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挑環保杯,選生物可分解的就對了?環境專家破大眾迷思

2022.07.21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文:廖禹婷

面對今年夏天上路的飲料杯限塑新政,你是否也正挑選著適合自己的環保杯?走進便利商店,架上更是擺滿標榜使用「可分解塑膠」或「植纖」成分的杯子。市面上華麗現身的「植纖杯」,乍看之下相當天然又環保,甚至跟著在環保署政策宣導記者會上亮相,卻有著不為人知的眉角。

環團指出,這些植物纖維新型材質困境仍多,包括去化管道不足等問題,導致同樣面臨送入焚燒的處境,恐怕「只是水餃跟餛飩的差別」。

加了植物纖維的塑膠,還是塑膠

市售號稱可分解環保材質的產品琳瑯滿目,一般大眾常誤以為這些「可分解塑膠」或「植纖」材質,都如其名可以被大自然分解。以便利商店常見的「植纖杯」為例,統一超商旗下的植纖杯標榜不含 PLA 塑膠,但事實上是由另一種生物可分解塑膠「PBS」加上甘蔗纖維所製成;而全家超商的植纖杯則主打完全不含塑膠,由竹纖維及玉米澱粉製成。

為什麼兩大超商的植纖杯都強調不含 PLA,PBS 又是什麼? PLA 及 PBS 兩種塑膠材質,雖然都可在特定環境之下可被分解為水及二氧化碳,但其實原料來源有很大差異。

成功大學環境工程系助理教授林心恬解釋, PLA 是由馬鈴薯、玉米澱粉等生物來源製成的「生物基質塑膠」(Biobased),主要是將澱粉發酵為乳酸再聚合而成的聚乳酸塑膠。 PBS 則是一種透過化石燃料製成的「生物可分解塑膠」(Biodegradable)。林心恬補充,由於 PLA 可被生物分解,因此也屬於生物可分解塑膠,然而她也提醒,使用生物材料不等於可以被生物分解,這同時也是大眾最易產生迷思之處。

為了達到減塑或減碳的目的,越來越多塑膠產品會加入各種植物纖維或使用製成過程碳排較少的生物質塑膠,但是關於「添加比例」的產品資訊通常並不會被揭露。林心恬說,許多產品主打含有植物纖維成分,但未標明所含的比例,若添加比例少,對於產品本質其實並無太大改變,以統一超商的植纖杯為例,「即便加了甘蔗纖維,它還是塑膠(PBS)」。

最後還是進入焚化? 生物可分解沒有想像中容易

目前市面上有非常多種的生物可分解塑膠,其實都必須在「工業堆肥」的條件下,透過微生物的協助才能分解,對溫度及濕度都有特定要求。且每種生物可分解塑膠的化學結構、來源及物理特性都不同,生物可分解條件也會因此而有所差異。林心恬舉例,PLA  必須在 58°C 以上且具備有氧菌群的工業堆肥環境之下,才能在 58 天達到 84% 的分解率,而一般家庭堆肥就很難達到工業堆肥的條件。

林心恬說,目前台灣缺乏工業堆肥場,即便有些商家想自行建置工業堆肥系統,但消費者回收意識尚未培養完全,因此現階段仍難以規模化,「回收系統跟消費者意識起不來,也只是多了一些其他的被焚化的垃圾。」

環保團體 RE-THINK 創辦人黃之揚也指出,國內的工業堆肥場主要是處理廚餘去化,而非為了生物可分解塑膠設置。且自建工業堆肥場的效益過低,加上台灣也還未發展出回收再利用生物可分解塑膠的技術,目前僅能透過專業堆肥處理,並在不確定能否增加土壤肥分的情況下,讓生物可分解塑膠在土壤中「消失」。既然生物可分解塑膠常需在專業條件下才能完成分解,那是否只要選擇完全不含塑膠、可在自然界中分解的產品,就可對環境帶來較小的負擔?

