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當廢棄地鐵站經過Underground Film Club巧手改造,來去倫敦地底看電影!

2015.12.02
瀏覽次數:

文:Derya.CO

有人活動的空間,才會顯出利用的價值。2013年才慶祝開通150年的倫敦地鐵,是全世界最早規劃的地下交通系統,時至今日,因使用強度提升與更多路線的開通,部分地鐵站都已關閉。最早注意到這些地鐵站台富有極高利用價值是原巴克萊銀行(Barclays)的主管陳伯斯(Ajit Chambers),他在2009年偶然看見一張舊倫敦地下鐵地圖,發現倫敦地鐵網絡裡有許多長期荒廢的車站和隧道,便著手籌辦成立「老倫敦地鐵公司」(The Old London Underground Company),計畫將這些舊站台和隧道改造,加入新元素成為綜合性的地下文化商業中心。

據統計,倫敦市區有750多處的廢棄隧道和站台,陳柏斯在2009年成立老倫敦地鐵公司後,不斷提出關於這些荒廢地鐵站的多元利用方式,以及與在地的商家達成合作協議,包括提供香料植物的養植場域,或是作為英國知名超市Waitrose的顧客售後取貨站。倫敦市政府在2013年便曾表示,他們樂見商家對於廢棄站台的興趣與投入,但擁有產權與管理權的倫敦交通局(Transport for London, TfL),還是會透過正式公開招商,讓這個地方活用,因而吸引更多人潮。

2-1
Down Street Tube 重新招商宣傳–成為精品銷售的店面(圖片來源:tfl.gov.uk)

2-2想像在市中心隱密的地下鐵酒吧啜飲雞尾酒(圖片來源:tfl.gov.uk)

倫敦交通局於今年四月,就以Down Street Tube Station,這個位於皮卡迪利(Piccadilly)高級住宅區附近的地鐵站,對外邀請有興趣的商店與團隊,以充滿創新與創意的想法,將這個從1932年關閉至今的站台,創造一些令人期待的事,賦予站台第二生命。

倫敦交通局商業發展局長Graeme Craig表示:「這些廢棄站台的獨特機會,是因為結合了空間、歷史以及具商業發展的地點。我們正在尋找富有想像力,而且能看見這個地方無限潛力的團隊,具有能力讓這個機會能夠延伸。」

屋頂電影團隊Rooftop Film Club,不僅是戶外電影專業團隊,更致力於發掘閒置的公共資產。一開始創辦人Gerry Cottle Jnr,因為愛看電影,也善於策畫活動,他想讓看電影能夠不只發生電影院。於是自2011年起,屋頂電影團隊在倫敦市區的屋頂,放映超過250部的電影,暗黑的夜晚,夏季星空閃耀,觀眾可以在月光下觀看喜愛的電影,同時搭配美味的食物及飲料。隨著這些電影場景的變化,戲院專業的屋頂電影團隊找到了更適合放映電影的地方,地鐵站。

201511倫敦地下電影院4-1
觀眾在屋頂欣賞大螢幕電影(圖片來源:rooftopfilmclub.com)

4-2
大爆米花桶會出現在屋頂電影院和地下鐵電影院(圖片來源:rooftopfilmclub.com)

因著地下鐵不見光日的特性,地鐵電影團隊(Underground Film Club),首先規劃在部分隧道已不再使用的Waterloo Tube Station放映電影。地下電影團隊的創辦人Gerry Cottle Jnr說:「我們的志願就是要建立一個特別的經驗,讓電影走向公共空間,沒有一個地方是比在真正的地鐵站看電影更特別。」

地鐵本身巨大的圓拱隧道,將看電影的感覺從踏入隧道即開始。置身歷史悠久的地下世界,串連時間的軌跡轉化成當代藝術的殿堂,觀眾可以在維多利亞式繁複的磚型牆面的空間裡,觀賞各種地鐵電影團隊精心挑選從經典到院線的影片,享受與迷思於這個現實與非現實的交會。

201511倫敦地下電影院5合成
(左:地下鐵電影院入口;中:地下鐵電影院隧道的顏色不斷變化;右:牆面投影是地下鐵電影院的標誌。圖片來源:自攝)

