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會企業不一定是藍海、也沒有什麼神奇魔法」多扶接送用耐心堅守別人不做的虧本生意

2017.02.16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黃昱珽

「競爭」是關鍵嗎?

「社會企業」要如何永續生存經營?這是相當重要卻難以直接回答的問題。無論是NPO、NGO進行組織型態的轉向,或者是新創的企業組織,社會企業都標榜著將「解決社會問題」設為企業的首要目標,接受低獲利的營運模式。

由於強調道德價值的立場,社會企業獲得許多人的支持與掌聲,但也引發不少疑慮。懷抱低獲利、回饋社會目標的社會企業,真的能在市場經濟中扎根、取得穩固的一席之地嗎?畢竟,市場經濟雖然是取得資源的理想場域,但它也時是弱肉強食的競技場。

先前新作坊透過「中保無限+」的案例,介紹了企業集團的立場。中興保全集團在提供銀髮接送的服務之前,已經經過了長達10年的醞釀期,做出完整的評估與籌劃之後,在一舉投入市場的競爭。企業會正面迎向競爭,因為他們的目標便是成為最強大的競爭者。

自由市場總是奉著「贏者全拿」的原則,大型企業在競爭取得優勢,並將獲利再次投入營運中,攻下更多的市場占有率,衝擊小規模企業的生存。社會企業要如何與大型的競爭者共存、如何在競爭中取得利基?這似乎成為迫切需要知道的課題。

「新作坊」編輯小組隨後在11月下旬,訪談到多扶事業的創辦人許佐夫先生。採訪企畫以「競爭」為主題,瞭解多扶事業在面對到大企業投入市場的情況下,做出了哪些調整、因應,面對市場競爭的挑戰。

不過在許佐夫先生熱情的接待解說下,小組成員逐漸發現,經營社會企業所面對的最大問題,其實並非市場的競爭行為。因此,自市場競爭的角度,探討「社會企業」和「一般企業」的差異,很可能從一開始就「問錯」了問題。

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先生。

社會企業並非經營「藍海」

許佐夫先生首先指出,多扶事業在市場上面對競爭對手,並不是在「中保無限+」投入之後才開始的,更早之前就已經存在規模不等的對手。多扶所遭遇到的競爭對手,有些很露骨地採取削價競爭的紅海策略,直接告訴消費者說,他們的接送費用參考多扶接送,但是「便宜50到100元」。

因此市場競爭對於多扶接送來說,一點也不稀奇。不過多扶並沒有花費太多的心力,來處理市場競爭的議題,也沒有透過價格戰或是其他優惠方式,和競爭對手進行價格上的白刃戰。

為什麼多扶接送能有這樣從容的態度呢?箇中道理其實非常簡單、明白:因為高齡接送服務的市場,根本不是什麼「藍海」市場,不是一塊讓人垂涎欲滴的大餅。許先生很坦白地承認,多扶接送的收費並不便宜,消費者乍看之下很可能會覺得「貴」,也給了競爭對手可以削價競爭的想像。

但是事實上,即使採用這樣的價格,接送服務還是無法讓多扶事業獲利,仍舊虧損累累。也因此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這些想要加入市場的競爭者,就會發現接送服務無利可圖,自動選擇退出了。

許先生還很打趣地說,多扶事業近年來經常接受國際的參訪,但是這些國外單位參訪的重點,卻往往是「為什麼多扶事業能撐這麼久?」這類尷尬問題。在國外,高齡接送服務的社會企業也時有所聞,然而在創業3年、5年之後,就會因為財務虧損而黯然收攤。

因此國外單位想要瞭解,多扶事業的接送服務有什麼妙方,可以解決虧損的現實問題。不過事實上這裡面沒有什麼神奇的魔法,就只是繼續硬撐下去而已。

這打破了許多人的浪漫想像,以為社會企業的盛行,在於發現過去不曾注意到的藍海市場。事實上社會企業創業不會這麼美好,因為有利可圖的部分,早就已經被其他的先行者佔據了。真正剩下的,是那些利潤微薄、一般企業不願投入的部分。

舉例來說,當顧客提出關於旅遊方面的需求時,多扶首先便想到與專業的旅行社接洽、安排合適行動不便者的旅遊行程。然而多扶最後發現,因為醫療照顧各方面的各項條件,台灣的旅行業者們,其實並不熱衷高齡旅遊的業務,這些業務經過評估之後,都會得到風險與成本都明顯偏高的結論。

