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生物可分解塑膠」不一定能回收?家用可堆肥、海洋可分解塑膠成未來環保趨勢

2019.12.20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環境資訊中心/孫文臨(2019 年 12 月 12 日)

1860 年代,南北戰爭結束後的美國,在製造業的帶頭下經濟突飛猛進,隨著西進運動進入高峰,美式撞球也開始廣受歡迎,然而當時的撞球皆由象牙所製作,取得不易、價格高昂,也造成非洲殖民地的大象獵殺加劇。

為尋找象牙的替代材質,美國發明家 John Wesley Hyatt,將硝酸纖維素和樟腦合成出一種名為賽璐璐(Celluloid)的化合物,成為世界上第一種人造塑膠,不只成為劃時代的發明,也成為美國第二次工業革命的重要標的。

賽璐璐日後逐步被改良成石油基塑膠,因其價格低廉、可塑性強,被廣泛用在人類生活的各個層面,也快速改變人類的消費方式,提供了便捷、衛生、人人可負擔的生活用品。然而隨著塑膠毫無節制的一次性大量使用消耗,散逸在自然環境需上百年才會分解,因此近年來世界各國開始注意到塑膠廢棄物帶來的嚴峻後果。

塑膠的百年孤寂:全球每年生產逾百億噸塑膠,9 成只使用一次就成垃圾

根據聯合國統計,全球的塑膠使用量逐年提升,已經接近百億噸,其中僅有不到一成被回收再利用,其餘塑膠成為了廢棄物若非焚燒就是放置在掩埋場,逸散到海洋等環境之中,破碎成塑膠微粒,進入食物鏈、水循環,塑膠減量成為全球共同面臨的難題。

除了提高回收比例,源頭減量才是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根本方法,然而多年來人類的生活習慣與塑膠密不可分,根據環保署統計,國人年均塑膠用量高達 122 公斤,且年年攀升,我們在外用餐使用塑膠餐具、購物拿了塑膠袋、物流的塑膠包材等等。

為對塑膠垃圾進行源頭減量,今年 7 月環保署公告實施「一次用塑膠吸管限制使用對象及實施方式」,盼能以法規逐步改變國人消費方式,當時制定法規時,環保團體多次認為,一次性塑膠吸管的開放替代材質不該納入「生物可分解塑膠」(簡稱:生分解塑膠),因為國內目前尚無完善的生分解塑膠回收系統,以及末端處理的工業堆肥場,美其名為生分解塑膠,最終仍只能與一般垃圾混雜送入焚化爐或垃圾掩埋場。

然而,環保署綜合評估目前業界技術及替代用品後,仍允許使用生分解塑膠吸管。主因為目前紙吸管供應有限且成本過高,擔憂新法衝擊過大導致社會反彈,環保署也表示,技術日新月異,未來會持續觀察最新技術,進一步調整法規內容。

從國際趨勢來看,傳統塑膠的落日正在加速來臨。塑膠中心總經理蕭耀貴就指出,傳統塑膠幾乎 100% 來自石油,面臨兩個問題,「第一是來源,石油可能很快會被人類用完,雖然美國開採出頁岩氣,但並不能作為塑膠的原料,因此石油浩劫仍在倒數。」

蕭耀貴指出,第二個更嚴重的問題是「去化」,因為傳統塑膠太便宜,使用氾濫導致環境衝擊,聯合國會議已經承諾 2030 會大量削減一次性塑膠用品,「這是塑膠產業的危機也是新的契機,現在各國都在大力推動,歐盟、中國等全球市場的測試中心都在塞車,可以看出整個產業正在風起雲湧,各界都急迫的需要更好的替代材質出現。」他說,生分解塑膠就是替代材質。

事實上,生分解塑膠其實早在 1932 年就在杜邦的實驗室開發問世,然而因其成本較石油基塑膠來得高而不受業界重視,直到近年塑膠垃圾成為全球難題後,才有更多資源投入生分解塑膠的研發與運用,然而目前市面上號稱的生分解塑膠百百種,能否成為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答案,仍需要進一步的驗證。