近期,為了慶祝倫敦地鐵開啟24小時的營運模式,地鐵電影團隊,重新啟用1999年關閉的Charing Cross Station站台。不開放的期間,這個站台仍租用給電影拍攝與取景,包括2012年的007空降危機,而現在地鐵電影團隊則將這個站台改造成真正的電影院。倫敦交通局策略與服務發展局長Gareth Powell 也說「這些電影的播放,讓倫敦的電影愛好者有更多的可能性,地鐵同時成為電影產業發展的重要角色」。

空間的利用與生活的結合,其實是時尚且有趣的,尤其把日常活動的部分轉換為更有臨場感的地方。就像屋頂電影團隊創辦人Gerry Cottle Jnr認為電影發生的元素非常簡單,「好電影 + 好地點 = 很棒的體驗」。或許這個準則套換至其他名詞或動詞,也會等於更廣泛及更多元的美好事件。

1-1
Transport for London via FlickrDown Street Tube 車站舊照
​(圖片來源:independent.co.uk)

1-2
Aldwych車站1907年啟用,後期搭乘人數少,維持每小時一班車直到1994年。
(圖片來源:independent.co.uk)

3
Down Street Tube車站隧道(圖片來源:Transport for London via Flickr)

3-1 
Down Street Tube 車站地下通道(圖片來源:tfl.gov.uk)

6-1
地下鐵電影團隊進駐Charing Cross 車站(圖片來源:undergroundfilmclub.com)

6-2 
進化版的地下鐵電影院,不但擁有舒適的座椅,原先的圓形隧道,更形成良好的聲場效果。(圖片來源:undergroundfilmclub.com)

 

資料來源

全文轉載自眼底城事,原文標題:來去地底看電影 Underground Film Club

眼底城事:由一群對城市空間與生活充滿熱情的人所發起的計畫,熱愛城市生活,關心城市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希望夠過共同書寫的方式,從城市規劃專業走進真實社會中。網站:http://eyesonplace.net;臉書:https://www.facebook.com/eoptaiwan/

作者簡介:Derya.Co。有點黑。個性不拘小節,總是坐不住。有時候會追根究柢,面對挑戰沒有很怕哈。不知道自己的夢想是甚麼,大概是能夠到處去玩吧。

延伸閱讀:
>>【柏林現場】這片大型都市空地 不蓋大樓、百貨和蚊子館,現在它是一座七十萬人享受的「農樂園」
>> 夏威夷一群建築志工,將報廢的舊公車打造為街友的新家
>>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明日亞洲 - 2018 亞太社會企業高峰會 】 邀你為亞洲提出解方

今日亞洲,正共同面臨許多未解之題,明日亞洲,如何用社會創新翻轉難題?

聚焦 4 大主題(食農、銀髮、弱勢就業、環保綠能),安排 2 場主題演講、4 場電影欣賞、9 場大師工作坊、16 場平行論壇,邀請 15 國、超過 30 位國際講者共襄盛舉,希望與您一同參與,為明日的亞洲尋找改變的契機。

超級早鳥 33 折優惠即日起至 3/20 截止,快手刀購票去

你知道每天搭的捷運站,幾號出口有無障礙電梯嗎?這兩個App結合人情味,讓你出門也能感受到溫暖

你知道每天搭的捷運站,幾號出口有無障礙電梯嗎?這兩個App結合人情味,讓你出門也能感受到溫暖

文:梁蕓茗

在城市裡通勤,我們可以開車、搭乘大眾運輸工具,或是靠自己的雙腳走遍大街小巷…關於「移動」這件事,還有哪些創新元素可以玩呢?

「社會企業你我他」系列活動由社企流與社企聚落共同規劃,於11月18日在社企聚落舉辦,邀請到Tripda台灣區負責人王鶴穆和众社會企業的黃孟淳、詹依靜分享在城市的交通之中,如何運用社會創新連結人群,建立更友善的社會。

Tripda—不只是搭車,更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在我眼中的Tripda,可以連結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一起探索台灣最美的風景。」鶴穆在開場時如此說道。

相較於巴西和印度的交通環境,台灣的大眾運輸系統相當便利,因此當Tripda一開始引入台灣時,就將定位設定在從高雄到臺北的長程共乘,於是一連串的活動就開始運行。先是去年十一月與「公民組合」合作的青年返鄉投票專案,今年二月的蚵寮漁村小搖滾,到三月的Lamigo開幕戰,Tripda推出一個又一個的合作企畫,想盡辦法衝高共乘人次,而在這樣的過程中,也產生了許多感動人的故事。