林心恬認為,廠商常會推出各種植物纖維「讓產品看起來很天然」,雖然纖維素理論上在自然環境中可以被分解,但還是必須仰賴微生物在一定條件之下才能進行,常被外界想得過於簡單。他舉例,家中盆栽、公園花圃或森林的土壤條件不同,其中蘊含的微生物種類及活性也都不一樣,「你怎麼知道符不符合產品的分解條件?」

新型材質卻回收價值低,水餃跟餛飩的差別

平時購買產品時,可以尋找包裝上印有中間圍繞著 1-7 數字的三角形箭頭標誌,這些數字代表不同成分的塑膠,協助垃圾處理業者提高不同類別塑膠回收品的處理加工效率。根據產品包裝指示,統一超商植纖杯雖標示應「丟至一般垃圾」,但同時也標注了「7 號 PBS」;全家超商則在杯身標上「丟棄時選擇可燃垃圾」,無論使用的材質為何,兩者恐怕都將面臨同樣送入焚燒的處境。

黃之揚認為,PLA 、 PBS 或是各式植物纖維材質,目前在國內都無去化管道及配套措施,只是「水餃跟餛飩的差別」。他解釋,被歸類為「7 號塑膠」的 PLA 及 PBS ,由於回收價值低,一般回收業者普遍不收,即便混入一般塑膠進入到回收體系,最終還是會被一一挑出送至焚化廠,因此處在「資源回收不利用」的現況。至於其他各種植物纖維,同樣也沒有專門的回收處理系統,因此最後還是一樣會進入焚化爐燒毀。

「生物基」塑膠成減碳趨勢,環團:材質應納管、搭配後端回收體系因應

透過甘蔗渣或玉米澱粉等生物基原料製成的塑膠,產生的碳排比傳統石化塑膠低,因此在全球減碳及減塑趨勢之下,生物基塑膠的運用越來越廣泛。不過面對市場上各式新型塑膠材質,或不同的植物纖維,政府卻還未提出強而有力的規範標準。 RE-THINK 行銷公關總監王滋鮮直指,PLA 或 PBS 這類新型材質塑膠之所以出現,就是受到環保署減塑政策鼓勵之下的結果,但環保署僅提出減塑的政策方向卻無配套措施,例如輔導或協助業者將植物纖維或 PLA 等材質與一般塑膠做分類。

黃之揚舉例,PLA 還能區分成不同類別,僅有部分為「可堆肥分解」。若政府希望 PLA 能夠推行成通用材質,那就應該提出明確的材質規範,例如在前端規定業者全數使用可堆肥型的 PLA ,並且搭配專門去化管道做好後端回收。他也認為,類似的材質規範應同理推至各種新型態植物基或生物基製成的塑膠,才能有效應對市場上不斷推陳出新的新型材質。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植纖杯學問大 新型材質一樣進焚化爐 環團:水餃與餛飩的差別

延伸閱讀
>> 紙杯、環保補充包該怎麼丟?解開常見的 3 個回收迷思
>> 台灣學生打造循環租借杯平台,成功減少一萬個塑膠垃圾
>> 丹麥新創設計永續紙瓶,攜手可口可樂、嘉士伯啤酒加入減塑行列

前往完整專欄

瑞士藝術家徒步旅行、沿途創作,作品卻從不帶走?

2022.07.20
合作轉載

瑞士藝術家 Ivo Moosberger 靠著徒步健行的方式旅行,並在大自然選擇石頭、花朵、樹葉、積雪創作,帶回家的「作品」只有照片。他認為美麗的事物、風景就在腳邊,只要用心觀察,不需飛到很遠的國外才找得到。

低碳生活部落格/文:戴雅婷

把作品留在「原地」才能保有最美的光彩

在這一場 10 個月的旅程當中,Moosberger 沒有設定路線、也不計畫目的地,到了要轉彎的地方就依照當下的心情決定左轉或是右轉。一開始抓不到健行的節奏,有時體力消耗太多,到了晚上甚至連搭帳篷的體力也沒有。不過,他說像這樣的體力消耗可以讓自己完全歸零、讓大腦放空。待在完全寂靜的大自然空間裡,他感受到的不再是害怕,而是解放。

許多人一定不陌生,小時候或學生時期到郊外出遊時,都有撿石頭、貝殼、木頭等「紀念品」回家的經驗。瑞士的大自然藝術家 Ivo Moosberger 說自己年輕時也一樣;但他發現,當這些石頭離開河床或山上,被帶回家、放在房間之後,便失去了發現當時的美麗光澤。

