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https://unsplash.com/photos/DfMMzzi3rmg

社群大師開講:不用砸錢,社會企業可以這樣抓住粉絲的心

2018.06.21
瀏覽次數:

「社群操作力」幾乎是數位時代不可或缺的經營配備,最大社群平台 Facebook 派出大中華區媒體合作伙伴代表吳子敏,到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上大師開講,從內容思維下手,向資金多半較吃緊的社會企業傳授關鍵絕招,其實不必砸錢下廣告,多下功夫優化內容,觸及力也不成問題!

文:梁元齡

「要抓住粉絲的心,就得先了解粉絲,再據此優化自己的內容。」過去身為香港媒體人的吳子敏,在港媒打滾十多年,曾任電視台記者、主播、採訪主任,對於傳播內容本身的價值,她別富心得。如今執掌大中華區媒體合作,她分析兩岸三地社群動態,認為操作策略應該回到「精心打造內容」上,並由 Facebook 動態新制、新興功能、受眾角度等面向切入,讓社會企業在科技飛快翻新的時代,掌握與社群互動的最新趨勢。

FB 祭新制:觸及率不想跌,這件事千萬別做!

Facebook 身為影響力最大的社群媒體之一,近年面對用戶抱怨日增,向假專頁正式宣戰,加強打擊內容農場和釣魚網頁。吳子敏指出,這些假專頁最常使用的策略,就是「互動誘餌」(engagement bait),即引誘用戶對貼文做出特定反應,指示用戶「用心情按鈕投票」、「標記你的 n 個朋友」、「留言指定的內容」、「分享在你的塗鴉牆就能參加抽獎」等等。

如今 Facebook 祭出新制,對互動誘餌採取限制觸及措施,以遏止「歪風」。「促進分享、留言很好,但不要使用互動誘餌。」吳子敏說:「這篇貼文不會下架,但透過演算法過濾,貼文觸擊效果會較差。」她強調,心情按鈕是表達感受,而非用來投票,留言目的也應該是為了刺激討論,「貼文本身內容若夠好,是不需要用這些方式的。」

動態更勝靜態,互動更勝單向

2016 年推出塗鴉牆至今,Facebook 走過文字、圖片到影片,甚至 VR。吳子敏點出,現下用戶觀看影片的流量,已占總流量 50%,「我們估計,這個趨勢會繼續走強,未來 5 年內,將增長到 75%。」因應潮流,Facebook 投入大量資源研發動態影像產品,例如直播功能和動態時報(stories),都是提升用戶經驗的重大變革。她也點出影片編制不見得要鋪張,有時一個簡單創意的好點子,即便只是剪接幻燈片加上下標,也能勝過耗時耗財的影片規格。

吳子敏也說,專頁經營者應該善用直播功能、洞察報告,甚至加入貼近粉絲的社團,來有效提升觸及率。「多用直播,可以拉近與用戶的距離。」她說,直播視訊的留言增加幅度,較一般貼文高出 10 倍之多,若能再納入獨樹一格的觀點,並秉持衷於真實的特性,便能讓觀眾宛如置身現場,參與度也更高。

此外,許多專頁和名人直播時,懂得與粉絲交流,「向粉絲拋出問題、引發對話討論,或將留言置頂、抓粉絲出來一起聊天(live with);比起單方傳遞資訊,有互動的直播更能使地域界線消失,經營者也將更了解粉絲的想法。」她舉出多項案例,包括東森新聞在花蓮大地震時開設直播,觀看次數突破百萬,「除了衷於真實內容的傳遞,小編即時和用戶留言互動,也是這篇貼文成功的原因。」

讓你創造的互動「有意義」

吳子敏說,Facebook 的願景,是更緊密地連結世界,希望大家透過使用平台,引發「有意義的互動」(meaningful interactions)。「當用戶看到任何內容,能夠留言、表達想法、分享出去,創造更多討論及互動的空間,那就是有意義。」

近期 Facebook 面臨各界質疑,演算法究竟如何為用戶選擇「看見什麼」?吳子敏強調,動態時報上的大宗內容,依然歸於用戶本身的喜好揀選,而 2018 年的改革重點,就是增加與親友的連結,並使「有意義的互動」觸及更多人,創造討論話題和交流。「我們不審查內容,只能從形式上下手,去盡力改變風氣,但經營者可以自問,什麼是有意義的內容?產製有意義的內容,才能有效傳遞價值。」