混料王子的背叛?光降解、崩解、氧化生物分解都不是真正的可分解塑膠

塑膠工業技術發展中心(簡稱:塑膠中心)擁有國內目前唯一獲得美國 BPI、德國 Dincertco、環保署三方認證許可的生分解實驗室,因應近年來國內外各大品牌紛紛提出將生分解塑膠取代現有塑膠製品,許多供應商都將自家原料產品送來驗證,分析技術部分析業務組專員黃郁萍說,塑膠中心已於今年完成實驗室的擴建,目前可執行檢驗約 10 來組樣品,但客戶仍需要排隊等到明年 8 月以後,因為送驗的量非常龐大。

黃郁萍指出,全球各國提出的限塑政策多允許替代材質的使用,然而需要經過完備嚴謹的「可堆肥化塑膠」(compostable)認證。

「可堆肥塑膠需經過可生物分解、可堆肥兩個關卡的實驗才能獲得認證。」他說,塑膠的組成為多分子聚合物,非單一材質,因此市面上也有出現光降解性塑膠、崩解性塑膠、氧化生物可分解塑膠,「然而這些都不是生分解塑膠,更不是可堆肥塑膠。」

她進一步解釋,光降解性塑膠(Photodegradable Plastics)是在傳統塑膠材質(PS、PP、PE、PVC 等)中,加上光敏促進劑,利用紫外線的輻射能量,引起高分子鏈斷裂的連鎖反應,促使塑膠產生裂化,外觀上會因為日曬而分裂,但最終仍會殘留下小碎片。

崩解性塑膠(Disintegradable Plastics)則是將傳統塑膠成分與澱粉(Starch)混煉而成,會誘使環境中微生物吞噬、崩解澱粉,但仍其塑膠成分仍會裂成碎片存在不會分解;氧化生物可分解塑膠(Oxo-Biodegradable Plastics)也是在傳統塑膠材質中,加入氧化添加劑,在接觸氧氣、陽光後逐步分解,最後只是碎裂成非常微小,可被生物吸收的粒子,仍不會消失。

「這 3 種塑膠都只是傳統塑膠添加其他物質後的材質,雖然會碎裂但並不會分解也不可堆肥,且碎裂後殘留的塑膠碎片,與不分解的塑膠物性相同,易造成使用者誤解其為「分解」而助長隨地丟棄,造成的環境污染。」黃郁萍說,正如同傳統塑膠可以添加其他物質,生分解塑膠同樣也可能有添加物,「因此生分解塑膠不代表其一定可堆肥,還得經過分解率、崩解度、植物毒性、重金屬等測試條件,才可稱為可堆肥化塑膠。」

你的名字要認證:「可堆肥塑膠」耗時 8 個月,還得要種菜計算萌芽率

黃郁萍表示,除了德國與歐盟 Dincertco(Seedling)的可堆肥標章,美國 BPI 的可堆肥化標章以及國內環保署的生物可分解塑膠環保標章外,國際常見的可堆肥塑膠包裝還有比利時的 OKCOMPOST 可堆肥標章、日本的 GreenPla 可堆肥標章、紐澳的 Seedling 可堆肥標章。

「產品要進入哪個市場,就需要獲得該市場的認證,但標準大同小異,原則上就是要要滿足 180 天內達 90% 分解率、84 天達 90% 崩解度、堆肥不具植物毒性、不含重金屬等條件。」他說,目前業界生分解塑膠的主流原料包含聚乳酸(PLA)、聚丁二酸丁二醇酯(PBS)、聚己內酯(PCL)等 10 來種,主要是乙醇二羧酸系的高分子結構,且持續在研發中。

塑膠中心分析技術部分析技術開發組組長許程宇表示,塑膠中心的「生物可分解之實驗室」為全台第一也是目前唯一,通過德國 Dincertco、美國 BPI、國內 TAF 認證的實驗機構,「實驗室所負責的是執行實驗以及出具報告,而頒布認證的仍是 Dincertco、BPI 等認證單位,因此在進行試驗以前,廠商需先與認證單位確認其所需的試驗內容。」