也因此最後許先生選擇與伙伴們成立「多扶甲種旅行社」,規劃「多扶假期:帶著管家去旅行」,這是台灣第一個針對銀髮旅遊與家族旅遊切入的品牌,才得以回應顧客們的需求。

「多扶假期:帶著管家去旅行」是台灣第一個針對銀髮旅遊與家族旅遊切入的品牌。

重回並堅守創業的初衷

許先生告訴我們,多扶事業能夠發展到今日,最大的動力來自不忘創業的初衷。許多人都聽過多扶接送創立的故事:許先生發現自己外婆需要代步服務時,卻很難約到公辦民營的復康巴士,方才自行創辦公司,提供行動不便者的接送服務。

正由於公司創立的初衷,乃是解決自己日常要處理的問題,因此最初多扶事業的營運,不會將獲利率放在首要的位置,企業也才能持續運作下去。

多扶事業隨後發展的旅遊、輔具租借的服務項目,也都遵循著前述的模式發展:顧客和多扶確認了需要滿足的需求、而既有的市場不能提供足夠的服務,迫使多扶必須自行發展相關業務。這些業務不見得都能獲利,卻是依循初衷,因此多扶事業也就繼續經營下去,直到最後的綻放成果。

這正是「社會企業」、「一般企業」與「政府」,在介入相關市場時最大的不同。對社會企業而言,經營首要目的在於解決社會問題、滿足自身(或社區)的需求,因此能夠接受較低的獲利,也會根據服務對象的期待,進一步改變自身、提供更多的服務。

然而當「一般企業」投入相關市場的時候,除了獲利之外,往往以「企業社會責任」(CSR)作為首要考量。「企業社會責任」的重要功能,乃是在回饋社會、提供服務的同時,也必須要能有效率提升企業的形象。花費額外的成本試探額外服務、建構全面性解決社會問題的方案,則非一般企業的專業強項。

「政府」提供的社會服務則出現更多的問題,由於部門分工導致各自為政,更進一步限制了服務的普及性及便利性。以復康巴士為例,其實自1990年劉俠(杏林子)女士引入復康巴士以來,台灣復康巴士的接送服務,迄今已經長達20餘年了。

而受到行政體系的重重限制,今日公辦民營的復康巴士服務,必須採取政府標案的形式,成為政府單位與承包業者的契約,衍生出許多相關的問題。例如跨縣市如何收費、乘客限定為只有領有《身心障礙手冊》或證明的居民、接送班次難以彈性排程等等。正因為外婆很難約到復康巴士的服務,成為許佐夫先生自行創業的關鍵動機。

多扶事業的營運項目從接送服務拓展到無障礙旅遊、輔具租售等範疇,此為門市所展示的各種輔具。

雖然說民營的社會企業可以有更多的彈性,但多扶事業的業務發展過程中,仍受到政府各項法令的重重阻礙。多扶接送、旅遊以及輔具租賃的業務,都面對到法令規章中登記、場所、資本額等不同限制。許先生提到,過程中他還必須去向銀行抵押資產,才能滿足各項法令的要求;支持整個事業的繼續,其實還是回到初衷的堅持。

很諷刺的,政府各部門長期發展下來的法令規章,很容易對「社會企業」造成更多的影響。由於社會企業堅守價值,不將獲利放在首要考量,也就較少注重節稅、報帳、人事成本等各種獲利細節。例如多扶接送的每一趟服務都會開立發票,就並非所有的業者都堅持會做的事情。有的時候相較於市場的競爭,政府的管制反而會對社會企業產生更深遠的影響。

長期耕耘產生的綜效

如果,如果多扶接送的服務,注定只是個賠本生意,以此類推的話,社會企業的前景豈不都是黯淡無光嗎?

對此許先生很肯定地說,整個創業的結果,並不會是徒勞無功的白忙一場,它最後還是能夠創造豐盛的成果。過去的堅持讓多扶事業,最終發展出難以取代的競爭優勢。今日的台灣多扶接送,是唯一個能夠全面性提供相關服務的企業組織,在接送服務、旅遊,或者是輔具租賃上,都有相關的證照與專業經驗。成為行動不便者服務的「第一品牌」。

當整個企業體的服務從「點」擴展到「面」後,全面性服務所產生的綜效,才讓多扶成為有獲利、收益的社會企業。這個擴展的歷程,經歷了長達7、8年的耕耘。多扶在服務上展現出的尊重與專業,讓它贏得顧客的信任及忠誠,更是無比重要的無形資產。

從多扶事業的案例來看,市場競爭並非真正左右社會企業興衰的關鍵因素,有遠比競爭更為重要的課題必須面對,也就是「解決社會問題」的初衷。社會企業必須持續面對、解決社會問題,更需要關注衍生出來的需求,才能夠穩固紮根在市場之上。就像多扶如果僅因關注初期的營收表現、或是僅固守既有的服務範圍上,那就很難走到今日苦盡甘來的收穫期。

