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出世 vs. 入世,學術能為世界做什麼事?

2016.05.15
瀏覽次數:

文:侯勝宗

台灣學術界最近發生二件事,都跟教授應該維持「出世」的超然地位或者「入世」參與社會有關。

第一件是任教於柏克萊加州大學的旅美華人科學家馬中珮發現宇宙偏鄉的「巨大黑洞」,質量是太陽的170億倍,研究發現有助於人類瞭解宇宙的演化;另一件是生化科學家的中研院院長翁啟惠捲入浩鼎事風波。這二位教授都是探索未知、領引知識的世界級科學家。一位是「出世」探索未知的宇宙世界,一位是「入世」致力於疾病問題的解決。在學術專業上,二位都有重大的貢獻。

然而學術工作者究竟該「出世」潛心於未知世界的探索,或「入世」致力於現今社會的經世濟民,孰優孰劣,成為近來熱門的思辯課題。

這讓我想起印度窮人銀行家──尤努斯教授(Muhammad Yunus)的故事。

出世或入世,是不同的實現手段

2006年印度尤努斯教授與孟加拉鄉村銀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表彰「他們從社會底層推動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努力」。尤努斯早年任教於美國的中田納西州立大學和孟加拉的吉大港大學,作為一位經濟學教授,尤努斯發展了「小額貸款」和「小額金融」理論。但當他在孟加拉的大學內教書時,卻對於校園外真實社會每天所發生貧窮的問題,十分關心。

1974年孟加拉發生大饑荒,尤努斯正式投身於反貧窮的社會創業,並於1976年正式創辦了孟加拉鄉村銀行(Grameen Bank),專門提供貧窮而無法獲得傳統銀行貸款的創業者小額貸款。隨著銀行的發展,鄉村銀行亦推出了其他為貧窮人士服務的信貸系統;除了微型貸款外,銀行還提供住屋貸款、子女助學貸款、出國留學貸款、太陽能電燈等金融商品,建構多元的創新服務。

學術工作者在探索未知的道路上,常常會有不同的選項,有時會有所混淆,往往不是學術目的本身所造成,而常是實現學術的手段有所不同。

上述三位知名學者投身於各自領域的研究天地中,其目的都是在探索未知、創造價值。但因為分屬不同科學領域與知識系統,因而有不同的價值創造與實現手段。例如,有別於馬中珮教授與翁啟惠院長二位從事於自然科學(nature science)研究,尤努斯則是致力於社會科學(social science)的理論與實踐。三位都投入於學術研究與知識探索,但是實踐價值的方式卻大不同。

其中,馬中珮教授從事於物理天文研究領域,專心致力於實驗與模型之中,為人類想像未來的浩瀚宇宙,屬於純然出世的學者。翁院長從事於醣分子合成及醣蛋白研究研究領域,並藉由申請專利、創辦公司研發新藥,尋找並解決疾病源頭,屬於兼顧出世與入世的學者;尤努斯教授則從事於社會經濟研究領域,為消除貧窮提出解決對策,並離開學術界,投入社會創業,成為擁抱入世的學者。

只追求期刊表現,正是目的與手段的錯置

國內大學也正面臨目的與手段錯置的苦果。近年來,台灣上百所大學瘋狂追逐頂尖大學與卓越研究,而造成教授哀鴻遍野,便是一例。

學術的最終目的應該是要創造對社會的影響力(social impact factor),論文發表只是實現社會影響力的方式之一;

而論文是否被收錄於SCI(Science Citation Index)或SSCI(Social Science Citation Index)期刊,則是評價論文被引用率高低的手段。

但如今發表SCI、SSCI論文,卻成為學術工作者競相追逐的唯一目標。此種過度重視國際期刊發表的評鑑機制下,教授必須持續於追求論文的產出與數量,而無太多心力將研究方向對準回應國家發展、社會需求及發掘科學真相等重要科技發展目標,導致學術研究與社會需求脫鉤。

此種目的與手段的錯置,嚴重地影響台灣的國家競爭力。

台灣是一個小國,為了追求國際頂尖大學排名,將過多的資源投入於與台灣社會現象無關的出世研究,而犧牲教學,不僅無法培育出符合本土產業或社會所需的人才,更浪費了珍貴的人力資本。相反地,類似尤努斯用學術致力於解決孟加拉貧窮問題,此種強調與社會接軌、回應人民需求的入世學術可能更適合台灣小國的現況。

