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bile menu search box Facebook

如咖啡廳一般的日本庇護工場「夢生民」:由身障者擔任服務生,端咖啡到做蛋糕樣樣精通

2018.07.25
瀏覽次數:
合作轉載

文:李宜芸/口譯:五十嵐祐紀子

快靠近日本知名的能登半島,在石川縣羽咋市某個主要幹道旁,有個社區居場所的實踐。由一般社團法人つながり(意指串聯、連結)經營的課後日間照顧與身心障礙庇護中心「夢生民」,與其說是庇護中心,倒不如說是一家貨真價實的咖啡廳吧!

一進門就看到一個大蛋糕櫃,後方是一位身心障礙者坐著輪椅,身著廚師服帽協助櫃檯結帳。

往裡走有各個用餐的空間,長廊底還有另一片天地,平常是課後輔導的空間,同時也是一個讓孩子瘋狂的遊戲場。某側的牆上是小型攀岩場,天花板間架起了一個網架,四處都隱藏著祕密通道可以爬上爬下、通往各處,當然也少不了各種樂高與絨毛玩具。

我們還在欣賞整個空間的設計,一回神,余尚儒醫師的孩子瓦拉、瓦力就掛在網子上跟我們打招呼了。

夢生民不像台灣常見的庇護工場,身心障礙朋友在廚房裡做麵包或排排坐做著手工藝,較少與外界互動;這裡窗明几淨,裝潢以木頭原色為主,椅子上多色的抱枕讓人不禁想埋進去。在餐廳忙進忙出的工作人員,端著咖啡、餐點、擦桌子,看到我們還給予靦腆的微笑。

餐點只能說是人間美味,吃到淚流滿面,尤其糙米飯煮得鬆軟、粒粒分明,一群人討論著等等要來認識廚師,詢問他煮飯的祕訣。咖啡與茶品也相當優秀,順口好喝,尤其是甜點起司蛋糕,當天買了塊蛋糕帶回民宿,隔天晚餐時瞬間被瓜分完畢。

這麼好吃的餐點,還有協助送餐的夥伴,多數都是身心障礙者。夢生民的負責人吉田女士與菊澤女士說,她們一開始打定主意開咖啡館時,就想要讓社區居民真心覺得咖啡好好喝,不是因為是身心障礙者做的而說好喝,而是會做好喝咖啡的人是身心障礙者。

吉田女士與菊澤女士本來在社會福利相關組織上班,但機構的環境太過保守,她們的表現太過突出,因此兩人辭職離開,結果機構中有 13 位身心障礙的孩子跟隨他們。

打造身心障礙者也能自在工作、生活的環境

她們在 2009 年創辦一般社團法人 つながり,同年第一間身心障礙庇護中心「樂生」(意指快樂生活)落成,6 年前在這裡開設「夢生民」。

夢生民的日語聽起來是大人小朋友都喜歡的「姆明」(台灣稱作嚕嚕米),取這個名字是因為「大家聽到姆明就會很喜歡」,負責跟我們介紹的吉田女士笑著說。夢生民的核心理念是「希望成員們可以從事與人互動的工作」。

除了這兩個地點外,另有 3 個團體家屋,分別叫做「微笑」、「幸福」,最後一間因為 3 位男性住民很喜歡日本偶像團體 AKB48,所以取名為「AKB」,社區居民都很喜歡他們。吉田小姐指著照片說:「這位住在附近的阿嬤是我們的聲援團。」社區居民時常一起交流、唱歌。

平時的夢生民,前面開著咖啡廳,工作人員一共有 25 位,在這邊很難分辨誰是夥伴、誰需要支援。比如說,剛進來夢生民,夥伴想找洗手間,詢問一旁穿著工作服的年輕孩子,對方靦腆不語,卻往後開了一扇門,指引洗手間的方向。另一位協助上餐的女孩手腳俐落,一轉眼桌面就收拾乾淨。夢生民的工作人員充滿活力,並讓人在工作中活出自我。

