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生態圈─歐洲篇

文、圖:許譯心

起源於歷史悠久的社會主義,歐洲社會組織自19世紀興起以來,便關注社會議題及弱勢族群,後來逐漸發展成社會企業。近年來,社會企業已形成改變社會問題不容小覷的影響力,歐洲民間及政府均積極地促進社會企業的生態發展。歐洲眾多國家的社會企業中介組織,不僅發展程度參差、形成過程也不同,「社會企業生態圈-歐洲篇」特別挑選了三個歐洲社企生態圈發展較成熟的國家─英國、義大利和法國,分別介紹其生態圈概況。

英國: 與政府關係密切,豐富多元的支持系統

  

圖:英國社企生態圈四大角色

英國的社會企業走在世界最前端,從民間到政府莫不成為各國爭相仿效的對象,擁有相當健全且活躍的社會企業生態圈。英國社會企業的發展與政府密切相關,自前任首相布萊爾在1997年政策演說中公開支持社會創業家以來,政府便以立法及眾多支持方案扶持國內的社會企業,例如2000年以樂透基金成立專門培育社會創業家的UnLtd基金會,和2004年通過的「社區利益法案」(Community Interest Companies, CIC),皆提供資源支持社會企業的發展,也賦予社會企業明確的地位。在民間,社企中介組織提供多樣化且容易取得的協助,使社會企業得以蓬勃發展,使社會企業及政府、民間企業之間彼此交流熟絡,攜手共同發展未來的藍圖,以下將以社會企業生態圈的四大支持角色分別介紹。

  • 概念推廣:在英國,概念推廣的工作深入社會大眾及投資市場。Pioneers Post為國際知名的網路平台之一,不定期更新社會企業動態及相關知識,為社會企業關注者提供最新資訊。此外,英國最大的社會企業組織Social Enterprise UK也每年頒發社會企業獎,推動健全、具公信力的研究,鼓勵提升大眾的社會企業意識。最特別的是,英國政府也發展衡量社會企業影響力的社會投資報酬率(SROI),讓投資市場更了解社會企業。
     
  • 社群建立:英國社會企業與其他部門之間交流密切,且具有自己的認證標章。Social Enterprise UK為大型社會企業社群集結社會企業、一般企業及公部門,共同打造更健全的社會經濟市場,並代表社會企業積極發聲來影響政府制定有利社會企業發展的政策。此外,2010年成立的Social Enterprise Mark Company是獨立的社會企業認證權威,透過嚴謹的審核機制,核發「社會企業標章」予合格的社會企業,幫助消費者清楚辨識社會企業組織,以支持及購買社會企業的服務與產品。
     
  • 財務支持:英國的社會投資市場發展十分完善,自2000年以來便不斷成長。其中,政府成立了「大社會資本」(Big Society Capital)以及發行「社會影響力債券」(Social Impact Bonds),為社會企業開拓籌資管道,更建造了「社會證券交易所」(Social Stock Exchange),向大眾展示有資金需求的慈善組織或社會企業的訊息。同時,政府2010年頒布「社會價值法」(Social Value Act),以政府採購支持社會企業。在民間,傳統銀行提供了大部分社會企業所需資金,而其他融資配對機構、群眾募資平台,以及創投也扮演重要角色。
     
  • 能力建置:英國的社會企業家有許多培育社會創業能力的管道,例如全球最大的社會創業家支持平台UnLtd,每年發起多個獎項,培育近千名社會創業家,提供資金、專業顧問、社群網絡及培訓等支持,協助社會企業度過啟動、擴張、轉型等階段。另外也有教育組織如School for social entrepreneurs,提供專門的訓練及支援。

義大利: 社群連結強、財務自給自足

  

圖:義大利社企生態圈四大角色

義大利擁有豐富多元、發展成熟之社會企業生態圈,政府著手規劃一系列從育成、財務支援到提高社會企業意識之支持方案;民間之支持機構亦持續發展、增加中,其中最大的特色是社會企業之間擁有豐富的交流及合作,成為彼此之支持網絡。

  • 概念推廣:研究機構及政府在義大利是社會企業概念推廣工作的要角,國家研究機構Iris Network定期統計及發布社會企業相關報告,提供社會企業的概念及現況給大眾。2011年政府則設立了「社會報告書(social report)」機制,讓社會企業可自由選擇撰寫報告書,檢視並呈現自身在完成社會使命上之進程,讓利益關係者以及全體社會更了解社會企業之理念及現況。
     
