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社企大趨勢/社企 躍居投資新寵兒

2015.06.18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經濟日報/楊珮玲(2015年6月11日)

從政府到民間,從資產家到私人銀行,紛紛透過不同管道注資,追求收益、參與社會貢獻…

  • 全球最大的慈善基金會「比爾與瑪琳達蓋茲基金會」,近年除了提供直接財務支援社企,也為某些社企做貸款擔保(loan guarantees),減輕社企借款利息負擔或增加其獲得銀行融資機會,讓基金會資源更有效運用。
     
  • 日本政策金融公庫今年2月起專設社企融資窗口,每年提供社企融資件數和總金額都不斷增加,最近的一年超過6,000件,是五年前的兩倍,總金額逾500億日圓。日本多家商業銀行近年也都開始針對綠能或風力等環保相關社企,積極提供融資或貸款優惠。
     
  • 2014年底,世界經濟論壇(WEF)針對在全球投資上扮演要角的「家族辦公室」(family office),發表了「影響力投資入門」(a primer for impact investing)。許多全球私人銀行在其為高收入客戶提供的投資標的選項中,也都納入社會投資或影響力投資項目。
     
  • 金融創新在社企領域的應用正蓬勃發展。除了愈來愈多的微型融資(microfinance)之外, 社會影響債券(social impact bond)、「疫苗債券」、「育兒支援債券」、「地方綠能債券」等,都是傳統金融機構或組織因應社企趨勢推出的新商品。

2008年前後的金融風暴,撼動了全球金融業版圖,但也是一場新金融變革的開端。

在風暴後,人們對金融機構採取更嚴格的道德角度評估,也期許其負起更高的社會責任。社會企業是這場新金融變化中安靜卻不容忽視的新要角。

金融變革 社企大崛起

在美國和日本,從超高收入的私人銀行客戶到傳統銀行的融資管道,從股票到債券,從民間到政府,從天使投資家到創投,許多原本未考慮對社會企業融資或投資的機構或個人,近年來開始逐漸把眼光放在社會企業上。

這個變化,不只來自金融機構,也來自許多投資者或銀行客戶的要求,希望找到能兼顧收益率和社會貢獻的投資標的。

雖然這個趨勢才剛起步,真正要大規模推展仍有許多障礙待克服,但對社企來說, 不論是要獲得創業的第一桶金或是未來事業擴大時的資金需求,當籌資管道愈多元、資金大餅愈大,社企整體發展的空間和速度都將進入新紀元。

穩定的資金來源是企業安定經營的先決條件。在社企創業時,資金透過網路小額股東等新興募資方式雖是社企的一個募資管道,也有廣告兼行銷效果,但畢竟金額還是較小。除了自有資金或家人資金外,傳統的金融機構融資或天使投資者和創投等,也是可行管道。

只是傳統機構對收益性不高或經營者經驗手腕不清楚的事業融資可能性會降低。如只看財務收益率,不看其公益投資報酬率的話,社企顯得較無吸引力。但金融機關逐漸改變想法,對社企有更多認知,借貸的可能性也升高。

非營組織 融資更多元

從高盛、美國銀行、摩根大通到花旗銀行,近年來都陸續宣布針對社會企業或永續企業的大型融資案或投資案。

日本政策金融公庫去年度6,000多件的社企融資案中,從高齡者或殘障者的看護、育兒支援、環境保護到活化地方經濟都有。

過去這些傳統非營利組織可能以民眾捐款為主要來源,現在也從銀行管道獲得不少資金。

在美國,特別是因為有社區再投資法案等的規定,地方銀行從地方拿到的存款等需要以投資或融資方式還元地方,成果也需公布,許多地方銀行因而投資社會公益計畫,如針對低收入戶的住宅興建、將被廢棄的都市或工業用地重新規畫成文化或藝術園區等。

社企逐漸升高的可見度也影響私人資產家的投資想法。過去不管是私人銀行或是相關資產家的理財規畫,如考慮慈善事業時,頂多加入非營利機構的捐款或成立非營利基金會等。

金融創新 投資新標的

但在社企興起後,美日已有愈來愈多的資產家透過不同管道成為社企資金重要來源之一,社企也漸成為私人銀行或家族辦公室為客戶或老闆做財產配置時需考慮的項目之一。

從天使投資家到社企創投家(social venture capitalists),從社會責任投資到耐心資本,有愈來愈多的資產家把傳統捐款畫一定比例出來同時投資社企。由於經營良好的社企有機會回收資本,回收的部分可繼續循環投入其他社企,一筆錢的多重循環能產生更多加乘效果。

