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為什麼要飲食革命?

2015.05.15
瀏覽次數:

聯合報/專欄作家郭又甄(2015年5月5日)

 (市場上充滿生物多樣性的當季蔬果。 郭又甄/攝)

米蘭大教堂前,義大利國寶級聲樂家波伽利用感動上帝的美聲男高音唱響世博開幕晚會,全球將聚焦這個以富饒美食聞名的靴子國如何用自豪的飲食文化演繹這場為期六個月的世界饗宴。

離大教堂不遠的二十世紀博物館中,一幅畫靜靜掛在牆上,畫面上奮起的抗議農工似乎在呼應著二十一世紀的群眾喧囂,這是畫家約瑟夫•貝禮澤(Giuseppe Pellizza)描繪義大利近代左派共產精神崛起的代表作:第四權Quarto Stato ,描繪一群農民、工人朝著大地主擁有的華麗莊園前進,準備打倒階級的決心。領頭的除了姿態粗曠的男性,畫面中的還有一位右手抱著嬰兒、左手指向光亮的母親,也代表女性在這場革命中柔軟又堅韌的支持力量。這幅畫吹響二十世紀初始歐洲無產階級革命的號角,也讓法西斯甚至納粹的野火由義大利一路燎原,燃遍歐亞、灼傷整個世紀。畫裡革的是階級剝削的宿命,一百多年後的我們,上一場仗還沒打完,又出現新的戰場,這次爭的是每日食糧,世博的主題是「滋養地球,生命能源(Feeding the Planet, Energy for Life)。

 (圖擷自wikimedia

而今日世界的人口是怎麼被餵養的?

聯合國農糧署統計,世界六十億人口有八億此刻正受飢餓威脅,二○一○年因氣候異常及油價高漲引發的糧食危機,間接導致中東地區阿拉伯之春革命;跨國基改種子公司蠶食農地至今導致近二十餘萬印度農民自殺;外來物種摧毀非洲本地農業生態,政治與經濟難民前仆後繼地偷渡到不了的彼岸,葬身血色地中海;看似優渥富裕的英美兩國有逾九千萬的兒童成人受肥胖慢性疾病所苦,健保系統為高度工業化的加工飲食習慣付出高額代價。不分東西、無論貧富都不能幸免的各種糧食主權的爭奪戰在世界不同角落上演,台灣在這場殘酷的飢餓遊戲中又面臨怎樣的敵人?

被集體綁架的飲食生態鏈

從生產、加工包裝到販售的過程,我們陷入一個動彈不得的飲食生態鏈,處處制肘的正是我們對食物的種種迷思,究竟今日的飲食系統被什麼綁架了?

價格:追求銅板美食、高CP值餐點、省小錢吃飯花大錢看醫生的迷思。

便利:隨處可見的便利商店和低廉的外食小吃選項,以便利之名行健康外包之實。

資訊:華麗的廣告文宣、不透明的產品來源及製作資訊、不確實的食品安全標章、空有裝飾功能的稽查制度。

比起標籤上的價格,我們更該關心的食物的價值;看見華美的文宣,我們更該看見包裝下食材的產地來源;煮一餐平均要花三十分鐘到一個鐘頭,若走進便利商店只需四分之一的時間,但便利的代價是無條件放棄自己的飲食自主權,交由陌生不透明的食品加工廠決定你的盤中飧,更可能因此犧牲更多時間、金錢與健康。討論食安議題,沒有覺醒的消費者,風暴只會不斷重演。

(自己的乳酪自己做,飲食革命從認識你的食物來源開始。 郭又甄/攝)

斷裂的飲食教育傳承

台灣的飲食習慣傳續常帶有母系色彩,由祖母至母親再到女兒的記憶傳承,由家中廚房的灶台延展出代代綿延的美麗弧線,這些學校不會教的事在社會家庭型態改變後大量流失,阿嬤拿手的年節菜餚逐漸成為記憶中的模糊片段;習慣用將美食連結各種婚喪喜慶的我們,是不是曾覺得年味一年比一年更淡?餐桌上飯店外帶的五星級肉粽怎麼吃都少了那一味?餐食背後的故事與親情傳承是最珍貴的調味料,這些我們習以為常卻甚少花心思關注的飲食文化就在不經意間流逝。斷裂的飲食文化可能造成斷裂的自我認同,義大利的披薩、法國的麵包,食品除了果腹還承載族群的共同價值與歷史情感,台灣是什麼?台灣吃什麼?是值得我們在飯桌上舉箸前更多思辨的議題。