  • 社群建立:在義大利,社會企業時常組成聯盟(consortia),可說是社會企業發展的重要基礎,聯盟內的社會企業會得到發展上之協助,而聯盟也常常代表社會企業向政府承包標案,讓規模小的企業也能承做政府之業務。不同聯盟之間也會互相聯合,組成同盟(confederation),擴大資訊共享的效果及力量。例如,Idee in rete’ 聯盟聯合了義大利12個地區之450家社會企業,提供知識共享以及募資之平台。
     
  • 財務支持:與其他國家不同的是,義大利的社會企業財務狀況較良好,70%的社會企業透過自身資金以及營運而來的利潤自給自足。社會投資市場也十分興盛,社會企業其他的財務缺口大部分由銀行及金融組織貸款,例如義大利的前五大銀行均提供實惠的貸款方案給社會企業,也有社會企業開始考慮自行投資以及群眾募資。另外,近年來義大利社會投資市場不斷成長,影響力投資、社會影響力債券以及社會創投等新興投資工具也逐漸興起。
     
  • 能力建置:政府以及聯盟(consortia)為能力建置之主力,協助新創的社會企業順利發展。聯盟提供知識、財務、營運以及國際經驗等幫助,而中央政府的Fertilitá專案則透過專業訓練、顧問諮詢服務以及導師制度協助新創社會企業度過草創時期。

法國: 民間組織活躍,發展潛能高

圖:法國社企生態圈四大角色

法國的社會企業生態圈提供多樣化的服務,雖不如英、義二國完善,但仍充滿發展潛力。社會企業在法國雖無明確法律地位,但政府仍透過許多支持方案、融資管道及法案的成立,來扶持社會企業;民間則有活躍的資本市場和傳播媒體支持法國社會企業的推廣與發展。法國的社會企業之間有緊密連結,善於彼此合作,聯合遊說政府以爭取權益,整體生態圈日趨成熟及完善。

  • 概念推廣:在法國,許多傳播媒體致力於讓社會企業的概念深入民間。2002年成立的Avise,是法國具有代表性的社企媒體,定期發布報告、出版品以及新聞,更籌辦活動引起社會大眾之注意。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政府也將社會企業相關課程納入學校教育,傳播社會企業相關知識。
     
  • 社群建立:法國社會企業擁有大型交流平台,不僅產業之間互相交流,更創造與政府交流之管道。2010年成立的Mouves致力於發展全歐洲的社會企業網絡,並代表法國社會企業和政府協商、爭取資源。
     
  • 財務支持:法國的社會投資市場活躍,提供社會企業各種融資選擇,法國政府也建立社會投資市場,並以稅賦優惠等方法來吸引投資者。在民間則有銀行、創投以及影響力基金,例如CIGALES貸款給與環境相關之專案,而越來越多傳統銀行也加入貸款行列。
     
  • 能力建置:法國在能力建置方面的支持十分充沛,有政府投入資源成立的育成專案和大型育成組織,更有許多民間計畫協助新創企業之發展,知名之育成組織有Ashoka France。

結論

法國、義大利以及英國皆因應不同的人文歷史背景,發展出充滿活力而多元的社會企業生態圈。對英國而言,有著政府大力的支持以及民間多樣化的組織,社會企業較容易獲得資源與社會的支持,整體因而蓬勃發展。義大利社會企業則因為有「聯盟」(consortia)作為發展的基礎,提供全方位協助,加上整體資金來源的穩定,社會企業得以有很好的立足點在市場中與其他企業競爭,並創造出社會價值。法國社會企業擁有強健的資金市場、眾多籌資方式可以選擇,若政府能加強立法,給予社會企業合適的法律狀態,則能更加強健支持系統。

綜觀此三個國家,社企生態環境已臻成熟,雖然仍有法政制度、財務永續上的困難,但其社會企業所面臨的挑戰大致上已經超越資源不足的階段,而進入到市場競爭以及如何永續、找到自己的利基、創造更大價值的階段。歐洲從福利國家出發,政府、民間與第三部門皆歷經許多社會經濟的變革,使得現在社會企業的發展,更傾向政府與企業共同協力共進的關係。


作者簡介:許譯心,就讀於台大財經系,於2015年成為社企流第三屆冬季專案實習生。本篇文章為實習組別<資源檢索師組>撰寫之介紹文,也是該屆專案實習成果。

「為什麼要在澳門建威尼斯、在花蓮打造小希臘?」看烏干達如何運用旅行,達到在地經濟與社區的雙贏

2015.11.25
合作轉載

文:Teresa

10930921_10152615513082011_8419819500489025891_n

關於旅行這件事,有一點我一直参不透,為什麼要在澳門建一個威尼斯,或是在花蓮的海邊蓋一間小希臘呢?