不管是何種籌資或募資管道,社企創業家都需準備好詳盡並邏輯縝密的事業和資金計畫書,了解投資者關切和審核重點,成功率就易升高。

(作者是專欄作家,曾任美日國際金融機構專事行銷與國際事業企畫。長期旅日,現居美國。)

全文轉載自經濟日報

【B Lab創辦人專訪】B型企業不是一場短期競賽,而是放眼「下個十年」的市場眼光

你聽過B型企業(Certified B Corporation)嗎?B型企業不僅為股東(shareholder),也為全體利害關係人(stakeholder)創造利益,著重在治理、員工、社區、環境、及影響力商業模式上的表現。

B型實驗室(B Lab)透過認證B型企業,推動注重社會與環境影響力的企業型態。B型實驗室的共同創辦人Jay Coen Gilbert(以下簡稱Jay),從史丹佛大學畢業後,擔任過麥肯錫顧問公司的分析師。在成立B型實驗室之前,Jay也是AND 1的共同創辦人,那是個規模達2億5千萬美元的籃球運動品牌。Jay接受了社企流的越洋專訪,暢談B型企業的展望。

文:蔡業中

B型實驗室的共同創辦人Jay Coen Gilbert

圖片來源

連續創業家的共同點

社企流:你是位連續創業家,先創辦籃球運動品牌AND 1,又創辦了非營利組織B型實驗室,兩者的組織型態大不相同。你認為成功的連續創業家應具備甚麼特質?

Jay:我認識的創業家大都有幾項共通點,例如具備努力工作及匯聚如夥伴、資本等資源的高度熱情,以實現想法。他們不怕犯錯、不怕失敗,且正因為明瞭自己很可能犯錯,創業家必須善於傾聽市場、夥伴、供應商、顧客的聲音,依據反饋勇於改變自己的方向。

建立市場的肌肉記憶

社企流:接下來我們把焦點放到B型企業本身。B 型實驗室鼓勵重視社會與環境影響力的企業,消費者或許贊同這項價值,但是否等同於實際的消費行動呢?例如台灣從2014年中開辦的綠電認購計畫,即便過半的民眾知道有這項計畫,或許是因為價格因素,認購的用電戶還遠不及台灣總用電戶的1%。B型企業是否遭遇到類似的挑戰?如何因應?

Jay:雖然有些創業家著手的議題比較緊急,希望立即見效,但有時想促成一些改變 ,還需要時間來醞釀。


創業的路既長且難,快速的成功很罕見。單一公司在第一年的努力未被廣泛接受時,要謹記這原本就是條漫漫長路。

你提到的綠電是一個好例子,但若想營造改變市場的影響力,還需要更多的累積,因為這其中參雜太多因素了。像是建立新習慣,建立市場的肌肉記憶(Muscle Memory,編按:熟練到不費思考,動作、技能就能操作得宜,比喻深刻的內化),訊息傳遞是否到位,市場是否發生了讓消費者分心的事件等。

因此,B型企業都知道他們參加的是一場馬拉松。

希望隨著時間的推移,科技與財務工具的進步,可以改善成本結構與造就系統性的改變。

B型企業看的是「整套價值鏈」

社企流:B型企業確實各有特色,為什麼B型實驗室不認證企業的原料、產品、流程,而選擇認證整間公司?

Jay:因為我們接觸過的許多創業家、消費者、與投資人都開始明瞭,企業可能蓋了棟獲得LEED認證的綠建築,但大家不知道綠建築內的人如何被對待,或是你知道通過有機認證的蘋果有益健康,但你不知道蘋果採收工人的工作條件是否人道。 

如今消費者與投資人愈來愈重視的是,是否整間企業都符合更高的標準,是否整套商業流程都有良好的社會與環境表現。

我們可以信任B型企業的理由

社企流:B型實驗室認證的是整間公司,要如何核實B型企業達標與否?