這裡沒有指導者時時在旁的監督與叮嚀,每個人都是彼此互補的夥伴。大家一起思考如何讓身心障礙的夥伴能順暢的服務。像是飲料,夢生民不會一杯杯地上桌,而是裝在茶壺裡,搭配杯子一同上桌,這樣身心障礙夥伴即使手或腳步不穩,也不容易在服務時溢出,還可以讓客人喝完續杯,客人也開心。

溝通至上,沒有參考書的課輔班

夢生民除了是庇護中心外,每天到了 4 點,我們目前所在的空間就化身為課輔班。巴士從學校載來下課後的學生,也有一些是家長帶來的孩子,多數來自附近的社區。這裡不只有普通班學生,也有身心障礙的學生或發展遲緩的學生,最晚可以陪伴孩子到 7 點,年齡從小一到高中都有。

雖然是課後輔導,但這裡沒有規矩、沒有要求孩子一定要做什麼,更重要的是,讓孩子在這個空間與眾人互動,在互動中學習成長。

吉田女士說,雖然外頭有許多該怎麼教導、訓練自閉症孩子的「參考書」,「但我們不做這些,我們不做任何的訓練,而是強調溝通。」

她進一步說:「在這樣的環境中,孩子彼此學習,在互相學習過程中,我們還是會看到,做為一個人,有些不該做的事情。我們看到這樣的情形時,就跟孩子溝通,做為一個人應採取什麼樣的行為。」

除了平時的生活與溝通外,每年社團法人的大會,會邀請所有照顧者與被照顧者,一起在會議上用演戲的方式討論對孩子較為艱深的問題,例如爸爸、媽媽過世怎麼辦?「用『討論』的方式,對這群孩子來說還是很難也無法深入,但是用演的方式,孩子可以去體會與理解發生什麼事情。」菊澤女士說。

經營つながり,當然還是會遇到困境,不過她們有很好的「歐巴桑」夥伴——Support House 的山本女士與宮之森咖啡的加藤女士,任何問題都是一通電話,便開始討論、解決問題。

「雖然加藤女士在富山縣,我們在石川縣,但我們心理的距離很近。」吉田女士說。她們還一起開讀書會,成員來自附近縣市,討論如何經營社區的居場所。

吉田女士還說:「其實我們經常遇到問題,我們就問山本女士,照她的方法去做,真的可以解決問題。」語畢,4 位就吱吱喳喳起來,笑聲不斷。

吉田女士前一份工作是照顧長輩,她坦言,一開始樂生與夢生民的作法在日本還算相當前衛,是體制內不曾有的服務,她們也曾猶豫與徬徨。然而,在與「歐巴桑」們互動後,知道方向沒錯,逐漸對自己做的事情產生信心。

加藤女士過去是教特殊教育的老師,對於夢生民不分你我、大家共同生活在這個空間的方式給予肯定:「孩子在這可以接觸各式各樣的人,就像大雜燴,孩子有很好的成長環境。」

訪談結束的同時,外頭漸漸傳來孩子奔跑嬉鬧的聲音,今天參與課輔的 17 個學生已經到了,各個活潑有元氣。

看到我們,有位女孩開心地拉著我們的手到她喜歡的位置坐著,這是一個類似天井的戶外空間,有幾張椅子錯落。

下午 4 點多,天還很亮,太陽暖烘烘的。雖然我們彼此語言不同,卻能感受到她因為我們的來訪而開心,就像是至今參訪的每個社區居場所,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喜歡的位置,與人自在互動。

全文轉載自台灣在宅醫療學會,原文標題:庇護中心兼課輔班「夢生民」,讓身障者為你煮一杯好喝的咖啡

延伸閱讀
>>「給釣竿,同時活絡漁場」社企聯手庇護工廠,解決身障就業問題
>> 第一次穿線,一支球拍就花了 4 小時:身障者化身專業「羽球穿線師」,細心打造完美球拍
>> 台灣社企先鋒的 10 年蛻變:「若水」從創投轉戰第一線,用 AI 和雲端開創身障就業的新紀元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未來咖啡」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打破走上歧路的惡性循環

2018.07.23
合作轉載

生命力新聞/記者陳玥蓁、蔡馨儀

一間位於臺北市中山區某個巷弄裡的建築,有著工業風的裝潢以及灰色調的外觀,與周圍老舊房屋截然不同的氣息,擁有著剛強的氛圍,卻又安靜地隱身於此。這裡是「未來咖啡」,為了幫助更生少年重返社會而建立於此的咖啡廳。