澳門就是澳門,花蓮就是花蓮,每個地方都有自己的魅力和特色,都出來旅行了,何不踏出想像的高牆,走入當地生活,各種小旅行、志工旅行近幾年,在島內外不勝枚舉,但在台灣,觀光旅館跟當地社區卻幾乎始終對立,本應是互利互惠的關係,卻有一座高牆擋著。

這幾年的小確幸、返鄉創業,絕對不是台灣獨有的文化,隨著全球化的發展,全世界都有可樂、麥當勞、甚至是星巴克,但這種全球化的一致性,讓旅人反思,我幹嘛在非洲的旅館用歐舒丹呢?!

這一個反思,造成另一波的在地化的風潮,用一種更精緻的手法,轉譯在地特色,呈現在消費者的面前。也讓消費者開始思考旅行能不能不只是旅行?不只是到別的地方睡同樣的床,用同樣牌子的沐浴用品,甚至吃同樣的東西?旅行能不能有更多的意義?能不能透過旅行回饋當地?

1506520_10152615512512011_276040784118986360_n

這趟烏干達之旅另一個必去的地方,就是位在Queen Elizabeth國家公園邊緣的Kyambura咖啡合作社,這並不是什麼Lonely Planet上的旅遊景點,而是我Peace Corps的朋友長期協助他們的一個咖啡合作社,這裡透過Peace Corps的協助之下,最近新開了一間社區實習咖啡店,我朋友總是跟我說他們的Pizza多好吃,咖啡多好喝,人有多好,還能去附近的Kyambura Gorge走走,既然被描述的那麼神奇,豈有不去的道理,更何況我也很想觀察烏干達這種「小確幸」社區產業與社區的關係,以及如何經營。

到了Queen Elizabeth,我們找了一位司機請他帶我們去咖啡合作社,「你知道在哪嗎?」我擔心地問,「當然知道,而且還很熟呢!我現在會在這裡當safari嚮導,就是因為他們開的一個旅遊業課程,訓練當地人投入旅遊業和教導一些基本的動植物知識,如果沒有他們我現在應該還在村莊裡捕魚吧。」司機大哥邊騎車邊說,看來這個合作社與社區的關係不僅僅是個咖啡合作社。我坐在摩托車後面,沿路就能看到大象家族近在咫尺在路邊吃草,風吹來,我在非洲大草原上奔馳,無比自由。

一到合作社,打開門是一大片草地,草地上有露天咖啡座、咖啡倉庫、還有一間實習咖啡館,「你好,我是Sean」一個穿著T-shirt的人向我們熱情的打招呼「歡迎來到Kyambura咖啡合作社,有什麼問題都可以盡量問我」,我們選了一個戶外的位子坐下來,Sean也坐下來,跟我們介紹這個咖啡合作社。

「這裡還很年輕,這個合作社的成員主要都是社區裡的女性,大約有30人左右。因為地勢較低,我們大多種植羅佈斯塔咖啡,除了種植咖啡,成員們也有Village Saving Group(類似台灣的標會),一起存錢學習理財。我們的咖啡主要賣到隔壁的Volcano Safari Lodge,他們是我們最主要的資助者,除了販售咖啡,我們也希望能吸引觀光客,一方面增加收入,另一方面也希望能讓旅人更瞭解當地社區。像是現在這個實習咖啡館則是去年10月由一位Peace Corps的志工協助建造,所以你們今天的餐點都有打折(讓我在此ps一下,在烏干達旅行Peace Corps身份比台大學生證更好用,四處打折)。」

10410860_10152615516817011_7018126582890475882_n

IMG_7186

Kyambura是個峽谷,峽谷上是獅子王裡面那種的非洲草原(上面還有大象、獅子的那種),溪谷下則是一片熱帶雨林,非常壯觀漂亮,雨鄰裡甚至有野生的黑猩猩族群棲息,咖啡合作社位在峽谷的邊緣,在五六年由一位美國的靈長類學家、當地社區和附近的一個高級旅館一起創立,你們沒聽錯,高級旅館!Volcano Safari是在烏干達的一間連鎖高級渡假飯店,他們除了經營旅館之外,更將一部分的盈餘提撥為當地社區發展基金,幫助當地社區產業與弱勢居民,在Kyambura,他們除了資助這個咖啡合作社之外,更幫助另一個蜂蜜合作社和一個傳統樂團,主辦旅遊業訓練課程,訓練當地年輕人投入旅遊業、串連別的旅館提供實習機會,平常也幫忙社區居民修繕屋頂。