全文轉載自新作坊,原文標題:社會企業概念專題報導(四):社會企業的耕耘與利基:多扶事業的案例

延伸閱讀
>> 多扶接送執行長許佐夫:社會企業是沒有退場機制的!
>> 社企合作 提供無障礙旅遊
>> 許佐夫—用服務自家父母的心情 打造最貼心的無障礙環境

社企流七週年論壇「社企十年:下一個十年,社會企業會消失嗎?」
早鳥隨票附贈社企流限量周邊,優惠倒數中!
>>> 馬上搶票

「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博威鳥控用生態知識和管理工具,讓人類與野鴿和平共處

2017.02.14

「博威鳥控」是第二屆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的參與團隊之一。社企流編輯室透過第一線的採訪,帶讀者全方位認識博威鳥控團隊的社會創新模式,以及其在經營管理上的成功關鍵或挑戰。

文:林冠吟

隨著杜昆盈的腳步,我們走進台中一間民宅,在裝潢新穎而氣氛明亮的大樓公寓中,卻有一個角落被野鴿糞便覆蓋著。公寓的主人向我們說明,以往他都是請清潔公司來,用水沖洗打掃此角落,但是這回他想嘗試不同的解決辦法。

「其實要做防治,最好是從預防開始。因為等到鴿子築巢後,要處理的就會更加複雜了。」來自「博威鳥控」的杜昆盈說,在環視周遭一圈後,他便從箱子裡拿出清潔工具,擦拭陽台,開始進行第一階段的野鴿防治。

從看蝸牛的小孩到創業者

這位有著黝黑皮膚,出場時總是穿著大地色系的衣服,腳踩運動鞋,一副隨時可以入山去進行生態調查的大男孩,是自屏科大野生動物保育研究所畢業的杜昆盈。他因為在校時期參與過孫元勳教授帶領的「鳥類生態研究室」,而開始接觸動物管理和野鴿防治,畢業後在教授的建議下創立博威鳥控,目前是團隊的執行長。而杜昆盈每次出任務時,在一旁與客戶溝通的是工業設計背景出身的林靖淇,目前負責博威鳥控的產品設計。
 
從沒想過要創業的杜昆盈,在接受採訪,談起組織營運面和未來展望時,語氣仍略顯生澀,時不時發出「唉,我不太知道如何表達,」然而一旦提到生態和鳥類知識,他就彷彿立刻變了一個人,侃侃而談各類猛禽和其生活習性的知識。
 
「我從小就很喜歡動物,我媽說我幼稚園時,其他同學都已經去排隊了,我還在看蝸牛,」杜昆盈說,從小就著迷於動物世界的他,自高中到研究所,皆以學習野生動物的知識為目標。從前想做的都是動物保育工作,接觸到動物管理後,他才發覺解決人與動物之間的衝突,其實更為重要,同時這項工作可以運用他以前所學的各種專長,因此決定踏入野生動物防治的領域。(同場加映:日本Bird Research設計「鳥類友好墊」:保護鳥寶寶又能讓便便不落地

用生態知識,為都市的鳥類尋找一條生路

博威鳥控原本的英文名稱是Bird Away Bird Yield,「Bird Away意思就是鳥走開。」杜昆盈言簡意賅地說。他進一步說明,以廣場上常見的野鴿為例,「全世界許多城市都有野鴿管理的問題。」
 
回頭看台灣的野鴿來源,其實與早年的賽鴿歷史相關。賽鴿在競賽時,必須飛行遙遠路程才能返回鴿舍,一場比賽下來總會有約1/3沒有順利返回的鴿子流落在外,成為城市或鄉村裡的野鴿。再者,「鴿子的原始生活環境是懸崖峭壁,因此都市大樓就是牠們很好的棲息空間。」杜昆盈補充。
 
雖然鴿子素有和平的美好象徵,但另一方面也為人類的生活帶來一些困擾。比如說,鴿群糞便中含有的新型隱球菌,會有造成相關傳染疾病的疑慮。「比起其他鳥類,鴿子的排泄量很大。」他曾接過一個板橋區大樓的案子,住戶家裡的冷氣機長年遭受野鴿糞便的襲擊,當住戶開窗通風時,空氣中總帶著排遺異味和鴿子的羽絨,嚴重影響到住戶的居住品質。
 
「除此之外,鳥禽身上帶來的禽蟎可能會造成人類的過敏現象,」杜昆盈回憶道,團隊曾接過一個小家庭的案子,因為有八哥在臥室裡冷氣機和建築物的縫隙中築巢,而禽蟎藉由冷氣風力散佈臥室中,導致小孩子陸續長出紅疹的過敏現象。