未來咖啡創立 更生少年的生命導師

社會快速變遷,有些少年面臨家庭、學校、社會以及個人功能的失調,在成長的路途中飽受傷害與挫敗的經驗,導致這些少年一不小心就走上了歧途,從少年觀護所出所後,面臨學歷與技能的不足,導致就業處處碰壁而可能重回幫派的情況。

有鑑於此,中華民國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於 2016 年創立了未來咖啡。更生少年關懷協會主任陳彥君表示,這些更生少年的學校老師或是同學家長會認為,從少觀所回來的孩子,可能會干擾其他的學生,因而選擇把他退學,或輔導轉學。

陳彥君感慨地說:「更生少年們的作息、態度,各方面都還沒有被調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就業很容易碰壁。」因此,未來咖啡讓這些少年透過製作餐點、飲品以及和客人互動,培養責任心與耐性,希望藉此幫助他們重返社會。

願意改變的態度 引領少年走回正途

未來咖啡會與台北、新北以及士林地院進行合作,並經由法官和保護官的轉介,讓少年於少年觀護所中就與更生少年關懷協會接觸、認識。而更生少年在出所之後,就可以無縫接軌地直接來到未來咖啡進行面試,陳彥君說,如果少年出所後經歷的時間太久,那他們想要改變自己的決心就會減弱許多。因此走回頭路、重回幫派的機率也就會比較高。

更生少年的意願及態度是進入未來咖啡的主要依據,「要有改變的意願,因為如果他們還在惡性循環的過程中,再多的資源去幫助他,也沒有什麼效果。」陳彥君認為,少年願意在一次次的被提醒中調整自己的態度,才能夠在未來咖啡的工作中學習並成長。同時她也希望社會大眾以及更多的友善企業能夠看到少年們的努力,願意給他們一個工作的機會。

專業培訓課程 使少年的身心改變

在未來咖啡中,咖啡老師不只教導咖啡方面的概論,也注重製作義式、精品咖啡等實作技能,並讓少年們從中了解各個咖啡品種之間的差別。咖啡師潘珍妮笑著表示,「用實作的方式去教他們,但過程當中也會讓他們自己玩」,不讓他們侷限在既有的框架中,而是在嘗試的過程中,讓他們自己發現不同的咖啡品種、使用克數的不同所會產生的差別。

除了基本實作之外,廚師也會以開班授課的方式,協助少年取得中餐丙級、飲料調製等服務類證照。陳彥君認為,考到證照之後,這些少年找到工作的機會比較高。除了上課之外,少年也能夠在每一次的出餐、準備菜色、備料及擺盤的過程中,學習到這些技術,「每一次的服務都是一個很好的練習機會」。

與學校教育不同的是,未來咖啡採取順其自然的學習方式,陳彥君表示,他們提供誘因去刺激少年,讓少年自己動手去做,並從客人的笑容中獲得肯定與成就感,進而對這些事物產生興趣。「學習還是要回到孩子自己身上,他必須要為自己的人生,為自己的學習負責任。」這是未來咖啡希望交給更生少年的態度。

「他們比較難專心在一件事情上一段時間。」潘珍妮語帶感慨地說,製作咖啡、拉花是需要透過不斷地練習,成果才會越來越好,然而少年們可能練個 5 分鐘、10 分鐘就會感到疲憊而開始休息。直到他們遇到需要替客人製作咖啡,看到自己拉出來的圖案不盡理想時,會直接說出「為什麼我拉這麼醜?」潘珍妮說,遇到這種情況,她會半開玩笑的說:「誰叫你不練習。」經由這些練習中發生的小插曲,珍妮認為專注力這方面對青少年而言是比較需要挑戰的。

除了技能培訓外,陳彥君十分認真地表示,最重要的其實是作息,因為不管是未來要就學還是就業,都是最基本的門檻,因此曾經對少年制定全勤可以得到獎勵的規則,而少年如果遲到的話,就要請大家喝飲料,這些懲罰都是彼此討論出來而非強制性的,「讓他們自己接受,也願意挑戰看看。」