Kyambura咖啡合作社則提供有機、高品質的咖啡給旅館的旅客,旅館的旅客也能參加合作社的咖啡之旅,體驗當地咖啡從種植到烘焙的過程,互相互惠互利,提供在地工作機會,也能讓旅客走出高牆走進社區。其實Sean本身是當地人,也是基金會的員工,「雖然我們不如一些國際大NGO大,做的事也不如他們廣,但一年一年慢慢地,真的看得到一些改變,而且我們永遠都會在這裡,也不會有計劃結束的一天。」Sean跟我們解釋。

IMG_7188

10933985_10152615516682011_7181259679994906770_n

「你們想去Kyambura Gorge走走嗎?」Sean向我們提議,當然囉!於是我們、Sean和Peter,另外一位合作社的工作人員,一行人出發到峽谷走走,Peter是個熱愛鳥類、熱愛自然20歲左右的年輕人,他隨身帶一本厚厚的鳥類圖鑒,沒走幾公尺就停下來,熱心的跟我們說那是哪種鳥,那是哪種鳥的巢、哪種鳥的叫聲,從他熱切的眼神,看得出來他真的很熱愛這一切。

「你有想說之後繼續念大學,念動物學嗎?」沿著狹谷,我邊走邊問Peter,「當然希望呀!但是沒錢,我從小就是孤兒,幾年前來這個合作社工作,他們教我一技之長,教我讓這些鳥類、動植物,我已經非常幸運了。」Peter搖搖頭,頓時我為我這種理所當然的語氣感到非常抱歉,理所當然地以為每個人都有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條件,但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沒有這種機會,可能是因為經濟條件、也可能是因為文化觀念的束縛,如果Peter生活在台灣或美國,他可能進大學念生物或森林,成為一個出色的學者,浪費食物就算了,每次看到台灣人浪費追求夢想的機會才是最令人感到可惜的地方,我們是何其幸運才有這些機會、這些資源、這些能讓我們追求夢想放手一搏的條件,發揮長才、追求自己夢想的生活,對世界上大部份的人來說,這才是真正的奢求。

我們一行人邊聊天、邊認路邊的動植物,邊沿著狹谷邊緣前進,走到了一個可以走下去溪谷的狹窄斜坡,許多小朋友正提著水桶往上走,「這條河是我們方圓5公里唯一的水源,附近的村莊每天都需要來來回回走這條路提水。」Sean跟我說,順便跟路邊的孩子們招呼,那是他的親戚,他說。我們沿著斜坡下到溪谷底,與上面的乾燥草原完全不同,峽谷底樹木參天,溪流涓涓,我坐在峽谷底的石頭上,鳥在我面前飛過,孩子婦女用黃色的水桶在溪邊提水,想著,除果不是下來到這裡,如果沒有走進社區,對大多數旅人來說,非洲真的就只是獅子王裡的大草原吧!

回程時我們走過社區,這是Sean和Peter的家,「所有人我都認識」他們笑著說,就像是台灣鄉下的村莊一樣,每走幾步就跟一個人打招呼,「這是我的岳父、剛剛那個是我的叔叔、還有這是我表哥的小孩」似乎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一些親戚關係。我們經過一個足球場,一群年輕人在那踢球,「這個足球場是我們基金會捐給社區使用的」Sean說,「我們基金會跟社區的關係很好,因為我們真的是真心地在幫助社區,像是我本身也是在這裡長大的在地人,也希望這裡能變得更好。」

旅行能不能不只是旅行?我一直都很相信旅行的力量,旅行不只是旅行,更是履行,將雙腳踏在土地上,親身體驗,親身實踐,實際透過旅行與消費,改善當地人的生活,保護當地文化,雖然觀光是把雙面刃,一部好萊塢電影,讓PP島湧進大批觀光客,大肆開發、砍樹,打破原本寧靜的漁村生活,但相反的,負責任的觀光能讓當地文化更被世界所瞭解、回饋當地居民,觀光旅行不應該和當地社區對立,更不應該到一個地方重建當地不存在的想像、大舉破壞原本的文化與環境,如何踏出高牆,與在地創造雙贏,是每個旅者都應該思考的議題。

全文轉載自從台灣到烏干達

延伸閱讀:
>> 一個烏干達在地工作者的觀察:在這裡  連接受幫助都是「有門檻」的
>> 捐錢不一定能解決問題,烏干達人民:我們需要的不只是資源,而是運用資源的知識!
>> 政府忙推豐年祭觀光,但為何只有小吃攤賺到錢?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