許程宇說,可堆肥化塑膠的判定標準,主要根據歐洲統一標準的 EN13432 與美國 ASTMD6400 的規範,需通過 4 個標準,「材質及重金屬分析」鑑定樣品主材質,並針對 11 種重金屬及氟元素進行限值管制,確認揮發性固體重 >50%;「完全生分解」樣品之有機碳轉換為二氧化碳之比率應於 45 天內達 70%,應於 180 天內達 90%;「應完全崩解」樣品的崩解度(重量損失)應於 84 天達 90%;最後則是「堆肥後不具毒性」堆肥後產物對植物的生長能力不造成負面影響,與空白組比較,能達成 90% 萌芽率及生質重。

他進一步解釋,一個樣品送到實驗室需經過一個月的材質與重金屬分析,6 個月的崩解度與生分解分析,一個月的植物生長試驗,最後才會出具報告,「整個過程最快要 8 個月的時間,試驗過程無法加速,是個長時間的驗證試驗。」

可工業堆肥不夠看,下一步還要「家用可堆肥」與「海洋可分解」

許程宇特別強調,可堆肥化塑膠是指其可在工業堆肥的環境下完成可生物分解,因此堆肥環境有工業堆肥的條件,在其他條件下未必會生物分解,試驗過程中土壤環境的酸鹼值 PH 需介於 7 至 9、氧氣濃度不得低於 6%、水分含量介於 50% 至 60%、溫度更要控制在 58±2℃,「一般的土壤環境溫度不可能到這麼高,需要特殊的工業堆肥才能維持在這樣的條件」。

這也就是環保團體認為生分解塑膠無法根本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原因,因為目前台灣並無工業堆肥場,也沒有回收系統。不過,許程宇也提到,政府目前正致力與國內大企業規劃建置生分解材料的工業堆肥廠,相信在未來幾年台灣的生分解材料回收系統將會更加完備,目前替代材質是以工業可堆肥塑膠為主流,但業界也已經開始在積極研發家用堆肥及海洋分解塑膠。

「因應法國、澳洲等地的政策,家用堆肥塑膠(Home compost)的需求逐漸被重視,家用堆肥的測試條件(25℃)與一般環境較為貼近,使用完畢後民眾可在自家做堆肥掩埋並進行生分解。」

許程宇表示,目前該項技術仍未普遍,全球只有比利時的 OWS 實驗室以及上海的 Dincertco 實驗室可進行家用堆肥的試驗,「不過隨著垃圾減量壓力與日俱增,家用堆肥未來的開發也必然愈來愈普及,因此塑膠中心的生分解實驗室也正著手建置家用堆肥的測試方法。」

許程宇說,可家用堆肥塑膠與現行可工業堆肥的生分解塑膠認證方式大致相同,唯一需改變的就是要把溫度從 58±2℃ 改為 25℃±5℃,「相對應的是分解時間的延長,生分解試驗從 180 天延長到 360 天,崩解試驗從 84 天延長到 180 天。」他表示,目前認為可作為家用堆肥的是更具彈性的分子材質。

此外,可堆肥塑膠進入水中或海中都無法分解,難以解決海洋塑膠垃圾問題。許程宇就表示,「海洋分解塑膠」也會是未來替代材質開發的方向。

「海洋的生物分解的環境為鹽水或天然海水中,同樣針對樣品是否可分解成 CO2 與 H2O 進行量測與監控,分解率要達到 90%,另外生物毒性要求則需對海洋水生生物,包含無脊椎動物、水蚤、魚、藻類或藍綠藻無負面影響。」

無論如何,傳統塑膠由生分解塑膠替代,已經成為主流趨勢,僅是時間早晚問題。除了大家熟知的吸管等餐具以外,黃郁萍也指出,未來可堆肥化塑膠的用途相當廣泛,包含塑膠袋等生活用品、紙尿布等衛生用品、農地膜、漁網等農漁業資材,甚至是近年來相當熱門的 3D 列印原料,還有手術縫合線等醫療用品。

站在環境的角度來看,源頭減量確實才是根本解決塑膠垃圾的方法,然而塑膠製品經過百年的演進早已改變了當代人的生活,以現代的消費模式對於塑膠產品仍有所依賴、無法根除,因此開發可減輕環境負擔的替代材質,不僅可能成為解決塑膠垃圾問題的一線生機,背後也待賴巨大的商機,如同百年前年賽璐璐取代象牙一樣,更好更友善環境的材質,或許將開啟人類與環境永續發展的下個百年。