入世研究源自於入世學術(engaged scholarship),意指大學教授從原本只服務學術社群的研究工作中,加入與實務社群的合作互動與知識交換,整合教學與服務工作,讓學術研究成果亦可以解決社會問題,創造公共利益。

此種釋放大學教授研究能量,鼓勵教授帶領學生共同參與社會的問題解決,可能才是解決後頂大時代教授過多的務實之道。國內大學教授為了讓論文能被刊登於英文期刊之中,而習慣於為西方理論從事學術代工的發表模式,也是到了該翻轉的時刻了。

要走向出世還是入世,教授,你準備好了嗎?

全文轉載自天下獨立評論

延伸閱讀
>> 用「窮人經濟學」取代菁英經濟學—以科學精神檢驗失敗的扶貧政策
>> 別等到出社會再說—讓社會企業走入大學核心課程
>> 尤努斯:走出島國 想想能為世界做什麼

「泰國觀光收入對在地社區的貢獻,才不到15%」 他返鄉推廣永續旅遊,讓當地人作頭家!

「從宏觀經濟角度來看,泰國的觀光收入真正貢獻給在地社區的佔比僅不到15%,絕大多數都進入了城市,甚至財團的口袋。」—Pai Somsak Boonkam,泰國Local Alike創辦人

文:何宜庭

最近的「零花費遊泰國」新聞炒得沸沸揚揚,看似越發蓬勃的泰國觀光業,潛藏了什麼樣的危機與轉機?

推開Local Alike位於泰國首都曼谷市區的辦公室大門,讓我們深入了解這間以「永續旅遊」(Sustainable Tourism)為主題的社會企業,如何用充滿意義與愛的方式推廣在地旅遊:讓當地人作頭家,協助他們獨立、永續地經營在地社區的旅遊體驗生意。


(圖:Local Alike位於曼谷市區的辦公室/攝影:何宜庭)

成立於2013年,泰國社會企業Local Alike的營運目標,不只是要力拼遊客人數的增長,更是要讓其合作社區的年收入每年成長20%。

今年與Local Alike合作的當地社區預計將擴增至100個,他們也致力於提升合作社區內的受益家庭數量,並擴大與其他旅遊業者(tour operator)的合作,共同拓展「以社區為基礎」的旅遊型態(Community-based Tourism;以下簡稱CBT)市場規模。針對海外市場,Local Alike也正積極與印尼、越南等國的在地社區討論合作的可能性。

外表樸實、內心堅毅的創辦人兼執行長Pai Somsak Boonkam告訴我們,他之所以創辦Local Alike,是希望自己的技能不只停留在當一個稱職的工程師,而是能夠為自己的生活、甚至從小長大的社區創造改變。透過在各地旅行、其他社會企業實習,以及美國MBA求學的經驗累積,Pai非常了解泰國觀光業的產業現況,且相信Local Alike團隊的付出,會一點一滴換來成功。

談到當地觀光業所面臨的問題,他憂心地說:「從宏觀經濟角度來看,泰國的觀光收入真正貢獻給在地社區的佔比僅不到15%,絕大多數都進入了城市,甚至財團的口袋。」

Pai也補充,旅行社「雇用」會說英語、懂泰國歷史文化的「員工」擔任導遊,提供看似在地的旅遊行程,但其營運模式仍停留在「聘請當地人」的層次。

Local Alike則是真正讓當地人作頭家,分階段輔導在地社區創造獨特旅遊體驗,協助他們獨立、永續地經營社區的旅遊體驗生意。


​(圖:Local Alike團隊與在地社區居民/Local Alike提供)

Local Alike將合作社區分成三種階段:發展型、體驗型、市場型。Pai指出,平均而言,一個社區從「發展型」進化到「市場型」階段需花1至2年,而在目前合作的32個社區中,有80%處於「體驗型」階段。