全面外包的飲食健康

從小學到大學、從公私營機構企業到軍隊醫院,台灣一年有一百億的午餐便當、團膳市場,這些每日飲食所需,常被外包給團膳廠商。團膳不必然是扼殺飲食健康的禍首,只需要完善的配套及稽查措施,以校園膳食為例,台灣的大學校園餐廳常外包給單一廠商,再由得標者轉租給小廠商,小吃攤要負擔攤位租金還要確保獲利穩定,成本的壓力若反映在食物品質上苛扣縮減也只是人性使然,這樣的制度校方有沒有監督責任?承包商是否有改善方案?我們不能任憑現象發生而只指責生態鏈末端的執行者。

種房子的農田與消失的糧食

長期重工輕農的政策導向,台灣政府補助休耕、低糧價的措施讓農業面臨比缺水還嚴峻的生存危機,餵養我們日常所食的農民成了沒有聲音、被遺忘的一群,一版版看似周全的《農業發展條例》、《農村再生條例》成全的是誰的發展?犧牲的是誰的家園和土地健康?

要改變現況,我們需要覺醒後持續的行動,切·格瓦拉說革命不是成熟後自然從天而降的蘋果,得有人讓蘋果掉下來。你準備好當對抗巨人的大衛了嗎?

印度農民自殺:苦澀的種子紀錄片

全文轉載自聯合報

台北W飯店「城市養蜂」計畫 推在地生產、在地消費

2015.05.14
合作轉載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記者梁瓈月

很多人知道蜜蜂養在山上,但不知道自從2006年發生了全球蜜蜂大量失踪的慘案後,人們終於警覺到環境生態失衡,也開始思索在城市養蜂的可能性。

聽起來神奇,但經過實驗,在城市養蜂是可行的。去年台北W飯店為了提醒世人重視生態環境與心路基金會合作,一起推動城市養蜂計畫。經過專家達人8個月的時間研究,如今終於成功在飯店頂樓養了5箱、約3萬隻的蜜蜂,未來希望以10萬隻為目標養殖蜂群。

台北W飯店總經理康儒革(Cary Gray)表示,世界正面臨蜜蜂逐漸消失的生態窘境,希望透過在飯店32樓頂樓「養蜜蜂,拯救嗡嗡嗡」的念頭,呼籲並提醒世人改善蜜蜂消失危機和城市生態 系統。這計畫不但可以增加蜜蜂和授粉機會,更有益於環境與植物的永續發展,同時也是台灣首次的「蜜蜂進駐城市飯店」的創舉。

除此之外,這個城市養蜂計畫還有公益性質。自6月1日起,台北W飯店將會把「在地生產、在地消費」的概念,延伸至館內the Kitchen table及品牌酒吧WOOBAR中,使用自家生產的部份蜂蜜推出「蜂蜜起士蛋糕」及「BEES KNEES調酒」。其他的蜂蜜則交由心路基金會包裝成「好天天百花蜜」販售給消費者,此收入部份則提供給心路基金會,幫助更多有需要的弱勢人群們。 其實不只台北WHotel,心路基金會目前共有6個養蜂的據點,希望藉由投入養蜂的社會事業為心路基金會籌募服務費。心路執行長宗景宜在接受草根影響力新視野採訪時表示,心路是從去年9月起,透過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主任陳裕文教授協助,與包括恆隆行、微遠文化藝術基金會、阿原肥皂及W Hotel一起投入養蜂事業,目標是每年賣出3萬瓶蜂蜜,籌募500萬元的資金。

已經28歲的心路基金會每年服務近6千位智能以及發展障礙者,所需服務經費超過3億6千萬。宗景宜表示,為了讓優質的服務繼續下去,她們推動許多方式籌募經費,城市養蜂的計畫是希望在籌募資金的同時也可以為社會環境生態盡一份責任。

陳裕文教授在受訪時表示,很多人對成是養蜂存有安全疑慮的考量,但是除非民眾粗魯對待、或是不小心捏到蜜蜂,否則蜜蜂不會主動攻擊人,只要大家和平共處,蜜蜂對人類可以有許多貢獻。

推動城市養蜂計畫,不只是找尋合適企業、合適地點,還尋找世代傳承的養蜂達人,近年來氣候變遷、食安問題頻傳,全球環保意識抬頭,對於生態城市以及城市養蜂有興趣的民眾,也可以多關注心路的養蜂事業或是參加她們的養蜂志工計畫,除了可以學習蜜蜂的相關知識及城市養蜂的潛力外,也讓學員們實地體驗養蜂的樂趣。

全文轉載自草根影響力新視野,原文標題:結合社會企業的頂樓城市養蜂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