無論是造成傳染病或是環境衛生品質低落,甚至是鄉村地區的農業損失等,杜昆盈提及,過去台灣社會在處理這種動物與人類間的衝突時,因為追求執行率高,多半以防疫的心態來「滅除」。
 
他舉例說明,像是農損方面的防治處理,過去相關單位會用毒餌來滅除老鼠和禽鳥,間接影響到其他非目標動物。「但是這種做法是無效的,因為個體被殺死,還是會有其他個體來取代。」杜昆盈以過去所學的生態知識回應道。由於知道過去激烈的方法行不通,他與團隊提出一種和緩的管理辦法:

「不是把鴿子趕盡殺絕,而是請他們搬家。」

 團隊使用國外常見的防鳥刺和防鳥網等動物管理工具,因地制宜地鋪設在鳥禽常出沒的區域,「不是用打或殺,而是物理性的隔絕,讓鴿子明白這不是適合牠生存的地方,」杜昆盈說。
 
至於防治效果的程度,則分成短中長期三種。短期是解決客戶眼前可見的問題,比方說把鳥巢移除和裝設防鳥刺;中期則是預先解決問題的潛在發生地區;長期的作法則是對未來的鳥群移動做預先的規劃管理,例如藉由野鴿節育,讓族群的數量下降。(你可能會喜歡:護鳥不用農藥 「老鷹紅豆」開賣

生態人的創業挑戰

團隊成立5年來,目前的業務仍有9成是處理野鴿防治,「因為民眾的需求其實很大,但台灣做這種較友善動物防治的公司很少。」杜昆盈說。博威鳥控的客戶不僅是大樓住戶,現在連大型的公司也找上門,例如高雄的台鋁生活廣場就曾經請博威鳥控協助執行野鴿防治,團隊也協助民間航空公司處理機棚的鳥禽問題。

業務的規模越來越龐大,但杜昆盈認為團隊目前依舊人手不足,需要同業及相關跨領域的人才投入參與。再者是,鳥類防治過程中需要使用到各種材料或是工程施作的專業能力,都是過去在生態領域的他所陌生的,因此他認為「如何在時間有限的狀況下請教專家,又把工程執行完善」都是挑戰。

「因為過去沒想過要創業,所以在接手後必須重頭摸索『何謂創業?』」杜昆盈說,為了獲得更多的創業經驗與資源,他參加了第二屆的社企流iLab育成計畫。他認為,雖然目前坊間創業課程很多,但是內容幾乎大同小異。「像我這類必須短時間內學習如何營運公司的人,其實需要更直接的經驗傳遞。」杜昆盈表示,進到iLab的課程後,像是財務和行銷方面,都有更多講者面對面的經驗分享,讓他受益良多。

除此之外,杜昆盈坦言自己過去經營公司時,多半獲得的資訊是財務報告和營運資料,加入iLab後才有機會進一步接觸到社會企業的資訊圈,以及認識到社會影響力評估。這個經驗讓他感受到,「社會企業不僅是簡單的名號,」而是可以用謹慎的數據計算出影響力,並解決社會問題的企業。

從「鳥走開」到「鳥的道路」

提到博威鳥控接下來的發展,杜昆盈說短期會以野鴿防治和產品服務為主,未來會逐漸專注在規劃和研發,將勞務性的安裝工作與其他廠商分工合作。他期待藉此讓更多跨領域的工作者,例如水電師傅和室內設計師等,都能對友善的動物防治方法有所認識,如此一來便能產生更大的社會影響力。
 
「博威鳥控原本的英文名稱是Bird Away Bird Yield,意思就是鳥走開。之後,我希望能變成Birdway,鳥的道路。」杜昆盈認為,生態工作者應該要有更寬廣的思維,來解決動物與人之間的衝突,以打造一個共生的環境。這或許是他不同於大多數的生態系學生,畢業後到政府相關單位或是動物保育的非營利組織工作,反而選擇了創業這條路的原因。

特別企畫:社企創業者的一日都在做什麼呢?

核稿編輯:金靖恩
圖表製作:郭潔鈴、黃思敏

社企流第二屆「iLab 社會企業育成計畫」,由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等贊助設立,提供種子獎金、培訓課程、諮詢輔導、交流媒合等資源,協助剛起步的創業者驗證想法和持續成長,站穩其創立社會企業的第一哩路。

延伸閱讀
>> 草地學院現場:建築師、科學家、性別運動推手都在這,什麼成就了半農半X的新農村人文風景?
>>「為什麼要在澳門建威尼斯、在花蓮打造小希臘?」看烏干達如何運用旅行,達到在地經濟與社區的雙贏
>> 優質概念零售商 推動環境教育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