全文轉載自環境資訊中心,原文標題:解開可分解塑膠身世之謎 選對「家用可堆肥、海洋可分解」可以更環保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延伸閱讀
>> 廚餘變身減塑妙方!英國超商與生技公司新研發,以「蝦殼」製成保鮮膜
>> 全球第一雙純素鞋款:加拿大鞋廠推出「植物鞋」,丟進堆肥桶後 45 天可生物分解
>> 農用塑膠布污染問題有解!「生質農地膜」入土一年全分解,土地無污染、回收無負擔

你分得出純淨、有機、天然的差異嗎?一次看懂永續保養不同內涵

社企流/文:簡育柔

隨著永續意識抬頭,人們的消費行為逐漸傾向選擇友善環境且更健康的產品,而消費者在選擇與偏好上的改變,能有效驅動產業轉型,讓產品往永續且安全的方向前進。食安風暴讓世界掀起「純淨飲食」風潮,而這股風潮也吹向了彩妝、保養界。(同場加映:從體內到體外的純淨革命:顧客端驅動、企業端回應,美妝保養用品也要「純淨」

究竟何謂「純淨」?這與我們常聽到的「有機」、「天然」、「綠色」或「純素」等概念有什麼不同?

當純淨保養作為一種生活方式

現代消費者比以往更加關注健康和環境,促使多數人開始思考:我們直接用於皮膚上的美妝、保養產品,到底含有什麼成分?除了美容功效之外,消費者也注重產品的原料出處及製程是否對人體或環境產生負面影響。

而「純淨」即是強調,產品不含「非必要」的添加物,換句話說,比起產品中「含有」什麼,純淨保養更注重產品裡「沒有」添加哪些物質。

國內外現行的各種法規中,尚未對純淨給予強制而明確的定義,在此背景下,不少企業自主發起「非必要成份清單」,以安全、無毒為號召,為消費者明列其產品會避開的成分,如全球領導美妝通路 Sephora 的 「Clean at Sephora」、以及國內純淨保養先驅綠藤生機的「非必要成分清單」。(延伸閱讀:純淨主張應避免的成分有哪些?攤開「非必要成分清單」,回歸簡單的美好

永續美妝保養面面觀:有機、天然、綠色與全素

在「純淨」一詞廣為流傳之前,多數消費者對於美妝保養品牌主打「有機」、「天然」等說法較不陌生,也有不少人將純淨與這些概念劃上等號,事實上,這些看似相同而令人混肴的詞彙,各有其不同的內涵與主張。以下分別簡介有機、天然、綠色與全素,4 大常見的概念為何:

1. 有機(organic)

有機是指產品原料使用有機農業原料配方製成,該原料未使用任何基因轉殖、除草劑或合成肥料。此類產品致力於維護環境與生物多樣性。

目前許多國家都有關於有機認證的標章,而國際上最廣為人知的認證單位「COSMOS」是由法國 ECOCERT、德國 BDIH、法國 Cosmébio、義大利 ICEA 及英國 Soil Association 等認證組織共同組成。COSMOS 以環境永續為核心,嚴格審查原料來源、配方比例、生產過程等環節,為消費者把關真正符合有機定義的商品。

2. 天然(natural)

天然美妝保養品最直觀的定義為,原料全數取自於大自然,舉凡植物、礦物或是動物,使用大自然的原料,以最低加工方式製成。

不過,要保持原樣使用似乎非常困難。美國經典老牌美妝生活雜誌 Good Houskeeping 旗下的實驗室指出,產品成份通常也很少是直接採用它在自然中的原貌,「天然」並不等於更加健康,有些天然元素也有可能是有害的。

那麼,如何信任標榜「天然」的美妝產品呢?來自法國的全球有機產品驗證機構「Ecocert Natural Cosmetic」,是由一群農業專家組成,對產品進行工廠有機監測,致力於提升市場以及有機原料的品質,期待商品減少農藥等化學藥劑對環境造成傷害,也協助有機產品的認證。Ecocert 的認證標章能確保產品成分至少占比一半都是純天然。 

