縫隙中築巢,而禽蟎藉由冷氣風力散佈臥室中,導致小孩子陸續長出紅疹的過敏現象。
(杜昆盈在處理安裝防鳥網的前置作業。來源:社企流)
無論是造成傳染病或是環境衛生品質低落,甚至是鄉村地區的農業損失等,杜昆盈提及,過去台灣社會在處理這種動物與人類間的衝突時,因為追求執行率高,多半以防疫的心態來「滅除」。   他舉例說明,像是農損方面的防治處理,過去相關單位會用毒餌來滅除老鼠和禽鳥,間接影響到其他非目標動物。「但是這種做法是無效的,因為個體被殺死,還是會有其他個體來取代。」杜昆盈以過去所學的生態知識回應道。由於知道過去激烈的方法行不通,他與團隊提出一種和緩的管理辦法:
「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
 團隊使用國外常見的防鳥刺和防鳥網等動物管理工具,因地制宜地鋪設在鳥禽常出沒的區域,「不是用打或殺,而是物理性的隔絕,讓鴿子明白這不是適合牠生存的地方,」杜昆盈說。   至於防治效果的程度,則分成短中長期三種。短期是解決客戶眼前可見的問題,比方說把鳥巢移除和裝設防鳥刺;中期則是預先解決問題的潛在發生地區;長期的作法則是對未來的鳥群移動做預先的規劃管理,例如藉由野鴿節育,讓族群的數量下降。(你可能會喜歡:護鳥不用農藥 「老鷹紅豆」開賣

生態人的創業挑戰

團隊成立5年來,目前的業務仍有9成是處理野鴿防治,「因為民眾的需求其實很大,但台灣做這種較友善動物防治的公司很少。」杜昆盈說。博威鳥控的客戶不僅是大樓住戶,現在連大型的公司也找上門,例如高雄的台鋁生活廣場就曾經請博威鳥控協助執行野鴿防治,團隊也協助民間航空公司處理機棚的鳥禽問題。
(博威鳥控也處理機棚的鳥禽問題。來源:博威鳥控)
業務的規模越來越龐大,但杜昆盈認為團隊目前依舊人手不足,需要同業及相關跨領域的人才投入參與。再者是,鳥類防治過程中需要使用到各種材料或是工程施作的專業能力,都是過去在生態領域的他所陌生的,因此他認為「如何在時間有限的狀況下請教專家,又把工程執行完善」都是挑戰。
「因為過去沒想過要創業,所以在接手後必須重頭摸索『何謂創業?』」杜昆盈說,為了獲得更多的創業經驗與資源,他參加了第二屆的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他認為,雖然目前坊間創業課程很多,但是內容幾乎大同小異。「像我這類必須短時間內學習如何營運公司的人,其實需要更直接的經驗傳遞。」杜昆盈表示,進到iLab的課程後,像是財務和行銷方面,都有更多講者面對面的經驗分享,讓他受益良多。 除此之外,杜昆盈坦言自己過去經營公司時,多半獲得的資訊是財務報告和營運資料,加入iLab後才有機會進一步接觸到社會企業的資訊圈,以及認識到社會影響力評估。這個經驗讓他感受到,「社會企業不僅是簡單的名號,」而是可以用謹慎的數據計算出影響力,並解決社會問題的企業。

從「鳥走開」到「鳥的道路」

提到博威鳥控接下來的發展,杜昆盈說短期會以野鴿防治和產品服務為主,未來會逐漸專注在規劃和研發,將勞務性的安裝工作與其他廠商分工合作。他期待藉此讓更多跨領域的工作者,例如水電師傅和室內設計師等,都能對友善的動物防治方法有所認識,如此一來便能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博威鳥控原本的英文名稱是Bird Away Bird Yield,意思就是鳥走開。之後,我希望能變成Birdway,鳥的道路。」杜昆盈認為,生態工作者應該要有更寬廣的思維,來解決動物與人之間的衝突,以打造一個共生的環境。這或許是他不同於大多數的生態系學生,畢業後到政府相關單位或是動物保育的非營利組織工作,反而選擇了創業這條路的原因。

特別企畫:社企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博威鳥控執行長杜昆盈的一日。來源:社企流)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圖表製作:郭潔鈴、黃思敏
【iLab 孵化器徵件申請開跑!】Becoming More,成為更好 在你的創革路上,iLab 從 0 到 100 無縫支持每個階段的創業團隊! 只要你正致力於改善某個社會議題、透過商業創造影響力,無論你正在驗證點子或商業模式、測試市場與產品服務、商業模式與穩定營收建立階段,在 iLab 育成計畫裡,你都能找到對應的專業服務與資源,以及 100+ 與你志同道合的創業團隊社群。 ► 了解更多 iLab 孵化器 ► 這次孵化器與加速器同時開啟徵件,還搞不清楚自己適合哪個計畫嗎?iLab 診斷測驗,8 個問題馬上搞懂 ►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立刻申請孵化器
 

文章標籤

  • 社創團隊專訪報導

    社創團隊專訪報導

    帶你第一線認識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內的創業團隊,深入探索每個團隊動人的創業故事。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 100 位創業者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
  • 社會創業趨勢新知

    社會創業趨勢新知

    此專欄收錄 iLab 執行團隊每月精選的社會創業相關文章與 iLab 最新動態,帶領大家一同關注國內外最新趨勢與洞察。自 2014 年起,社企流啟動 iLab 育成計畫,致力於成為社會創新創業者的成長引擎,至今已支持逾 100 位創業者以商業啟動更多、更深遠的社會影響力,計畫期間已創造超過 18 萬位受益者、合作團隊總募集資金也超過 1 億台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