王鶴穆心中經典的例子,是去年推動返鄉投票時,一位住在林口的消防員帶著一雙兒女要回台中,同時間,一名暫居台北的大學生也想回家投票。這兩個原本不會有交集的人,卻因為透過Tripda而相會,進而在車上大聊工作與爸爸經,讓該名學生體認到「原來生小孩真的好花錢」,進一步體會父母的辛勞。「這就是讓我們最感動,也是每次讓我們回想起初衷的時刻」鶴穆感慨地說。

然而連續幾個月的活動,雖然爭取到了許多媒體版面,也在每一次的活動中取得了不錯的媒合率,但最終卻無法成功地累積忠實客群。

因此,Tripda團隊決定要置之死地而後生,「不再做喜歡做且想做的,而是做『該做』的事。」

他們轉了個彎,將目標客群改向每天都要到內湖、新竹等地的通勤族,甚至不惜下血本,只要成功媒合一次,就贈送50元的便當。於是Tripda不再爭取媒體曝光,而是每天努力與使用者溝通,最終帶起了一定的流量。

然而故事的結局並非皆大歡喜,Tripda總公司決定在今年八月撤離台灣的投資,目前App的功能仍能使用,但不會再做進一步的行銷與拓展營運。

當談到結束的原因時,鶴穆歸因於台灣大環境與投資人的期待有著不小的落差,因為Tripda是做典型的長程共乘,以幫助使用者節省大量溝通成本來換取App的使用量,但若加總台灣南北端的長程通勤量,一天僅兩千人次,一個月頂多六萬人次,無法達到一定規模的使用量,因此最終決定結束營運 。

众社會企業—透過資訊彌平障礙,建立友善新台灣

「當我們在搭乘捷運時,你或許不會注意到身旁經過的身障者、老人和孕婦,究竟是從哪裡進入捷運的吧?舉例而言,東門站有八個出口,但你知道哪個出口才有無障礙電梯嗎?」目前擔任众社會企業(以下簡稱众社企)專案經理的詹依靜,一開始就拋出了這個問題。

詹依靜表示,對於沒有任何不方便的人們而言,無障礙電梯、手扶梯與廁所通常不會是出現在生活中的場景,但對於身障者而言,這些卻是決定他們今天是否能出門的關鍵,因為一旦電梯正在維修,他們就無法進入該捷運站。即便可以轉從其他捷運站搭車,但那卻會是相隔一、兩公里的距離。

於是,众社企推出了「友善台北好捷運」app,提供使用者台北每個捷運站的無障礙資訊,包含進出站、站內資訊與轉乘資訊。對於众社企而言,他們不只是想提供資訊,更想透過資訊來彌平使用障礙,讓每個人在大眾交通工具面前,都是平等而被尊重的。

舉例而言,低地板公車對於輪椅使用者來講,就是十分必要的轉乘工具,這時若能讓使用者提前知道公車的抵達時刻,就能有效節約盲目空等的時間;又或者,提供使用者無障礙電梯的位置,以及能到達的樓層,就能讓他們在事前規劃好搭乘時的路線,而省去在站內繞來繞去的冤枉路。

除了友善台北好捷運之外,众社企也預期在之後推出「友善司機一起來」app,讓一般計程車司機能以舉手之勞,幫助視障者或短期行動不便者輕鬆出門,而不需大費周章地申請復康巴士。他們期待透過司機的行動支援,提供使用者更多的乘車選擇,讓無障礙的概念從交通工具開始,能一路延伸到餐廳或其他活動空間。

正如依靜所言,「他們只是被環境所限制住而已,一旦能脫離限制,就能到處飛翔。」

科技始終來自人性

不論是Tripda或众社會企業,他們的交通創新app始終圍繞著人打轉。Tripda希望能用共享經濟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而众社企則希望能藉由科技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障礙。或許在不遠的未來,會有更多的社會新創企業投入市場,讓城市裡的居民在出門在外時,更能感受到週遭人們的善意與溫暖。

核稿編輯:金靖恩

延伸閱讀:
>> 把社會學帶進設計領域,史丹佛銀髮設計競賽得主姚彥慈:「了解問題的過程,比設計本身更重要」
>> 當房屋淪為商品 這兩間企業重新定義空間—讓老宅擁有新靈魂、讓無殼蝸牛有家可歸
>> 改變社會不一定要站在第一線,看社會企業生態圈如何成為最強後盾!

主題
看更多主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