  • 發展型:由Local Alike教育社區居民CBT、永續旅遊相關知識,共同討論旅遊行程設計,並定調出該社區需解決的問題。培育時間從3個月到2年不等。
     
  • 體驗型:由Local Alike旗下子公司Local Alike Travel,協助社區居民帶領企業進行深度旅遊體驗,並從旁指導、提醒如何當一個稱職的主人。
     
  • 市場型:在地社區的旅遊行程藉由Local Alike網站進行推廣,待遊客選定行程後,由居民一手包辦從旅客下飛機之後的所有行程。

針對Local Alike營運模式,Pai強調,在地居民能藉由上述三種方式真正成為頭家,包括實際參與旅遊行程設計、親自負責旅遊行程,以及自行分配收入與社區發展基金等。以設計行程為例,首先,居民向Local Alike團隊推薦他們認為最酷、最有趣的在地體驗,接著雙方共同討論出獨特賣點、目標顧客等共識。有些社區甚至導入了設計思考流程,激盪出滿足遊客期待,同時也保護當地環境的好點子。

更重要的是,藉由完成一次次的在地旅遊體驗,依據所處的階段,社區居民可獲得高達70~85%的觀光收入,另外15~30%則是Local Alike的營運收入。其中,10%的社區收入與5% 的Local Alike營運利潤會投入到社區發展基金,以協助解決當地環境之重大問題,例如:汙染物處理、教育、基礎建設、醫療照護等。剩下的社區收入則全權由該社區自行分配。當然,Local Alike也建立了完善的財務追蹤系統,確保當地社區善用財務資源,提升永續經營能力。


​(圖:Local Alike推廣由當地居民親自企畫的在地旅行/Local Alike提供)

來自泰國清萊的Archai曾在台灣中和的印刷廠工作了6年,回泰國之後,他就跟著Pai一起實現CBT旅遊的點子。問他當初為什麼想加入?他大聲地說:「因為想要讓家裡有新的改變。」Archai的社區目前提供兩天一夜的在地農業行程,包括養魚、種稻等,遊客多來自泰國、日本與韓國。

他說:「令我最感動的是,Local Alike成功地協助我的社區增加收入,也讓環境變乾淨,當地居民跟遊客都很開心;而且,我們備受尊重。」

你可能會好奇:落後主流旅遊型態30年的永續旅遊,要如何吸引遊客目光?

來自香港,在泰國非營利組織工作8年,目前在團隊中負責國際行銷推廣的Hollie表示,他們採用雙管齊下策略,深入社區,開發更多旅遊行程;同時也研究市場,了解遊客對行程的期待與需求。

Pai表示,這是一種真正與當地居民互動的旅遊方式,遊客能學廚藝、作手工藝,有著在地人的陪伴與導引,真實地體驗當地生活。

CBT旅遊是遊客對環境、社會的友善回饋,也是我們行程最迷人的地方。」


(圖:團隊合影,中間為創辦人Pai/Local Alike提供)

從創始至今,已經有來自11個國家、超過3,000名遊客體驗過Local Alike的旅遊行程;其中,美國MIT史隆商學院MBA學生才於今年三月完成他們的「有機旅行」!今年,Local Alike更注重國際行銷,鎖定歐美、日本、韓國、台灣、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國遊客,估計能達到7,500名遊客的年度目標。

根據Local Alike統計,前三名熱門旅遊社區為清萊的Hloyo、曼谷的漁夫村,以及清邁社區。下次去泰國,不妨試試這種深入在地、又能協助社區發展的永續旅行吧!

了解更多:Local Alike官網

5/9~6/5請投票支持Local Alike,你的每一票都能協助他們獲得營運資金喔!投票去:活動網頁

核稿編輯:金靖恩


作者簡介:何宜庭,公關人出身,現為自由撰稿者,即將留學荷蘭跳進行銷圈,未來想在B型企業從事行銷工作。天生內向性格,敏感卻穩定,就像一杯熱呼呼的蜂蜜水,雖然單調平凡,卻能解渴又養身。喜歡用自己的方式探索世界,擅長記錄生活中的吉光片羽,帶給這個社會更多的愛與關懷。

延伸閱讀:
>>「責任旅遊」讓觀光回歸當地 印尼渡假村獲首獎
>> 英國Big Issue雜誌創立外帶咖啡店:讓街友變身咖啡師 重新回歸社會
>> 英國首間「藝術旅館」:讓世界各地的藝術旅人 有負擔得起的住宿選擇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