另外,2018 年食藥署公布「化粧品含天然成分標示及廣告管理原則」,嚴禁美妝保養品標榜「100%天然」或「純天然」,品名也不能直接冠上「天然」。若要宣稱美妝保養品含天然成分,須取得國際驗證、出具相關驗證機構的證書或標章,確保天然成分達一定比例。

3. 綠色(green, sustainable)

主打綠色的美妝保養品,重點在於美妝保養品從原料選擇、製作過程與到產品包裝都是友善環境,必須採用 100% 可回收之材料製作,強調產品的環境安全性及永續性。

不同於上述的有機、天然皆有專屬認證,目前尚未有專屬綠色美妝保養品的認證機制,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 (Federal Trade Commission ,簡稱FTC)雖有公布關於綠色或是天然的商品指南,但這些指南仍未臻完善。

目前相關的認證標準可參考「搖籃到搖籃認證」(Cradle to Cradle,C2C),此為國際認可的環境與永續認證,鼓勵產品從設計到製造階段,就應以資源永續利用思維,讓該產品的使用週期中對人類和自然環境帶來正向影響。

4. 純素(vegan)

「純素」是指產品中沒有任何動物性成分、添加物;較常與之混淆的「零殘忍」(cruelty-free)則是指不使用動物來測試、實驗美妝保養品功效。話句話說,純素美妝產品可能有經過動物實驗;無動物實驗美妝保養品則可能添加了動物性成分(如蜂蠟、羊奶等)。

英國「國際零殘忍組織」(Cruelty Free International),推出了一款徽章來標示出美妝產品是否為全素或無動物實驗,其中還有一項「 Leaping Bunny 計畫」,向個人護理及公司產品頒發證書,以證明產品生產過程中沒有經過任何動物性測試。

此外,美國「善待動物組織」(People for the Ethical Treatment of Animals,簡稱 PETA) 的「Beauty Without Bunnies 計畫」則羅列出純素、零殘忍的公司,並給予匹配的標章。在英國,擁有悠久歷史的「完全素食協會」( The Vegan Society),也列出了上千種純素與零殘忍的美妝品牌。

Vegan Society 媒體公關長 Dominika Piasecka 表示,「要選擇純素的食物很簡單直觀,但是美妝保養品就不一樣了,選擇上更加困難,所以更需要明確地向消費者標示出來。」

美妝產品琳瑯滿目,消費者如何選得純淨?

面對琳琅滿目的美妝保養品,以下有幾個指南可協助消費者「選得更純淨」:

1. 分辨產品中的各項添加物

在購物前先瀏覽一下產品成分是否含有「非必要」物質,可參考美國 NPO 組織「Made Safe」製作的「危險合成添加物清單」、台灣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也列出了美妝保養品成分使用限制表,或是參考社企流整理的 7 大常見的「非必要」成分

2. 選擇無香料、無染料的產品

本質上來說,無香料或是染料的產品對環境才更友善,因為它們使用的成分更少,使用者可能對於香料、染料兩者都敏感,甚至有的時候,天然的香料也會引起過敏或其他反應。再者,品牌業者無須強制將香料、染料等添加物標示於商標上,因此部分情況下,得消費者難以知道產品包含哪些成分。

為了協助消費者選擇,美國的醫療美容諮詢機構 The Beauty Lab 建議消費者,挑選美妝保養品的當下注意產品的直接顏色與氣味,無色無味代表添加物越少,會是更好的選擇。

3. 留意產品包裝

最後一步則是留意產品包裝,包裝得越少、環境友善更多。

每一次消費都是價值的選擇,純淨風潮的興起也意味著消費者的永續意識抬頭,消費者的選擇驅動企業提供更好更友善環境的產品。從純淨飲食到純淨保養,未來人們可望有更多與地球共生共榮的消費方式。

核稿編輯:李沂霖

此文章由綠藤生機支持、社企流獨立製作,不影響報導之真實性與準確性。

「社企流網站集資計畫」需要你的支持,為社會創造更多可能!
馬上支持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
>> 廚餘變身永續染料!英設計師讓色彩循環,盼改善衣物製程
>> 永續商品創造新商機——大數據調查顯示,B 型企業銷售額高於平均 3 倍
>> 天天抹在臉上的乳液,你對它有多了解?「純淨保養」風潮興起,給肌膚無毒、安全又天然的好選擇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