Jay:想成為B型企業必須經過多個步驟,首先是進行效益影響評估,以了解該公司是否達到B型企業的標準。B 型實驗室團隊會與申請的公司溝通,以確認不至於因為語言或其他因素,影響評估作答的準確度。

此外,每家B型企業都必須上傳文件,內容像是有多少比例的供應商,符合特定社會或環境表現的標準等。以上是所有B型企業都必經的步驟,加上每年有10%的B型企業,會被隨機抽中進行現場稽核,也就是在1間B型企業認證的2年效期內,有20%的機會可能被抽到。

加強透明度也是B型企業確保誠信的重要方法。B型企業有全世界都看得到的公開報告,供員工、供應商、顧客等各方進行檢視。如果他們發現B型企業所宣稱的表現,與他們的實際經驗不一致,可以向B型實驗室反映,B型實驗室將進行調查。

此外,建立當責性(accountability),尤其是法律上的當責性,是B型企業認證的另一個重要環節。在具備適用法律的情況下,拿到法定的認證,公司管理層就有負責任去關照不只是股東的需求,同時須關心利害關係人如何受到企業的影響。

我還要強調的是,B型企業認證的效期只有2年,每次的重新認證,B型企業得因應的是更理想的標準。 

有一個獨立運作的準則諮詢委員會在精進B型企業的認證標準,委員會是由專精於勞工事務、環境議題、社區參與等方面的專家所組成,以確保最佳實踐方案被持續整合進認證標準之中。

B型企業認證不是短期議題,市場眼光應放遠十年

社企流:不論是B型企業還是公益公司(Benefit Corporation,即法律實體B型企業),如何在堅持原則的同時,因應投資人的壓力?例如手工藝品網路交易平台Etsy,是間B型企業,不久前才首次公開募股,可是它的2015年第1季財報卻面臨虧損。投資大眾的壓力,會不會影響到Etsy維持B型企業認證的意願?

Jay:不僅是Etsy自己,連主流投資銀行如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都認為,如果失去B型企業認證,反而會導致Etsy真正的財務風險。

對於B型實驗室與Etsy來說,財務表現不是一項短期議題,創造長遠的財務價值與利害關係人價值更重要。 

有了B型企業認證,特別是經過法律程序之後,得以保有健康體質的企業,才能長期為股東創造價值。

不論短短數季甚至數年的表現如何,增加市場價值的眼光應該放到十年,這是經過其他上市公司驗證的,亞馬遜就是個最好的例子。亞馬遜不獲利,長遠走來卻成為世界上價值很高的公司。當然在講究短期獲利的投資市場裡,這類例子比較罕見,但是搭配了法定結構的B型企業,可以有更多時間營造財務表現。因為投資人已愈來愈了解B型企業認證,尤其是相關的法律架構,有創造長遠價值的潛力。

另一個更有力的例子是一間名叫Natura的巴西化妝品公司,那是一間約有40年歷史,年營收達數十億美元的上市公司,比Etsy要大得多了。Natura在2014年12月取得B型企業的認證,也是有史以來第一家,直接以上市公司身份申請而成的B型企業。這個決策有經過Natura全球股東的投票決議,對他們來說,這是放眼下一個40年的商業策略,而非單季的財務表現。

在地的B型企業,在地來領導

社企流:你提到巴西的Natura,這正好代表了推動B型企業運動的全球性格局,但在推動時如何克服不同地區之間的差異?

Jay:在全球市場推行一個運動,需要用適合全球的方式去執行。建立長遠價值的時間因素,不僅對B型企業本身很重要,就整個區域的B型企業運動而言,也深具意義。當一個地區認同B型企業精神的創業家與投資人數量,達到關鍵性的規模時,我們會與他們合作,並支持在地的領導者。

為了造就全球運動的連貫性,並打造出全球性的品牌,我們共享價值與標準,讓市場信任B型企業的誠信,服務推廣B型企業的在地社區,這就是我們的初衷。


後記

當初亞馬遜上市,創辦人貝佐斯在1997年給股東的第一封信,題目就是「重點在長線」(It's all about the long term)。將近20年後,鼓吹企業社會與環境影響力的B型實驗室創辦人,也直指長線才是B型企業的價值潛力。貝佐斯的主張,20年來在市場上沒有減損過光彩,B型企業的主張,在未來20年,甚至更長遠的時間軸上,也賦予人同樣寬廣的想像空間。


延伸閱讀

訂閱電子報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