藉由學習的過程 改變自己的心態

「他們成長跟進步都滿多的,特別是對於態度的部分。」潘珍妮表示,他們教導少年的態度對一般人而言是十分基本的,但對少年而言,這些是不曾出現在生命當中的事情。然而,少年們透過一次次的努力,即使步伐緩慢,也持續在前進著,只因為他們清楚知道來到未來咖啡的目的是為了讓自己與過去有所不同。

少年小安(化名)曾經因為年少不懂事,販賣了毒品而進入少年觀護所,出所後為了想要嘗試不同的事物,在社工的介紹下,選擇進入了未來咖啡。在咖啡廳中工作的日子裡,不只學習了製作拿鐵及美式咖啡,還有拉花的技術,但畢竟是初次學習這一領域的事物,小安不好意思地表示,有時會遇到客人太多而忙不過來,導致手忙腳亂做錯咖啡的情況,同時也會害怕讓客人等待太長的時間,造成對咖啡廳的印象不好,「所以要慢慢讓自己可以快一點。」

談到學習拉花時的經驗,小安洋溢著稚嫩的笑容表示十分地有趣也很有成就感,「但弄出很噁心的圖案的時候,會很討厭。」目前小安還在學習拉愛心的圖案,等到未來更加熟練後,才有可能進階到更加複雜的圖案。

小安進入未來咖啡已有半年多的時間,這份工作也是他到目前為止做過最久的工作,談及進入咖啡廳後的改變,他沉思了許久後說:「脾氣比較好一點。」這份工作改變了他許多,同時也讓他學到了許多新的事物與技能。

全新的成長環境 全新的生活態度

少年小嘎(化名)則是曾經持有、販賣毒品而進入了少年觀護所,在出所之後,對於自己的未來感到迷茫,找不到工作,也不知道是否要回學校就讀,所以在朋友的建議下,決定嘗試進入未來咖啡就職。小嘎在來到這裡以前原本很討厭咖啡,但跟著老師學習了美式咖啡等飲品後,漸漸變得不再像以前一樣如此討厭咖啡的味道。

少年們之間因為講話語氣的關係,彼此時常發生小衝突,小嘎提到曾經因為工作太過忙碌,少年們的心情都十分暴躁,而內場人員對外場服務生的講話口氣又十分差勁,導致衝突的產生。小嘎說:「就講出來,讓他知道他口氣不好。」在彼此的道歉與體諒下,最終才和好如初。

面對這樣一個與學校抑或是少年觀護所截然不同的環境,同時不只要服務客人,還要嘗試與其他也曾經不小心走上歧路的少年們相處,小嘎認為,要時常督促自己用比較圓滑的態度去解決事情,而會產生這樣的想法,他洋溢著燦爛笑容地說:「就是自己的改變吧。」

採訪側記

在求學的過程中,不乏出現過一些走上歧路的同儕,之於我們可能就是生命的過客,過了就再也不相見,從來沒有想過他們之後所走的路是長什麼樣子,然而,在採訪的過程中才發現,那些在我們的求學中出現過的少年們,可能都是因為他們成長的路上飽受了傷害與挫敗,才導致他們走上了歧路。我想,如果身邊的人都能夠像未來咖啡裡的人們,對他們關心多一點的話,那麼,這些少年的生命,會不會就此不一樣了呢?

全文轉載自生命力新聞,原文標題:未來咖啡 點亮叛逆少年的新生命

延伸閱讀
>> 看見被忽略的需求,這間咖啡廳實施「中途職場實習計畫」助家庭照顧者重返職場
>> 陳俊朗——他曾去警局保人、排解群架糾紛,10餘年陪伴「黑孩子」成長,要讓他們的人生逆轉勝
>>「陪伴不該以自己期待的樣子,而是找到適合對方的方式」夢想騎士陪伴廢墟少年,為年輕的生命找到方向


2018 年社企流 iLab 年度成果發表小論壇,我們定義為「給下一個社企夢想家的備忘錄」,期望這場真實、有笑有淚的備忘錄,可以帶給不同領域的創新者一些啟發。點此報名參與

主題
看更多主題