她鼓勵社會企業,要讓製作的內容有意義、引發思考討論,「應該將重點聚焦在粉絲愛好上,不要貪心」,也切勿只是一味跟隨其他專頁的作法,「自己動動腦袋,勇於創新,想想什麼內容會引發共鳴」,才能讓自己的粉絲專頁不同凡響。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Facebook結合虛擬實境:讓用戶走出動態牆,跨越時空「在一起」
>> 第一次面對媒體就上手:幾點相處指南,讓創業者掌握應對進退
>> 當「花甲」企業踏入社會創新——聯合報系願景工程執行長羅國俊:願媒體與社企共創更好的台灣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夢想騎士」是第二屆社企流 iLab 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夢想騎士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李沂霖

隔著夢想騎士辦公室的窗,看見創辦人賴雷娜倚著沙發與對面的青年交談著。「我們先在隔壁坐一下,雷娜正在與青年會談,等一下他們就會離開去買冰箱。」夢想騎士的共同創辦人楊仁銘語氣溫柔,熱絡地招待我們坐下,隨口提起的購物行程,是夢想騎士最注重的「陪伴」。

所謂「陪伴」是能設身處地、承接對方狀態的過程,無論是開放自己的家讓失戀的青年療傷、還是協助完成青年買冰箱給家人的心願,這些都在楊仁銘與賴雷娜陪伴青年的日常當中,提供需要的人有地方可以去、有人可以找的歸屬感。

夢想騎士的陪伴對象,是那些 16 至 25 歲遊走於「脆弱處境」的青年們,楊仁銘說:「有看過報導者的《廢墟裡的少年》專題嗎?我們服務的對象,就包含這樣的一群人。」這群人出生在高風險的家庭,因為家人貧困、重病或入獄種種情況,面對著比一般人都更辛苦的人生。

這群人之中,有些進入政府設立的安置機構,獲得一陣子的照顧與陪伴,但依法規定,年滿 18 歲之後就得離開機構,也顧不得他們是否已經準備好踏入社會。「大眾比較少看到這一塊。」楊仁銘嘆了一口氣,

「從安置中心離開的青年,進入社會的這段適應期,其實是很需要被陪伴的,但是大多數人總認為,你好手好腳的、並沒有我表面上看到的缺乏,你就需要自己想辦法好好活下去,但心裡的缺乏沒有人看得見。」

楊仁銘提及,台灣社會花了很大的力氣及成本在「矯正」青年偏差的行為。根據《報導者》調查指出:「法務部每一年花在少年矯正機關的經費達 7 億 7 千萬元,相較之下,政府投資中輟中離生的教育才兩億元、弱勢少年職訓每年也僅僅約 4 千多萬元。」

夢想騎士將重心放在青年的心理缺乏上,希望搶在青年誤入歧途之前,成為陪伴與改善青年脆弱處境的力量。

「你的價值無關乎金錢」從 0 元旅行到出走課程,為生命找到方向

處於脆弱處境的青年,面對長期的創傷與挫敗,在現實的洪流中容易找不到自我價值與定位,「我沒有家庭背景、沒有錢也沒有資源,所以我沒辦法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便是他們時常掛在嘴上、對命運無奈的抗議。於是,擔任社工的楊仁銘與賴雷娜想證明:錢的確令人煩惱,但是即便沒有錢,每個人還是有價值、能夠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們想告訴青年,你的價值無關乎金錢、背景或是性別,你的價值就在自己身上。」這樣簡單的初心,成就一段一點都不簡單的旅程——一場花費 0 元、為期 99 天的單車環島之旅,也成了夢想騎士的故事開端。

「一開始只是雷娜發起了這樣的行動,並沒有想到要創業、成立組織,沒想到這個行動獲得很大的迴響,我們也才開始思考要如何將這個行動延伸下去。」

於是,楊仁銘與賴雷娜結合了其他志同道合的夥伴,將 0 元旅行的挑戰發展為收費的「出走課程」,結合 0 元旅行、心理輔導及體驗教育,招募 16 歲至 35 歲的社會大眾,每一期也會保留名額給弱勢青年。

出走路線分為國內與國外,透過挑戰中的不確定性與壓力,學習團隊合作,從中找回人與人之間的美好與溫暖,並重新看見自我存在的價值。

「我們發現,其實所有人都需要出走課程。」楊仁銘分享最令他印象深刻的參與者,是一名 42  歲的教育工作者,主動致電表明參與出走課程的意願,那趟旅程中,他一路擔任照顧者角色,表現得既成熟又穩重,直到團隊開始挨家挨戶按電鈴找尋願意收留他們過夜的好心人,這名教育工作者準備舉起手要按門鈴時,僅剩不到 5 公分的距離,他還是將手放下,痛苦地表示「我真的沒辦法。」

那個畫面讓楊仁銘至今都還記得,「無論你的年紀或經歷,每個人都有害怕的時刻。」楊仁銘說道,出走課程就是透過密集地與人互動,讓參與者面對內心的害怕並勇於嘗試,進而找出自我價值並肯定自己,這是課程中最大的挑戰。