20 歲之後,他不再帶紀念品回家,而選擇開始在大自然裡,用石頭、落在地上的花朵、樹葉、積雪創作,讓美麗留在原地,帶回家的「作品」只有照片。然而,完成藝術作品並非是他最初的目的。

對 Moosberger 來說,出門、身處在大自然裡、用心體會大自然的節奏與語言,才是他主要的追求。步行讓 Moosberger 成為大自然的觀察者,進而在大自然中創作。他很享受在四十幾歲的年紀,還能做著這種孩子氣、不講求理智的活動,可以花上一整天,待在一個地方觀察自然,依自己的感覺去發展作品——比方說找到 180 顆合適的石頭,然後造一座小石橋。

為這些作品拍照就像是寫日記一樣,讓他能在日後和其他人分享。後來他獨立出版攝影集,意外地大受歡迎,剛開始銷售的幾個月就有兩百家經銷通路販售他的攝影集,總共賣出 1 萬 8 千本以上。這項收入足以支持他在沒有上班的期間,能夠持續徒步旅行與創作。

另一種壯遊:Moosberger 在母國瑞士完成 6 千公里徒步旅行

1974 年出生的 Moosberger,本業是印刷排版人員。他在國中畢業後接受了學徒制的訓練,就在同一個單位工作超過 25 年。Moosberge 在媒體訪問中提到,印刷排版工作大多都待在電腦前,儘管自己喜愛這份工作,但能運用創意的空間有限,也需要其他的活動來補足對創意的需求。幸運的是,Moosberger 的主管很理解、也同意他每隔幾年就需要請無薪長假去健行。

Moosberger 曾騎腳踏車到中東及西藏,再騎回瑞士。身在海拔 5500 公尺以上的高山,有時只能推著腳踏車在石子路上前進,當時的他告訴自己:未來要輕裝上路,或許在住家附近探索也不錯。

和台灣一樣,瑞士也是小國,只比台灣多出大約一個花蓮縣的面積。有一次 Moosberger 在瑞士獨自健行 10 個月,步行距離長達 6 千公里。他買了一張紙製地圖,整理好背包就出發,背包裡只有衣物、帳篷、睡袋、必要的煮食工具;他說明,選擇露營就可以用很低的預算在瑞士旅行。

他在某次訪問中曾提到,健行與在自然中創作改變了他對食物的看法,一整天在寒冷的戶外創作後,只要煮上一把簡單的麵條,就會感到無比美味。

在這一場 10 個月的旅程當中,Moosberger 沒有設定路線、也不計畫目的地,到了要轉彎的地方就依照當下的心情決定左轉或是右轉。一開始抓不到健行的節奏,有時體力消耗太多,到了晚上甚至連搭帳篷的體力也沒有。不過,他說像這樣的體力消耗可以讓自己完全歸零、讓大腦放空。待在完全寂靜的大自然空間裡,他感受到的不再是害怕,而是解放。

步行是無與倫比的快樂 最美的風景就在自己腳邊

Moosberger 說,照片中看起來美麗的作品,是來自數不清的多方嘗試、凍僵的雙手、數小時在雨中及雪中的創作,「總是會有一個部分,是自己完全無力掌握與控制的。有時做了一整天,在快要完成時卻來了場暴風雨,所有的成果在片刻間就毀壞了。」大自然是老師,Moosberger 學習到:幸運就像潮汐一樣,會來也會走;耐心與堅持也會時有所獲,出現沒有預期的驚喜。

在大自然中完成的作品短暫地停留在現場,颳一陣風或下一場雨,就會破壞自己好幾個小時的創作,但這是 Moosberger 認為很美的地方——作品成為了大自然循環的一部分。而且美麗的事物不需坐飛機到另一個國家,在自己家門前,用開放的眼光與觀察就能找到。

參考資料

全文轉載自低碳生活部落格,原文標題:在自然裡創作 卻把作品留在原地——瑞士藝術家 Moosberger 攝影集受熱烈迴響

延伸閱讀
>> 在回收場中創作——他將廢鐵化為藝術,讓環保意識於日常萌芽
>> 用跳舞發電的少女——盧子涵結合綠能與藝術,力推環境教育
>> 廢棄花材、回收布料製花圈,PauroraPin 花店:這世上沒有廢物,只有不知道怎麼被使用的寶物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