而對夢想騎士而言,最大的挑戰在於掌握每位團員的情況,他們必須發揮強大的耐力與觀察力,比如有些是被家長強迫前來體驗的學員,對於整趟旅程的行動就會顯得不情不願、自然也不願意依照引導員的建議或指示;也曾有一早起來發現學員不告而別的情形,讓大夥著急了半天。每一次的經驗都使夢想騎士越來越強壯,8 年來持續陪著需要的人,走在找尋自我的道路上。

自 2010 年至今,夢想騎士的足跡已遍佈台灣、西藏、馬來西亞和歐洲。這樣獨樹一隔的出走課程讓夢想騎士備受矚目,除了受到國內的學校及基金會邀請協辦課程之外,他們也受邀至蒙古及香港等地,帶領當地的學生或是與教育工作者分享他們如何實踐深度的體驗教育。

轉型 NGO,夢想騎士專注長期陪伴

回顧創業歷程,楊仁銘真誠地表示,當初自己僅憑著滿腔熱血就一頭栽進夢想騎士,其實並沒有明確規劃方向,「這是一段既痛苦又滿足的過程。」他坦言,在夢想騎士常常得面對充滿未知的旅程,與他喜好安逸的性格大大相反,因此這一切對他來說充滿挑戰,「但是,伴隨而來的滿足是,我了解到原來我的生命可以長成這個樣子、可以做到這些事。」

目前,夢想騎士正值組織的轉型期,他們決定放慢腳步,減少辦理出走課程,調整為 NGO 的形式,將重心放在募款以及長期陪伴。

「這段轉型的過程,是社企流陪我們走過的。」楊仁銘感性的說,當初加入社企流 iLab,是希望提升自己的能力,推動夢想騎士往合適的方向前進。在參與 iLab 期間,楊仁銘表示他最大的收穫是學會如何看財務報表,「我超不會管錢的!學會看財務之後,才知道如何去看組織的營運是否健康、在組織規劃上也有更多不同的視野。」正因學會了財務管理,讓楊仁銘發現到,成為一個 NGO 才能讓夢想騎士發揮最大的社會影響力,專注在陪伴青年的使命上,「這才是目前最適合我們的樣子。」

「社企流的陪伴對我而言是很正向的影響,即便我們發展為 NGO 與一開始成為社會企業的目標不同,社企流仍支持我們的作法。我深深體會到,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要以對方合適的方式才是最好的陪伴。」楊仁銘以「溫暖的搖籃」形容 iLab,「在這裡,我真實的感受到社企流用真心哺育著每個創業家。」

此外,楊仁銘提及,在 iLab 與其他創業家交流、共同學習也是很珍貴的經驗,「我一直很欣賞認真工作的人,看著許多同學們(創業家)對於自己的事業投注熱情,我就會不斷反思自己,不斷往前進。」

在孤獨的創業之路上,楊仁銘感受到一群人一起向前的力量,他分享接下來夢想騎士將與好剪才合作,讓他們的陪伴對象能到好剪才做整體造型改造,一年有 4 次機會,2 次整體造型費用全免、另外兩次則負擔半價。「一般要讓一個青年從內到外的改變需要很長的時間,我們藉由與好剪才的合作改變外在,讓青年可以用不同的眼光去看待自己。」

夢想騎士最大的願景,便是看著他們的陪伴對象能有好的發展。楊仁銘分享,目前他們長期陪伴的其中一個對象,是曾參與西藏出走課程的一名青年。當時,青年因連結起小時候受傷害的記憶,情緒激動之下動手打了楊仁銘後匆忙逃離,楊仁銘緊追在後,陪他走了 8 公里的山路,自此也走進青年的人生之中。「現在我們感情很好,一個月至少會見一次面,他的夢想是畫畫,目前在童書公司工作,並預備出版自己的繪本,更重要的是,他學著如何與曾入獄的父親相處,認真面對家人關係以及生活。」說著說著,楊仁銘逐漸嘴角上揚:

「這就是我們期待的『好的發展』,不一定要有多大成就,而是好好地、認真地生活著,就是閃閃發光的人了。」

核稿編輯:金靖恩
影片製作:程芙蕖

延伸閱讀
>> 舊醫院變身新學院!三峽「青草職能學苑」,翻轉弱勢青年人生
>> 全台最幸福的髮廊:「好剪才」掀起美髮業革命,要在最「窮忙」的產業打造幸福企業
>> 這些「不良少年」只是吃不飽的大孩子:讓他們成為有尊嚴的食物志工,改變「餓」性循環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